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彌賽亞的命運交響曲

      150301_sermon

講題:彌賽亞的命運交響曲 The Fate Symphony of the Messiah

經文:詩篇第二十二章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3月1日

孤獨面對信仰。自從有了孫女後,對一句話:「上主祇有兒女,沒有孫兒女」特別有感覺。我們的父母是基督徒,但我們不一定是基督徒,成為基督徒是自已非常孤獨的抉擇。我記起中學信主後非常熱心傳福音,有一次邀請了一位小學同學到教會聽佈道會,到講員呼召時,我見同學沒有舉手決志,我一時心急用雙手托起他的手;當然這是犯規,無效。

獨孤面對死亡。面對死亡,人也是孤獨的。我們可以在病榻陪伴,安慰鼓勵,但每一個人都要獨自經歷死亡,一如獨自經歷信仰。信主和死亡都是回到生命的主那裡,是頂個人的事,沒有人可以代替。

今天講道經文取自詩篇經課詩篇二十二篇,作者面臨死亡,他祈求上主的拯救。從經文內容來看,死亡的威脅可能來自疾病:「我如水被倒出來,我的骨頭都脫了節,我心在我裡面熔化。我的精力枯乾,如同瓦片;我我的舌頭貼在我牙床上。你將我安置在死地的塵土中。」(vv. 14, 15) 但詩人憑信心知道上主已聽他的禱告:「你已經應允我(v. 21下),轉哀歌為讚美感恩。

大齋期的詩篇。今天是大齋期(Lent)第二主日,詩篇經課選讀詩篇二十二篇是有原因的。大齋期是復活前四十天的預備期,從前周三聖灰日開始計數,惕除歡樂的主日,剛好是四十天,效法耶穌在曠野禁食祈禱。

耶穌降生聖誕節的預備期是將臨期(Advent),重點是情緒的牽動,將臨期燭光愈來愈明亮,我們渴慕基督的來臨,此期間是黑暗和光明的糾纏,我們願意驅走心中的黑暗,迎接基督的降生。而大齋期的預備期重點是意志的磨練,大齋期是死亡與生命的爭戰。在這四十天,耶穌在曠野思考他的命運。他將公開傳揚福音,呼召和訓練門徒,教導他們有關天國的奧秘,告訴他們他要赴耶路撒冷受死,藉著死打敗撒但,然後復活升天,差遣聖靈澆灌門徒,他們將得著能力把福音傳遍天下,然後他會再來,審判世界。

四十天在曠野耶穌禁食祈禱,思考他自己的命運,在世上要完成的使命

命運交響曲。在一次的講道中,我說到詩篇二十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竭的水邊……」像是貝多芬的第六交響曲–田園交響曲。但這位牧者,帶領我們進入恬靜田園之前,曾為我們的靈魂奮勇爭戰,犧牲自己,他是配得我們跟隨的牧者。詩篇二十二篇像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第一樂章明亮的快板,激昂奮進,最後凱旋得勝。

第五卷福音書。詩篇二十二篇詳細描述耶穌在十字架被釘的過程,甚至被稱為第五福音書。福音書的作者多次引用詩篇二十二篇的話,描述被釘十架的耶穌:「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何離棄我?……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他們分我的外衣,為我的裡衣拈鬮」,「他把自交給耶和華,耶和華可以救他吧!」

我們看看全詩的結構:

敬拜禮儀:首先我們要明白,這是一首崇拜禮儀詩歌,轉哀歌為感恩讚美的關鍵就在上主的應允:「你已經應允我」。(v. 21下)「謙卑的人必吃得飽足」(v. 26),「地上一切豐肥的人必吃喝而敬拜」(v. 29)指敬拜者和祭司一起吃獻上的祭物。

  1. 哀歌傾訴:詩歌一開始是哀歌,詩人藉哀歌傾訴苦情,vv 1-21;前段 vv. 1-10描述他感到被上主遺棄,第十一節是第一次祈求:「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急難臨近了,沒有人幫助我。」後段vv. 12-18描述四面楚歌:「有許多公牛圍繞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它們向我張口,好像撕裂吼叫的獅子。」(v. 12)「犬類圍著我,惡党環繞我;他們扎了我的手、我的腳。」(v. 16)接著vv.19-21上是第二次的祈求:「耶和華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我的救主啊,求你快來幫助我!求你救我的靈魂脫離刀劍,救我的生命脫離犬類,救我脫離獅子的口;使我脫離野牛的角(放在你已經應允我前面,平行前句)。」哀歌過後是神諭(o racle),上主藉祭司的宣告,這裡是暗示的神諭,沒有直接說「神如此說。」
  2. 回應(暗示):「你已經應允我」(v. 21下)。
  3. 讚美感謝:二十二節至三十一節是讚美和感謝,先是祈求的人自己讚美感恩:「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我在大會中讚美你的話是從你而來;我要在敬畏耶和華的人面前還我的願。謙卑的人必吃得飽足,尋求耶和華的人必讚美他。願你們的心永遠活著!」(vv. 22-26)。

跟著會眾一起讚美感恩:「地的四極都要思念耶和華,並且歸順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你面前敬拜。因為國權是耶和華的;他是管理萬國的。……」(27-31)會眾一直在會中細心聆聽面對死亡威脅的信徒的哀歌傾訴,然後和他一起感恩讚美。

看完全詩的結構後,我們看看這詩對我們的現實意義。

  1. 獨處與和群(Solitude and Community)

在信仰的經歷上,我們也會面有時感到被上主遺棄。現在的遭遇和我們的神學和過去的經歷完全割裂,完全不同。對舊約的聖徒來說,我們和上主的關係牢不可破,連死亡也不間斷。列祖雖然離開世界,但他們和上主的關係沒有終止;上主是亞伯拉罕的神、雅各的神、以撒的神。甚麼是永生?永生就是和上主緊密的關係,這關係連死亡也不能間斷。「我們的祖宗倚靠你;他們倚靠你,你便解救他們。」(v. 4)但此刻詩人覺得上主不理他,遠離他。「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何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不聽我唉哼的言語?」(v. 1)

他現在的經歷和信仰是衝突的,也和過去的經驗相左的。「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懷裡,你就使我有依靠的心。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手裡;從我母親生我,你就是我的上帝。」(vv. 9, 10 )

在信仰的征途中,有時我們也會像詩人一樣,感到迷惘,我們經歷過上主的看顧,我們的禱告也蒙應允,上主顯得很真實可靠,但有時上主好像隱退了,我們感到被上主遺棄,上主好像跟我們變臉,我們感到極度孤單。

被人遺棄。更令他難受的是病重的他,得不到朋友的支援,反而被嗤笑,說他祈禱沒有用了,說上主放棄他了,可能他們認為他的病就是上主對他的懲罰。或者,這些根本不是他的朋友,是敵人,幸災樂禍。他深深感到被徹底遺棄,獨自面對死亡的臨近。

我以前遇到一個老人家,女兒和太太都來教會聚會,但自己不來,有一天他病了要進醫院留醫。一位認識他已退休的傳道人對他說:「就是因為你不去聚會,上主讓你生病。」他知道要進行手術,但卻拒絕進手術室。後來我探望他,告訴他上主愛他,叫他信靠上主接受手術。我跟他說不知道你為何生病?也許人年紀大了,生病的機會增多,但我們的生命在愛我們的上主手中,若他不同意,一根頭髮也不會掉下來,來上主賜下平靜安穩,面對一切。我說完後,他改變了態度,幾天後就接受手術。

以前他怕進手術室,因他以為上主會為難他,是他的敵人,躺在手術床太危險了!

群體的承托

但詩人並沒有放棄,他到上主面前,也在信仰群體面前,藉哀歌傾訴,而眾聖徒靜心聆聽,支持著他。上主沒有離開他,信仰群體也沒有離開他。公共崇拜要莊重敬虔,但不能流於形式,禱告要有血有肉,上主顧念我們真實的需要,最個人的也是最普及(the most personal is the most universal) 。在聚會中,眾人靜默細聆聽一個人的哀歌時,他們也聽到自己的聲音,透過這人的禱辭,他們也向上主禱告。

彌賽亞被棄絕。在彌賽亞身上,我們也看到孤獨,甚至被棄絕,同時看到群體和契通,solitude and community 。好像一個要生孩子的母親,沒有人可幫助她去承受生產之痛苦,她要孤獨經歷,但支持她的是將要誕生的孩子。她一想到腹中的骨肉要誕生,她看到嬰兒將面世,她忍受生產之苦楚,單獨承受,她帶著喜悅去承受這苦難。因基督被棄絕,帶來了修和和友愛群體的誕生:「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讚美你。」(v. 22) 希伯來書把這句話用在教會身上,但在前面加了:「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所以,他稱為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說: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來二10-12)

希伯來書的作者著跟說:「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二14, 15)基督的爭戰,藉著死使我們危去對死亡的懼怕。

中古神學家說基督的死,像魚餌,表面被吃掉,但魚被釣住了。死亡吃掉基督,但基督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魔鬼,基督死後第三天復活就把死的毒釣除掉了,此後我們不再懼怕死忙了

  1. 不再懼怕死亡 (Fear Death No More)

上主的應允

轉哀歌為感恩讚美的關鍵就在上主的應允:「你已經應允我」。(v. 21下)這是整個禮儀中的轉捩點。但請注意,這裡沒有明顯的神諭(oracle) , 說他的病將被治好,那麼詩人得到甚麼應允呢?他認為上主應允不會離開他,上主的群體也不會離開他,他們正在會中聆聽他的哀歌哩。上主不離開就不懼怕死亡。詩人第一個祈求:「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急難臨近了,沒有人幫助我。」(v. 11) 第二個祈求:「耶和華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我的救主啊,來你快來幫助我!求你救我的靈魂脫離刀劍。」(vv 19, 20)目的是上主不要離開,不是醫好他的病,他最關注的是若重病帶他離開世界,上帝不和他同在時,這才是最令他害怕,「急難臨近」極可能是指死亡臨近。到了死亡的門檻,親友止步,除了上主,誰能幫助我們呢?

一位中學校長獻身作傳道,分享在醫院牧靈經歷。在醫院垂危病人的病榻前,他發現他很重要;當醫務人員束手無策,親友充滿焦慮,眾人都沉默不語時,他的臨在陪同很有象徵信仰的盼望,上帝的安慰,他說這身份是當中學校長時所沒有的。在死亡面前,我們沒有任何的幫助,祇有上帝,上帝應許不離開,他就轉哀歌為讚美。

若上主醫好他,他要感恩,抑或不然,他也釋然,因為上主沒有離開他,死亡也不能間斷他和上主的關係

 

十字架除了對死亡的懼怕

這詩描述詩人因病患弄至身體的枯槁:「我如水被倒出來,我的骨頭都脫了節,我心在我裡面熔化。我的精力枯乾,如同瓦片;我我的舌頭貼在我牙床上。你將我安置在死地的塵土中。」(vv. 14, 15) 但基督是被酷刑催殘至身體的枯槁。

受難曲。十字架的刑罰是羅馬人非常不人道的刑具,有羅馬公民權的免釘十字架。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聖灰日米路吉遜(Mil Gelson)導演的《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上影,因為太血腥定為三級片,其實導演祇是寫實,十架的刑罰就是那麼血腥殘酷。

《馬利亞的泣訴》。最近香港電台一分鐘閱讀介紹當代愛爾蘭文學巨人柯姆.托賓(Colm Tóibín)所著《馬利亞的泣訴》(The Testament of Mary)。全書以第一身書寫,這位全程目睹兒子慘痛遭遇讓她痛不欲生,她的聲音終於被聽見:「我看見我的兒子被綁起來而且流著血,我聽見他的哭喊……」當長釘刺穿耶穌手臂時,兩千年來不曾有人聽過她(馬利亞)的一聲尖叫。聖母的沉默,至今才有人書寫她的泣訴。

殘酷施虐因為懼怕死亡。公開殘酷虐打並加上一些儀節,可以合理化殘酷,使施刑者覺得是替天施罰。當旁觀者從其中得到快樂時,他們就愈來愈大胃口,要求更大的殘酷,最後受虐者便被處死了;公開處死受刑者,像基督被釘十字架,其實是舒減旁觀者和施暴者對死亡的害怕

現代殉道士。公開對不能反抗的人施虐,因宗教信仰而被處決,更是極大的邪惡。我想我們都因為二十一名在利比亞遭俘虜的埃及科普特(Coptic)基督教徒被公開處決,心裡感到忿怒和不安。

這些人和家人分隔,遠赴利比亞謀生,因為愛;他們不放棄信仰,寧死也不背叛基督,因為信。他們肯定會為了脫離危難而祈禱,但上主沒有救他們脫離敵人的手,但應允不離開他們。在熒幕上,我看到他們臉沒懼色,安詳跪在地上,我想他們下跪時在敬拜上帝;他們的血與基督連在一起,成為可敬佩的殉道士(martyr)–見證人。

 

3        透識真相,為信仰而活。

我在想,要是我是那二十一位埃及基督徒,我會為了生命背棄信仰嗎?我們也許沒有這福氣做流血的殉道士。但我想,一個平時不會為信仰而活的人,他會在關鍵時刻,為信仰而死嗎?我想起在更早時候在熒幕上也被公開處決的日本記者後藤健二(Kenji Goto) 。後藤是因為前往敘利亞試圖解救另一名日本人質湯川遙菜(Haruna Yukawa)而被捕的。為何後藤冒生命的危險去救朋友呢?

我想因為信仰,後藤是基督徒,他不單關心朋友,也關心在戰地生活的人。他說過:「那些我去採訪報道的地方遭遇著巨大的困難,但在那裏人們也每天生活著……那些人總有些話要說,有信息要傳達。如果我能幫助他們將信息傳遞給世界,那麼就可能促成某種解決方法。」後藤因為使其他人活得更好而失去生命,他也是殉道者–見證人。他的血與基督連在一起,為基督作了美好的見證。

我想,若我們能為信仰而活,就比較有可能為信仰而死

大齋期開始的塗灰禮:當主禮把灰塗在額上時說:「你來自塵土,也要歸回塵土,要遠離罪惡。」明白我們來自塵土,也要歸回塵土,死亡就不是那麼懼怕了。

聯合國第二任秘書長(1925-300韓馬紹(Das Hammarskkjold  ) 對死亡和命運有睿見: 「我們不需要尋求死亡,死亡會找上門的。但我們要找到往死亡的路,使死亡顯得有意義……命運本身不能逃避,也不需響往,它不是沒有原委的隱密,因為它說明這世界和人類歷史的跡,都有意義。」(Do not seek death. Death will find you. But seek the road which makes death a fulfillment…Destiny is something not to be desired and not to be avoided, a mystery not contrary to reason, for it implies that the world, and the course of human history, have meaning.)

沒有人響往死亡,除了基督;因為十字架是他的命運交響曲,他在其上為我們奮勇爭戰,打敗死亡。「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下載講章︰ 伍渭文牧師 - 彌賽亞的命運交響曲 (336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