伍渭文牧師 – 誰能住你的聖山?

講題: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Who May Live on Your Holy Hill?  

詩篇:詩篇第15章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2月2日

      Audio

今天是年初三,俗稱赤口,謂見面時容易引起口角,不宜拜年,是求神問卜最好時刻。每年大初三,沙田車公廟因為交通方便,香火最盛,不少人為著能夠第一個進入廟堂上第一柱香而輪候通宵。

但有人為表虔誠,新春期間特別到遠離市區的大嶼山寶蓮寺祈福;認為愈遠離塵囂的廟宇,愈是靈驗,神聖就是脫俗出凡。不過自從有架空觀光纜車接駁的寶蓮寺成為旅遊景點後,現在也成為市集了。我在山東省泰山觀光時,就見過坡度陡峭的「天梯」,導遊告訴我們,有人半行半跪上山參拜祈福。

今天詩篇經課也提到參拜上主。「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詩十五1) 帳幕指在曠野飄流時期的會幕,聖山指錫安山,在錫安山聖殿雄立。 跟著幾節經文列出參拜上主的十項資格:

積極來說:(1) 行為正直、(2)作事公義、(3)心裡說實話。(二節)

消極來說:(4)不以舌頭讒謗人、(5)不惡待朋友、(6)不隨伙毀謗鄰里。(三節)

第七、八項提及其社交朋友:「眼中藐視匪類」是遠離惡人」,「尊重那敬畏耶和華的人」是樂交看重屬靈事情的朋友,見賢思齊。(四節)

第九和第十項最為具體:不能乘人之危高息借貸,不能受賄賂以害無辜。(五節)

以上十項都涉及個人操守和人際關係。參拜上主不在遠離塵囂,甚至苦待自己表示虔誠。詩篇列出的十點要求,正是雅各書所教導:真正的敬虔乃是看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這些人才能住上主的聖山,才能參拜上主。

 

  1. 進殿禮儀或訓育手冊

格式:研究詩篇的學者對詩十五篇有兩種看法。從格式上看,這詩似是崇拜進堂禮儀。當敬拜者來到神聖空間的門檻,祭司以問答方式要敬拜者說出誰能進入這神聖空間,敬拜的人一口氣唸出十項資格,然後祭司說:「行這事的人必永不動搖。」(五節下) 詩的答問格式儼然是進入聖殿的始禮儀節。

內容:但亦有學者指出,從內容來看,是一首智慧詩,像詩篇第一篇談及甚麼是蒙福的人生。全詩列舉十項行事為人指引,積極消極並舉,正面反面參證,重複叮嚀,是訓育手冊。家長自幼以此教導孩童,要正心誠意,說話真實,行事公義,遠離惡行,扶貧濟世,才能敬拜上主。詩篇的十項要求,小孩子可用雙手十隻手指逐項細數,十是完全的數目,像完整的十誡。其實,這詩可作訓育,亦是進堂禮儀。

在基督信仰,崇拜禮儀和倫理訓誨不可分割。(註 )在崇拜用以公禱的詩篇,不少就是智慧詩篇,教導信徒如何行事為人。我們每主日誦讀的經課,書信部分就更多行事為人的教導:夫婦如何相待,主僕如何相處,要視工作為召命……。進入聖殿的神聖空間,首先躬身反思和人的關係,先與人和好,才能到聖殿獻禮物。(太五23, 24)。

詩篇十五篇應該是進堂禮儀,同時也是教導孩童成為敬拜者的德育手冊,積極消極,正面反面,重複教導,如何才得進入上主的臉光中,敬拜上主。

 

  1. 進入新年,永不動搖

今天是馬年第一個主日,我們進入了新的一年,這篇進堂詩篇是極好的提醒和安慰,因為它給我們一個應許—永不動搖。站在聖殿門口的祭司在詩篇開始時發問:「誰能住在你的聖山?」敬拜者跟著唸出十項條件,聽畢祭司在詩篇結束時就祝福應許:「行這事的人必永不動搖。」(詩十五5)

在新春期間,世人都從俗到廟宇祈福,因為對前路感到沒有把握,誠惶誠恐。年紀愈大的人,經歷愈多,更加明白到生命的脆弱和限制。有一年,一位平時鮮談信仰的大學同事告訴我,他初三第一次到車公廟上香祈福。我聽後甚驚訝,因為平時的他講證據,強調凡事要有數據,要科學分析才能作評論。該年大年初三前幾個月,家人因重病離開,自己又血壓突然高升,感到人生實在不可恃。他說:我所尊敬的老師以前跟我說過,當你年紀愈大,經歷愈多時,你就會愈相信命數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由你不信。不單年長的如此相信,不少年輕人也相信。最近一位畢業不久的同學,也特別回來跟我約談,問我從信仰角度如何了解命數,他愈來愈發現,人生冥冥中像有主宰。

當然我們希望新的一年風調雨順,萬事勝意,但實際很多時候事與願違。迷信的人,祈福抽到下下籤時怎麼辦?感謝上主,詩篇在終結時給我們應許:「行這事的人必永不動搖」,沒有任何事叫我們跌倒。但這句話也指出我們會遇到衝擊,產生震蕩,甚至危危欲墜,但上主保守我們永不動搖。因此我們可以昂首進入新的一年,不會患得患失。不過,上主的保守有一個前設:行這事的人。現在讓我們看看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1. 行為正直

首先他是行為正直的人,英文NIV是用whose walk is blameless—行為無可指摘,指一個人的品格,他的行事為人。這人的品格可從其外在表現看出來—行事公義,說話誠實,但看得到的行事公義和說話誠實,來自更深層的內在看不到的清潔的心—心裡說實話。跟著詩人用三個消極的說法反複論說:行事公義的人,不會惡待朋友;說話誠實的人,不會以舌頭讒謗人,亦不會隨伙毀謗鄰里。

以舌頭讒謗人是主動,隨伙是被動共謀。有時我們不敢拿起第一塊石頭,但也不敢力排眾議,制止是非的傳播,為弟兄的名譽申訴,我們太多時候屈從群眾的壓力,保持緘默,隨伙毀謗鄰里。在上主眼中,主犯和共謀都沒有說實話。在波士頓有一紀念碑,紀念在納粹時期在集中營遭毒氣殺害的,有一段發人深省的刻文,指出在不公義面前保持緘默就是共謀,就是隨伙毀謗鄰里,作者馬丁牧師寫道:

最初他们抓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抓工会会员,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后来他们抓新教徒,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新教徒;

最后他们向我走过来,已经没人为我说话了。

 

  1. 4.    追求良伴

人看見的行為公義,說話誠實,來自人看不見的正直內心。清潔的良心,如同泉眼,自然湧出清潔的水。雅各書的作者談到舌頭的毒害,我們不能同時讚美上主又咒詛人,就用泉眼的比喻:「泉源從一個泉眼裡能發出甜苦兩樣的水嗎?」(雅三11)

但如何能保持顆一清潔的良心呢?就是「眼中藐視匪類」,遠離惡人」;「尊重那敬畏耶和華的人。」(四節) 惡人或敬畏耶和華的人,代表和我們交往的朋友或事物,我們吸收的價值觀念。我們看些甚麼書,結識甚麼人,誰是我們的英雄,也會影響我們成為怎樣的人。

滕近輝牧師安息了。大家可能都知道備受信徒愛戴的滕近輝牧師最近安息主懷。過去星期一我和師母出席了中國神學研究院紀念他的感恩崇拜,我在「中神」當學生和教授時他是院長。席中多人述說滕牧師如何影響他的生命,藉著聽他講道,看他的寫作,改變觀念。他應允義務作中國神學研究院的院長,使人看重神學研究。他到印尼宣教,推動普世宣教運動。他注重祈禱,躬身力行,每天早上五時為教會祈禱。他追求和睦,默默工作,雖成為國際知名講員,但行事低調,不張揚,不論斷他人。

我們食甚麼食物,就有甚麼的身體;吸收甚麼觀念,就形成甚麼的品格。我們可以藉著一個人的行為和言語,窺探到他們看過的書和所交的朋友。遠離惡人,親近尊重敬畏上主的人,幫助我們塑造正直的品格。其實這也孟母為幼兒孟子三遷的原因。我們今天會三遷入名校校區,但較會忽略孩子看甚麼電視節目,也沒有著意培育他們的閱讀習慣和內容。其實,觀念或價值慢慢模塑我們的品格。

電影鐵娘子(The Iron Lady) 有一段對白對輕視理念,對隨從起伏多變的感覺,屈從民粹的從政者,確是警語箴言,對崇尚感覺的年青一代甚有啟發。

戴卓爾夫人落任後常常懷念亡夫,甚至幻想他仍在家中,有一天醫生到診。

 醫生:傷痛是非常自然的狀況。

戴卓爾夫人:我的丈夫離世多年,是癌病。

醫生:它仍然帶給你一些迷惘,你仍然被情感所困。

 戴卓爾夫人:我仍然被情感所困?人現在不再思考了,他們憑感覺。

「啊,對那些我感到不安。」「啊,我非常抱歉,我們這班人覺得……。」

你知否,現今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被一班關注感覺多於思想和概念的人管治。

思想和概念,引起我的興趣。問我想些甚麼,戴卓爾夫人你正想些甚麼呢?

 小心你的思想,因它成為你的言語。小心你的言語,因它成為你的行為。

小心你的行為,因它成為你的習慣。小心你的習慣,因它成為你的品格。

小心你的品格,因它成為你的命運。我們如何思想,就會成為如何的人。

我父親常常以此教導我。

在新的一年, 讓我們追求敬畏上帝的思想,遠離令我們偏離德行的影響。若能養育自己的靈魂,我們就有免疫能力,抵禦貪婪,借貸給有需要的人而不會收取高息,更不會為錢財而受賄賂以害無辜,因為物必先腐而後蟲生。箴言教導我們:「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從心發出。」(箴四23)

我一月開始御任校牧職務,轉到崇基神學院兼課,有一天我專心備課,整天在家書房埋首伏案閱讀,專注思考,沒有開電視,沒有聽收音廣播,沒有開手機電話,沒有看鐘,非常安靜專注,直到日落天黑,起來進食。突然感到思想的洗滌,心靈的滿足。我有所感悟,若不經歷三天埋在地下,就沒有復活。平時起居作息,我多是跟時鐘推移,整點的新聞報告不會放過;隨身智能手機,讓電郵和短訊即看即覆,保持和外界的即時(real time) 接觸。但這次埋首「無待」,我為主場的深入閱讀,不被外在零碎的資訊分心,使我心曠神怡,我認為這才是真實時間(real time)—深入細致,沉澱情緒,過濾思考,面對自我的真實時間。

我想,大家也可以在新的一年每一星期,抽出時間,關掉電視機,關掉手機,拿起一本書,一本讓你更敬畏上主的書,好好深入閱讀,充實自己的靈命。

 

  1. 上主引領同行

耶穌和門徒上了山。誰能住在你的聖山?這進堂詩篇和進入禮儀是律法還是福音?當祭司問誰能住上主的聖山時是攔阻我們,還是邀請我們?這十項要求使我們灰心絕望,還是使我們感恩?

請注意今天的福音經課—八福。「耶穌看見這許多人,就上了山,既己坐下,門徒到他跟前來。他就開口教訓他們。」(太五1)是耶穌帶領門徒上了山,祇有一位能住在上主的聖山,就是耶穌。他行為正直、作事公義、心裡說實話,他不以舌頭讒謗人,不惡待朋友,不隨伙毀謗鄰里。我們在耶穌裡,也一同登上聖山。八福是豐盛生命旅程的邀請,八福之始就提及「虛心的人有福了」或譯「自覺靈命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認識自己的缺乏,進而依靠耶穌。

升天主日的詩篇。根據教會年而編寫的經課,詩篇十五篇是升天日必誦讀的詩篇,每年升天主日的晚禱的詩篇,就是詩篇十五篇。耶穌為我們受難、埋葬、復活、升天,進入(enter)父神的榮耀。而每主日我們也奉耶穌的名,藉耶穌的拯救,進入天父面前敬拜他。

結論:詩篇十五篇是進堂詩Entrance,是進入神聖空間的進入禮儀。今天我們也進入新的一年,是上主給我們的日子,因為來自上主,也是進入神聖的境域。我們並不孤單,因為基督與我們同行。靠著基督給我們的力量,我們也可以行為正直、作事公義、心裡說實話。因為遠離惡事,親近敬畏上主的,我們也有力量,對困苦者施濟,不受賄賂以害無辜。

這樣人無論遇到任何風浪,蒙上主保守,永不動搖。阿們。

註:在基督信仰,崇拜禮儀和倫理訓誨不可分割。

崇拜是與上主交談對話,起點是人能明白的類比,用人世間可了解的事情來論述上主;採用類比才能明白上主;終點是人不能明白的隱密。但在整個崇拜過程,悟性和隱密並未分割,有別於奧圖Otto, Rudolf的宗教經驗論述。奧圖強調,在敬拜中,悟性和非悟性互不交集。他在1917年出版討論崇拜的經典著作《神聖的概念》(English translation, 1923, The Holy – On the Irrational in the Idea of the Divine and its Relation to the Rational) ,探討當人進入神聖空間,與聖者相遇時的象外經驗(Numinous)。他說當我們進入神聖空間,與那聖者相遇時,就會產生不能言說的神秘感(mysterium),但同時感到渺小,引發敬畏驚懼(tremendum) 和欣悅狂喜(fascinans) 。

奧圖研究神聖的觀念,基於一般宗教,一般宗教的神聖都和凡俗割裂的:空間的佈置,儀節的鋪排,主禮者的服飾,其口中唸唸有詞,都使參與禮拜的人,廁身在一個和凡俗、慣常割裂的環境,催生神聖感。此刻,我們遇見那超越悟性和德性的聖者。奧圖的書英文直譯就是「神聖—上主概念的非悟性面向和與悟性的關係」。

然而,誠如一位作者所說:若那聖者在心靈留下痕跡,接受者可以明白和作回應。”The divinest goodness can make no impression on a human soul, unless the soul is able to express that same goodness in  response (Clarke, Liturgy and Worship, p. 15) 。談到敬拜的事情,耶穌豈不是對那撒瑪利亞婦人說:「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約四22) 悟性在敬拜中並未隱退,因而敬拜的人,可以明白上主對我們的倫理要求,甘心順服,接受差遣,回應世界的需要。在聖殿的神聖空間,以賽亞回應上主:「我在這裡,請差遣我。」(賽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