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福增教授 – 願你們平安

      150412_sermon

講題:願你們平安 Peace Be With You

經文:約翰福音20章19-31節

講員:邢福增教授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4月12日

最近亞視不獲續牌的消息,令不少人開始懷緬這些電視台。我記得在麗的時代,劇集「人在江湖」有膾炙人口的插曲「人在旅途灑淚時」。為何這插曲那麼受歡迎?除了因為歌曲悅耳外,相信歌詞也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明白世途多麼險阻,令你此時三心兩意,看遠路,正漫漫,誰謂抉擇最容易。前路渺茫請君三思,問你可曾心生悔意,要退後,也恨遲,人在旅途灑淚時。」許多人都用旅途來比喻人生,這條路從出生走到死亡,旅途上充滿各種的挑戰。有些人儘管經歷各種難處,但生命仍活得精彩。也有些人在旅途上迷失了方向,不知前面該走的路如何,不得不灑下眼淚。特別是當他們曾致力奮鬥的理想,或者是持守的信念與價值幻滅的時候,生命頓然變得沒有意義。正因如此,有人只能活在自己所搭建的謊言世界之內,並將之視作真理,就好像國王的新衣中那位國王,活在「謊言」之中,總比被那個天真的小孩道出真相為好。又有人裝睡,無論如何,都不想被別人叫醒。因為面對現實,承受真相往往是個教人感到痛苦不堪的歷程。

今天,我們會興奮地記念主耶穌的復活。但大家有沒有想過,在第一個復活節當日,「復活」卻只不過是個「謊言」而已。對那些要把耶穌置諸死地的祭司

和文士而言,復活無疑是個謊言(他們擔心的是門徒把屍體偷去〔太27:64〕)。但對於跟從耶穌三年多的門徒而言,這何嘗又不是一個幻想?我甚至懷疑,這些

門徒是否仍記得主耶穌曾預言人子被釘在十字架,第三日要復活(太20:18-19)這句話?坦白說,門徒對耶穌的復活,根本沒有一絲奢望,他們甚至沒有企圖借

借「復活」的信念來凝聚自己,例如真的計劃偷走耶穌的屍體,編一個關於復活的謊言,藉著謊言來延續自己的運動(他們沒有這個膽量,也沒有這種領袖才能),反倒是處於迷失之中,沒有方向,只有恐懼。約翰福音記載,當時門徒懼怕猶太人想斬草除根,進一步逼害他們,所以一直躲在屋內把門緊緊關上。其實,祭司長等人根本沒有把這些門徒放在眼內,十二個門徒中,先是猶大出賣了耶穌,接著彼得又公開否認認識耶穌。當耶穌走向各各他十字架之路途中(教會傳統視稱作「苦路」),我們看不見門徒,那時代替耶穌背負十字架的是古利奈人西門,而為耶穌哀哭的,只有一些婦女(路23:26-28)。其中一站苦路是說有一名女子幫助耶穌擦去臉上的血。耶穌死後,鼓起勇氣去領回耶穌屍體,是亞利馬太來的約瑟。至於把耶穌按著猶太人規矩來安葬的,是尼哥德慕。甚至首先去墳墓的,是婦女(抹大拉的馬利亞等),而不是門徒。敢問:耶穌的門徒在哪裡?唯一的答案是:在耶穌被捕以後,門徒早就潰不成軍了!

門徒畏縮地躲在一起,除了害怕受耶穌的牽連外,也是極其難過的。馬可福音記載,當婦女告訴門徒耶穌復活的消息時,他們「正哀慟哭泣」(可16:10)。

這也難怪,那位呼召他們的主已被釘死了。他們當然會為耶穌的死而難過,畢竟大家相處三年,這是人之常情。也許,又會有人深切為自己在這星期的表現,特別是表現得如斯不濟而難過,因而進一步懷疑自己,否定自己。但他們內心也是充滿著許多的疑問,甚至我們不排除有人會覺得被耶穌欺騙與出賣。三年來,他們「撇下一切」,跟從耶穌,作他的門徒,最後換來甚麼?換了是你,內心也難掩這種不滿的情緒。耶穌的死,意味著過去三年的日子是走錯了路,押錯了注,真是悔不當初。門徒不僅要面對是否要否定自己的過去,更對自己的現在及將來充滿疑惑!他們迷失了方向,沒有了意義,人生的痛苦與悲哀莫過於此。所以,當他們聽到耶穌復活的消息時,福音書描寫他們最直接的反應就是:「以為是胡言,就不相信」(路24:11)、「可是不信」(可16:11)。就在這所滿佈著恐懼、迷失與疑惑的房子裡,主耶穌向門徒顯現,並向他們說:「願你們平安」。「願你們平安」是主顯現時最常說的一句話(太28:9、路24:36、約20:19、21、26)。還記得在數天前,就是逾越節晚餐後,主耶穌曾跟門徒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把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給你們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在耶穌顯現前,如果門徒仍記得耶穌所說的話,一定感到莫大的諷刺,主真的留下平安嗎?沒有!他們所感受到的,只有憂愁與膽怯!那麼,對於當時那群面對著恐懼、迷失與疑惑的門徒而言,顯現後的耶穌,「平安」到底有何意義。第一,平安讓門徒能夠走出恐懼。當主耶穌在這間充滿恐懼的房子出現時,說了第一句「願你們平安」,然後就把手和肋旁的傷痕指給門徒看。為甚麼復活的主還留著釘十字架時的傷痕?理論上祂絕對可以變得完美(祂可以不受時空間的限制,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但是主卻選擇可以看得見,甚至是摸得著的傷痕作為祂復活的記號,最簡單的原因,就是主耶穌要證明那位曾被釘在十字架上受苦至死的人子,如今已勝過死亡,從死裡復活了──「傷痕」就是最好的證明。面對復活的主,門徒「就喜樂了」(約20:20)。門徒從恐懼到喜樂,關鍵就是主真的復活,這位死而復活的主也就是平安與喜樂的源頭。耶穌身上的傷痕,無疑是耶穌被釘死的記號,但如今,又成為他復活的標記。

詩歌《因祂活著》其中一段歌詞是:「因衪活著,我能面對明天,因衪活著,不再懼怕;我深知道,他掌管明天,生命充滿了希望,只因衪活著。」對,若有主耶穌與我們同在,我們就不必害怕!因為整個世界都改變,我們的主永不改變。基督是復活的主,他永遠活著。主已經復活了!祂第一句跟門徒說的話就是「願你們平安」。祂賜給我們世人不能給予的平安,就是復活的生命。第二,是平安與使命的問題。主耶穌向門徒第二次說「願你們平安」後,接著說:「父怎樣差遺了我,我也照樣差遺你們」(約20:21)。這話其實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分離禱告」中也曾向門徒揭示:「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約17:18)。耶穌把一幅父-子-門徒的圖畫呈現出來,現在子已經完成父所交託的使命,門徒就是子的接棒者,主耶穌向門徒顯現,就是差遺他們,繼續完成上帝救贖人類的工作。不是吧!這群已經潰不成軍,活在恐懼與迷失的門徒,竟然是基督的接棒者,主耶穌是否所託非人呢?其實,門徒的迷失,是因為他們在耶穌死後失去了方向,看不到前面的路。如今復活的主向他們託付,正是要為門徒的未來賦予使命與意義。如果門徒在耶穌死後懷疑甚至否定過去三年,甚至認為自己原來是活在謊言之中時,復活的主正要揭示,祂就是基督,上帝的兒子。主耶穌一直堅守自己的使命,沒有把父差派的任務丟棄,如今復活的主就要把這重大的責任交給門徒。今後,門徒的生命不再是活在謊言與迷失之中,而是要把自己的生命與主所託付的責任與使命結合。主耶穌差遺他們,又向他們吹了一口氣,說:「領受聖靈吧。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得赦免;你們不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不得赦免」(約20:22-23)一方面,耶穌回應了逾越節晚餐應許會賜下聖靈一事,聖靈是耶穌職事的繼承者。耶穌向門徒吹氣,就好像上帝創造時向亞當吹了一口氣一樣,讓門徒能得著新生命。另方面,耶穌授予門徒有赦罪的權柄,這正是門徒承接使命後,按照福音的大能而獲得的權柄。平安不僅是安慰,也是順服接受差遺與使命,並且授予權柄。這一群退縮的門徒,因著主的復活,重新堅定信心,並將繼續為福音使命而奮鬥。我們看見,躲在門後迷失的門徒,後來在使徒行傳中,成為一群勇敢見證,傳揚福音的人,甚至不懼死亡,以生命來見證復活的主。是甚麼讓他們改變過來?關鍵就是從這位復活的主,賜予平安的主,領受使命與權柄。今天,福音使命的棒已通過歷世歷代的信徒傳到我們手裡,我們是否因著不同的原因而感到迷失與乏力呢?在這些難關之中,復活的主所賜下的平安,能否讓我們從憂愁與膽怯中得到勇氣與力量?也許,我們會看見許多代表軟弱與挫敗的「傷痕」,但同樣是這些傷痕,可以讓我們看見復活主的臨在。

第三,是平安與相信。原來耶穌這次顯現時,多馬並不在場。當門徒向多馬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並向他陳述有關情況,特別是主把手和肋旁的傷痕都指給門徒看。多馬的反應是疑惑與不信:「除非我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用我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絕不信」(約20:25)。就在八日後,耶穌再次向門徒顯現,這次多馬也在場了。門也是關上,但主耶穌突然出現,向眾人說:「願你們平安!」然後他特別向多馬說:「把你的指頭伸到這裡來,看看我的手;把你的手伸過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不過,在復活的主面前,摸不摸主的傷痕已經不再重要了。多馬高呼:「我的主,我的上帝!」多馬顯然徹底降服下來了!接著主耶穌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嗎?那沒有看見卻信的有福了」。這句話是甚麼意思呢?其實,多馬並不比眾門徒差,因為其他門徒第一次聽到婦女說主復活時,也是抱著懷疑的態度。第一批見證主復活者,都是因看見才相信的。所以,耶穌這話的目的,不是要斥責多馬的小信。僅得留意,主耶穌復活後的顯現,都是向著他的跟隨者與門徒。為何耶穌不向更多原來就反對他的人顯現,例如他可向彼拉多、或到公會,在定他罪的人面前大顯威風。但是他並沒有這樣作,福音書從沒有記載耶穌向不信他的人顯現。顯然,耶穌從復活到升天的六個星期內,最大的目的是要建立門徒,能夠親眼看見復活的主,實在是莫大的福份。他深悉自己升天後,便不再顯現,要令那些「沒有看見的人」相信他,就只能靠這群見證人。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討論基督的復活時這樣說:「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最重要的就是:照聖經所說,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還顯給磯法看,又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次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現在還在,卻也有已經睡了的。以後他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最後也顯給我看;我如同未到產期而生的人一般。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稱為使徒,因為我曾迫害過上帝的教會。然而,由於上帝的恩典,我才成了今日的我,並且他所賜給我的恩典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其實不是我,而是上帝的恩典與我同在。無論是我或是其他使徒,我們都如此傳,你們也都如此信了。」(林前15:3-11)「我們都如此傳,你們也都如此信了」──保羅這句話正是歷世歷代每位基督徒的寫照。不過,無論是有機會親眼看見復活的主的,或是因著這些見證人所傳而相信的,都必須與主有第一手相遇的經歷。就好像多馬一樣,因著與主相遇而放下自我──「我的主,我的上帝!」我們如果能夠經歷主,就不容易因眼前的疑惑而否定主的真實,進而能夠感受到祂同在的「平安」。弟兄姊妹,你的信仰的生命中,是否也曾因與主的相遇而呼高「我的主,我的上帝」呢?與主相遇的經驗,可以幫助我們在不如意的環境中,在看不見上帝的黑暗日子裡,甚至是懷疑上帝的真實的困境中,仍能堅持信仰的真實。記得有一次在國內認識了一位教會的長老。他帶領我們到山區的教會探訪信徒時,在途上特別指著一座橋給我們看。這座橋在他的生命中,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原來在文革時期,他被下放勞動,負責在山邊修建這座橋樑。不知是甚麼原因,他在工作期間突然失足墜下,當他以為自己必定喪命時,身體卻被另一些東西承託住。他深信是上帝拯救他的性命,於是他立志餘生要好好的為主而活。八十年代,教會恢復活動,他便積極參與教會事奉,每次當他在事奉過程中面對困難,想要放棄的時候,他就回到這座橋邊,再次思想上帝如何拯救他的生命,他與上帝所立的約,然後便堅持下去。各位弟兄姊妹,我們的生命會否同樣有這樣一座橋,讓我們在面對困難的時候,可以提醒我們不要忘記上帝的恩典?這座生命之橋,既是我們生命中最低谷的地方,但也同時可以是見證上帝與我們同在的地方。如果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由生走向死亡的旅程,那麼,基督徒在人生路上奔跑,究竟與其他人有甚麼不同?我們是因著信仰而走一條容易及平坦的康莊大道嗎?或是好像中國人駕車時懸掛那個「一路平安」的小符,路路平安,沒有意外?我相信,基督徒生命的不同,是表現於:一,我們是否因著相信復活的主,而相信復活的生命,並因末後的盼望而活得更有勇氣;二,我們是否願意接受復活的主所交託予我們的使命,以此作為我們奔跑人生路的方向;三,我們是否能夠與復活的主相遇,經驗祂的真實。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的生命真的能夠因信仰而與別不同。因為復活的主已已祂平安賜下,這是世人不能給予的平安,讓我們的生命也能作復活主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