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

講題: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興起 A New King Arose Who Did Not Know Joseph

經文:出埃及記1章8節-2章10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8月24日

      Audio
 

揭幕:新時代的開始

1:8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

 

故事的首句–「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標示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古人說:「一朝天子一朝臣」,權力出現交替,權力的保護傘和關係網也會隨之而改變。又有人說:「新人事新作風」,新當權者對事情的判斷、施政理念和施政方法,都有可能改弦易轍,推倒重來。試想想,如果你是約瑟的後人,現在「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你會有甚麼反應呢?相信很多人會心感不妙,靈敏的會嗅到危機的味道。如果有選擇的空間,有人可能會考慮移民他方。大家都知道,新王「不認識約瑟」,不是「不知道有約瑟」這個人那麼簡單。「不認識約瑟」,其實代表著新王否認埃及和約瑟的關係,改變埃及對約瑟後人的政策。例如:有一位富翁百年歸老,富翁的兄弟來向富翁的兒子求助,如果富翁的兒子對這些叔伯說:「我不認識你們」,大家就明白是甚麼意思了。「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將會是一個怎樣的時代呢?約瑟的後人將會有甚麼遭遇呢?他們又會怎樣面對呢?

 

在繼續閱讀下去之前,大家不妨想一想,我們個人的際遇、城市的際遇、甚或是世界上不同地方教會的際遇,會否曾經或者正在面對「有不認識約瑟的新王起來,治理埃及」這不妙的狀況呢?閱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歡迎發揮聯想,對號入座。

 

一.  看見你對我的威脅

1:9對他的百姓說:「看哪,這以色列民比我們還多,又比我們強盛。

1:10來吧,我們不如用巧計待他們,恐怕他們多起來,日後若遇甚麼爭戰的事,就連合我們的仇敵攻擊我們,離開這地去了。」

 

這位不認識約瑟的新王,他看約瑟後代的眼光和先王不同了。他選擇「看」一項而「不看」兩項。第一,他看約瑟的家人,即是經文所說的以色列人為「威脅」。這位新王創造了「在埃及的以色列人威脅論」,把這論述提升至民族層面:「看哪,這以色列民比我們還多,又比我們強盛」。這樣的論述煽動埃及人的民族情緒,製造群族對立。同時,他把「以色列人威脅論」提升至國家安全層面:「恐怕他們多起來,日後若遇甚麼爭戰的事,就連合我們的仇敵攻擊我們」。新王妖魔化約瑟後人的形象,把他們描繪為裏通外敵的危險人物。其實,約瑟的後人有否對新王構成威脅呢?他們能否威脅埃及的國家安全呢?從這位新王的說話可知事實未必如此。第10節說:「來吧,我們不如用巧計待他們,恐怕他們多起來,日後若遇甚麼爭戰的事,就連合我們的仇敵攻擊我們,離開這地去了。」新王關注的,是約瑟的後人「離開這地去了」。為甚麼不容讓他們「離開這地去」呢?如果約瑟的後人離開,埃及就失去一大批廉價勞工。這位不認識約瑟的新王是聰明的,他製造「以色列人威脅論」以爭取埃及人支持他改變對待約瑟後人的政策。

 

二.  不看你過去的貢獻

新王看約瑟後人為「威脅」,同時卻掩面不看另外兩項。第一,他掩面不看約瑟過去對埃及的貢獻。創世記41章記載,約瑟曾經是埃及的恩人,幫助埃及渡過多年的飢荒。故事是這樣的:

 

41:1過了兩年,法老做夢,

41:8到了早晨,法老心裏不安,就差人召了埃及所有的術士和博士來;法老就把所做的夢告訴他們,卻沒有人能給法老圓解。

41:25約瑟對法老說:「法老的夢乃是一個。上帝已將所要做的事指示法老了。

41:26七隻好母牛是七年,七個好穗子也是七年;這夢乃是一個。

41:27那隨後上來的七隻又乾瘦又醜陋的母牛是七年,那七個虛空、被東風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都是七個荒年。

41:28這就是我對法老所說,上帝已將所要做的事顯明給法老了。

41:29埃及遍地必來七個大豐年,

41:30隨後又要來七個荒年,甚至在埃及地都忘了先前的豐收,全地必被饑荒所滅。

41:31因那以後的饑荒甚大,便不覺得先前的豐收了。

41:34法老當這樣行,又派官員管理這地。當七個豐年的時候,征收埃及地的五分之一,

41:35叫他們把將來豐年一切的糧食聚斂起來,積蓄五穀,收存在各城裏做食物,歸於法老的手下。

41:36所積蓄的糧食可以防備埃及地將來的七個荒年,免得這地被饑荒所滅。」

41:37法老和他一切臣僕都以這事為妙。

41:39法老對約瑟說:「上帝既將這事都指示你,可見沒有人像你這樣有聰明有智慧。

41:40你可以掌管我的家;我的民都必聽從你的話。惟獨在寶座上我比你大。」

41:41法老又對約瑟說:「我派你治理埃及全地。」

41:48約瑟聚斂埃及地七個豐年一切的糧食,把糧食積存在各城裏;各城周圍田地的糧食都積存在本城裏。

41:53埃及地的七個豐年一完,

41:54七個荒年就來了。正如約瑟所說的,各地都有饑荒;惟獨埃及全地有糧食。

41:55及至埃及全地有了饑荒,眾民向法老哀求糧食,法老對他們說:「你們往約瑟那裏去,凡他所說的,你們都要做。」

41:56當時饑荒遍滿天下,約瑟開了各處的倉,糶糧給埃及人;在埃及地饑荒甚大。

41:57各地的人都往埃及去,到約瑟那裏糴糧,因為天下的饑荒甚大。

 

約瑟洞悉天機,出謀獻策,並且親自督導政策,救埃及人於大飢荒之中,也令埃及成為鄰近地區的救助。因此,若數典不忘恩,約瑟的家族,不應該被描繪為威脅,而應該是感激的對象。不過,對那位不認識約瑟的新王來說,為了他的統治目的,他選擇掩眼不看約瑟對埃及的貢獻這段歷史,否定約瑟對埃及的恩情。

 

三.  不看曾經對你的承諾

第二個層面的「不看」,是不看埃及曾經對約瑟的家族作為的承諾。因為約瑟成為了埃及的救命恩人,法老曾經對約瑟的家人所出如此的承諾:(創世記)

 

45:16這風聲傳到法老的宮裏,說:「約瑟的弟兄們來了。」法老和他的臣僕都很喜歡。

45:17法老對約瑟說:「你吩咐你的弟兄們說:『你們要這樣行:把馱子抬在牲口上,起身往迦南地去。

45:18將你們的父親和你們的眷屬都搬到我這裏來,我要把埃及地的美物賜給你們,你們也要吃這地肥美的出產。

45:19現在我吩咐你們要這樣行:從埃及地帶著車輛去,把你們的孩子和妻子,並你們的父親都搬來。

45:20你們眼中不要愛惜你們的家具,因為埃及全地的美物都是你們的。』」

 

47:5法老對約瑟說:「你父親和你弟兄到你這裏來了,

47:6埃及地都在你面前,只管叫你父親和你弟兄住在國中最好的地;他們可以住在歌珊地。你若知道他們中間有甚麼能人,就派他們看管我的牲畜。」

 

曾幾何時,埃及王把約瑟的家人視為貴賓,並且承諾歡迎他們搬遷來埃及定居,讓他們安居樂業。這位不認識約瑟的新王,掩面不看埃及對約瑟家族的承諾。這些承諾,在新王接任後變成了「逝去的諾言」。

 

四.  控制你對我的威脅:經濟政策

既然視你為威脅,接下來的行動當然就是要增強控制,甚至出手打壓,以減低你的威脅。這位不認識約瑟的新王回應「以色列人威脅論」主要有以下兩方面,這兩方面的控制方法似乎在現代社會仍然常見。第一方面和經濟生活有關:

 

1:11於是埃及人派督工的轄制他們,加重擔苦害他們。他們為法老建造兩座積貨城,就是比東和蘭塞。

1:12只是越發苦害他們,他們越發多起來,越發蔓延;埃及人就因以色列人愁煩。

1:13埃及人嚴嚴地使以色列人做工,

1:14使他們因做苦工覺得命苦;無論是和泥,是做磚,是做田間各樣的工,在一切的工上都嚴嚴地待他們。

 

統治者要控制人民,其中一種做法是令他們成為純粹的經濟動物。比較文明的社會,統治者鼓勵人民做高級經濟動物,集中所有精力去追求經驗增長,累積更多的財富;而可憐的經濟動物,只能為了糊口而生存。「日日做到無停手」,「手停口停」,人們便不會有空間去理會和追求其他事情了。如果人們問為甚麼日做夜做,一生辛勞?埃及王建議他們埋怨自己命苦。是自己的命生得不好,不是誰人的錯,也不是政策的錯。

 

不過,有時統治者的如意算盤未必打得嚮。埃及王以為,透過勞役耗盡約瑟後人的精力,他們便不會有閒情逸緻去生兒育女;把以色列人折磨得半死,令他們感到命苦,便不會想到開枝散葉。然而,在這個故事中,埃及王預測對了一半,卻又錯了一半,對的是被他的新政所針對的人的確是筋疲力盡,埋怨命苦;錯的一半是,他們並沒有因此而減少生育,反而更加生養眾多。

 

五.  控制你對我的威脅:人口政策

經濟手段未能達到目的,埃及王運用第二個層面的策略,就是人口政策。埃及王的人口政策的目的,是要透過此消彼長,去把埃及帝國內的以色列人的比例降底。現代人運用人口政策相對比較文明,但這位古埃及王的人口政策是相當直接及殘酷的。

 

1:15有希伯來的兩個收生婆,一名施弗拉,一名普阿;埃及王對她們說:

1:16「你們為希伯來婦人收生,看她們臨盆的時候,若是男孩,就把他殺了;若是女孩,就留她存活。」

1:17但是收生婆敬畏上帝,不照埃及王的吩咐行,竟存留男孩的性命。

1:18埃及王召了收生婆來,說:「你們為甚麼做這事,存留男孩的性命呢?」

1:19收生婆對法老說:「因為希伯來婦人與埃及婦人不同;希伯來婦人本是健壯的,收生婆還沒有到,她們已經生產了。」

1:20上帝厚待收生婆。以色列人多起來,極其強盛。

1:21收生婆因為敬畏上帝,上帝便叫她們成立家室。

1:22法老吩咐他的眾民說:「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你們都要丟在河裏;一切的女孩,你們要存留她的性命。」

 

殺希伯來人的男嬰,是一項殘酷的暴政。在這暴政之下,場面應該是非常恐怖,呼天搶地的。奇怪的是,聖經作者的敘述,卻聽不到哀哭聲,也看不到恐怖場面。在這暴政之下,被記述的是古代的醫護人員如何勇敢地抗拒毀滅生命的命令,堅守保護生命的神聖使命,並且智慧地與埃及王週旋。專業人員未能有效完成埃及新王的命令,他竟然發動群眾運動,動員埃及人以實際行動去對付以色列人(1:22法老吩咐他的眾民說:「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你們都要丟在河裏;一切的女孩,你們要存留她的性命。」)。如果埃及人的手果真的染滿了以色列男嬰的鮮血,埃及人和以色列人必然立刻變成敵人,兩族人民之間的仇恨必然世代相傳。由此可見,這位新王的新政如何惡毒,何等殘酷!故事沒有跟進到底新王這項殺以色列男嬰的命令在民間有沒有被貫徹執行。怨有頭,債有主,男嬰被殺的哀號沒有在被奴役者的家中出現,在甚麼地方出現呢?在殘酷的統治者自己的家中出現。在甚麼時候被聽到呢?在埃及王幾十年來不斷瘋狂地壓迫之後,在埃及王莫視上帝提出的九個嚴厲警告仍然不悔改之後。

 

12:29到了半夜,耶和華把埃及地所有的長子,就是從坐寶座的法老,直到被擄囚在監裏之人的長子,以及一切頭生的牲畜,盡都殺了。

12:30法老和一切臣僕,並埃及眾人,夜間都起來了。在埃及有大哀號,無一家不死一個人的。

 

新王的暴政,把約瑟的後人被推進黑暗時代。在經濟上,他們越來越艱苦而無所收獲;在生活上,他們被監控得越來越嚴厲;在安全上,他們後代的生命受到越來越廣泛的威脅;在社會上,他們被視為叛國賊,變成被仇視的對象。被壓逼者可能仍未能弄清楚為甚麼自己有這樣不幸的遭遇,他們只知道自己被擲入痛苦的深淵中,一片黑暗,無奈又無助。

 

這位不認識約瑟的新王已經完全控制局勢,在他隻手可以遮天的政治舞台上,已經沒有甚麼對手戲可以看。在這樣的狀況下,作者把鏡頭轉向一個掙扎求存的小家庭,一個大時代的小人物。

 

六.  大時代的小人物

2:1有一個利未家的人娶了一個利未女子為妻。

2:2那女人懷孕,生一個兒子,見他俊美,就藏了他三個月,

2:3後來不能再藏,就取了一個蒲草箱,抹上石漆和石油,將孩子放在裏頭,把箱子擱在河邊的蘆荻中。

2:4孩子的姊姊遠遠站著,要知道他究竟怎麼樣。

2:5法老的女兒來到河邊洗澡,她的使女們在河邊行走。她看見箱子在蘆荻中,就打發一個婢女拿來。

2:6她打開箱子,看見那孩子。孩子哭了,她就可憐他,說:「這是希伯來人的一個孩子。」

2:7孩子的姊姊對法老的女兒說:「我去在希伯來婦人中叫一個奶媽來,為你奶這孩子,可以不可以?」

2:8法老的女兒說:「可以。」童女就去叫了孩子的母親來。

2:9法老的女兒對她說:「你把這孩子抱去,為我奶他,我必給你工價。」婦人就抱了孩子去奶他。

2:10孩子漸長,婦人把他帶到法老的女兒那裏,就作了她的兒子。她給孩子起名叫摩西,意思說:「因我把他從水裏拉出來。」

 

今天的舊約經課結束在這裏,我們要述說的故事也暫停在這裏。熟識這個故事的讀者會知道,這位摩西就是帶領以色列人脫離奴隸身分,從壓迫之中得到解放的偉大人物,不過,這已經又是幾十年之後的事情了。在此之前的這幾十年的日子,約瑟的後人是怎樣渡過的呢?讀者無從得知,因為故事接著的下一句,已經是摩西長大成人的時代了。

 

那些日子,他們看不見上帝親自降臨改變歷史,也看不見上帝差派能人異士施行拯救。然而,他們沒有自暴自棄,在惡劣的環境中盡量發揮他們的智慧努力生存。他們沒有能力逼使埃及王改變,但從這個故事中,讀者可以看見他們以何等的智慧和勇氣、精確的計劃和細心的部署,幫助一個小生命生存下來。或者,在這樣處境之下的其他小家庭,也用盡辦法去保存生命。哪位嬰孩是將來的盼望?故事之外的讀者知道,但故事之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甚麼時候會有改變?故事之外的讀者知道,但故事之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誰能帶來盼望?誰能帶來改變?可能是這位,也可能是那位,因此,努力幫助每一位都能夠生存下去。盼望從哪裏來?改變從哪裏來?可能是從一個小家庭而來,可能是從河邊而來,可能是從王宮而來。無論從哪裏來,無論甚麼時候來,他們沒有放棄,他們仍懷著盼望。

 

七.  有不認識……的新王起來,治理……

如果把第一句經文變成一項填充題:「有不認識……的新王起來,治理……」,你會填入甚麼呢?你會想到聯想到甚麼呢?想到你的自己的個人際遇?想到教會在內地某些城市的的遭遇,或者在伊拉克北部的遭遇?想到我們這個城市的過去和將來?無論想到甚麼,願這個故事成為我們的鼓勵,啟發我們帶著盼望,以堅忍和智慧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