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天降大任

講題:天降大任 Called by God

經文:創世記12章1-4上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3月16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或多或少,我們都曾經想做一個偉大的人,但當機會真的來到的時候,我們通常是退縮,甘於平凡。侏儒渴望做巨人,但當真的可以做巨人的時候,他卻因不習慣這巨大而害怕得要命,寧願做侏儒。我們會談論劉曉波,但一想到他在獄中,一想到他的妻子在受苦,我們便會與他保持一種心理距離,一種適合於談論而不是投入的距離。我們喜歡談論偉大的人物,因為我們或多或少渴望偉大。但我們會保持距離,因為我們抓緊的,只是一塊渺少之地。

  我們是動物與天使之間的生命,縱使我們可能大部分時間活得似動物,但總會在某些時刻靈光一閃,聽到一種呼喚,呼喚我們活得比動物多一點,似天使多一點。縱使是一隻井底之蛙,仍會看到藍天。總有一天,牠會聽到藍天的呼喚,召喚牠跳出井來。我們每天都接到很多“call”,有些來自朋友,有些來自家人,更多的是「白撞」的。但我們也會接收到另一些“call”,這些“call”來自我們的良心,來自我們生命的深處,來自我們在天上的父。這些呼喚,是很微弱的,也是震耳欲聾的。這些呼喚,微弱得你幾乎聽不到,像黃葉飄落地面的聲音,你一分心,便聽不見了。這些呼喚,卻也是震耳欲聾的,像母親在街頭大聲呼喚在街尾玩耍的仔仔回家吃飯一樣,街知巷聞,你不能充耳不聞。

  不知各位聽過這種呼喚沒有?

  我們今日的講道內容,會講亞伯拉罕,他聽到這種呼喚。

  沒有這些呼喚,人的生命就像一潭死水。呼喚,叫這潭水充滿生機。

  我們可能試過去旅行時,去過一些洞穴,洞穴裡有一潭水。偶然,由高處落下一滴水珠,打在水裡,在極寧靜處,我們會聽到很明亮的「滴答」,整潭水像得到了靈魂,活了起來。來自神的呼喚,同樣會叫我們的生命活起來。

  很多現代人的生命悶得發慌,很想聽到某種呼喚,令自己感到某種意義。很多書、很多講座、很多生命導師,教人尋找「生命的呼喚」。我看過一些資料,教人尋索這些「生命的呼喚」。這些資料說,首先,你要渴望做一些不平凡的事,或者渴望做一個不平凡的人。給自己一點勇氣,想像自己能改變世界。要敢膽去想像。你的想像力有多大,你的世界就有多大。最好的開始,是從你的興趣入手。若你喜歡動物的話,你有沒有想過去拯救某些瀕危物種?若你喜歡音樂的話,你有沒有想過開一場音樂會?若你喜歡吃東西的話,你有沒有想過開一間有特色的餐廳?最重要的是喚醒你的潛能,實現你的夢想。這就是你內心向你發出的呼喚。

  對於一個不知自己想要什麼的人,這些講法也有點用處,起碼可以叫他去做點事情,好過坐在那裡「發霉」。但是,這些講法充其量只是鼓勵人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未必能讓人更接近永恆。一隻井底的青蛙,縱使在井底開過音樂會,呱啦呱啦地唱,牠其實仍覺得欠了點什麼。牠頭上的藍天,仍在呼喚著牠。

  一個聆聽到上天呼喚的人,他若真的聆聽,真的回應,他的生命就會經歷一種死而復生。過去的種種,像昨天的流水,一去不返。今日的生命,像是剛來到這世界一樣,是全新的。「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我想起陶淵明。

  相傳他不肯為「五斗米」,逢迎低劣的官員。於是辭官歸故里,寫下《歸去來兮》這首詞: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覺今是而昨非」,聆聽某種永恆呼喚的人,很多時有這種體會。Say “No” to the past, say “Yes” to a new life. 就好像一個奴隸忽然間變成一個自由人一樣,過去的一切全過去了,現在是一個新的開始。又好像一個失明的人,做過手術後,視力恢復了。黑暗過去了,現在活在光明中。

  偉大的人物,多多少少,都經歷過這種「死而復生」。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創世記12:1-4上

  亞伯拉罕聆聽到神的呼喚,他將經驗「死而復生」。

創世記 12:1-4a

12:1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

12:2 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

12:3 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12:4a 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

 

  經文一開始,是神對一個人的呼召。

  這是一個偉大的時刻。一個卑微的人,面對偉大的神,聆聽神的呼喚,被委派去成就大事。

  這是叫人戰慄的時刻。神的呼喚,就像基督的呼喚一樣,他叫人背起人類的十架。

  這是叫人退縮的時刻,因為我們害怕十架、害怕苦難、害怕死亡。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

  亞伯蘭後來改名叫亞伯拉罕,新的名字代表新的人生。

  神吩咐亞伯蘭,離開本地、本族、父家。離開故土,人便會變成大地的流浪客。對流浪客而言,一切都不再固定,一切被可能隨時失去。 “Fiddler on the Roof” (這片名在香港譯作《錦繡良緣》)這齣講述猶太人的電影,最能講出「離開本地」的慘況。俄國沙皇一聲令下,這群人便要收拾行裝,遠赴他方。流浪客的人生,像是片中那在屋頂上拉小提琴的琴手,他不能在屋裡拉,因他沒有屋可進,他沒有家園可言。他在屋頂這危險之地,奮力拉出生命之歌。

  亞伯蘭要離開本族,離開親人。離開親人,一個人將一無所依。在荒涼的大地上,他將孤獨前行。我想起陳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亞伯蘭之所以沒有「獨愴然而涕下」,是因為他仰望天上的神。

  亞伯蘭也要離開父家。父家,是他的身分所在。一個人放下過去的身分,是為了承擔新的身分。有一次,有人向耶穌說:「你的母親和你弟兄在外邊找你。」耶穌卻說:「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參可3:32-35)耶穌放下了他過去的身分,因他要以新的身分,改變人的關係。人間不再強調你的家族關係、我的家族背景,人與人平等相待。

  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是對過去的一切道別,迎向一未知的將來。

  這將要面對徹底的孤獨、面對赤裸的自己、面對歷史的十架。

  聽說,在美國內戰時,有人問林肯總統:「神會在你這一邊嗎?」支持解放黑奴的林肯答道:「我關心的,不是神是否在我們這一邊,而是我們是否在神那一邊。」

  「神在我們這一邊」,這種想法是叫人安心的,不再驚慌的。但「我們是否在神那一邊」,這問題叫人戰慄不已。這問題迫使林肯離開本地、本族、父家。他不能像他的父輩那樣處理黑奴的問題。午夜夢迴,林肯一定非常孤獨,他承擔著歷史的十架。

  亞伯蘭要離開過去的一切,去哪裡呢?

  往神所要指示他去的地方去。

  這是什麼地方?

  不知道。

  這不是什麼生涯規劃,這是生命的歷險。這不是先有一個人生目標,然後計算一下自己要付什麼代價,而是我們放下自己的想法,也不知要付的代價有多高,只是單單順從神的呼喚。這不是想要完成某種夢想,然後求神祝福,而是將生命交給神,讓神帶領我們走到我們意想不到的地方。

  南非的杜圖大主教(Archbishop Desmond Tutu)寫了一本書:《上帝有一個夢》(God has a Dream)。他講到,很多人聽從了神的呼喚,離開了本地、本族、父家,承擔了歷史的十架,然後,緩慢地,一個強行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改變了。書裡講到第一次民主選舉時的情況。杜圖這樣寫:

  「人們依序走進投票亭,當他們從另一端出來之後,就完全變成新人了。黑人帶著過去被踐踏的尊嚴、被非人方式對待的苦楚走進這裡,隨後投下了票,然後說:『嘿,我自由了──我已重拾尊嚴,也被當成人來看待,我自由了!』…白人走進投票亭時,因著過去享受的種種不義特權而背負了沉重的罪咎,但從投票亭出來後,他們也成為新人:『嘿,我自由了,肩上的重擔已經卸下,我自由了!』」(杜圖、亞伯藍斯合著:《上帝有一個夢》(雅歌),頁34-35。)

  這不是聽從神的呼喚的人夢想過的,而是他們從來沒有夢想過的。他們從來沒有夢想過坐了27年監的曼德拉,轉眼便成為了民選總統。他們從來沒有夢想過充滿種族仇恨的地方,能成就復和。

  神發出了呼喚,要求人放下過去的一切,走向一未知的將來。有人回應了,有人行動了,然後,新的歷史便開始了。

 

12:2 「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

12:3 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12:4a 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

 

  神呼喚亞伯蘭,不是要成就他的個人夢想,而是要他成為祝福萬民的僕人。亞伯蘭的個人生命消失了,他成為神祝福萬民的一個具體標記。世上有某些人,是某種東西的具體標記。有些人是民主的標記,有些人是愛的標記,有些人是謊言的標記。擁抱這些人,就是擁抱他們代表的事物。亞伯拉罕是聆聽神的呼喚的人的一個模範。擁抱他生命的人,就是願意聆聽神的呼喚的人,他們也會成為別人的祝福。反對他的人,就是拒絕聆聽神的呼喚的人,他們成為人間的禍患。

  靈性上的偉大人物,他們都是屬於同一類別的人,他們站在亞伯拉罕身邊,都很熟悉神的呼喚,都很明白其中的孤獨,都很明白當中的十架。

  德蘭修女有一天,聽到神的呼喚,她這樣寫:「我要離開〔現在〕的修院,在窮人中間工作,在他們中間生活。這是一道命令。我知道我屬於那裡,但我不知道如何去到那裡。」(參http://www.peacefulearth.com/magazine/motherteresa.html)

  是否有點熟悉?那位呼召亞伯拉罕的神,也呼召她。神呼喚德蘭修女,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神所要指示她的地去。她不知應如何做,但她知道這是不可抗拒的命令。她要成為別人的祝福,同時,她要背起人類的十架。她成了回應神的呼喚的人的又一個具體模範。

 

  今日,神又再向我們發出他的呼喚。

  我們會如何回應?

  若果神用電話call我們,他大致會聽到這樣的回覆:「我現在很忙,請遲一點再call過。」

  神一定會再call我們的。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