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美珍博士 – 上帝,祢還在嗎?

      150712_sermon

 

講題:「上帝,祢還在嗎?」 God, Are You Still There?

講員:張美珍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7月12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晨!主內平安!

今日是禮拜堂自四月底關閉裝修後,首次再在此舉行崇拜。請勿誤會,我的講題,並非因為我們離開了兩個多月,而要問上帝還在這禮拜堂嗎;因為敬拜上帝,正如在約翰福音所說,不在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不受時間空間限制,而是在乎心靈與誠實。

今天這個講題:「上帝,祢還在嗎?」對很多信徒來說,這可能是一個最簡單不過的問題;大家既然來這裏參加崇拜,很明顯是相信上帝的存在;但是,這問題於我來說,這卻是一個相當沉重的問題。

今日所讀的福音經課:可六:14-29,記述了為耶穌開路的先知──施洗約翰,亦是一位上帝所重用的僕人,被希律王因為一句戲言而斬首,以一個悲慘的結局為他的人生劃上句號。一位不畏強權、為耶穌鋪路的先知,怎麼會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上帝,祢還在嗎?

過去這一年來,伊斯蘭國這個極端宗教組織,綁架了不少基督徒,有記者,遊客,以及平民,公然斬首,並在處決前拍下片段在全世界播放;每看見這些新聞,我都想起施洗約翰。二千多年前這種野蠻的殺人方式,竟然在文明社會重現。每見到這些片段,我都不期然會問:上帝,祢還在嗎?

這問題反映了我背後的假設,就是假如上帝還在的話,這些可怕的事件,是否就不會發生?每天打開報章,所看的國際新聞都離不開天災人禍、充斥著血腥與暴力的照片;本地新聞,若沒有重大意外事件發生的話,就離不開議事廳的爭拗、對政治的批判及對官員的謾罵。為何我們的世界,我們生活的社會,會變成這樣?上帝,祢還在嗎?

人生,有時都幾荒謬。我們活在一個不可理喻的世界。

大約一個月前,多謝白耀燦師兄的邀請,看了由他主演的話劇﹝終局﹞,在導賞手冊中有這樣的一段說話:

「第二次世界大戰粉碎了多少美好的家庭,也粉碎了人類可以幸福地生存在世上的夢想;美夢變成夢囈,人間變成另一個地獄……,人本身就是一個地獄。

人們開始重新檢視自身的生存狀態,重新評估一切價值,他們質疑着:神去了哪裏?為何造物主要把人捨棄在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裏?人存在有什麼意義?人應往何處去?」

我本人沒有經歷過世界大戰,但先父在國內經歷過抗日戰爭,是抗日英雄;其後經歷國共內戰,在四九年逃難至香港時,由家境富裕驟變至一貧如洗,由天堂跌落地獄,令我對於《終局》這段說話產生強烈共鳴。是的,上帝去了哪裏?為何造物主要把人捨棄在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裏?人存在有什麼意義?人應往何處去?

其實這些問題,早在我三十多年前進神學院念書時,已不斷在我腦海中盤旋。可能少時嚐過貧窮的滋味,經歷過顛沛流離的生活,這些問題在我年紀還很輕時便已出現,令我比同鹷人變得早熟。嘗試在神學院找尋答案的當兒,影響我最深的,是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神學,以及《對神誠實》(Honest to God)這本書。此書的作者是當時英國倫敦Woolwich區聖公會主教魯賓遜(John A.T. Robinson),他將當代三位歐洲基督教神學家的思想結合起來,包括有潘霍華的「去宗教化的基督信仰」(Religionless Christianity)、田立克(Paul Tillich)的「存有的基礎及存在的深處」(Ground of beings and Depth of existence)、布特曼(Rudolf Bultmann)的「去神話化」(Demythologization)等觀點融會貫通,對傳統基督教及上帝存在的問題,進行徹底的反思,讓我們在俗世中更認識我們的上帝。

《對神誠實》一書認為傳統基督教信仰,將上帝放在天上(up there)或外面(out there),是不正確的,"God is no longer a daddy in the sky". 上帝應該是活在人中間或內心的深處,與我們並存的。魯賓遜主教認為傳統的基督教信仰已經過時,對上帝的觀念應有新的看法,

潘霍華(1906-1945)是一位德國牧師及神學家,由於反抗希特拉政權而被捕,最後以絞刑被處決,離世時還不到40歲。他在獄中兩年多所寫的書信,被輯成一本書,中文譯名為《獄中書簡》,當中表達了他對上帝存在的一個很突破性的看法:

「上帝正在教導我們,我們生活為人,可以不要靠賴他。與我們同在的上帝,就是離棄我們的上帝。……這就是基督教與其他宗教主要不同之處。人的宗教意識使他在痛苦時去仰賴世上有力的上帝,以上帝為救星。聖經卻指引他去尋找一個無能無力和受痛苦的上帝。唯有受痛苦的上帝才能幫助人。我們所描述的已成長了的世界,是在於放棄了對上帝的錯誤觀念,且準備為聖經所指示的上帝而戰鬥;上帝以祂的軟弱去征服世界的強權。」《獄中書簡》第141頁。

其實,每次當我問「上帝,祢還在嗎?」,只是出於對人生的感慨;我絕對知道我問錯了問題。當潘霍華提醒我們,世界已經成長,上帝不再是以強而有力的第三者出現,上帝存在於人的內心,而當我們成長後,我們絕對應該要向自己所作的負責。世界與上帝,就好像子女與父母的關係一樣;子女年幼時,事事靠父母照顧;但當子女成長後,他應該有獨立自主的能力,並且要向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

是的,世界已經成長;今日我們鮮見上帝以超自然的力量來干預世界的運作。當我們看見世上那麼多天災人禍,要問的,不是上帝還在嗎;而是要問人類,問我們自己──作為世界的管家,為何會把這個世界弄得那麼糟?

我最近看了一條短片,在此與大家分享:《一名法學院學生的演講》

我每次看完北大法學生這個演講片段,我都有股想哭的衝動;上月學院職員退修會上,我與同事分享這條短片後,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眼淚。這條片給我最深刻的,是這四個字:「不要變壞」!今日我們的祖國神舟十號己經升空,國民生產總值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之一,但為何在國際上卻仍然無法贏得到別人的尊敬,甚至經常成為笑柄?中國食品沒人敢買,中國製造等於血汗工場!這正正是因為很多人變壞了,為了追求經濟利益不擇手段,罔顧人命。

創世記第一章,記述了上帝創造天地的故事,世界本來就是美好的──「上帝看著是好的」,後來祂把管理權交到按祂形象所造的人類手上。今日,我們把世界管得如何?不要變壞──說得真好!今天,並非上帝已經不存在,要是我們變壞了,埋沒了自己的良心,再沒有位置留給上帝。上帝依然存在,只是並非以我們期望的方式來存在。每見人間罪惡時,所問問題的對象,不應是上帝,而是「人,你變壞了麼?」

一位我非常敬重的老師,亦曾任崇基學院院長的沈宣仁教授(1931-2004),在他離世前一年,我往美國洛衫磯探望他;當我們的話題轉到他的病情以及人間苦難時,他提到近年來的一些體會:

「我發覺自己已經不再為那些人間罪惡、天災人禍而流淚;相反地,我只會為一些感人的事蹟、人性的真善美而流淚。苦難在人世間來說,本就是常態,是與生俱來的;唯有人性的真善美,才是不尋常。很多人遭遇苦難時都會怨天尤人,這是不應該的,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沈宣仁教授追思禮拜文集第73頁》

變壞了的人,變了質的世界,原來已變了常態。要活出上帝形象,有如要違反地心吸力,反其道而行,是需要不斷努力的;我們有沒有勇氣,如那位女學生所說,對那些已變壞的人說:我跟你不一樣!因我們是有上帝形象的!

上帝還在,祂正活在我們的心中!願我們一起努力,活出上帝的真善美!

~~~~~~~~~~~~~~~~~~~~~~~~~~~~~~~~~~~~~~~~~~~~~~~~~~~~~~

附件:一名法學院學生的演講

我是一名法學院的學生。我的每一門課的教授,都曾經在他的課堂上講過這麼一句話。他們常常說:「法律是這麼規定的,但是現實生活中(卻不是)。」

現實生活,是一種很神奇的生活。在現實生活中,那些尊重規則的老實人,往往一輩子都默默無聞;反倒是那些弄虛作假的人,到最後會名利雙收。於是乎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就經常有那些看著很有經驗的前輩,過來拍拍你(我)的肩膀跟你(我)說「年輕人你還不懂」。

我想問的是:「我們年輕人,你(我們)能為這個世界做甚麼?」

總有一天,銀行行長會是九零後(九十後);企業家會是九零後(九十後);甚至國家主席都會是九零後(九十後)。當全社會都被九零後(九十後)佔領的時候,我想問你們九零後們(九十後們):「大家想把這個社會變成怎樣?」

我知道,不是每一個人,他都能夠成為那種站在風口浪尖上去把握國家命運的人物。你、我,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升斗小民。是這個龐大的社會機器上,一顆小小的螺絲釘。

讀書的時候,每天都被父母耳提面命,說你幹啥都不要給我耽誤學習;畢業的時候,到處投簡歷(履歷),凄凄惶惶的等一家企業收留自己;逢年過節被逼婚;結婚買了房子,要花自己年輕的時候的、最好的二十年來償還貸款。

(這個社會)讓每一個年輕人都忙著生活,而沒有夢想、沒有時間關心政治、沒有時間關心環境、沒有時間關心國家的命運…還有哪甚麼精力去為這社會做甚麼?

但是後來我發現,還是有一件事情,你跟我都可以做到。這件事情就是:我們這一代人,在我們老去的路上,一定一定不要變壞 – 不要變成你年輕的時候,最痛恨、最厭惡的那種成年人。

如果將來,你去路邊擺攤,你就不要賣地溝油小吃,不要缺斤短兩;你將來開了工廠當了老闆,你不要偷工減料生產一些次品。

每一個普通人,他在自己普通的崗位上做一個好人,是有非常非常嚴重(重要)的意義的 – 因為我們每一個人,生下來都注定會改變世界。

我是一個學法律的,如果我將來是一個公正嚴明的法官,那麼這個社會就因為多了一個好法官,而變好了一點點。我希望大家都記住,即使給了你十萬個理由讓你去作惡,你都要保持自己的操守跟底線 – 僅僅就因為一個理由,這個理由就是,你不是一個(一隻)禽獸,你是一個人。

我更希望我們所有的九零後們(九十後們),你們(我們)都能成為那種難能可貴的年輕人,一輩子都嫉惡如仇,絕不隨波逐流;你絕不趨炎附勢;你絕不摧眉折腰;你絕不放棄自己的原則;你絕不絕不失望於人性。

所以,我親愛的九零後們(九十後們),如果將來再是有那些人跟你說,年輕人你不要看不慣,你要適應這個社會,這時候你就應該像一個真正的勇士一樣直面他、你告訴他:「我跟你不一樣,我不是來適應社會的 – 我是來改變社會的!」

謝謝。

下載講章︰ 張美珍博士 - 上帝,祢還在嗎? (241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