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天上的信息,地上的使者

      150517_sermon

講題:天上的信息,地上的使者–這個冬天不太冷 Heavenly Message, Earthly Messenger

經文:提摩太後書四章9-22節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5月17日

代言人是近年新興的推銷商品方法。前段韓劇「來自星星的你」風靡港、台、澳、大陸,走在大商場,盡是是男女主角金秀賢、全智賢的肖像。但商品的代言人,跟本不認識商品,用過商品;不少消費者就因為鍾情代言人,透過購買商品。偶像用這化妝品,我也用這化妝品。賣了不良商品,損失金錢事小,但吃了不良的藥品就影響健康了。

最近國內通過法案,規定代言人一定要親身用過和認識所代言的商品,代言人應該是見証人,否則就是作出虛假聲明。

耶穌的福音也有代言人。今天是耶穌升天主日,下周是聖靈降臨節。耶穌升天時對門徒說:「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你我的見証。」(使一8)

在商業消費社會,知名的代言人抬捧商品,使商品增值;但福音的代言人,是天上的福音使我們尊貴,我們不過是地上的使者。我們來自塵土,出身卑微,而且生命軟弱,容易迷失,但天上的信息已托負給我們了。為甚麼?因為我們是見證人。

   地上的使者–我們的本性容易迷失, 使一16,1 7;約十三25, 26

培根有句名言:「犯錯因凡人,悔改靠神恩,沉溺是魔障」(To err is human, to repent divine, to persist devilish) 。地上的使者,指出使者生命的軟弱,容易懼怕退縮,容易迷失貪愛世界,容易橫梗悖逆。

猶大被召成為使徒,但因貪財出賣耶穌,失去了使徒的職份。「他本來列在我們數中,並且在使徒的職任上得了一份。這人用他作惡的工價買了一塊田,以後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腸子都流出來。」(使一17, 18)

猶大的角色令人費解,甚至引起爭議。猶大是否按著上帝寫好的劇本,演出交付給他歹角的角色;他的使徒職份是偽裝的,根本是撒但的臥底;甚至有人說猶大的功勞不少,沒有他耶穌怎樣上十字架?

耶穌沒有被猶大出賣也可被捉拿,被釘十字架。耶穌被門徒出賣,旨在說明他嚐盡人間罪惡帶來的痛苦。莎士比亞名劇「凱撒大帝」(Julius Casesar)中的一幕,凱撒步上元老院階級時,被其親信刺了二十多刀,其中至命的來自最信任的布魯圖:Et tu, Brute? (You too, Brutus? 布魯圖,你都有份嗎?) ,跟著凱撒倒在地下。

猶大的使徒的職份也是真的。為此彼得進行了認真的補選程序,而不是宣佈猶大使徒職份無效。耶穌呼召猶大進入使徒之列,在猶大快要出賣他時想挽回他,懸崖勒馬。「耶穌就蘸了一點餅,遞給加略人西門的兒子猶大。」(約十三26)蘸一點餅遞給猶大,是表示一種關愛。猶太人有一習俗,請客的席中安排上好的餅,由主人親自遞給所敬愛的客人中國主人奉上雞脾。但猶大並未領情,沒有甚麼反應,他硬了心,拒絕耶穌的愛。「他吃了以後,撒但就進入了他的心。」(約十三27) 並不是餅有甚麼魔力,吃了撒但就進入心中,乃當人拒絕上主的愛時,撒但便有機可承了。

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猶大為了金錢出賣耶穌:「這人用他作惡的工價買了一塊田」。是否當猶大看準了這塊地,想擁有這塊地,而出賣自己使徒的身份呢?像以掃為了一碗紅豆湯,出賣了長子的名份。

在諸多被揭發的內地貪官案例中,很多官員初時是勤儉愛民,心底善良,但因為制度不健全,受到金錢的誘惑,德行被腐蝕,變成另一個人。報載一位軍隊貪官被查抄時:「在豪宅内的地下室发现有一吨多重的现金,而宅内各种金银珠宝更是不可胜数,要临时叫来十几辆军用车才 全部运走。」

誠然,猶大是從恩典中墮落了,因為貪婪出賣耶穌,出賣了使徒的身份。另一個在恩典中墮落的例子是底馬。

保羅第二次下在監前,初次被提訊時,沒有人前來幫助他;他期望站在他旁邊的人,竟然離開他,特別是底馬:「因為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開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四6)底馬是誰?為何保羅感嘆底馬離他而去呢?底馬就是保羅在腓利門書所提及曾經和他出生入死的同工。

世界的魅力。現今的世界,永遠閃爍著迷惑,叫天路客放軟了腳步,模糊了遠象,偏離了方向。貪愛一字,顯示了世界永恆的魅力—眼目的情欲,肉體的情欲,和今生的驕傲。有一首歌這樣描述現今的世界:我們活在這時代,除了追求金錢、成功、名譽、炫耀外,追求其他的價值會被嘲弄,甚至遭消滅;唯有金錢、成功、名譽、炫耀,因為我們活在唯有物資的世界。(We are living…in the age, in which the pursuit of all values other than money, success, fame, glamour have either been discredited or destroyed. Money, success, fame, glamour, for we are living in the age of the thing.)

貪愛一字,也表明信徒不是經過誠實的思考而放棄信仰,乃是被吸引隨流飄離信仰。魯益師(C. S. Lewis)說:「我們要常常被提醒所信為何,沒有一樣信仰會自動在我們的頭腦中茁壯成長的,它需要培育滋養。事實上,若你好好查驗一百位離棄基督信仰的人,我懷疑多少是經過誠實思考而離開信仰,很多都是隨流飄走,不是嗎?」(We have to be continually reminded of what we believe. Neither this belief nor any other will automatically remain alive in the mind. It must be fed. And as a matter of fact, if you examined a hundred people who had lost their faith in Christianity, I wonder how many of them would turn out to have reasoned out of it by honest argument? Do not most people simply drift away?- C.S. Lewis, Mere Christianity) 。

你有沒有好友,多年和你在團契一起事奉,為信仰大發熱心,甚至是領你信主,但現在己沒有返教會,他沒有放棄信仰,但金劍已沉埋,壯志蒿萊。崇基神學院邢福增院長在最後的周四晚會寄語畢業同學時提到:他是安素堂長大的,作為歷史學者,他特別安素堂的歷史有興趣。安素堂是紀會前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前會督黃安素牧師的,台灣東吳大學也在校園紀念他的安素堂。離世前,黃安素牧師按立了三位他信賴的同工,一位是梁林開牧師,另外兩位現在已離開教會了。

信仰不會自動在我們心中茁壯成長的,它需要培育滋養,特別是信徒互相激勵;一堆炭燒得熊,一顆炭容易熄滅。保羅沒有因為底馬離開而灰心,因他看到另一群熱心的同工。

我們信福音和傳播福音信息的人,是福音帶給我們尊貴的身份,盡管我們是軟弱的。信息是屬天的,傳信息的使者是屬地的,這是保羅在提後四9-22給我們的信息。

   地上的使者–生命的限制,在限制中做好自己,提後四13

「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侯要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提後四13)

今天使徒行传经课,選立代替猶太的使徒,結果馬提太遞補空缺,事件給我的氣氛,教會像旭日初升,朝氣勃勃;使徒將分散到各地傳揚福音。這景象好像電影「七劍下天山」的開始,你到那處,他到這處……。但讓我們進到使徒行傳的後面,看到各使身體隨著時間的流逝,開始身體已不及當年勇了,因為我們是地上的使者;有些福音的使者更因為因傳福音而坐牢,身體衰老得更快。

提後四9-12記述一位年過六十的老人福音使者,上了枷鎖,單獨被囚禁在地下只有四立方公尺的斗室中,陽光透過窄小的頂部的窗戶,灑在頭髮稀疏的老人的頭頂。然而,這位老人沒有自怨自艾,這位老人就是使徒保羅,他是因傳揚福音而下獄。面對同工的變節和離棄,他心中也沒有任何憤懟。

冬天很快就來到,因為地中海氣候,冬雨夏乾,屆時囚室四壁潮濕,陣陣冷風,寒氣迫人,而且冬天過後,保羅自己預感將面對身首異處的處决:「我現在被澆奠,離世的日子到了。」(提後四6)隨著年日的流逝,他身體開始衰弱,他需要麼加衣禦寒:「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四13)在人看來,這是一個寒冷的冬天,但對保羅來說,這個冬天不太冷。

 保羅第一次被囚是軟禁,可見客人,但這次上了枷鎖,而且身體已不及當年勇了。然而,冬天寒凍,有衣物禦寒;禁見訪客,可以閱讀,亦可寫作。「我在特羅亞留於迦布的那件外衣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四13)我們若接受自己的限制,在制約的環境中,也可以從容自若,盡量做好自己。保羅曾經年輕過,那時他拿著大祭司的文書,進入大馬士革,搜捕基督徒,那時候保羅何其強壯。史提反被擲石塊,行刑的人,都把衣服放在保羅的腳前,那時他何其威武;壯年時,保羅曾風塵僕僕,遠赴歐洲傳道,未嘗言倦。他曾靠主行神蹟,使死人復生,病人得愈,驅魔趕鬼,如今天氣寒冷,難道不可以求上主賜他金剛不壞之身?

保羅明白,人的限制和自然規律,是上主為我們立下的界限,不能逾越,他甘心順服,要求提摩太攜來外衣,抵禦風寒。其實很早的時候,他曾三次求主醫治他身體的軟弱—拿走身上的的刺,這刺很可能指眼疾,加六11:「請看我親手寫給你們的字是何等的大呢?」但上主不允,他就順服,毫無怨言,藉此認識到自己的限制,學到謙遜。在不同的人生季節,都有不同的限制,萬物各按其時,在諸般的限制中,盡量做好自己。

這個冬天不太冷,因他有外衣蔽體,有書卷閱讀。

   地上的使者–生命像泥土,可被陶造成大器

這個冬天不算冷,也因為他看見許多人被上主使用。

窩心暖意。保羅沒有覺得這是冬天太嚴寒,因為很多事使他感到窩心。不錯,他看到人的軟弱,離棄信仰,但同時有更多的人,生命被陶造,持守真理,勇往向前。保羅不會因底馬貪愛世界離開他而意志消沉,因他看到更多的人被主的愛所吸引,愛慕主的顯現多於眼目的情欲,羨慕將來公義的冠冕多於現今的名和利。

他看到革勒士往加拉太,是為事工的需要,提多往撻馬太也是為了事工,而且路加一路都陪伴左右,還有馬可,他就是馬可福音所記載,耶穌被賣時,有一少年人被兵丁追問:你可否認識耶穌?他急忙把身上的布拋開逃跑,他是一位十分怛怯的人。「有一个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块麻布,跟随耶稣,众人就捉拿他。他却丢了麻布,赤身逃走了。」(可十四51)第一次保羅與巴拿巴到歐洲傳福音時,他中途怕太艱辛而離隊,所以第二次保羅到歐洲傳道時,堅持不攜帶馬可。(徒十三13;十五36~38)但勸慰子巴拿巴慧眼識英雄,有培訓的恩賜,曾經栽培保羅,在他悉心提攜下,馬可得到接納和磨練,最終成為幹練的宣教士:「在傳道的事上於我有益。」

保羅的眼目,不單看到令他失望的底馬,他看到更多被主改變生命的同工。在教會,祇要我們細看,我們也會看到上帝在不少人的生命中工作,像泥土在陶匠手中被陶造,生命得著激勵。

 冬天己經來到了,春天還會遙遠嗎?

保羅很早就知道,人生季節最後的一站是冬天,所以他很早就栽培提摩太為接班人,他對提摩太說:「但你所學習的,所確信的,要存在心裡;為你知道是跟誰學的。」(三14)保羅知道他快要澆奠離世了,巴拿巴怎樣訓練自己,培育自己,他也要如何訓練提摩太,接續他未完成的工作。人要過去,但上主的工作會持續發展。保羅不是為了事工而做事工,他是透過不同人的生命,去推動事工,所以保羅在人生的晚年,特別珍惜同工,除了我們提過的提摩太、馬可、路加,還有許多人名:百基拉亞居拉夫婦,亞尼色弗一家人等等。

 

總結:地上的使者,可以成器、也可以被棄。

家學渊源提摩太。在不同的人物類型中,我們看到一路順暢,預備接班的提摩太,他年少時己受教於敬虔的袓母羅以和母親友妮基。「想到你心裡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妮基心裡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裡。」(一5)我們看到家庭教育對人材的培育何其重要。羅以—友妮基–提摩太,提摩太家學渊源,得天獨厚,保羅來料加工,便成大器。盼望我們也重視家庭宗教教育,食飯前謝恩,臨睡前講一簡短聖經故事,然後合手謝謝天父睡覺。

大器晚成馬可。另一位是起步緩慢的馬可,馬可也有敬虔母親馬利亞,她開放家庭作為禱告的地方—馬可樓(徒十二12)。可能長於富裕家庭,馬可難耐艱辛,他也生性怯懦,但經過生命導師巴拿巴悉心訓雕琢,鼓勵誘導,給他第二次機會實踐磿練,最終也能大器晚成,在傳道的事上於保羅有益。

摸不透的底馬。最後是摸不透的底馬。底馬隨流飄去,究竟是外在的壓力令他退縮,或是靈魂深處的潛伏的牽引使他迷失呢?作為馬其頓省省會的帖撒羅尼迦的大都會生活,何時開始對他有特別的吸引力呢?能與保羅、路加等使徒同工並受他們肯定,底馬表現令人激賞,但在靈魂深處,卻孕育了靈性的危機,底馬已被現今世界的閃爍炫耀所吸引。

究竟底馬何時讓私欲在心中成孕呢?保羅不知道,但底馬自己應該知道,我們的靈魂渴慕甚麼,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我們自己應該知道。保羅開始不用馬可,但後來愈來愈欣賞馬可,我想馬可有一顆羨慕—聖工的心,他的靈魂深處,渴想事奉上帝,被主的愛所吸引,愛慕主的顯現多於眼目的情欲,羨慕將來公義的冠冕多於現今的名和利。

天上的信息,已交付給我們這些地上的使者了,我們來自地上的塵土,也有一天歸回塵土,但因著天上的信息,我們有永恆的生命,我們和上帝的關系,連死亡也不能間斷。

我們地上的使者,誠然是瓦器,但因為天上的信息,我們懷有莫大的能力。我們的心可以被迷惑,但也可以被上主的愛所吸引,愛慕主的顯現,羨慕將來公義的冠冕。

下載講章︰ 伍渭文牧師 - 天上的信息,地上的使者 (236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