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報到

      141228_sermon

講題:報到 Register

經文:路加福音2章22-40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12月28日

 

  1. 引言

「報到」這個口語在日常生活中用途十分廣泛,相信人人都有「報到」的經驗,甚至一天之內要到不同的地方向不同的人「報到」。還記你第一次「報到」是向誰「報到」嗎?你一定不會記得,因為這應該是別人替你做的。根據香港法例,新生嬰兒必須在出生後42天內,到出生登記處「報到」。在香港,這首次的「報到」,嬰兒是不需要出現的。

 

有些「報到」人們是樂意做的,有些「報到」是勉為其難的;有些「報到」的地方是人們不願意去的,有些「報到」的地方卻是非常受歡迎的。香港,就是一個受歡迎的嬰兒「報到」地方,如果沒有限制,鄰近地區的媽媽都想在香港分娩,目的是要讓嬰兒取得香港出生證明書。原來,在哪裏「報到」、向誰「報到」和取得甚麼身分有關,而這個身分又可能和一個人的命運有關。

 

如果沒有人為孩子「報到」,會發生甚麼事情呢?某天半夜的台北街上,警察截查一位少女,發現她沒有身分證,翻查警政以及戶政的電腦系統,竟然也找不到她的身分資料。這位少女會否是非法入境者呢?要不要遞解出境呢?遞解往哪裏去呢?後來,少女的父親出現,疑問才水落石出。原來這女孩出生後第三天,還來不及辦出生登記,母親就不辭而別,音訊全無。因為沒有向有關當局「報到」,這位女孩從小就沒有醫療保健,不能上學,也沒有辦法找工作,只能在社會上漂泊,還染上毒癮。那次被警察發現後,少女的父親希望當局幫幫忙,還她的女兒一個身分。(tvbs.com)

 

今天的福音經課,也可以看作一個嬰兒「報到」的故事。在故事中,誰人往甚麼地方去「報到」呢?這樣的「報到」有甚麼意義呢?對我們又有甚麼啟發呢?

 

  1. 經文

2:22按摩西律法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帶著孩子上耶路撒冷去,要把他獻與主,

2:23(正如主的律法上所記:「凡頭生的男子必稱聖歸主。」)

2:24又要照主的律法上所說,或用一對斑鳩,或用兩隻雛鴿獻祭。

2: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又公義又虔誠,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來到,又有聖靈在他身上。

2:26他得了聖靈的啟示,知道自己未死以前,必看見主所立的基督。

2:27他受了聖靈的感動,進入聖殿,正遇見耶穌的父母抱著孩子進來,要照律法的規矩辦理。

2:28西面就用手接過他來,稱頌上帝說:

2:29主啊!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

2:30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2: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2:32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榮耀。

2:33孩子的父母因這論耶穌的話就希奇。

2:34-35西面給他們祝福,又對孩子的母親馬利亞說:「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要作毀謗的話柄,叫許多人心裏的意念顯露出來;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

2:36又有女先知,名叫亞拿,是亞設支派法內力的女兒,年紀已經老邁,從作童女出嫁的時候,同丈夫住了七年就寡居了,

2:37現在已經八十四歲,並不離開聖殿,禁食祈求,晝夜事奉上帝。

2:38正當那時,她進前來稱謝上帝,將孩子的事對一切盼望耶路撒冷得救贖的人講說。

2:39約瑟和馬利亞照主的律法辦完了一切的事,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2:40孩子漸漸長大,強健起來,充滿智慧,又有上帝的恩在他身上。

 

  1. 釋經與應用

如果我們留意上文,就會發現耶穌往耶路撒冷聖殿去「報到」,並不是孤立的事件,因為在講述耶穌「報到」的故事之前,作者在上文記述了另一個大規模、勞師動眾的「報到」事件。

 

2:1當那些日子,凱撒奧古斯都有旨意下來,叫天下人民都報名上冊。

2:2這是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頭一次行報名上冊的事。

2:3眾人各歸各城,報名上冊。

 

在歷史上來說,那次報名上冊其實是古代人口普查的典範。當時羅馬帝國的凱撒奧古斯都為了充分掌握國情,進行了三次人口普查。奧古斯都的人口普查很有系統和組織,他任命20名調查官員分赴各行省,與行省總督和地方官員共同組成「人口普查工作組」,對本行省的所有的居民及其財產進行調查。帝國的每一位居民都要宣誓不說一句假話,然後逐項申報個人財產及家庭狀況。(宮秀華:「奧古斯都與羅馬帝國初期的人口普查制度」)

 

今天,當我們讀路加福音2章下半章關於耶穌往耶路撒冷聖殿「報到」的故事時,讓我們同時參照2章上半章那個耶穌父母被凱撒奧古斯都要求「報到」的故事,在互相比對之下,看看有甚麼發現。

 

  1. 向誰報到:誰是生命的主?

第一,這兩次「報到」的對象是誰呢?又有甚麼不同的含意呢?讓我們再讀第一個「報到」故事:

 

2:1當那些日子,凱撒奧古斯都有旨意下來,叫天下人民都報名上冊。

2:2這是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頭一次行報名上冊的事。

2:3眾人各歸各城,報名上冊。

2:4約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到了大衛的城,名叫伯利恆,因他本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

2:5要和他所聘之妻馬利亞一同報名上冊。

 

按路加福音記載,這是凱撒的命令,要天下人民都向他「報到」。凱撒奧古斯都要求天下人民向他「報到」,所謂何事呢?有人認為,凱撒這樣做,除了了解國情之外,宣揚統治權力的意義更為重大,他在告訴報到者:「你們已經被我征服了,我的權力可以進到你們每一家每一戶每一個人,從今以後,我是你們的主宰。」統治者希望自己成為人民的主宰這種慾望,在古代社會是為普遍,就是在現代,在某些極權國家仍然可見。

 

在亞洲東北某國,去年的流行歌曲是《除了他我們誰也不認》,其中一段歌詞如下:

就算風雲變幻,逆風吹來,我們的心中只有您一人,永永遠遠生死與共,只擁護愛戴您唯一的領導。偉大的金正恩同志,我們除了他誰都不認!偉大的金正恩同志,向您宣誓忠誠!(維基百科)

 

可以想像,凱撒奧古斯都要求人民向他「報名上冊」,或許也希望人民「心中只有他一人」,也希望人民「除了他之外誰都不認」,希望人民「向他宣誓忠誠」。事實上,當時的確有把奧古斯都神化,稱他為「主」,為「拯救者」的行動。

 

不過,路加福音報導這件「報名上冊」的帝國大事後,接著報導一個民間「報名上冊」的小故事。這個民間小故事和那件帝國大事的意識形態並不一致,因為當羅馬帝國企圖透過要求人民報名上冊來滲透凱撒是主,是拯救者這信息的時候,民間的小故事揭示真正的主和拯救者另有其人。首先,我們看看在民間的「報到」故事中如何回應「凱撒是主」這宣稱,下文再探討如何回應「凱撒是拯救者」的另一個宣稱。

 

2:22按摩西律法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帶著孩子上耶路撒冷去,要把他獻與主,

 

這好像是平淡的行動,不過,意義卻深遠。試想想前文鋪陳了一種怎樣的政治氣氣?在凱撒要求效忠的大氣候之下,在「凱撒是主」的政治宣傳之下,約瑟和馬利亞按著他們的信仰把孩子帶到耶路撒冷聖殿去,要把他獻給凱撒以外的另一位主。這樣的行動,似乎帶有顛覆意味。且慢,這並不表示約瑟和馬利亞在搞革命,也不能指控他們背叛凱撒。前文指出,他們是遵從凱撒命令的百姓,馬利亞縱使腹大便便,也長途跋涉,按著要求往約瑟的老家猶大去報名上冊。不過,他們把兒子帶到耶路撒冷獻給主,即是耶和華上帝,又似乎顯示,在他們心中,「凱撒是主」的政治宣傳,並沒有取代「耶和華是主」的信仰。他們被要求向凱撒「報到」,但他們仍然繼續向耶和華上帝「報到」。他們明白,凱撒是當時的統治者,但並不是嬰孩生命的賜予者。凱撒的力量遍及每一家每一戶每一個人,但不是他們的兒子的最終主宰。約瑟和馬利亞這對父母能夠分辨得到,應該把甚麼獻給凱撒,把甚麼獻給上帝;應該教導兒子和凱撒建立怎樣的關係,又應該教導兒子和上帝建立甚麼關係。凱撒的力量雖然強大,但約瑟和馬利亞知道,凱撒不是人生的全部,若要把兒子獻上,對象不是凱撒,而是上帝。

 

今天,社會彌漫著的競爭壓力也非常強大,恐嚇著父母不能讓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壓迫父母認同成功就是一切。在這樣強大的力量支配之下,父母把孩子獻給誰呢?帶孩子到甚麼地方「報到」呢?心理學家大衛•艾爾金德在他的著作中提出「忙碌兒童」這個概念。後來更有人提出「忙碌兒童綜合症」(Hurried child syndrome)這種現象,所指的是家長將孩子的生活安排得過滿、強迫孩子不斷參加各種學習班和培訓班,以幫助他們為入學做好準備,極力要求孩子在學業上取得佳績,並且希望孩子像小大人一樣行為和做事。

 

今天,父母不會忘記為孩子去出生登記處「報到」,但會否忘記帶孩子到上帝面前「報到」呢?當父母忙著把孩子交給這位老師,交給那位教練的時候,會否忘記把孩子交給上帝呢?約瑟和馬利亞這對父母提示我們,雖然很多力量企圖主宰孩子的人生,企圖要成為孩子的主,然而,誰才是孩子生命的賜予者呢?誰才配得作為孩子的主呢?若要把孩子交托,除了上帝,還有誰配得呢?

 

  1. 向誰報到:誰是拯救者?

凱撒命令人民報名上冊,讓人民意識到他的主權,宣揚他的拯救。然而,如果凱撒是拯救者,他的拯救是怎樣一回事呢?會不會只是把人民由一位統治者「過戶」到另一位統治者的手上呢?人民被奴役的狀況會改變嗎?在凱撒奧古斯都那個時代,統治者要求人民報名上冊不外乎兩個目的,一為徵兵,二為徵稅。有人說:「古來征戰幾人回」,徵兵,差不多等於要了你的命;又有人說:「苛稅猛於虎」,徵稅,雖然沒有直接要你的命,但交重稅的感覺也是很要命。如果凱撒果真是拯救者,他要求人民向他「報到」,在某種意義上等於要了人民的命。

 

真正的拯救者是怎樣的呢?路加福音在接著的「報到」故事作了一個對比,澄清了誰是真正的拯救者,以及真正的拯救是怎樣的。

 

2:22按摩西律法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帶著孩子上耶路撒冷去,要把他獻與主,

為甚麼進行這樣的行動呢?路加馬上加以解釋:

2:23(正如主的律法上所記:「凡頭生的男子必稱聖歸主。」)

 

原來,這樣的行動是和一個偉大的拯救故事有關的。在出埃及記13章14-16節如此記載:「日後,你的兒子問你說:『這是甚麼意思?』你就說:『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我們從埃及為奴之家領出來。那時法老幾乎不容我們去,耶和華就把埃及地所有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殺了。因此,我把一切頭生的公牲畜獻給耶和華為祭,但將頭生的兒子都贖出來。這要在你手上作記號,在你額上作經文,因為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約瑟和馬利亞把耶穌帶到聖殿向耶和華上帝「報到」,就是要把他們的孩子帶進這個拯救的故事之中,讓他成為這個拯救故事的一部份,延續著這個拯救故事。

 

昔日,拯救者從強大的埃及法老手上,把約瑟和馬利亞的祖先拯救離開為奴之地,不再做奴隸。路加福音藉著這個「報到」故事指出,這位拯救者已經臨到人間,他不是凱撒奧古斯都,他是誰呢?有沒有人誰認出他呢?路加告訴我們最少有兩個人認出真正的拯救者,第一位名叫西面:

 

2:28西面就用手接過他來,稱頌上帝說:

2:29主啊!如今可以照你的話,釋放僕人安然去世;

2:30因為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2: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2:32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榮耀。

 

第二位是女先知亞拿,

2:38正當那時,她進前來稱謝上帝,將孩子的事對一切盼望耶路撒冷得救贖的人講說。

 

能夠看見真正的拯救者,為甚麼是這兩位長者呢?當時那些宗教上的專家和領袖們呢?為甚麼他們看不見呢?對於第一個問題,路加福音提供了以下資料讓讀者細味:

2: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又公義又虔誠,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來到,又有聖靈在他身上。

2:36又有女先知,名叫亞拿,是亞設支派法內力的女兒,年紀已經老邁,從作童女出嫁的時候,同丈夫住了七年就寡居了,

2:37現在已經八十四歲,並不離開聖殿,禁食祈求,晝夜事奉上帝。

路加福音指出,西面和亞拿是虔誠的人,是真正的信仰者。耶穌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上帝。」(馬太福音5:8)那麼,當時的宗教專家和領袖又為甚麼看不見真正的拯救者呢?約翰福音記載了他們的想法讓讀者參考:

 

11:47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說:「這人行好些神蹟,我們怎麼辦呢?

11:48若這樣由著他,人人都要信他,羅馬人也要來奪我們的地土和我們的百姓。」

11:49內中有一個人,名叫該亞法,本年作大祭司,對他們說:「你們不知道甚麼。

11:50獨不想一個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國滅亡,就是你們的益處。」

 

原來,祭司長和法利賽人心中想著的是凱撒,他們以凱撒的權力角度去看待耶穌,因此,嬰兒耶穌在他們眼前,只是一個無權又脆弱的嬰孩;就是面對成人耶穌所行的神蹟,他們都看不到拯救者已經臨到,只看到凱撒的威脅。對他們來說,凱撒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就算他們不願意認同凱撒是拯救者,凱撒也令他們看不到他們盼望的拯救者。今天,會不會也有一些強大的力量,令我們誤以為它是拯救者呢?或者令我們看不見真正的拯救者呢?

 

真正的拯救者和凱撒這冒認的拯救者有甚麼分別呢?凱撒奧古斯都這類靠著軍事力量的冒充拯救者,他美其名解放天下人民,其實只是把天下人民變為他的奴僕。今天的書信經課(加拉太書)指出,真正的拯救者是把人從奴僕釋放變為兒子:

 

4:4及至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

4:5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

4:6你們既為兒子,上帝就差他兒子的靈進入你們的心,呼叫:「阿爸!父!」

4:7可見,從此以後,你不是奴僕,乃是兒子了;既是兒子,就靠著上帝為後嗣。

 

路加福音敘述這兩個「報到」的故事,指出縱使在迷惑和壓力之下,仍要懂得分辨誰是主,誰是拯救者。今天,我們能夠撥開我們時代的迷霧,抗衡我們時代的壓力,分辨得到誰是主,誰是拯救者嗎?

 

  1. 總結

人生難免要「報到」,向誰「報到」可以產生很不同的意義。醫生每天回醫院「報到」,會否同時向創造生命的上主「報到」呢?執法人員每天向上司「報到」,會否同時向公義的上主「報到」呢?到最後,每個人都要作相同的「報到」。到甚麼地方「報到」呢?不錯,是死亡登記處。不過,人人都知道,死亡登記處只能發出死亡證,並不是離世者的歸宿,人最終仍然要向生命的主及拯救的主「報到」。你看得出誰是生命的主嗎?分辨得出誰是拯救之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