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堅石與空氣

      150125_sermon

講題:堅石與空氣 A Rock and A Breath

經文:詩篇第62篇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1月25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日的講道題目,是「堅石與空氣」。堅石,拿上手,是有質感的,有重量的;空氣,要捉也捉不住,虛無飄渺。一個重,一個輕。重與輕,是生命的一大問題。司馬遷說:「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用之所趨異也。」人總有一死,這死是重是輕,在乎這死所追求的目的是什麼。捷克作家昆德拉(Milan Kundera)寫了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去探討生命的重與輕的問題。這部小說後來被拍成電影。主角托馬斯(Tomas)將「愛」與「性」分開,對他而言,「愛」過於沉重,他只想享受「性」的輕狂。但是,一個純潔而痴情的特麗莎(Tereza),偶然地闖入了他的生命。這個「偶然」而來的女人,卻給托馬斯的生命帶來「必然」。特麗莎教曉托馬斯欣賞貝多芬最後一首四重奏曲的最後一樂章,這樂章的主題是:「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Es muss sein)從此,這樂章的主題滲入托馬斯的生命裡,揮之不去。面對人生某些沉重的責任,如婚姻,如不向獨裁者低頭,托馬斯學曉了某種承擔,認為「非如此不可」。當然,一個人的生活,不能每樣事情都要「非如此不可」的,這將會太沉重,但是,當所有事情都失去「非如此不可」的理由時,我們便找不到做任何事的必然意義。一切都變得「輕省」,但也成為一種「不能承受之輕」,因為這種輕,輕得毫無內容,毫不實在。無怪乎昆德拉說:「我們也或多或少地贊同:我們相信正是人能像阿特拉斯(Atlas)頂天一樣地承受著命運,才會有人的偉大。貝多芬的英雄,就是能頂起形而上重負的人。」(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時報文化出版,頁51。)

我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詩篇經課:詩篇62篇。透過這詩篇,我們一起思考生命的「重」與「輕」、「堅石」與「空氣」。

這首詩篇,在希伯來文裡,有一個明顯的特徵,就是在這詩篇12節的經文裡,有6節是以 ʼak 這個字作開頭的。ʼak 這個字,可譯成「only」(單單),也可譯成「truly, indeed」(事實就是這樣)。作者如此用這個字,是引人注意,叫人留意事情的真相和底蘊。 ʼak 這個字出現在以下的經文裡:第1節的「專等候神」的「專」字;第2節的「惟獨他是我的磐石」的「惟獨」;第4節的「專要從他的尊位上把他推下」的「專」;第5節的「專等候神」的「專」字;第6節的「惟獨他是我的磐石」的「惟獨」;第9節也有這個字,「下流人真是虛空」的「真」。

我好想將詩人的用字凸現出來,好顯明他的用意,故此我將這詩篇自行作一個直譯,我將 ʼak 這個字全部譯成「係呀,單單…」。

詩篇62篇:

  1. 係呀,單單在神裡面,我的生命,平靜下來。從他而來,我的拯救。
  2. 係呀,單單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我的高臺,我不會被大大動搖。
  3. 要到幾時呢?你們攻擊一個人,要殺死他,你們每一個人。像歪斜的牆、將倒的壁。
  4. 係呀,單單要從他的高位上,他們商議,將他拉下來。他們的樂趣在於謊話。他們口講祝福的話,內心卻是咒詛。
  5. 係呀,單單在神裡面,要平靜啊,我的生命啊,因為從他而來,我的盼望。
  6. 係呀,單單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我的高臺,我不會被動搖。
  7. 以神為基礎,我的拯救和我的榮耀。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難所,在神裡面。
  8. 當時時倚靠他,你們眾人。在他面前,將心傾倒出來。神是我們的避難所。
  9. 係呀,單單只是一息空氣,這就是世人。一句謊話,這就是人類。放在天平裡,所有人加起來,比一息空氣還輕。
  10. 不要倚靠欺壓,不要對掠奪懷有幻想。就算這樣能加增財富,你的心不要想著它。
  11. 神說了一件事,我聽到兩件:能力屬乎神。
  12. 你,主啊,就是慈愛,因為你照著人的行為報應他。

這詩篇很簡單,我將之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1至7節,詩人在表達信心,但在表達信心的文字中間,卻是人生的凶險景象。第二部分是8至12節,詩人向世人發出呼聲,呼籲世人認清生命的「輕」和「重」,回歸正途。

  1. 係呀,單單在神裡面,我的生命,平靜下來。從他而來,我的拯救。
  2. 係呀,單單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我的高臺,我不會被大大動搖。

這兩句經文都是以 ʼak 作開首,有學者認為, ʼak 這個用字,有力排眾議的用意。當人人都抱有一種看法時, ʼak 這個用字,就是表達另一種看法,一種被認為是更真實的看法。

當世人在不同的地方尋找生命的平靜時,當世人不認為神是生命的磐石時,當世人離棄神而尋找不同的拯救時,詩人站起來,力排眾議。他說:「係呀,單單在神裡面,我的生命,平靜下來。從他而來,我的拯救。係呀,單單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我的高臺,我不會被大大動搖。」他要指出,世人的想法是錯的,真正的真相是:唯有神才是我們生命平靜的根源,唯有神是讓生命穩妥的磐石。

當他表達出唯有在神那裡才能找到生命的平靜和穩妥時,他同時便指出世人的錯誤想法所造成的不平靜和不穩妥。

  1. 要到幾時呢?你們攻擊一個人,要殺死他,你們每一個人。像歪斜的牆、將倒的壁。
  2. 係呀,單單要從他的高位上,他們商議,將他拉下來。他們的樂趣在於謊話。他們口講祝福的話,內心卻是咒詛。

單單讀經文,便感覺到生命的不平靜和不穩妥。在這裡,安穩只是表面的,背後是殺機。祝福只是表面的,背後是咒詛。世人的樂趣,竟然是空無內容的謊話。

第3節寫「像歪斜的牆、將倒的壁」,究竟是指想殺人的人,像「歪斜的牆、將倒的壁」那樣危險,隨時壓死人;抑或是指那位受害者的生命,像「歪斜的牆、將倒的壁」那樣搖搖欲墜,我們不能確定。詩歌體的文字,只留下意象,讓人自行想像。但這文字的形象很鮮明,離開神的人生和世界,「危危乎」,搖搖欲墜。

在剛過去的聖誕假期裡,跟我任教的神學院的師生去了一趟聖地。

在約旦,有個「皮特拉」(Petra)古城。這古城的特色是,在懸崖上,有很多住人的山洞,也有很多防禦敵人或攻擊敵人的制高點。在以色列,有一個在懸崖上的堡壘馬撒大(Masada),依靠天險,這堡壘可謂固若金湯。詩篇第4節講到的「高位」,可能就是指這些在高點上的、易於防守、也易於攻擊的戰略位置,但是,無論這些位置看來如何穩妥,在凶險的世人手裡,也只是如「歪斜的牆、將倒的壁」那樣「危危乎」。所以第4節說:「係呀,單單要從他的高位上,他們商議,將他拉下來。」世人以為穩妥之地,事實是毫不穩妥的。

這詩篇的第1至2節,是客觀地描寫信仰的事實,人在神那裡可以找到平靜和穩妥的保護。第3至4節,是客觀地描寫人間的凶險,世人依靠的保障,是毫不安穩的。面對人間的凶險,信神的人也可能會軟弱,必須重新堅定自己倚靠神的心。第5-6節的經文,讀起來好像是重複第1至2節,但5-6節不是客觀事實的描寫,而是主觀地喚醒自己,叫自己堅定地進入那信仰的客觀事實裡。留意第5節講的「要平靜啊」,用的是「祈使語氣」。

  1. 係呀,單單在神裡面,要平靜啊,我的生命啊,因為從他而來,我的盼望。
  2. 係呀,單單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我的高臺,我不會被動搖。

若果你明白「皮特拉」或「馬撒大」等位於高點的堡壘對於保護當時人的生命的重要性,你就會明白神作為我們的磐石、高臺的拯救作用。「皮特拉」或「馬撒大」,最終都被羅馬人攻破。真正的磐石、高臺、拯救,不是「皮特拉」或「馬撒大」,而是神。「係呀,單單只有神,是我們的磐石、我們的拯救、我們的高臺」。

第7節是以上一段文字的結論:

  1. 以神為基礎,我的拯救和我的榮耀。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難所,在神裡面。

面對人生的不平安和不穩妥,詩人不單呼喚自己回歸神,也呼喚世人回歸神。這開展了這詩歌的第二段文字。

  1. 當時時倚靠他,你們眾人。在他面前,將心傾倒出來。神是我們的避難所。

經文的對象,轉換為「你們眾人」。詩人呼喚世人回歸神。要在神面前,將心傾倒出來。這是說,在神面前,要裡外一致的以真面目示人。不要再虛虛偽偽,不要再樂於說謊,不要再口裡祝福而心裡咒詛。並且,不要再為自己找種種東西去安頓自己,要以神為安頓生命的避難所。

ʼak 這個字又出現了,詩人想世人認清人生的真相。

  1. 係呀,單單只是一息空氣,這就是世人。一句謊話,這就是人類。放在天平裡,所有人加起來,比一息空氣還輕。
  2. 不要倚靠欺壓,不要對掠奪懷有幻想。就算這樣能加增財富,你的心不要想著它。

世人以為自己很利害、很重要、很有重量。但實情是如何的?詩人說:「世人如煙,係呀,世人只是一息空氣,也如一句謊話,裡面毫無內容。」如空氣一樣輕飄飄的人類,全部加起來,也不比一息空氣重。

人生這般輕,是因為人的心記掛一些毫無重量的事情。「不要倚靠欺壓,不要對掠奪懷有幻想」。「幻想」這個字,在希伯來文裡,與「空氣」一字有相同字根(hbl)。什麼是「幻想」,就是如空氣般不實在的想法。人以虛偽的心、虛假的話,去賺取不義之財,以為這樣能令自己穩妥。但從來用這方法令自己穩妥的人,都心知肚明,這只帶來恐懼與不安,從不穩妥。

  1. 神說了一件事,我聽到兩件:能力屬乎神。

「神說了一件事,我聽到兩件」,有點似廣東話的「話頭醒尾」,這是希伯來文的強調手法。神講什麼呢?「能力屬乎神」。「能力」這個字,有「堅固」的含意,也指向「安穩」。「能力」當然與「力」有關,從物理學而言,「重量」就是「力」。「能力屬乎神」,就是說,神是「堅」的,有重量的。在他裡面,找到真正的「重量」,也找到安穩。

這詩篇的結語是:

  1. 你,主啊,就是慈愛,因為你照著人的行為報應他。

神就是愛。他是人間的愛者,向世人呼喚。當愛者遇上愛者,便有關係、責任、十架。有了關係、責任、十架,重量便產生了,力量便產生了,意義便產生了。愛人者,揭露了世人的有情抑或無情,暴露了世人的重與輕。

神判斷人生命的輕與重。輕如空氣的人,就讓他離地飄起,消失於虛無飄渺間,不留下半點歷史痕跡。在神那裡找到重量的人,就讓他立足大地,在永恆裡留下努力活過的記號。

詩歌如茶,讓人細味。這詩篇讓人體會生命的輕與重。為何生命會輕得毫無重量?為何一句關懷的話說得這般假?為何交一個朋友時只想到他的利用價值?為何處理事情時只想到如何可以不負責任?詩人希望我們多想一想:為何生命會這樣輕?

這詩篇形容神的用字,是有重量的。神是磐石,是高臺,是「能力」。這一切都是「堅」的,有內容的,有重量的。最後一節經文,講到神是愛,這「愛」也是重得驚人的。這是守約的愛、不離不棄的愛,是犧牲自己而成全他人的愛。在神那裡,人才能找到重量。有了重量,才能安穩。

斗轉星移,浪花淘盡英雄。人與事,如輕煙飄去。但是,在我們心底裡,是否仍渴望某種重量?

堅石與空氣、重與輕、永恆與短暫,兩者的張力會常常出現在我們生命中。無論世人如何看,詩人卻說:「係呀,單單神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我的高臺,我不會被動搖。」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堅石與空氣 (331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