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我必不致缺乏

講題:我必不至缺乏 I Should Not Be in Want

經文:詩篇第23章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2014年5月11日

      Audio

英文simple and naïve, and simple and profound 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觀念。Simple and naïve ,簡單天真,廣東話可繙作「簡單無腦」是揶揄人的話;simple簡單,有內容單薄,理據貧乏的意思。但simple and profound,簡明深入是讚賞,因為思想通透,使人容易明白;但意義深長,需要再三玩味,始能窮其究竟。詩篇23篇就是一篇簡明深邃的詩篇;容易了解,但意義深遠。

這詩篇主題清晰,文字優美,用田園的意象,表達上主和我們的親密關係:上主是我們的牧者,我們是他的羊,還有青草地、溪水旁,這是聖經中的貝多芬的第六交響曲—田園交響曲。我們彷彿聽到溪水流淌,雀鳥鳴叫,看到雜樹交蔭,綠草如茵,感到涼風拂臉。羊群散開,安詳躺在青草地,享受暖和的日照;有些在溪水旁喝水。這些意象都是當時的農業社會容易明白的。但以牧人和羊比喻上主和人的關係,就有深邃的神學意義了,耶穌在約翰福音就說過:「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約10: 11)讓我們在田園交響曲的背景音樂中再讀一次詩篇二十三篇。

今天是母親節,上主愛我們,他賜我們父母養育我們,我們也有作父母的天職,牧養上主所賜的兒女,或上主交付我們的屬靈兒女,讓我們從這詩篇看看上主如何牧養我們,也學曉如何作好上主交付我們的牧養的工作。

 

先求上主甦醒自己的靈魂 v.3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v. 3)

青草地溪水旁,可指上主供應我們肉身的需要,一無所缺;亦可指在上主面前的安竭,就如主日到教堂崇拜,讓心靈安息下來,領受靈魂的糧食,竭息安靜可讓生命有重量的東西沉澱下來。作為父母,我們不單讓孩子們得到肉身的青草地和溪水旁,這個在今時富裕的香港,不難做到。我們的孩子最重要的,在追求人頭地時,不要失去自己的靈魂,常常保持靈魂清醒,走在正確的義路上,因為人像羊一樣,容易迷失。

我們是容易迷失的羊

羊的性情溫順,中文的善字從羊而來;羊是合群動物,中文群字也從羊而來。但羊容易迷路,迷途羔羊;羊群心理也指出羊本身不能獨立判斷,受其他羊群影響。亞理士多德在其的動物誌指出,羊是最愚蠢的四腳哺乳動物,一旦遇到大風雪,如果牧人不驅趕牠,牠就站在裡不動,直至凍死,我們是容易迷失的羊,這個和知識教養沒有關係,因為利令智昏,人怎能憑自己勝過撒但的誘惑呢?

2008年美國時代周刊專題報導金融海嘯,封面用了「貪婪的代價The Price of Greed」,這些金融界的精英,都是著名大學的優秀畢業生,薪俸豐厚,但因為貪心,用種種財技謀求更大的利潤,引致全球經濟蕭條,多人失去工作,不少人更因破產弄致神經錯亂,甚至輕生。失去靈魂不止「利」字當頭的金融界,在「名」字當頭的高等教育界,也響起失去靈魂的警號。

2007年在哈佛大學教學三十年,作教務長八年的Harry Lewis,寫了一本書:沒有靈魂的卓越—博雅教育還有將來嗎? (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Does Liberal Education Have A Future?)他在哈佛大學親身經驗觀察到,像哈佛、耶魯、史坦福等著名大學,慢慢最為追求排名而背棄最初辦學的理想。這些著名大學最初都是由教會或基督徒教育家所創立,透過博雅教育,培育學生有正確的價值觀,耿直的品格,服務社會的熱情。作者認為以人為本的教育網址.edu (education),現在應該改作.com (company) 。

中大沈祖堯校長在去年九月對新生入學禮致辭,希望同學明白儉樸生活亦可以過得幸福,寄語學生公平待人、誠實、維護公義,大學的成功不能以排名、建築物多寡、籌得的款項來衡量,而是在於能否培養學生擁有高尚情操,心存謙卑,能過儉樸卻快樂的生活。

這段話在網上熱傳多時,成為一道清泉,因為很多內地高校校長都誇耀畢業同學一出來的薪金多高,硬體設施多好;這也難怪,因為地方政府都是以GDP(國民生產總值)作為升遷的政績。

我們作父母都希望兒女成長,有正確的人生觀,不要迷失本性,失去靈魂。我想麥克亞瑟將軍為兒子的禱告也是天下為父母者的禱告。我們看看這篇禱文。

在今天的程序表有一禱文:麥克亞瑟將軍為兒子的禱告

上主阿!建立我的兒子。

使他剛強以致能知道何時為軟弱。使他勇敢以致能面對心中所畏懼。
輸得要光明磊落,不折不撓,保有榮譽感。在得勝中,保持謙遜溫柔。
建立我的兒子,使他有高瞻的理想,一位認識祢的兒子……。

不要讓他走在安逸、舒適的坦途上,

牽引他在困境、壓力和挑戰的路上,穩步前行。
讓他敢於面對風浪;讓他對失敗的人滿有憐恤。
建立我的兒子,讓他手潔心清,目標遠大。

讓我的兒子首先克勝自己才去領導他人;
懂得歡笑,但不忘記如何哭泣;記取過去的教訓,又能擁抱將來。
我祈求上主成就這一切後,又讓他學會足夠的幽默感,

以致他辦事認真,但不會對自己過份嚴苛。賜他謙虛,以致他記得偉大中的簡樸,
真智慧的開放兼聽,而真剛強也有溫柔的一面。
如蒙垂念,作為一位父親,容我再低聲細稟:「我沒有枉度此生了。」

— 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 麥克亞瑟將軍 (伍渭文譯)

每年我都以這禱文送給崇基學院畢業同學—我們的兒女,因為為師者要有為父母的心。

麥克亞瑟將軍是美國二次世界大戰盟軍統帥,韓戰時任聯合國三軍總司令,1942年舉家遷往菲律賓履行二戰責任,當年獲選為全美「年度模範父親」(National Father of The Year) 。他說:「我是職業軍人並以此為傲,但我更以作為一位父親為傲,無尚的驕傲。軍人先得拆毀才能建立,但父親祇建立不拆毀。一個有潛在的死亡,另一個隱含創造和生命。死亡軍旅強大,但生命兵團更強大。當我離世後,我盼望我的兒子想起我時,不是在戰場的父親,乃在家中和他一起經常誦唸「我們在天上的父」那一位。(By profession I am a soldier and take pride in that fact. But I am prouder-infinitely prouder-to be a father. A soldier destroys in order to build; the father only builds, never destroys. The one has the potentiality of death; the other embodies creation and life. And while the hordes of death are mighty, the battalions of life are mightier still. It is my hope that my son, when I am gone, will remember me not from the battle but in the home repeating with him our simple daily prayer, ‘Our Father Who Art in Heaven.’)

使我成為一個父親

《建立我的兒子》這篇禱文,感動不少父母,叫他們的靈魂甦醒過來。一位美國教會機構領袖榮納唐(Thom S. Rainer)和兒子1985年 出席全美國青年大會講演時,分享這禱文如何使他的靈魂甦醒過來。他全職讀神學時,因為家庭的需要,除了担任一小教會牧師外,更需每周在銀行兼職三十個小時,太太就在家中看顧三個五歲、三歲和五個月的兒子,自己因為學業和工作,忽略了作父親和丈夫的責任。有一晚他在一本雜誌看到麥克亞瑟將軍《建立我的兒子》禱告,心中有一種罕有不能言喻的觸動,認為首先不是為兒子禱告,乃為自己禱告,因為父母的生命,深深影響的兒女的生命。

他停下神學院的功課,拿出打字機,改寫這禱文,題目為:「禱告:一位不完全的父親為三位寶貝兒子禱告」(A Prayer: From an Imperfect Father for His Three Priceless Sons) ,禱文首句:「使我成為一個父親,讓我的兒子看到我面對軟弱的能力;面對懼怕的勇氣;接受失敗的恩典;勝出時的謙遜溫柔……Make me the father, O Lord, who will show my sons the strength to face weakness; the courage to face fear; the grace to accept honest defeat; and the humility and gentleness to accept victor….。」
走出死蔭的幽谷vv. 4-6

經文到了四節,主詞從「他」(上主)第三身轉到「我」第一身,而上主稱「你」而不稱「他」了,雖然牧人羊的意象沒有改變,但作者的情緒不同了,「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突然,寧靜的田園風雲驟變,日照隱退,烏雲蓋頂,跟著雷電交加,好像貝多芬第六交響曲(田園交響曲)中間的「雷雨Thunderstorm」樂章,一時鼓動鑼鳴,情況危急,險象橫生。

有釋經學者試圖在巴勒斯坦近耶路撒冷附近,尋找那裡是死蔭的幽谷呢?如果我們稍稍了解聖經地理,詩中的青草地不是大草原,像中國青海風高草低見牛羊一望無垠的大草原。詩篇二十三篇的青草地,祇是有水源的小塊草地,行過一個山頭,沒有溪流,就是曠野。而曠野就是逃避敵人,逃避追殺,逃避死亡的地方,是死蔭之地,像美國西部電影,西部曠野是逃命之地,因為敵人會懸紅搜尋你,職業獵犯者也會為了獎金會追殺你。

大衛曾在放牧時和獅子和熊搏鬥,因為牠們把羊羔啣走。「我就追趕牠,擊打牠,將羊羔從口中救出來……我揪著牠的鬍子,將牠打死。」(撒上17 :34)行過死蔭的幽谷不單指面對猛獸的危險,「行過」這詞,應指作為在逃者的一段經歷。他曾在曠野兩度成為在逃者(fugitive),大衛五年在曠野逃避野上司掃羅追捕,稍後又逃避兒子押沙龍的追殺;作為在逃者,死亡如影隨形,所經之處都可能是葬生之地,都是死蔭的幽谷。

這死蔭不單是外在的,也是內心的;獅子來襲,可全心應付,但被曾賞識自己,曾經交心的上司攻擊,被自己養大的兒子追殺,就令到自己心力交瘁。兒子押沙龍對自己不忠,大衛一定想起自己的劣行,如何像種子撒在押沙龍心中;因為別示巴(Bathsheba)的美色,他用計謀殺了烏利亞(Uriah),一位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將軍,奪去其妻,兒子一定看在眼裡,藏在心內。(撒下11)

同一個辦公室,今天是青草地溪水旁,明天因為人際關係的破裂,可能成為死蔭的幽谷。同一個家庭,因為背叛不忠誠,亦會成為死蔭的空間。有一位大公司的總裁,精明能幹,日理萬機,甚麼人都不怕,但總是怕回家見自己的太太,車開到門口不敢進去,在家附近繞去繞去,被內心的死蔭纒裹,揮之不去。

今天我們可能沒有死亡的威脅,但每一個人都會被一些陰影shadow纒累我們,甚至控訴我們,叫我們失去志氣,失去力量去履行責任。但經文給我們盼望:「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詩23: 4, 5)在危難中,這位牧者保護我們,與我們同在;過去靈魂沉睡時,我們做了深感後悔的事,而被良心和我們的仇敵魔鬼控訴,活在過犯的陰影下,這位牧者也伴隨我們,作我們的中保,因著赦免走出死蔭的陰霾,得著赦罪的平安和喜樂,像路福音十五章11-32節浪子的比喻,父親為悔改歸家的兒子擺設筵席。

而且,他不單塗抹我們的過去,也給我們事奉他的將來:「你用油膏了我的頭」。祇有祭司、先知或君王才被膏油,象徵上主聖靈的同在和祝福,受差遣履行重要的職責。我們可能因犯罪受到擊打,但擊打的目的叫我們醒悟過來,所以「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杖–短棒,教訓桀敖不馴的羊;你的竿–頭曲的長棍,用來牽引挽回離群的羊,目的使他們走在正確的路上。

在開始時給我們看到青草地,溪水旁田園的寧靜,在結束時我們來到聖殿敬拜的榮耀:「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v. 6)

直到永遠表示不能奪去的福氣,因這些福氣是牧人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作保證的。
認信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v. 1

耶穌在約翰福音第十章為詩篇二十三篇這位牧人作了詮釋,耶穌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見狼來,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趕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並不顧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捨命。」(約10: 11, 14)

這位牧人用自己的生命救贖羊群,並愛羊群到底,保守他們,走在義路,直到永遠。「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為自己的名表示我們是屬於他的,我們受洗歸入他的名下,因為這牧人用生命賣贖我們。這詩篇緊隨二十二篇非常有意思,二十二篇是牧人為羊捨命的詩篇:「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v. 1)「凡看見我的都嗤笑我;他們撇嘴搖頭,說:他把自己交托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耶和華既喜悅他,可以救他吧!」(vv. 7, 8)「犬類圍繞我;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他們分我的外衣,為我的裡衣拈鬮。」(vv. 16, 18)

經過詩篇二十二篇血腥奮力搏鬥,這位為羊捨命的牧人,配得宣告他在我們生命中的絕對主權,我們是屬於他的,他是屬於我的。詩篇二十二篇就像貝多芬第五交響樂—命運交響樂,激昂奮勇,常用作描述戰爭和凱旋,表達人為生死存活,為命運爭戰;經過奮勇的爭戰,才進入第六交印響曲—田園交響曲的憇靜甯逸,詳和舒泰。是十字架的淒厲流血,天昏地暗,磐石崩裂,宇宙搖盪,帶來赦罪的平安。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得著他作為牧者,我們一無所缺。祇有接受他的主權,我們才真正得著滿足。但認了上主作為我的牧者,就不能承認其他作為我的牧者了,主權祇有一個歸屬。

所以,「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是信仰的宣告。我們可能迷失,靈魂也會沉睡,但不能沒有信仰,放棄信仰。我們可以像羊有時頑梗,桀敖不遜,不祇桀敖不馴,對上主無禮,但總要不放棄信仰就有回轉的機會,再被上帝膏立,被他使用,靈魂可以甦醒過來。

但有一些人是不能叫醒的,就是假裝睡著的人,假裝睡著,就是自己欺騙自己。

李怡先生有一次在報刊專欄中提到一篇「不能叫醒裝睡的人」的文章,在反國民教育時期在網上流傳。作者是一位中文大學同學,來自鄰近地區,她看到公民廣場前「鐵屋吶喊」的橫幅幾乎流淚受觸動寫了這篇長文。她說在鄰近地區,教的老師、聽的學生,幾乎無人相信那些歌頌黨國的鬼話,但人人照說照學照表態,並憑此取得利益和權力。交章說:「國民教育要告訴你的,不是一個假的歷史真相,一個假的真實世界,一個假的良心……只是要告訴你,這個世界,真實不重要,良心不重要,所謂歷史真相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利益與權力……沉睡的人,你總有辦法去喚醒。但是,你永遠沒有辦法喚醒一個裝睡的人!」

詩篇二十三篇告訴我們一個真理,也是歷史真相: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這位牧人甚愛我們,為我們的過犯,死在十字架,他要引導我們走有義路,一生以恩惠慈愛伴隨我們,直到永遠。要是作父母要對兒女牢記一句影響他們一生的說話,就是: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必不至缺乏,這是至重要的真理,我們如何回應這真理呢?

詩人回應說:是的,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這是信仰的宣告,也是主權的交付,承認生命的歸屬。當我們這樣對上主說,你是我的牧者時,我們就回到青草地,溪水旁,安竭下來,靈魂得著甦醒,再次蒙上主膏立,繼續牧養交付給我們的人。阿們。

下載講章︰ 伍渭文牧師 - 我必不致缺乏 (548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