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你是我的愛子

      150222_sermon

 

講題:「你是我的愛子」 You are my Beloved Son

經文:馬可福音1章9-15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2月22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新春期間,祝願各人蒙神賜福,生命行走在正義的路上。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馬可福音1: 9-15。

  這段經文很短,用三個情節,交代一個人物的出場,交代他的身分,交代他要經歷的事情,交代他要成就的事業。簡言之,交代他的存在意義,也交代他對我們的存在所產生的意義。

  馬可福音1: 9-15

可1:9 那時,耶穌從加利利的拿撒勒來,在約旦河裏受了約翰的洗。

可1:10 他從水裏一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

可1:11 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可1:12 聖靈就把耶穌催到曠野裏去。

可1:13 他在曠野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並與野獸同在一處,且有天使來伺候他。

可1:14 約翰下監以後,耶穌來到加利利,宣傳神的福音,

可1:15 說:「日期滿了,神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

 

  耶穌是如何走進歷史舞台的。

  (第一幕:受洗)

  馬可福音沒有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那些我們熟悉的聖誕故事,沒有天使報訊,沒有馬利亞的未婚懷孕,沒有約瑟的徬徨,沒有希律王的恐懼,也沒有遠道而來朝拜的博士。耶穌一出場,就是他受洗的場面。

  他,來自加利利的拿撒勒,來自窮鄉僻壤,來自社會的底層。一個不起眼的人,去約翰那裡,領受悔改的洗。以這一舉動,他與所有需要悔改認罪的世人站在一起。從社會層面言,他是卑微者。從宗教角度言,他與卑微者站在一起。

  他來到約旦河,受約翰的洗禮。「洗禮」這個字,在馬可福音的用字裡,也代表著苦難。在馬可福音後來的經文裡,當耶穌走向十架苦難時,他問他身邊的門徒:「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嗎?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嗎?」(可10:38)故此,耶穌的受洗,預告著他背負人類的苦難。這是一個注定要承受人類苦難的人物。

可1:10 「他從水裏一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

  「天裂開了」,是頭等大事。舊約先知以賽亞講到:「願你裂天而降」(賽64:1),天裂開了,就是神要在人間行事的時候。同時,聖靈以可見的形象降在他身上,他的生命,將是天命貫注的生命,也是天命流瀉出來的生命。

可1:11 「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天上的聲音是肯定耶穌的獨特身分。他雖然是卑微者的一員,但他卻也是被神特別肯定的一個人。記載這同一件事情時,馬太福音的寫法是:「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3:17)」馬太的寫法聽起來,是神向眾人介紹耶穌。馬可福音的寫法,卻側重這是神向耶穌作的一種私隱認定。對象是「你」。面向天父,耶穌體會到一種獨特關係,他是「神的愛子」,神喜悅他。

  「你是我的愛子」,這經文源自詩篇2:7,在詩篇那裡,這用字是指向彌賽亞君王。「我所喜悅的」,這經文源自以賽亞書42:1,經文這裡是指向神的卑微僕人。在洗禮裡,在耶穌心中,天父與他有一種獨特交流,他完全明白他在天父心中的角色。他是以色列人期待的王者,但同時是神差來人間的最卑微的僕人。

  耶穌,一個卑微人物,天因他而裂開,天命將透過他而彰顯大地。他,一個卑微人物,聖靈之力卻在他生命中燥動。他,一個卑微人物,卻聆聽到天父對他的生命的肯定。他,生命的尊貴像王者,卻是要以背起人類重負的方式,一種奴僕的方式,去展示這王者的生命。洗禮,表示他與人類的苦難認同,同時,顯明他以自甘受苦的方式去承托受苦的人類。

  馬可的經文很簡短,卻充滿無比張力。耶穌像是一顆細小的種子,但這卻是一奇特的種子,當它長成後,巨大無比,其根可穿透整個地球。

 

  (第二幕:受考驗)

  一個人明白自己的身分,便要接受這個身分的考驗。

可1:12 「聖靈就把耶穌催到曠野裏去。」

  這裡的「催」字,有「強力催迫」的含意。內貫於耶穌生命的聖靈,催迫耶穌去曠野。耶穌不能「慢吞吞」的、擇好時機才去面對身分的考驗。

  聖靈催迫耶穌去到曠野。曠野遠離城巿,與人類日常的城巿生活有區隔。在曠野,一切不再一樣,生活再不能理所當然。不能一打開冰箱,就有食物。不能一開空調,便有冷暖氣。進入曠野,一個人便不能按自己的意欲而生活,一切將仰賴天父的安排。這是一個失去自己而卻又尋回自己的地方。

可1:13 「他在曠野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並與野獸同在一處,且有天使來伺候他。」

  在曠野四十天,當然指向過去以色列人出埃及後在曠野四十年的經歷。這當然也是今日開始的四十天「大齋期」(Lent)的依據。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考驗。考驗的內容只有一樣,你會否因著塵世的種種原因(如:權力、利益、情慾的快樂等),抗拒聖靈的感召,遺忘天父的召命,而捨棄自己作為神的兒女的身分。

  「與野獸同在一處,且有天使來伺候他」。「與野獸同在一處」,應作何解。學者有兩種基本看法。一批學者對「野獸」抱正面看法,他們認為這是回到伊甸園的情景,人和動物和諧共處,耶穌的角色是作為「新亞當」,示範如何回應試探。或者,這是預示「新天新地」裡人和動物和諧共處的局面,在此,耶穌的角色便是「神自己」,是神將「新天新地」引來(參:賽43:20)。

  另一批學者對「野獸」抱負面看法,野獸代表危險與邪惡,與撒但一樣。

  在我看來,在這裡,「野獸」和「天使」正好作一對比。就算活在野獸群中,就算豺狼當道,仍不失自己的身分,仍相信上天的使者的保護。

  短短兩節經文,描述了耶穌面對的考驗的艱難。在曠野,一切習以為常的生活都放下了。周圍都是野獸,一切安全平靜的局面都失去了。撒但無處不在的試探,要將一個人生命裡點點滴滴的神聖性都要除滅得一乾二淨。神聖性失去了,人便只是行屍走肉。

  耶穌頂住這些考驗,他仰望蒼天,守住生命的靈性,信賴天使的幫助。

  面對這般考驗,仍不折腰,他真是一個人,他真配稱為「神的愛子」。

 

  (第三幕:公開發言)

  一個人明白自己神聖的身分,一個人頂得住考驗,這個人才有資格向這世界發言。

  有些人一發言,全世界便作嘔,因為他們毫無人性,向撒但低頭,活得似一頭野獸。

 

可1:14 「約翰下監以後,耶穌來到加利利,宣傳神的福音,

可1:15 說:『日期滿了,神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

  耶穌向世人宣講一個不一樣的信息。這不是股巿上落的消息,不是樓價升跌的預測,不是成功之道。他宣講來自神的信息,來自神的好消息,來自神的福音。

  「日期滿了」,這裡「日期」的聖經用字是 “kairos”,這個字強調的是「時間的質」,而不是「時間的量」。從「時間的量」而言,我們今日坐在這裡崇拜,各人花的「時間的量」是一樣的。但從「時間的質」而言,若你在崇拜中睡著了,則你度過的時間只有「量」而沒有「質」;若你在崇拜中遇見神,聆聽到他的呼聲,則你度過的時間的「量」可能只是一個鐘頭,但時間的「質」卻有永恆的重量。對於一個活得毫無神聖的人而言,縱使他很長命,他只是在「時間的量」中流逝,毫無質感。對於一個活出自己的神聖身分的人而言,縱使他很命短,他卻在「時間的量」中留下永恆的足跡。

  耶穌說:「日期滿了」,是時候各人面對自己生命的「時間的質」了。你的時間,只是「量的流逝」,抑或滿有「神聖的質」?中國人說,「虛度光陰」,就是光陰走過後,留下的,只是虛空一片,沒有任何實質。

  「神的國」即「天國」,「天國」不是「天堂」,天國是指神在這個塵世的實質管治。天國近了,「近了」即是「不遠」,但「近了」也是「未到」。若即若離,似遠還近。用神學的講法是:「既濟」與「未濟」(already but not yet)。天國的「既濟」與「未濟」,看來是神已完成他要走的那段路,現在是等接棒的我們走完我們的路。我們還在賽道中,觀眾緊張莫明,靜待事情的變化,因我們會跌棒,會跌倒,會因種種原因放棄。

  天國大於人心,但天國的實現,卻有待人心的改變。「你們當悔改,信福音!」所謂「悔改」,所謂「信」,要求人整個生命的改變,「覺今是而昨非」。真正的悔改,是經得起考驗,活出你的生命的神聖性。

 

  耶穌的受洗、受考驗、公開宣講這些事蹟,對我們有何意義呢?

  先講一下「洗禮」。「洗禮」這個字,已進入日常語言裡。我們有很多「洗禮」。有「成功的洗禮」,有「失敗的洗禮」,有各種各樣的「洗禮」。

  為了探索香港人經歷過什麼「洗禮」,和經歷這些「洗禮」後人有什麼變化,我好奇地在google輸入「雨傘運動的洗禮」作搜索,走出來的第一篇文章是許寶強教授寫的<毋忘初衷>(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9592)。文章的一段文字這樣寫:「本來以為,亂世中的教育工作,會舉步為艱。然而,雨傘運動的洗禮,卻開啟了過去難以想象的可能性。過去的二個多月,不少以各種方式參與這場運動的學生青年,快速成長,在不同程度拓展了對社會的認識、改變或鬆動了單一狹隘的價值觀念、進一步掌握組織活動照顧自己和他人的能力,部分同學的表現更叫人刮目相看,甚至令我們這些在大學任教的老師懷疑,過去和現在給學生的三、四年大學課堂教育,成效是否還不及接受七十多日的廣場薰陶?教育不就是啟發知識、孕育價值和學習技能的工作嗎?」

  一場社會運動的「洗禮」,會改造某些人的生命。這些人的改變,又會進一步改變另一些人對這些人甚至對這世界的看法。這些改變,當然又會進一步引發其他改變。

  我們的一生,會經歷很多不同的「洗禮」,這些「洗禮」可能令我們走上「正途」多一點,也可能令我們走上「歧途」多一點。耶穌受洗後,神面對面的跟他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這可說是展示了一種終極洗禮,耶穌在這洗禮中呈現他的終極身分。我們又如何呢?我們有否在人生種種洗禮中經驗這種終極洗禮?有否在其中領悟到,我們的終極身分,不是什麼「成功之子」、「財金之子」、「革命之子」,而是「神的愛子」。你是神的愛子。當然,耶穌作為「神的愛子」和我們作為「神的愛子」的意義不一樣。耶穌作為「神的愛子」,是他永恆的本性就是如此。我們作為「神的愛子」,是出於神的恩典和救贖。在神的恩典和救贖中,你是神的愛子。你有否忘記你這身分?你的生命有一種來自神的「神聖性」、來自神的靈明,來自神的永恆之光。在這個充滿獸性的世界裡,重拾你的神聖身分,是至關重要的。你是神的愛子,別忘記你這個身分。

  若你沒有忘記「你是神的愛子」這身分,考驗便來了。在一個極權世界,你堅持生命的神聖,麻煩便來了,撒但便來了,與野獸一樣的人便來了。他們要你忘記身分,忘記生命的神聖,最終,要你忘記活在世上的意義。當你一切都忘記時,「時間的質」便消失了,你只在「時間的量」中悄悄流逝。曠野是凶險的。請記住你的身分,猶如記住你的名字。你是神的愛子。你的身分意味著一種特權,在神的恩典裡,作為神的兒女,你們配得天使的幫忙。

  最後,我要說的是,那些守住自己「神的兒女」身分的人,那些頂住世界考驗的人,他們的生命,對世界而言,就是一個聲音、一個呼喚、一個宣告。他們是歷史的發言人,他們是人性的嚮導,是神的聲音。

  你是神的愛子。你有沒有忘記這身分?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