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漢文博士 – 讓愛與和平佔領人間世

講題:讓愛與和平佔領人間世 Let Love and Peace Occupy the World

經文:羅馬書6章12-23節

講員:鄭漢文(rogercheng@cuhk.edu.hk)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 2014年6月29日

      Audio

1. 「護體膏」與「解靈氣」的故事

弟兄姊妹,平安。

今天,我又再回鄉探親一樣,返回崇基禮拜堂這個信仰大家庭。

我的家人學生和好友,今天都共聚在此,盼望聖道的臨在。

華人社會非常喜歡武俠小說,現在首先讓我分享一個武俠小說中的故事。

正所謂功夫深道理真。話說有個江湖傳聞,存在兩套令得生命可以「超勁」(起死回生)的武學妙方、功夫(a martial art of practice):一種叫「護體膏」(Body Protection Lotion),另一種叫「解靈氣」(Spiritual Renewal Respirator)。

「護體膏」是一種神奇的膏藥,聞說是要從六種死物加上六種毒液經六六三十六個月才煉成。早晚搽在身上,走近身邊的別人的生命能量就會被吸收過來,彼消我長,別人生命力會消退,而搽此護體膏的我會生命力加強。稍有小成,變成生命力增長的手法,成為人間世上讓其他人敬畏而遠之或取之而後快的神功。

「解靈氣」倒是另一種修煉(spiritual practice),聞說是要早午晚三個時段,吸收日月精華:一是就是在日出東方的時分向天上的光芒靜靜祈禱一分鐘,二是在日正當空的時分向一個有需要的人子提供幫助,三是在日落西方的時分當著大地吹過的風深深吸入呼出吐納三回。

解靈氣會把每天沾在身上的毒素化解成生命能量變為靈氣,更奇妙的是,你的解靈氣會讓與你親近的人分享到你的化解毒素而成為靈氣。稍有小成,人與人的心漸漸相連,心連心相連於天地之間。

究竟一個搽滿「護體膏」的武夫與一個煉就「解靈氣」的俠士相遇,二人如要交手,交手之下,結果會是如何?

究竟會是前者把後者的生命力全吸走而成為走肉行屍,還是後者化走前者體上所有的毒而成為一個有靈的活人?

人生在世,難為正邪定分界。二者擇一,正邪之間,你會選擇哪一種?

  1.  個體上從罪的奴僕解放為義的奴僕:羅馬書6:12-23解經

今天講道,我們會用一二三的結構,我寫了一首打油詩來表示:「一段經文總體讀,兩條線索交織解,三面體制同反思,實踐理解你我他。」

今日經課是羅馬書第六章第12至23節。讓我們一同誦讀這段經文。

請打開聖經到《羅馬書》第六章第12節讀到第23節,讓我建議一種三把聲的輪讀一段經文,這種三一讀法是:我讀第12/15/18/21節,姊妹讀在我讀完後開聲讀13/16/19/22節,弟兄在姊妹讀完後開聲讀14/17/20/23節。讓我試一試效果。

(6: 12) 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慾。

(6: 13) 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裡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6: 14) 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6: 15) 這卻怎麼樣呢?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斷乎不可!

(6: 16) 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嗎?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或作順命的奴僕,以至成義。

(6: 17) 感謝神!因為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裡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

(6: 18) 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

(6: 19) 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以至於不法;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

(6: 20) 因為你們作罪之奴僕的時候,就不被義約束了。

(6: 21) 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當日有什麼果子呢?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

(6: 22) 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

(6: 23) 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這段經文其實由兩條線索所交織而成,保羅是在對比兩種生命的景況,簡單地分別是:

S線:罪的奴僕(servant to sin);和

R線:義的奴僕(servant to righteousness)。

借助這S和R兩條線索好像照明燈(torch),現在我們重新閱讀這段經文,讓我們引用這樣的一種從字裏行間(highlighting)顯影的技巧:

  1. 先把其中一條線索鈎出來,突顯這條線索所呈現的生命景況,
  2. 然後重施故技,再把另外一條線索鈎出來,突顯另一條線索所呈現的另一種生命景況,
  3. 再而比較一下,你會你會選擇哪一種?

首先是S線:個體肉身成為罪的奴僕的光景(predicament of servanthood to sinfulness)──

(6: 12) 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慾。

(6: 13) 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

(6: 14) 若你們還在律法之下罪,必能作你們的主。

(6: 16) 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嗎?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

(6: 17) 你們從前…作罪的奴僕,

(6: 19) 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以至於不法;

(6: 20) 因為你們作罪之奴僕的時候,就不被義約束了。

(6: 21) 你們現今所看為羞恥的事,當日有什麼果子呢?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

(6: 23) 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

當我們還是罪的奴僕的時候,我們順從身子的私慾,我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肉體的軟弱令我們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行不義,行羞恥事。結果呢,結局就是死。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這是S線下的生命光景。

這樣的生命景況實在不是我們想望的。有另類的選擇嗎?有,保羅描繪給我們知道。

好在還有的是R線:個體肉身成為義的奴僕的境界(predicament of servanthood to righteousness)──

(6: 13) 倒要像從死裡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6: 14) 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在恩典之下。

(6: 15) 這卻怎麼樣呢?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斷乎不可!

(6: 16) 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嗎?或作順命的奴僕,以至成義。

(6: 17) 感謝神!因為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裡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

(6: 18) 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

(6: 19) 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

(6: 22) 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

(6: 23) 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因為在主基督耶穌裡,因為神的恩典,我們從罪裡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我們像從死裡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這是R線下的生命光景。

我們S線走向R線,從罪的奴僕(servant to sin)釋放出來,成為義的奴僕(servant to righteousness)。由無法有行義的自由,成為可以行義的自由,不單行義,還可以成聖,得享永生。一來恢復神創造我們成為有靈的活人,而且靈氣可以逼人,讓其他人都可以把毒化解,不再受罪所捆綁。

我們信耶穌基督的救恩的,都明白以上的道理。

都我們活在人間世上,依然感受到被奴役,所捆綁,無法明白我們所還在經歷的苦況。

今天我想把以上的道理再向前再推進一步:把身體所負載的罪性由個體的層次推向群體的層面,探討我們如何面對罪的權勢(sinfulness as principalities and powers),以及「結構的罪」(structural sin)下我們都變成了「被罪者」(sinned against)。

3. 群體上從罪的奴僕解放為義的奴僕:經濟體制內出現結構性的惡也不羞恥 

 

保羅在羅馬書提供了一個理解這個人間世上有惡的神學觀點。

例如,在羅馬書第五章16節提到:罪入了世界,罪佔領了人間世。我們活在人間世界上,我們個別的身體成為群體的部份。

罪佔領了的人間世化為經濟、政治與社會的軀體,毒素在蠶食我們的體制,出現不同的體制出現不公義欠仁愛而不感羞恥。我們如何從取死的體制中解放出來,把我們在人間世上的生命變化成獻給神的器皿?

羅馬書6章21節提到:罪佔領了人間世,人在其中,會行羞恥的事,會行惡事而不感到羞恥。我們現在活在人間,世上有何現象是理該令人感到羞恥、但卻不斷令其出現的人卻不感到羞恥?罪佔領了人間世,在其中形成更大的身體,叫做體制,這個身體可以令在其中的人異化,會行可恥的事,會行惡事而不感到羞恥。。

先說經濟所出現的體制不公義,量度貧富懸殊的堅尼斯系數,香港的已超過0.5,按過去的研究,超過了0.4的社會其實已經會出現革命的了。

在香港,極少數的有錢人掌握大多數的財富,跡近一成人擁有百分之九十的財富,餘下的九成人只享有一成的財富,這公義嗎?他們不感到可恥的嗎?而這群掌有大量生產資料的資本家,不斷掌控生產關係,對勞動階層不斷剝削,結果是貧者越貧、富者越富。這樣公義嗎?

近年通過的最低工資,只是杯水車薪。

最近反東北撥款的抗爭,背後是立法議會出現體制不公義被懷疑當中有官商鈎結。當中或有掌握地權者,通過發展自己有份的土地或者有群帶關係的業權人,因發展而得利益互相施肥。

犧牲享有自己生活方式的住民等等利益。犧牲香港擁有可以自足的農田耕作土地與文化。

作為土地正義聯盟執委以及東北三區村民組織支援者的朱凱迪在〈東北613行動的前因後果〉這樣解說:

「議員和村民互相支撐的那幾次財委會,不應稱為「拉布」,因為保皇黨提倡的所謂「有效率的審議」,實際上就是不去挑戰議會的不平等結構、官員和議員跟議案之間的利益衝突,以及不去深究議案本身的細節。

這幾次財委會的審議裏,公眾可以知道,雖然政府不斷吹噓新界東北是解決未來住屋問題的關鍵,可是公營房屋佔地僅三十六公頃,即整個發展區範圍的6%;公眾可以知道,政府官員在立法會內公然說謊,否認曾經進行東北區內的業權調查,反而更加清楚,政府設定持有四千平方米以上的地主可以就地發展的政策,是諮詢地產業界的委員會後得出的結果,證實了透過發展向地產商輸送利益的指控;公眾可以知道,當計劃徹底破壞原有社區和環境時,政府原來沒有區內長者數目的資料,所以根本不打算照顧他們的特殊需要,沒有想好令失去農地的農友得以復耕的方案,連村民的「公屋原區安置」也是假的,因為當第一期公屋落成之日,村民早已全部被逼遷四散。

另外,面對香港這個半民主半威權的政體,每次在立法會的認真審議都必然上升至對議會不民主體制及制度暴力的醒悟。比起四年前反高鐵,香港特區政府和立法會的狀况如今更加不堪。」

大家對是否值得棄守東北可以不同的觀點。但周五立法議會下財委會這樣通過首期發展撥款的方式,根本就是議會暴政,大家不覺得羞恥的嗎?

因為有「護體膏」早晚搽在身上的資本家和政客,不會感到羞恥的。煉得越上乘,把走近身邊的別人的生命能量就會被吸收過來,彼消我長,別人生命力會消退,而搽此護體膏的人會生命力加強。就算香港整個大東北,他們都可以吸為己有,毫不羞恥。

民資民膏,盡情收挖。「護膏」神功,走火入魔。

保羅在羅馬書第六章再三提醒:當我們還是罪的奴僕的時候,我們順從群體中掌權者的私慾,我們的群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個別肉體的軟弱令我們將群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行不義,行羞恥事。結果呢,結局就是死。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

結構的罪的工價也是死,在結構的罪下受苦的我們是:我們做到死,生不如死。

我們都是「被罪者(sinned against)」。

4. 讓愛與和平佔領人間世:化除政治體制中軀體的毒素得以釋放為自主人

罪佔領了的人間世,化為經濟、政治與社會的軀體,毒素在蠶食我們的體制,出現不同的體制不公義、政策欠關愛、關係難溝通。

罪佔領了人間世,在其中形成更大的身體,叫做體制,這個身體可以令在其中的人異化,繼續主宰人。經濟體制不公義,被包庇在政治體制的不公義。利益集團一直掌權,人民民不聊生。現在讓我們進入「三面體制同反思」的第二項反思:政治體制。

經濟以外,香港人核心價值還包括:全民普選行政首長和立法議員的全面民主化。

大家一定想起我今天會談及:「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這個運動。

是的,看今天講道的題目就會預期到,但談的是另一個層次,就是從信仰角度解讀心靈佔領。今年3月30日我在家父剛離開人間世後,在這裏講道,題目為信仰讓生命不再一樣,曾經提及以下一段話:

「究竟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佔中三子」信仰甚麼?朱耀明牧師當然相信上帝,並且願意一生成為上帝的僕人,牧養迷失的羊群。戴耀廷教授也相信上帝,相信公義臨到人間,自身甘願成為群羊之首。

雖然長年在基督教信群中生活,陳健民教授不承認自己相信基督宗教。

當這個學期有次他在這崇基禮拜堂作週會講者時,有人問到:「若然有關權貴要傷害你時,你還會相信甚麼?」陳健民教授答:「我會回頭,望向這個十字架。」

請大家一同,望向崇基禮拜堂這個十字架,對你來說,代表了甚麼?

對你來說,十字架,代表了甚麼?」

 

是否代表:讓愛與和平佔領人間世?

是的,罪佔領了的人間世,我們要反佔領。用甚麼來反佔領?

罪佔領了的人間世,化為更大的身體,名字叫體制,不斷產生異化力量,形成了「結構的罪」(structural sin),讓體制下的你我再次成為罪的奴隸,好人都會變成惡人,惡人變成大惡人。我們都成了「被罪者(sinned against)」,在體制下受苦。所以,我們無法不在體制內反佔領。

讓我們耶穌基督給我們的愛與和平,來反佔領我們所身在的人間世。

羅馬書6章17-18節提到:從前我們是罪的奴僕,如今釋放了,從心裡順服了所傳給你道理的模範。道理就是讓我們從罪的奴役中得到釋放出來,藉著聖靈更新我們的生命而讓我們漸漸肉身成道,把耶穌基督的愛活現在人間世,作為上帝與人復和的和平之子。

近日活在近似專制的暴政下,大家感到是被宰制被綑綁,還是自由自在?

有人說:權力腐化人,絶對的權力絶對腐化人。(Power corrupts; absolute power absolutely corrupt)

罪佔領了人間世,其中形成更大的身體,叫做體制,這個身體可以令在其中的人異化,順從身子的私慾,作不義的器皿。

一個不是人民選出來的政府,會因其中份子的私慾,行不仁不義的惡事。所以為何要行政長官與立法議員雙普選?因為被選出來的行政的人民公僕和立法的人民代表,若有因私慾而行羞恥的事,可以在下次改選時被人民撤換。

我們身體需要定期檢查,不好的身體部份需要維修或撤換。機器如是,政治體制也如是,普選就是定期檢查,改選就是定期維修,更換組件,非常正常。

拒絶普選的人,反而不正常,若是在體制內的當權者就是因為謀私(而不願放權),在體制外的可投票者就是因為(思想)還未得到釋放(而未能自主)。

面對這個時代,我又如何?

約書亞的一句話,就是我的回應:「至於我和和家,定必事奉耶和華。」

每次我回來這裏,總有教友問我關於和平佔中運動的事。我最近也被《時代論壇》(Christian Times)訪問了,問我作為一位基督徒如何回應佔中?我的看法是:這是一個讓中環價值不再佔領我們心靈的公民覺醒運動。這個訪問剛巧是刊登在今天的1400期的頭版(你們崇拜完後可以立即購買,先睹為快。)我在這裏不多談了。

今天是620至629公民投票的最後一天,七十多萬人已經投了,你呢?

有人說,這是佔中投票而非公民投票,這是(無法制力的)民間運動,而非政府法制行為。

你們說的是,但正正是政府不讓公民投票的真正自主力量得以運作,唯有用民間方式讓公民自主的力量得以釋放出來。

今天朝十到晚十的一整天,在香港中文大學的康本園增設了一個實票投票站。

不要單單聽完道,還要行道。

一路之近,可以非常遙遠,只因各有各的道,遙遠是人的心靈與心靈的距離。

人心距離,關係撕裂。

  1.  先讓讓愛與和平佔領自己所身在的人間世:仁愛關係重建的呈獻

罪佔領了的人間世,化為經濟、政治與社會的軀體,毒素在蠶食我們的體制,人心異化後,出現不同的體制不公義、政策欠關愛、關係難溝通。

剛才講過經驗與政治的體制異化,現在讓我們進入現「三面體制同反思」的第三項反思:罪入了人間世下的社會體制這一面。

在崇基學院神學院出任院長十九年而在今年七月底退休的盧龍光牧師,在2014年6 月1 日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主日靈音稿這樣描述近年的中港關係以及社會撕裂:

「這廿五年,不少香港人從愛中國變得厭惡中國;青年人的本土意識高漲而排拒中國!在面對香港民主化進程受北京粗暴地干預的情況下,一些知識分子發起和平佔中運動!香港人和內地同胞追求更大的民主不但是世界的大勢所趨,更合乎普世價值和聖經所揭示的價值觀,使人的尊嚴和上帝所賦予的人權得以建立和保障;香港人以行動爭取民主是本身的責任和權利,支援內地同胞作同樣的追求是理所當然的。

香港本土意職的膨脹而排拒中國是妄顧客觀處境和自我為中心的思想,不符合上帝的福音,是要我們打破人類族群間的阻隔和對立。

香港人和內地人在生活習慣和文明程度的差距是社會發展的差異,香港人只不過是在不同的政治、社會、經濟發展下形成今日的香港文化,我們不應看不起同樣為上帝所創造的中國人。」

關係,總是由近至遠。近年的本土運動不是沒有國家的關懷,而是國家沒有守望我們本土的關懷。唯有自求多福,不再做主子的奴才。

人心距離,關係撕裂。我這近半年感受得最深。

知我近況的友好,都關心我近日被捲入自己工作間的體制不公義抗爭運動之中,成了指控其中數項體制不公義政策欠關愛的吹哨者(whistle blower)。

正如我的講道學老師教落:不要把講台變成炮台。我在這裏不便談及細節及當中人物。關心我和我所在的體制的,總會有方法得知詳情。請為我代祈禱。

簡單地說:我今年三月20日父親過世後一直因多事困纏而身心抱恙,我還自討苦吃:打從六月四日開始,寫了一連串公開信向院長及院方發出「體制不公義、政策欠關愛」(Unjust Institution, Uncaring Policies)的四項抗議。這次我稱為「六月風暴」的結果是:事功未成,我自己早吃了苦果──經歷了種種反噬及人情冷暖──弄得自己身心社靈受創、大傷元氣(還可能要面對法律及大學的其他追究),甚需要下半年恢復安康。

我需要復修,需要的正是江湖傳聞的「解靈氣」。

按我們的信仰,甚麼是我們的「解靈氣」?

大家從今天講道主題大概都會猜到答案了。對,就是仁愛與和平。「解靈氣」就是我們把活在上帝的仁愛,以及因耶穌基督所得的恩典而有的和平,成為化解體制內的毒素的行者(agency),讓體制靈氣重新活現。「解靈氣」會把每天沾在身上的毒素化解成生命能量變為靈氣,更奇妙的是,你的「解靈氣」會讓與你親近的人分享到你的化解毒素而成為靈氣。稍有小成,人與人的心漸漸相連,心連心相連於天地之間。

讓我們在經濟體制、政治體制以及社會體制之中,化解當中的罪的奴役,成為公義的體現,成就仁愛的關係,讓愛與和平佔領人間世。在不得已之時,也許體制不公義、政策缺關愛是需要抗議、需要抗爭的。但依然可以用和平的方式抗爭,在抗爭路上建構仁愛的關係。

我們還活在世上有何意義?正如羅馬書6章13節提醒:讓我們肉身成道,把我們在人間世上的生命變化成獻給神的器皿,變成神在人間世上的「解靈氣」,成為一份呈獻(dedication)。

讓我們一起低頭禱告:

「親愛的上主啊,

求你賜我們「解靈氣」,好像你在以色列出埃及離開奴役但還流落在曠野中的嗎哪(manna)。

讓我們學會這樣的一種屬靈修煉(spiritual practice),讓我們早午晚三個時段都能從你而得著活在人間世的精神力量。

讓我們每天日出東方的時分,向天上的光芒靜靜祈禱一分鐘,讓聖父爸爸你差遣我們每一天的存活在人間世上。

讓我們每天日正當空的時分,向人間世上有需要的人子提供幫助,讓聖子耶穌基督你的憐憫臨在。

讓我們每天日落西方的時分,向著大地吹過的風深深吸入呼出吐納三回,讓聖靈你清理我們罪入人間世所染上的雜質,清洗我們的心靈。

但願上主你能給我們的「解靈氣」,能把每天沾在我們身上和我們體制上的毒素化成生命能量,還更奇妙地讓親近我們的人分享當中的化解毒素成為靈氣。

求你變化我們的生命成為你在人間世上的「解靈氣」,讓我們每天存活都讓愛與和平重新佔領人間世,讓體制內的不仁不義漸漸消除,讓人人在體制內不再異化、成為有靈的活人。」

但願榮耀都歸給聖父、聖子、聖靈,永在的三一神。阿們。

(鄭漢文博士現職香港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專業顧問,

同時在崇基學院神學院兼讀神道學學士課程。

曾於2012年1月至6月及2012年9月至2013年4月於崇基禮拜堂作校牧實習。)

下載講章︰ 鄭漢文博士 - 讓愛與和平佔領人間世 (491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