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當枯萎葡萄吐新葉

      141005_sermon

講題:當枯萎葡萄吐新葉 When the Faltering Vine Rebounds

經文:詩篇第80章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10月5日

引言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這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名著雙城記膾炙人口的開場白,上一次以此開場白為講章的引言,已經是二十五年前的六月了。雖然這段開場白也適切描述香港當前的處境,但我是用來描述今天的講道經文詩篇八十篇的主題–復興。

復興副歌。復興是今日講道經文詩篇八十篇的主題,出現三次的副歌(refrain) 都為了復興向上主祈禱 :「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 Restore us, O God, NIV),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v.3)「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v.7)「耶和華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v. 19)而且透過上主愈來愈莊嚴的稱謂加強表達他們的懇求。

詩篇的背景提到以色列人被外敵欺凌,國破家亡,在黑暗的處境,和充滿眼淚的日子,他們呼求上主的拯救,反思民族的命運,幡然醒悟,明白到苦難的根由是由於叛離上主,背棄真道,因而回轉,得到復興。

復興渴想。復興(restoration) 是今天常常被人談論的詞句。在香港,我們談論要復興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現今香港人太好逸惡勞了,香港若有明天,就要復興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在中國大陸,習近平主席一上台就以復興中國為夢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因為中國已大國崛起,財力雄厚,羽翼已豐。但聖經的復興,始於屬靈的覺醒,感到自己生命脆弱無助,哀求上主憐憫救拔。

 

  1. 大時代中的覺醒      vv. 1-7

雙城記的開場白排行最佳小說開場語首位,描述法國大革命前夕新舊交替的大時代。大時代之稱為大時代因為它擱置了慣常思想方法,衝擊我們平時的行為習慣,讓出空間,去思考人生和價值意義。大時代令人不安,因為出現了和慣常不同的世界,使我們失去了安全感。崇基神學院師生這段時間嚮應罷課,讓我們擱置慣常生活節奏,反思人生的次優和所處的社會,這點有積極的教育意義。

詩篇八十篇也談及大時代:「耶和華─萬軍之神啊,你向你百姓的禱告發怒,要到幾時呢? 你以眼淚當食物給他們吃,又多量出眼淚給他們喝。你使鄰邦因我們紛爭;我們的仇敵彼此戲笑。」(vv. 4-6)「你為何拆毀這樹的籬笆,任憑一切過路的人摘取?林中出來的野豬把它糟蹋,野地的走獸拿它當食物」(vv. 12, 13)「這樹已經被火焚燒,被刀砍伐。」(v. 16上)國破家亡,聖殿被毀,被擄異域,外族鐵腕統治;慣常所見的一切不單擱置,而且徹底改變,一去不返;人生何等無常,生命何等脆弱,此刻他們心靈騰出空間,反思與上主的關系,因而得到屬靈的覺醒。我們看看這詩篇所描述的歷史背景。

詩篇的處境。「領約瑟如領羊群之以色列的牧者啊,求你留心聽!坐在基路伯的啊,求你發出光來!在以法蓮、便雅憫、瑪拿西前面施展你的大能,來救我們。」(詩八十1, 2)

「在以法蓮、便雅憫、瑪拿西前面施展你的大能」指以色列國(北國)的陷落。雅各有十二兒子,成為以色列十二支派,之後分成南北兩國;北國十支派以以法蓮為首,南國猶大和西緬兩支派,先後因為拜偶像被上主管教。北國首都撒瑪利亞在元前722年被亞述國(Assyrians)(現伊拉克境)攻陷,國民被擄,留在國土的被迫和異族混婚,成為後來的撒瑪利亞人。南國也在公元586年聖殿被毀,百姓被擄巴比倫(現伊拉克境)。直到波斯帝國(現伊朗境)興起,公元536年古列(Cyrus)王讓被擄的猶太人回歸故土,修築城牆,學習律法,重建聖殿。這詩篇是集體的哀歌,也是個別信徒面危難時要學習的禱告。

危難的禱告。第一、二節用了三個生動的祈願:「求你留心聽!」上主好像充耳不聞;「求你發出光來!」我們在黑暗中不知下一步如何,找那一個醫生提供第二個意見才決定做不做手術呢?「求你施展大能」(NIV, Awaken your might. Eugene Peterson: Get out of the bed—you ‘ve slept long enough! Come on the run before it’s too late. ),上主好像睡著了,快醒來,再遲來不及了。像福書中門徒的船遇到風暴,船滿了水,耶穌在船尾枕著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可四37-39)

親密的關系。詩人也用了兩個形容詞說明與上主關系親密:他是「帶領約瑟的牧者」的拯救者。約瑟在埃及作宰相,在豐年期間儲糧,好在饑荒年間救了雅各十二支派。也是「坐在基路伯」的施恩者。至聖所內置約櫃,存放兩塊法版,約櫃頂稱施恩座,有神獸基路伯守護,施恩座原文是遮蓋(cover) ,因每年大祭司用祭牲的血灑蓋其上為人贖罪。

因為關系親密,詩人知道上主一定垂念我們的苦況:「你以眼淚當食物給他們吃,又量出眼淚給他們喝。」(v. 5)希伯來書作者就用「坐在基路伯」的意象,鼓勵我們禱告:「所以我們祇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6)

復興不是因為強盛,乃認識生命的脆弱,遇到不能承受生命的重。有一次崇基周會安排了龍應台演講有關她的新書「大江大海」–民國時期的內戰,講演前讀經選讀登山寶訓的八福。龍應台一開始就說:要是我們中國人懂得為戰爭的苦難哀慟和對難民憐恤,中國就有福了。是的,在戰爭的大時代中,我們對福氣有不同的定義。在九一一恐怖襲擊中,紐約世貿雙塔被烈火焚燒快要倒下時,頻臨死亡的人撥出最後的一個電話,就是給家人說:我愛你們。劫後餘生的人,生命優次不再一樣了。

 

  1. 生命意義的求索 vv.8-15

在哀求上主憐憫他們當下的苦情,施行拯救後,詩人回顧過去民族的歷史。

8.你從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樹,趕出外邦人,把這樹栽上。

9.你在這樹根前預備了地方,他就深深扎根,爬滿了地。

10.他的影子遮滿了山,枝子好像佳美的香柏樹。

11.他發出枝子,長到大海,發出蔓子,延到大河。

12.你為何拆毀這樹的籬笆,任憑一切過路的人摘取?

13.林中出來的野豬把他糟踏;野地的走獸拿他當食物。

14.萬軍之神啊,求你回轉!從天上垂看,眷顧這葡萄樹,

15.保護你右手所栽的和你為自己所堅固的枝子。

像一葡萄樹被上主特意栽種,上主的選民何等蒙福。它的枝葉曾經豐茂,他們經歷過出埃及過紅海的悲壯,進入迦南因有神助征戰所向披靡,他們目睹過大衛所羅門王朝盛世,示巴女王也慕名遠道求見,現在何竟凋萎如斯?被他們視為污穢的外族如野豬任意糟蹋,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聖經常用葡萄樹比喻上主的選民,今天舊約經課以賽亞書五1-7提到本來上主苦心經營的葡萄園,現在竟然結出野葡萄,所以園主把葡萄園拆毀,重新建造:「我必撤去籬笆,使它被吞滅;拆毀牆垣,使它被踐踏。我必使它荒廢,不再修理,不再鋤刨,荊棘蒺藜倒要生長,我也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賽五5, 6)福音書經課太二十一33-46,以上主為擁有葡你園的園主,造好葡萄園所有設施遠行,交給受托的園戶打理,派僕人按時候收果子時,卻被兇惡的園戶打傷、打死,最後差遣兒子來也被殺死,猶太人就是兇惡的園戶。

葡萄樹的比喻使我們想起詩篇第一篇的義人:「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詩一3」我們不是野樹,是上主有目的栽種的樹,所需的空氣、雨露上主供應,結出的果子和茂葉,供他人果腹和遮蔭。用葡萄樹比喻選民很有意思,葡萄樹本身沒有美麗的花朵吸引人,它不需要很多種植面積也可以生長,因它向上生長。繞著一枝柱子,一面牆,或一道籬笆就可以枝葉茂密,很多不起眼的籬笆和欄杆,都以葡萄枝葉來美化;不好看的場景,也利用豐茂的葡萄樹濃蔭遮擋。基督徒要關心被人忽略、邊緣化的弱勢族群,給他們冠冕,得到作為人的尊嚴。因為作在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基督的身上。(太二十五40)

復興不是追求個人靈性的滿足,復興者會尋求生命的意義,和在所處時代可有的角色。

 

  1. 復興始於和上主修和          vv. 14- 18; 參八十一10-13

「萬軍之神啊,求你回轉,從天上垂看,眷顧這葡萄樹,保護你右手所栽的和你為自己所堅固的枝子。這樹已經被火焚燒,被刀砍伐;他們因你臉上的怒容就滅亡了。願你的手扶持你右邊的人,就是你為自己所堅固的人子(子民,思高版)。這樣,我們便不退後離開你;求你救活我們,我們就要求告你的名。」(詩八十14-18)

從當前充滿眼淚的痛苦,回想過去上主的看顧和恩典,最後詩人進入問題的核心:國破家亡是上帝的審判,因為我們背離上主,上主藉外族強權管教我們。「這樹已經被火焚燒,被刀砍伐;他們因你臉上的怒容就滅亡了。」我們的敵人是上主,我們與上主為敵。祇要我們回轉歸向上主,求告上主,那些壓迫我們的外族也速速滅亡。

從最初盼望上主復興以色列國,從眼見的外在政治國度,詩人帶我們進到個人心靈的覺醒。祇要每個選民心靈覺醒,回歸上主,就得到復興;當每一個人復興時,整個國家也會復興起來,這是屬靈的軟實力。詩人關注的是子民的靈性復興,我們從詩篇的編輯也看到這信息。

詩篇的排列。打開聖經,中間就是詩篇;打開詩篇,中間是第三卷,詩篇的編輯者仿效摩西五經把詩篇分成五卷;打開第三卷,有三組詩篇,今天詩篇經課,就取自中間的一組—七十九、八十、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篇,談到以色列人國破家亡,被邪惡強權欺凌的苦痛,祈求好像不理他們的上主回轉拯救他們,是典型的哀歌詩篇 (lament psalms)。這五首詩V型排列,首尾呼應、中間平行,突出單獨的81篇作為主要信息,是詩篇常用的文學手法。

被列國蹂躪。首尾七十九篇和八十三篇提到列國蹂躪他們:「神啊,外邦人進入你的產業,污穢你的聖殿,使耶路撒冷變成荒堆,把你僕人的屍首交與天空的飛鳥為食,把你聖民的肉交與地上的野獸,在耶路撒冷周圍流他們的血如水,無人葬埋,我們成為鄰國的羞辱,成為我們四圍人的嗤笑譏刺。」(詩七十九1-4)詩八十三3, 4:「他們同謀奸詐要害你的百姓,彼此商議要害你所隱藏的人。他們說:來吧,我們談及將他們剪滅,使他們不再成國!使以色列人不再被人記念!」

祈求復興。中間八十、八十二篇分述求上主復興被踐踏的家國及求審判施暴的強權。八十篇:「施展你大能,來救我們,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或譯復興)……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耶和華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復興)。」(詩八十2, 7, 19) ;八十二篇:「神站在有權力者的會中,在諸神中行審判……你們要死,與世人一樣,要仆倒,像王子中的一位。神啊,求你起來審判世界,因為你要得萬邦為業。」(詩八十二1, 7, 8)

聽從真道。但經文的重點不是強權被審判,也不是國家在政治上的復興,乃在以色列人作為上主子民的靈性上醒覺。整組的五篇詩篇像V字排列,突顯中間的八十一篇,其鑰節就在十三、十四節:「甚願我的民肯聽從我,以色列肯行我的道,我便速速治服他們的仇敵,反手攻擊他們的敵人。」(詩八十一13,14)

是人的回轉。詩篇八十篇復興一字可譯作回轉與復興,開始時詩人哀求上主回轉,拯救他們脫離異族的壓迫,滅消敵人,復興失去的榮耀。慢慢地他們愈來愈明白,回轉的不是上主,回轉的是子民,祇要他們歸回上主,靈性覺醒,就得到復興。

不斷的回轉。復興不是參加一個晚會,有令人振奮的音樂和講道,one shot就搞掂。枯萎的葡萄由來有自,為何曾經枝葉茂盛的葡萄會枯萎呢?可能茂盛一時的表象,樹幹裡面已埋下害蟲的卵子,可能土壤沙石太多,不夠肥沃,不能持續茂盛下去,可能沒有經常灌溉,可能旁邊雜草太多,還有荊棘的種子。植物不會突然長起來,也不會突然枯萎的。要枯萎的葡萄再吐新葉,就要常常除去野草蒺藜,鬆土施肥,勤於灌溉。

蜘蛛的網羅。有人形容沉溺罪惡就像昆蟲陷進被蜘蛛的網羅,是慣常自願投進去的。但房間能夠讓蜘蛛結網有很多條件的:有一定的濕度,一定的幽暗,一定數量的塵埃,做成這種客觀條件是疏於打理房子,還有一隻蜘蛛,等候捕捉昆蟲的蜘蛛,牠是主謀。保持清潔的房子,蜘蛛就沒有方法結出蜘蛛網了。

豐茂葡萄也枯萎。曾經豐茂的葡萄樹也會漸漸枯萎,提醒我們,大衛所羅門的盛世王朝,需要有大衛和所羅門敬畏上主的人當君王,才能持續不衰。不是制度的完善,乃執行制度的人。亞洲周刊2009年十一月二十六最有一篇文章報導天鹅绒革命二十周年的捷克近況,該文題目為:「政治被黑道劫持——捷克天鹅绒革命二十年的悲歌」。捷克街头赌场被黑帮用来洗钱,政治被黑道劫持,经济繁荣背后,捷克成为欧洲贪污重灾区,人人懷念哈维尔。

建制核心的見證。反之,在最困難的異教帝國的權力核心,但以理在巴比倫,尼希米在波斯書珊城(Susa),他們日理萬機,但敬畏上主,懷念選民的命運福祉。尼希米得到波斯王祝福,帶領被擄百姓回歸耶路撒冷,重建破爛倒塌的城牆。但以理是大時代被擄到巴比倫在宮廷受訓,供侍朝廷,但堅持不拜偶像,被扔在火裡,蒙上主保護不傷絲毫,之後為王解忘記了的夢, 被王賞識重用。「王阿,你夢見一個大像,這像甚高,極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狀甚是可怕。這像的頭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你觀看,見有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把腳砸碎。」(但二31-34)但以理看出精金頭甚是可怕的像,其腳是泥,一砸即碎。

在嚴重撕裂的社會,祇有被相方所信任的人,才能推動修和解怨,祇有與上主修和,我們才能有力量推動修和。香港此刻正出現大時代,特別是青少年經這星期所發生的事的洗禮,跟以前不再一樣,人心所需要是靈性的復興,面對這挑戰,我們預備好了嗎?各位,也許此刻我們感到能力不足,甚至靈性枯萎,讓我們回想過去,就如詩人回想過去民族蒙恩的歷史,上帝沒有改變,祇要我們回轉,枯萎的葡萄也會吐新葉。今天書信經課腓三4b-14, 提到一位便雅憫人使徒保羅,因著他回轉悔改,和其他回轉的使徒,就把羅馬帝國顛覆了,不是靠武力,乃見靠福音的大能,以愛勝過仇恨。

求上主復興我們,讓我們枯萎的葡萄,再吐新葉。啊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