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床前明月光

      150419_sermon

 

講題:床前明月光 A Sleepless Night

經文:詩篇第四篇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4月19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當人睡覺時,腦海裡最不願意去想的問題,便是:「為何還未睡著?」

  這問題一是不出現,一出現了,便會緊緊地纏著你,像怨女遇上痴男,糾纏不休。看看枱頭的鐘,已是深夜一點鐘了,心中問:「為何還未睡著?」再看,已是深夜兩點鐘了,心中問:「為何還未睡著?」再看,已是深夜三點鐘了,心中仍在問:「為何還未睡著?」這問題一纏著你,便永不放手。

  聽說,人類其中一個最艱深的哲學問題,便是:「夜這麼深了,為何還有一條狗在外面吠?」

  在親密的人際關係裡,其中一種最大的張力是:與你一起睡覺的人,他已睡到「雷聲大作」,而你卻在無奈地聽他的「雷聲」。在這處境裡,一個充滿張力的問題油然而生。究竟是讓他繼續睡覺而我醒著,抑或是讓他醒著而我能睡覺?

  有人說,失眠的人,應有正面思想。最正面的思想,莫如自己想:「當世人沉睡時,我還清醒。」

  又或者,失眠的人應自負地對早睡的人說:「你們哀歎時光飛逝吧,我們的時光是不會飛逝的。我們過的一個晚上,時間比你們的一輩子還要長。」

  對於基督徒來說,最有趣的問題是:「為何聽道時,一下子便睡著了。但到了晚上,卻睡來睡去也睡不著。」

  聽說,有一個人,為了克服「失眠」對人的折磨,下了一個宏願,說:「在找到克服失眠的方法前,誓不睡覺!」有一天,他的朋友對他說:「我找到克服失眠的方法了,就是睡覺。」

  由於「失眠」很普遍,很多文學作品都與「失眠」有關,這差不多都可以構成一種獨特的文學範疇。蘇東坡的<水調歌頭>是一個例子,上半段一開首便說:「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下半段開首說:「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月光流轉,照著一個失眠的人。

  失眠的人是孤寂的,或者說,孤寂的人是容易失眠的。李白的<靜夜思>便是講一個孤寂的失眠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在床上,卻睡不著。望著地上的月色,疑是地上的霜。睡不著,是否因為太冷呢?再望明月,便想到故鄉。噢,原來他遠離親人,一個人在途上。孤苦伶仃,感到大地和人事的淒冷。或許,就是因為這份淒冷,久久不能眠。

  有人說,失眠的人是「眼光光」的,但就因他「眼光光」,他才能看到人生的實況。不過又有人說,就是因為看到人生的實況,一個人才失眠。

  失眠與生命的實況,看來緊密相連。某些人,看到某些生命實況,他們失眠。某些人,看到另一些生命實況,他們能安然入睡。

  失眠與對抗失眠,是人生的一大問題。失眠從何而來,如何對抗失眠,又與我們如何理解生命的實況有關。當夜闌人靜,看著「床前明月光」時,你的信仰能否讓你看到生命的實況,而能安然入睡呢?

  詩篇第四篇的作者,看來與李白和蘇東坡一樣,都是一個失眠的人。不過,他以信仰的心,去克服失眠。今日,我們看看他的見解,能否幫助我們克服失眠?

  我講道的經文,是今日的詩篇經課:詩篇第四篇

詩4:1 〔大衛的詩,交與伶長。用絲弦的樂器。〕顯我為義的神啊,我呼籲的時候,求你應允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現在求你憐恤我,聽我的禱告!

詩4:2 你們這上流人哪,你們將我的尊榮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你們喜愛虛妄,尋找虛假,要到幾時呢?〔細拉〕

詩4:3 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分別虔誠人歸他自己;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

詩4:4 你們應當畏懼,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時候,要心裏思想,並要肅靜。〔細拉〕

詩4:5 當獻上公義的祭,又當倚靠耶和華。

詩4:6 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甚麼好處?耶和華啊,求你仰起臉來,光照我們。

詩4:7 你使我心裏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

詩4:8 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

 

  我將這詩篇的第1節及第8節,看為是一個禱文的開頭及結尾。然後,第2至3節、4至5節、6至7節分成三個小段落。

 

(1)第1節:公義的神聆聽人的呼求

  夜闌人靜,明月當空。詩人思潮起伏,久久不能眠。他向夜空的主祈禱。

詩4:1 顯我為義的神啊,我呼籲的時候,求你應允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現在求你憐恤我,聽我的禱告!

  「顯我為義的神啊」可以簡單地譯為「我的公義的神啊」。

  詩人感到人生有欠缺,世事有不足。欠缺的東西,核心是公義。詩人耿耿於懷的,不只是自己的事,更是國事與天下事。世間沒有公義。但公義不是一種空想,公義源自一公義的神。公義的神看著世人,也審判著世人。

  真正的祈禱,不是黑夜中獨自哀鳴,而是向神呼求。這種呼求,建基於神的性情。若神是公義的,則我們遇上不義時,便應向神求公義的伸張,而不是胡亂的呼天搶地。

  「我的公義的神啊,我呼籲的時候,求你應允我!」

  詩人信任神,也信任從神而來的公義。

  「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這經文用了「窄」與「寬」的意象。我在「窄」中,你使我「寬」了。這可以引伸很多解讀。如:我在死巷中,你使我走上康莊大道。有人這樣解讀:我的喉嚨被人卡著,欲語不能;你卻鬆開這捆綁,讓我開口發聲。

  詩人的經驗,曾到窄巷死地,神卻解救他,使他走上生命的大道上。

  如今,他又遇上不義的事,被「滅聲」,但他偏偏要大聲呼求。他知道,世間有公義,因為公義的主存在。

 

 

(2)第2至3節:面對喜愛虛妄的人

詩4:2 你們這上流人哪,你們將我的尊榮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你們喜愛虛妄,尋找虛假,要到幾時呢?〔細拉〕

  「你們這上流人哪」,現在一般只譯為「世人哪」(sons of men)。這班人向詩人做了什麼呢?

  他們侮辱人的尊嚴,損害人的聲譽。他們喜愛虛妄,作不誠實的指控。他們弄虛作假,大話連篇。或者說,他們指鹿為馬,顛倒是非;以骯髒的手段,將正義的人貶損為不義的人;以謊話技術,將「愛人的人」污衊成「害人的人」。

 

  面對這樣的世界,詩人的反應,異常平靜。

詩4:3 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分別虔誠人歸他自己;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

  詩人看到這個世界是分為兩類人的。一類是「虔誠人」,即信仰忠貞的人,即堅持真理的人,他們是屬於神的。神將他們從世人中分別出來,他們不屬世界,是屬於神的。另一類人當然是「非虔誠人」,他們將假話當真話,他們離遠神。「虔誠人」是屬神的,他們屬於永恆的層次。「非虔誠人」與他們的話一樣,是虛空的,轉眼間便灰飛煙滅。

  詩人看自己是「虔誠人」,是屬於神的人。他渴求正義的禱告,正是神的心意。故此,他相信,他求告神的時候,神必聽他。

  詩人看來,由於人分兩種,「虔誠人」與「非虔誠人」,而「非虔誠人」顛倒是非,陷害「虔誠人」,這是「非虔誠人」的本性使然,故此,「虔誠人」被屈,不必大驚小怪。世人的奸險,只是顯出,誰屬上帝,誰敵對上帝。屬神的人,應明白必蒙神的保守,故也不必過份驚惶。

 

(3)第4至5節:面對心懷忿怒的人

詩4:4 你們應當畏懼,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時候,要心裏思想,並要肅靜。〔細拉〕

  「你們應當畏懼,不可犯罪」,<聖經新譯本>將之譯為「你們生氣,卻不可犯罪」。這裡講出世人常常失眠的原因。他們在床上,應平靜的時候卻不平靜,他們常常怒火中燒。

  詩人徹夜未眠,是因為他想到,世人在夜裡,仍是充滿忿怒、充滿殺機。或許,在黑夜裡,這些人正密謀陷害人的大計。

  詩人的反應,是在禱告中規勸他們。勸他們不要犯罪,勸他們平靜下來。夜深了,平靜吧。

 

詩4:5 當獻上公義的祭,又當倚靠耶和華。

  這仍是詩人的規勸。他呼籲心懷忿怒、夜裡未睡的人,當獻上公義的祭,又當倚靠耶和華。神是公義的神,「獻上公義的祭」,就是獻上合乎神性情的禮物,即:作出合乎神心意的行動。這其實就是呼籲「非虔誠人」從惡道中回轉,走回正道。

  在一個充滿不義的世界,在隱藏著種種殺機的黑夜裡,詩人默默地祈禱,祈求人熄滅心中的怒火而能安眠,祈求人放下犯罪的念頭而能平靜下來。

(4)第6至7節:面對放棄希望的人

詩4:6 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甚麼好處?耶和華啊,求你仰起臉來,光照我們。

  當世人弄虛作假、顛倒是非時;當世人心懷怨忿、充滿殺機時;另一些人就覺得前途暗淡,放棄希望。他們說:「誰能指示我們甚麼好處?」或者說:「還有誰能給我們一個美好的明天呢?」哀莫大於心死,這些人放棄了對明天的想像。沒有明天了,明天已經死了。沒有誰可以救我們了。放棄吧。

  憂慮與絕望,都叫人無法安睡。當沒有明天時,一個人怎能睡覺。在絕望的心靈裡,黑夜的空洞,使人找不到落腳的地方。沒有落腳之處,人怎能安心、怎能安然睡覺?

  詩人的祈禱是:「耶和華啊,求你仰起臉來,光照我們。」這經文源自民數記6: 24-26的祭司禱文,全文是:「願耶和華賜福給你,保護你。願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耶和華向你仰臉,賜你平安。」這禱文講到從神而來的光明,這是在世界的黑暗裡讓人感到平安的光明。

 

詩4:7 你使我心裏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

  世人的快樂,是外在的、物質的快樂。當衣食豐足時,世人才感快樂。詩人說,有另一種更深層次的快樂。這是「內在的快樂」、「心裡的快樂」,這是勝過「外在的、物質的」快樂的。這種快樂,不受外在環境影響,而源自創造明天的神。不要為明天憂慮,不要以為沒有明天了。明天是屬於神的,人不能從神手中奪去明天。

 

(5)第8節:神使人安然睡覺

  詩人的結語是:

詩4:8 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

  「必」,即一躺下便睡著。經文出現兩個「安然」。第一個「安然」,指生命的圓滿,無缺無憾。第二個「安然」,指生命的平安,無畏無懼。詩人在無缺無憾、無畏無懼的平安中,一躺下便睡著。這平安的源頭,唯獨是神。

 

  詩人面對的世界是叫人不安的。謊話連篇、陷義人於不義、充滿忿怒、心懷惡念、對明天絕望、充滿憂慮不安。這是一個叫人失眠的世界。

  詩人的回應是:一,更肯定自己的身分,自己是屬於神的,是屬於公義的。這不是自我麻醉,自我清高,而是提醒自己,要行事公義,與神的性情一致。二,默默為世人祈禱,希望他們悔改。三,鼓勵絕望的人,幫助他們在神的光明中找到希望。

  詩人沒有苦毒、沒有怨言、沒有仇恨、沒有失望。他只是默默地守望、默默地愛、堅定地信靠神。

  最後,他以「一躺下便睡著」,去回應世人的失眠。他能「一躺下便睡著」,是因為神是真的。信靠神的人,能在他賜的平安中克服失眠。

  你願意以信靠神的心去克服失眠嗎?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