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開明牧師 – 厚此薄彼,豈有此理!

      140921_sermon

講題:厚此薄彼?豈有此理! What an Outrageous Manner of Lord Showing Favoritism!

經文:馬太福音20章1-16節

講員:許開明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9月21日

引言

 

各位,在你人生的經歷中,有否遇上厚此薄彼的家人、老師、老板?

倘若遇上厚此薄彼的對待,你的感受又如何呢?

信息

 

從現代人角度看,這個聖經中的家主,真是厚此薄彼!

1)先僱的工人,整天(即12小時)勞碌受熱,每人只得一錢。那只做一小時的,也得一錢。多勞不多得!不公平!

2)那遲開工的只做了1小時,工作12時便終止。遲來工作的,卻先得到工錢;先被僱的,遲遲才得工錢。在前的反在後!在後的反在前,不合理!

3)家主跟先僱的工人,講定一天一錢銀子;跟後面的其他的僱工說:「所當給的,我必給你們!」這是雙重的標準制度或多重的標準制度,大細超,並不一致。

須處理三個問題:

1)那麼,多勞多得是錯的嗎?

2)做少給多,做多給少,公平麼?

3)人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同一公司對員工行兩種制度,厚此薄彼應該嗎?第一批工人不平則鳴難道不該麼?

今天所講的「葡萄園比喻」,是耶穌基督所講的連串天國比喻中的第九個;也是馬太福音書所獨有的資料。

一位傳道人在教會查看這段經文時,向一些大學生發問:「如果是你聽完這比喻, 你將如何把這個故事接續寫下去?」學生們很有想像力,他們有的說要這樣描述下去:「這些感覺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他們要去拉白布條抗議老闆不公平!」有的人說:「要描寫這些工人準備向勞工處申訴!」;有的則說;「要召開記者會說明老闆沒有公平對待所有勞工。」有一個同學的答案最使人印象深刻,他說:「翌日,這個老闆繼續去街上找工人,結果大家都在閃躲著老闆,他們希望在太陽快下山的時候,才出現給老闆看到,然後被邀請進入葡萄園工作,這樣就可以像前一天最後進入葡萄園的工作者一樣,工作最短時間,卻能領到和最早進入葡萄園工作者一樣的工錢。」

各位,你也會覺得這家主厚此薄彼嗎?

聖經學者蒙特佛雷(C.G.Montefiore)把這個比喻稱作:『所有的比喻中,最偉大,最榮耀的一個比喻。』初次聽起來,你未必同意,但細心看下去,卻發現了這比喻另有故事,另有意義!厚此薄彼是真的嗎?

從家主的表現,好像是真的!

葡萄園收成之時,正是炎熱如火的季節。炎熱過後,有傾盤大雨和狂風,若不盡早採摘,葡萄會被狂風打壞及被暴雨吹走!因此家主急於找工人!

工人期待被徵用,得到工酬,以養活家人。他們清早到市場,期望得到工作。還有,按理愈早找到工作,愈得到多些工資。所以家主需要工人,工人也需要家主,大家都需要對方,在今日的社會或上帝國裡,我們都需要對方。

聘請五批的工人:

比喻雖然以平常生活為素材,它的記載卻非常特別,特別之處就是僱用工人的次序與發工錢的次序是顛倒的。比喻中園主僱用了五批工人:第一批工人,看1節,是清早時候僱用的,也就是早上六點,全日做12小時;第二批人,看3節,是從已初的時候請的,就是早上九點,做9小時;第三批工人,看5節,是從午正的時候僱用的,就是中午十二點,做6小時;第四批工人,看5節,是從申初的時候僱用的,也就是下午三點,做3小時;第五批工人,看6節,是從酉初的時候僱用的,就是傍晚五點,做1小時。

發五批工人的工資:

當發工錢的時候,看8節「到了晚上(就是工作結束,六點鐘),園主對管事的說:叫工人都來,給他們工錢,從後來的起,到先來的為止。」第一批領工錢的人是下午5點鐘進葡萄園工作的工人,他們只工作了一個小時;然後是第四批工人,然後是第三批工人領工錢,然後是第二批,最後領工錢的是第一批進去工作的工人。假如你是第一批進去的工人,也就是從早上六點做到晚上六點的工人,你做了十二個小時。你會怎樣想?

當你看到最後一批進去的工人,進去領工資,然後笑容滿面的出來,因為他們雖然只工作了一個小時,卻竟然領到一錢工資的時候,你會怎樣想?耶穌竟然說:「這葡萄園就是預表上帝國!」你覺得怎樣?為何會這樣呢?

上帝國與地上國的比較

耶穌在這比喻中,顯示上帝國與地上國的差異如下:

1)兩種不同的待遇

這個比喻中的工人分作兩種待遇。

v2:「講定一天一銀錢」。第一種是與主人談妥價錢訂立契約的第一批工人,他們說:『如果你給我們多少工資,我們就來工作。』他們是為工資而作,他們的行為,表示他們所關心和看重的是工作所得酬報。

第二種是那些後來被雇用的人,雙方並沒有契約。

v.3 「—-所當得的,我必給你。」他們所要的祇是工作的機會,他們不曾提到工資或契約。他們所要的祇是工作,他們願意讓主人來決定酬報的數額,因為他們看重所事奉的是主,並相信家主不會虧待他們。

第一種是計較酬報的人,也是今日許多人的寫照:在這世界上許多得到酬報的人,在天國裏祇有很低的地位,因為他的思想是集中在他的酬報上面。第二種是不計酬報的人,這是天國裡的人。在這世界上,有許多在人看來是酬報很低的窮人,他們在天國裏卻要為大,因為他不想到酬報多少,祇是為了工作的事奉。這種人以事奉主為重。不計較酬報,得到酬報感恩更多。如果你是老板,你欣賞那一類的工人?

2)律法與恩典

上帝既講律法規則;又講恩典!在天國更強調恩典。

律法:重視個人利益,講定工價多少,就給多少, 看重善行功德。

恩典:重視憐憫與慷慨的給予, 給與有需要、貧苦的人,無能力去守律法的人。父母教導子女或者上司面對下屬:若用律法原則,便講規矩原則;若用恩典原則,便是接受一些人有自已的困難, 給予愛心體諒;未能完全按照原則或規矩處理。上帝的國度顯然是著重恩典的原則。

3)在前的在後,在後的在前

一般人看法是先到先得的原則,家主在上帝國卻不依從這原則。天國強調恩典的原則,超越這個觀點。守法,是為好的管治,求公平,是群體的願望。恩典,是為「需要」,不可忽視「恩典」,顧及一些無能力守法的人。正如耶穌的時代,法利賽人己定了許多的律法,耶穌釋放律法,給予他們恩典。 今日已有許多規條丶法制,原則捆綁著個人或群體,我們更需要恩典。

家主,憐憫人的主,明白最後一批的苦況:1)他們由朝等到晚,等了很久都無人徵用他們,等候,焦急,是非常辛苦的事。2)他們要養妻活兒,一家人等著他賺錢開飯。3)這批工人只有一小時,若仍然無人聘任,就糟了,他們極希望還有一線希望。

家主知道最早受僱的第一批人很幸福:1)他們是第一批被選中的工人,肯定有工開。不用徬徨終日,早已知道將獲發工資。2)家主早已應允給予一銀錢銀子,工資與羅馬兵的工資相等,相當不錯,預先講定的工資必定到手,不用擔心,毋須憂慮。所以,家主無論是對第五批、四、三、二批的人都有恩典。甚至是第一批,也是早早的給予他們恩典,早已約定一錢銀。所以,第一批的計較、埋怨是有問題的。

回應

第一批工人的問題:埋怨

工人埋怨的產生:

1)比較:工作12小時,得一錢銀子;工作1小時也得一錢銀子。

2)期望:以為必要多得!

3)不能接受:不公平感覺、不滿足感覺!

4)埋怨發怒:自己不開心,引起主人及周圍人不開心。

主人回應:

1)早已有約定:一天一錢銀子。

2)我給你的和給那後來的是我的錢,怎樣運用是我的權利!

3)我早於19:30節說明天國的原則:「許多在前要在後,在後的要在前。」

4)第一批工人的埋怨是「不滿足」,「貪心」、「妒忌」(紅了眼!)我們也要小心,不要跌入這埋怨的陷阱中!

不滿與埋怨

第一批工人的不滿,是逐漸加深的!他們先看到不公平的家主:

1)最遲來做工的,卻先得工錢?最先的,卻最後得工錢?

2)工錢待遇非常不合理:只做一小時的,得一銀錢?做三小時的,得一銀錢?做六小時的,得一銀錢?做九小時的,得一銀錢?做十二小時的,得一銀錢?

他們是愈看愈不忿的,愈火滾的!

3)他們勞碌整天,且是火熱的時份,那麼辛苦,當時地上無火,但心中有火!

計較→埋怨,這是不好嗎?合理的,不一定「不好」!

人會計較,懂得數算,是聰明人。人懂得分辨公平與不公平,是有品的人。人埋怨,抱不平,不平則鳴,是勇敢的人。計較→埋怨,似是負面的情緒,卻有一定的作用與意義。

他們的計較與埋怨有什麼問題?

這批工人的問題是只從自已角度出發:

1)自已最早返工,最遲放工!別人則工時不足!

2)自已最苦,長期在炎熱天氣下。別人下午三時才來未嘗過炎熱。

3)自己做得最多,最長,最辛苦,但得到的工資最少,是五批工人中最慘、最不公道!今日的公司或機構裡,也常見到有這種的工人。只見自已,不見他人。只見自己的「無」,不見自已的「有」

憤怒的工人

其中一位工人,一定是惱怒得把工錢擲在地下,所以家主說:「拿起你的工錢,走罷!」(14)(Take your Pay and Go!),這是一種命令的語句。其他的工人卻是取了工錢,有錢落袋,才埋怨,才跟家主講數。講成功可以再袋多些,講不成功也有一日的工資在袋了!真是智慧之子!

這位憤怒的工人,不肯「袋住先!」寧願不要,也 「不接受不公平的對待」。他不肯「袋住先」,他敢頂撞老板,自已把錢擲在地上。好可能會被老板取回,因為是這位兄弟自已不要的!不過仁慈的老板,沒有這樣做!今日也有不少不肯「袋住先」的香港人!不過今日不肯「袋住先!」的不是葡萄園的工人,而是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人,各有不同。

第一批工人抒發不滿

埋怨的產生往往是:「期望與事實有出入」期望愈大→ 失望愈大→埋怨愈多。有些人對政改仍有期望,不肯「袋住先」,有些人認為「袋住先」,慢慢講數,都可能有期望。然而這些期望,合理嗎?對第一批的工人,有他們的理。對家主來說,也有他的理。各有自己的道理。然而,我有理,也要明白對方的理!蠻不講理的人,是只講自己的理,不理別人的理,這是非常危險的,會造成衝突!聽過家主的解釋後,我相信那憤怒的工人,會拿起他的錢,離開! 在爭拗中,讓我們自己講理,也謙卑聽聽別人的理!這樣埋怨會減少,甚至消除!

第二批至最後一批的問題:閒站的問題

閒站,Idleness,是指失業,無所事事。第一批工人看到自已的需要,卻看不到其他人的需要:主人卻能看見那些閒站人,無事做的人的需要:1)閒站,沒有工作,沒有收入,不能養活家人。2)閒站,使他們便會感到痛苦,需要工作,卻沒有工作,看著一個跟一個的工人都被召入葡萄園,自己卻一小時又一小時的等,多麼焦急,多麼的痛苦呀!3)長期的閒站,令自已的自尊受損,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痛苦至極。4)閒站的人,容易受試探跌倒!無所事事,容易生事,甚至出事!貪窮的人閒站,易犯罪,為了自己或家人而鋌而走險!神學家加爾文(John Calvin)盡量令自已不會「閒站」,他說:「閒站!我連一分鐘的都不想!」當他因病臥床之時,朋友叫他放下手上的工作,他卻回應說:「莫非你想主回來時,看見我正閒站著,無所事事麼?」」座上眾退休人士,小心閒站!

各位,家主同情「閒站人的苦況」,因此特別關顧他們!給他們工作,解他們的苦惱!給他們一錢銀,使他們可養妻活兒!

什麼是公平?

厚此薄彼是不公平麼?

到天黑的時候,主人分工錢,由晚來的人先分,下午五點來的人得到一個他連得,輪到那些早上就進來的工人,他們心想一定會得到更多,不過也是每人一個他連得。

領了之後,就埋怨起家主來了:「我們整天勞苦受熱,那後來的只做了一小時,你竟叫他們和我們一樣嗎?」

做十二小時和做一個小時領一樣的錢,這樣公平嗎?這是一個倫理的問題。

「公平」是一個全人類社會普遍都有的道德觀念,但是要定義什麼是公平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簡單的就是「對待所有同樣的情形、人、或事情,要用同樣的方法和態度。

對待不同的情況、人或事情,則按其不同,而有所不同。」

這個原則聽起來簡單,但是問題很多。「什麼是同樣的情形?什麼是同樣的人和事情?」

在後現代,我們常聽到有人主張,要尊重每個人的個別差異,因為每個人生來就不同。〔有性別差別、體能差別、有智商差別、情緒差別等〕

但是,在差異當中,一群人要生活在一起,我們就要問有什麼是大家共同具有的共通性,我們可以照著這個共通性制定一個大家都要遵守的標準呢?

若要尊重每個人的不同,又如何按其不同情況,而有所不同呢?由此可見,「公平」不是一個簡單的概念。許多時候,我們聽見有人喊:「我們要尊重『他者』或弱勢者」,也就是那些跟我們不一樣的人。但是如果更仔細聽,可能會發現,所謂「尊重他者」的倫理堅持,事實上,是要求別人「尊重他」,因為他和別人不同,所以他也不必遵守社會所共同制定的規則,他就是他口中的「他者」。「我們整天勞苦受熱,那後來的只做了一小時,你竟叫他們和我們一樣嗎?」

這些清早就入園工作的工人,向葡萄園主人抗議,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主人對抗議工人的回答有兩個很清楚的理由。第一,主人和工人本來就約定了工資是一個他連得,主人有照他的約定;第二,主人給那些晚來的人也是一個他連得,這錢是由主人的口袋中拿出來的,並沒有讓早來的工人吃虧。所以主人講:「因為我做好人,你就紅了眼嗎?」這句話也可以譯成,「因為我慷慨,你就嫉妒嗎?」(NRSV,“Or are you envious because I am generous?”)

公平, 我有講到一個定義就是,「對待所有同樣的情形、人、或事情,要用同樣的方法和態度。對待不同情況的,就有所不同。」但是公平還有另外一個意思,就是照原來的約定,主人和工人講定一個他連得,主人就付一個他連得,主人有照這個約定,這就是公平。

清早入園的工人會感覺不公平,是因為看見晚來的工人得到一個他連得的工資,所以暗中在想,自己可能會領更多,但是後來的結果並不是照他的期待來發生,令他們大失所望。所以並不是主人對早來的人失約、不公平,而是早來的人有錯誤的期待,在失望時,就生「遭受不公平對待」的感覺。

試想老板對你特別好,賞識你,你很開心!這位老板對你的同事特別好,你就問:「為何要對他那麼好呢?」同樣,你對老板好,這是「忠心、殷勤」表現。人家對老板好,是「擦鞋」、「拍馬屁」。

上帝給你許多恩典, 你會不停感恩,欣然接受!上帝給你的不喜歡人(仇人)許多恩典,你也可能心裡問:「為何這樣的人,上帝也給他那麼多恩典?」

朋友,稱呼?

「朋友啊,朋友!」(etaire)葡萄園的主人稱呼這些早進來、正在埋怨的工人。在新約聖經「朋友」這個詞只有出現三次,三次都是在馬太(跟約翰福音的「朋友」不同),一次是太22:12,國王稱那些沒有穿禮服來赴宴席的人為「朋友」。另外一次是太26:50,猶大帶祭司長來捉耶穌時,耶穌稱猶大為「朋友」。朋友,在當時的話,是向陌生人用尊敬的口氣,來稱呼不認識的人。好像廣東人稱呼人「老友」,不是「老朋友」,一點也不「老」。各位,你願意因為計較報償,卻被耶穌稱你作「朋友」嗎?

在馬太福音的教會,可能有猶太血統的基督徒,後來發現,沒受割禮的外邦人,不但成為基督徒,甚至還漸漸成為教會的領袖。猶太基督徒心中就產生疑問:「主啊!這樣公平嗎?」主人慷慨,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你有感受到上帝的恩典、上帝對你的愛沒有?如果有,就不會再嫉妒了。

我們的公平觀念正確嗎?

從耶穌的這個比喻,我們還可以再反省另外一件事。由早上就進入葡萄園做工的人來看,可知道我們對「公平」的感覺,很多時候可能會出錯,所以我們需要經過再三反省。許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的「公平公義」才是對的,殊不知其實裡面有我們自己看不見的盲點 {好像第一批的工人}。

我們唯有在上帝的話語面前,謙卑自己,不斷反省,才可能避免錯誤的「正義感」。葡萄園工人的比喻,讓我們認識到上帝是一位慷慨的主人,每一個在祂園中工作的,都受祂的恩典。我們若清楚祂對我們的恩典,在上帝面前就沒有什麼好埋怨的了。當心有不平時,要仔細在上帝的面前省察自己,就會知道是自己的自私、驕傲;或是真正有不公義的事。願上帝賞賜我們每一個人有感恩和智慧的心。

結語

家主厚待後來的工人,好像薄待第一批的工人,厚此薄彼,豈有此理?真有此理!上帝國的理,與一般人的理有不同!如果我們明白家主的厚此薄彼,是基於對最後一批及其他工人的關愛。也知道與第一批工人是講定價才開工的,並無虧待他們。你又知道家主是主人,他擁有使用權,賜予權。你們便會反過來欣賞這位主人!

天國(Kingdom of God)像葡萄園,是上帝管理的地方,天國觀與世界觀不同:

1)世俗觀:著重法律規條,講功德、報酬。天國觀:看重恩典及個人的需要。

2)世俗觀:多勞多得、先到先得、主人賺多,工人賺少→比較、批評

天國觀:多勞不多得;先到不先得、主人賺少,工人賺多→恩典

3)世俗觀:看你的表現,能力與 專長,貢獻,看你的存在價值→比較、批評。天國觀:上帝看你是一個人,是他的子民、他的兒女,看你的需要,看你的強弱,你的缺乏,你的不足→ 你需要的恩典。

願我們相信上帝,進入上帝國,並且把上帝的國切實地行出來!

親愛的弟兄姊妹,今天我們的社會或教會,聰明人太多;老實人太少。感覺自己拼命做事的人多;知道自己軟弱的人少。看到自已需要的人多;顧及別人需要的人少。看到對自已不公平的多;發現對別人不公平的人少。講求規矩條例的人的多;酙情給強勢者的人少。比較、抱怨的人多;慷慨施予的人少。容易眼紅、計較報償的人太多;感恩、默默服事的人太少。這可能是馬太福音所描述的初期教會,也有可能是我們今天的教會與社會景況,值得我們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