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志勇博士 – 驕傲與偏見

講題:驕傲與偏見 Pride and Prejudice

講員:賀志勇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8月17日

      Audio

馬太福音15章21-28節  傲慢與偏見

 

15:21 耶穌離開那裡、退到推羅西頓的境內去。  15:22 有一個迦南婦人、從那地方出來、喊著說、主阿、大衛的子孫、可憐我.我女兒被鬼附得甚苦。 

15:23 耶穌卻一言不答。門徒進前來、求他說、這婦人在我們後頭喊叫.請打發他走吧。15:24 耶穌說、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 

15:25 那婦人來拜他、說、主阿、幫助我。 15:26 他回答說、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 15:27 婦人說、主阿、不錯.但是狗也吃他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 15:28 耶穌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吧。從那時候、他女兒就好了。 

 

一,引言  傳統的缺點

    印度有活人殉葬的傳統,就是丈夫死了之後,妻子要自焚陪葬,如果妻子不肯,就會被人逼著去自焚。英國人佔領印度的時候,覺得這個傳統太不人道,決定要廢除這個傳統。英國總督就找來印度教貴族,跟他們講:“我們不能允許逼女人陪葬這種事,這是殺人!我們不允許殺人,我們的傳統是誰殺人,我們就處死誰。”印度教貴族當然不願意放棄,他們說:“但陪葬是我們的傳統,不可以改變。”於是英國總督說:“好吧!那你們堅持你們的傳統,我們堅持我們的傳統,大家走著瞧!”最後印度教貴族怕死,放棄了活人陪葬的傳統。

 

    每個人都活在傳統當中,傳統塑造了我們的身份和特點。就以食物來講,我有個香港朋友,吃過很多地方的面,最後感歎說:“吃了這麼多種面,還是我們香港的鮮蝦雲吞面最好吃。”傳統這個東西有許多優點,比方說,中華民族的傳統就是熱情好客˴勤勞善良啊;不過話又說回來,傳統可能最突出的兩個缺點就是:第一,偏見;第二,傲慢。從剛才的故事來看,印度人的殉葬傳統代表著醜陋的偏見——女人就是男人的財產,可以任意處置;而英國人的傳統代表著武力的傲慢——你不聽話,我就弄死你。這兩種特點,至今還源源不斷的發揮破壞力,最近的巴以衝突傷亡已經過萬,就是很明顯的例子了。

 

    今天要講的經文,馬太福音15章21-28節,就是一段有關傳統的故事,它講一個迦南女人哀求耶穌治療她女兒被鬼附的病,但耶穌因為她不是猶太人,所以起先不肯醫治(這是猶太人的傳統),而且說不要拿兒女的餅喂狗這樣的話刺激她,但這個女人說狗也吃餅渣啊,最後結果很戲劇性,耶穌反而誇獎這個女人信心大,幫她女兒醫治了。    就這樣看這個故事,這跟傳統有什麼關係呢?要明白這個故事,讓我們來看看這個故事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二,解經

1,故事之前的經文 15:1-20節

    馬太15章1-20節,講一些法利賽人和文士,特意從耶路撒冷大老遠跑來見耶穌,指責他的門徒違反了傳統——吃飯之前不洗手。耶穌回敬他們說“吃進口的食物不能汙穢人,但是從口裡˴心裡發出的東西才會汙穢人”,批評法利賽人是借著傳統來違反神的誡命,是瞎子領瞎子。

 

    問題在於“吃飯之前洗手”是不是神的誡命?如果是,那耶穌豈不是公然教人違反誡命麼?於是我們把摩西五經翻來翻去,發現律法書裡面並沒有這一條。利未記裡提到潔淨的禮儀,是指人如果被汙穢之後,一定要潔淨;但並沒有說人在飯前一定要洗手。再追蹤一下,原來飯前洗手這一條出現在“米示拿”裡,是猶太拉比對於律法的解釋。這就跟人大釋法一樣,只可能解釋得更緊˴更嚴格,不可能更寬鬆。拉比解釋“潔淨律法”這一條,就加了不少自己更緊的地方,這就演變成了猶太人洗手的傳統。

 

    在這一段中,耶穌強調的是:真正敬拜神,乃是內心中出於愛的敬拜,而不僅僅是出於宗教傳統的敬拜。 其實飯前洗手並沒有什麼不好,起碼講衛生啊。這個傳統沒什麼不好的,但如果傳統不是出於內心對神˴對人的愛,而是出於人為的“律法加強版”,那傳統就變成了壓制人的藉口,就成了偏見,讓人的生命不得自由。

   

2,21-24節 猶太人與外邦人

接下去,在21-24節中,我們發現耶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到了外邦地區——推羅˴西頓,這是很違反傳統的事,而且這一次還遇到了一個求助的迦南女人,這更有點奇怪了。熟悉舊約歷史的人就知道,當年約書亞的任務就是要滅掉迦南人,而約書亞這個名字是希伯來文發音,如果用希臘文發音就是“耶穌”。迦南人跟以色列人本是世代的仇敵,但是今天,以色列人的敵人居然來到主的面前,還大喊道耶穌“主啊,大衛的子孫,請可憐我吧。”當法利賽人死守傳統,拒絕主耶穌的時候;以色列的敵人反而認出耶穌是主,這是不是有趣呢? 故事到這裡卻有了個奇怪的轉折,主耶穌似乎並沒有感動,他反而開始守傳統了,他說:“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

有時候,傳統會表現得非常冷冰冰——因為迦南人是仇敵,因為這個婦人不是猶太人,所以根據傳統她不能得到恩典和憐憫。我們的社會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傳統呢?比方有人堅持“父母都不是香港人,他們在香港生的孩子不應該享受香港的恩典和福利”;還有中國幾千年重男輕女的傳統,是不是都有這樣的特點呢?但在這裡,請不要怪主耶穌堅持傳統,因為他深知道在那個時候他自己的使命是什麼——向以色列人傳福音。在這種對話氣氛中,這故事該如何推動下去呢?

 

3,25-28節  狗與碎渣

 在25-28節,主耶穌再次重申了傳統,他說:“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這句話會讓人很不舒服,這不是罵人是狗麼?無論在中國文化還是當時的文化,說人家是狗都很不尊重。主耶穌怎麼可以如此無禮,他不是一向謙卑溫柔的麼?士可殺不可辱。但這個女人居然繼續請求說:“主阿,不錯.但是狗也吃他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哎呀,何等的作踐自己,何等的丟臉啊!

  如果我們這樣來看這段經文,我們會覺得氣憤,起碼會覺得很怪異——主耶穌怎麼會這樣講話呢?但如果對照馬可福音7章27節,我們發現主耶穌說的是:“讓兒女們先吃飽,不好拿兒女的餅丟給狗吃。”這句話如果仔細再聽,我們發現裡面藏有玄機,第一,主耶穌強調的是讓兒女先吃飽,但並沒有說之後一點不能分給“狗”吃;第二,這裡的狗字,其實是“小狗”的意思 ,不是外面到處亂跑的野狗,而是自己家裡養的小狗。

如果根據我們的文化傳統,我們覺得主耶穌的話在罵人,是傲慢,是侮辱,是拒絕;因為我們的傳統是不能丟面子,勿衰得,勿輸得,所以我們不會這麼低聲下氣去求人。但這個女人卻能夠聽出主耶穌的言外之意,繼續祈求,這是為什麼?是不是因為她已經絕望了,是不是因為她知道她唯一的希望就是主耶穌? 事實也是如此。當我們覺得自己還有點什麼,自己還可以搞定的時候,我們當然無法謙卑俯伏在主耶穌面前去祈求,所以我們也聽不明白主的話。真正的謙卑,來自我們意識到其實我們沒有別的路可以走,“貧窮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這個迦南女人正是意識到自己已經無路可走了,所以她繼續謙卑,也毫不退縮地跟主說:“是的,主啊,但狗也吃主人桌子上掉下的碎渣兒。”當她這樣祈求,主就成全了她的信心。

 

  每次我讀經讀到這一段,我心裡就覺得非常感動。我想起自己信主的經過,何嘗不是這樣俯伏在主的面前,才得憐恤,蒙恩典的!我本科學的是電子自動化,當時覺得一輩子做電子,生命沒啥意思;為了找到些意思,我就改學了哲學,結果哲學沒有解決我的生命問題,反而帶來了更多問題,於是我又去學基督教。當時去查聖經,主要是去找麻煩的;想用科學來教育一下基督徒,告訴他們信這本聖經有多荒謬啊!查經查了一年半,每個星期都去吃教會的免費午餐,但是人家問:“你來了這麼久,信了麼?”我都搖頭:“真不好意思,我還是信不了。”直到有一次,我的好朋友從浸會大學20層樓上墜下來,一下子,我的生命也失重了,因為我想不通,像他這麼優秀的一個人,怎麼一下子就死了呢?在空虛與傷痛了幾個月之後,有一天,我俯伏在主面前,承認自己有罪,才真正得到了釋放。從那時起,我再看聖經,發現以前很多的疑惑不再是疑惑,主的話語,終於能一點一點看懂了。當我意識到,其實我一無所有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生命有了一個新的起點。我從前的傳統,慢慢地被聖經的傳統影響˴改變;我從前生命中的驕傲與偏見,慢慢地被融化,我的生命也凝結成新的樣式。

 

三,結語

回頭來看,這兩段經文都提到了食物——飲食口味是人最難磨滅的傳統,我到現在還喜歡吃麻辣口味。接著,馬太由食物再連接到了猶太傳統——飯前要洗手啊,恩典不能流向外邦人啊。猶太人非常守傳統,有一次去以色列,我們的導遊是一位師母,她說她去一個猶太朋友家,那家的男人看到她來了,都面朝牆壁,屁股對著她,因為她不是本家的女人,他們不願意看到她的臉。

屁股對著人家的傳統無可厚非,但傳統如果演變成了一種偏見,或者是一種傲慢,那就危害大了。耶穌的偉大正在於此,他不是要毀滅傳統,他只是要改變傳統中的形式主義,因為他深深明白傳統形式的背後應該承載什麼樣的內容。形式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裡面的內容。所以洗手不洗手不是最重要的,身份也不是最重要的,而一個罪人悔改認信,得到愛與憐憫才是最重要的。主耶穌深深明白這個道理:一成不變只會流於狹隘,於是他勇敢地跨越了傳統。

方舟子,一個內地名人曾經這樣批評過這段經文,他說:“我們無需去當吃碎渣兒的狗。”他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的傳統的偏見。他不明白,那些碎渣並不是可有可無的東西,那其實就是主耶穌的身體;為了我們,主耶穌自己成了碎渣。我們今天的聖餐禮,不是一同擘餅,一同領受這些碎渣麼?但是,聖經的話“向聰明通達的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因為聰明通達的人,很容易就滿有傲慢與偏見。

領受恩典的是那些像嬰孩一樣的人,就像那個謙卑但又風趣的迦南婦人。表面上看,是她的女兒得了醫治,但這婦人豈不是一樣麼?有誰感受到這個婦人的焦慮,恐懼,擔憂與絕望呢?可是當她鍥而不捨地俯伏在主面前時,主耶穌跟她開了個小玩笑,卻最終大大地成全了她,也醫治了她。經歷過主醫治的人會明白那種感受,主的愛帶來不僅僅是身體的醫治,更帶來了生命的醫治。就像現在一樣,主已經宣告:死亡不是我們最終的結局,我們將掙脫死亡的毒鉤,進入更美好的家鄉。

弟兄姊妹,我們能不能夠俯伏在主的跟前,跟主說:“主啊,分一點您的碎渣給我吧。”如果不打破我們過往世俗氣的傳統,那恩典 又如何能臨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