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信仰路上的四個重要時刻

      150823_sermon

 

講題:信仰路上的四個重要時刻 Four Critical Moments of a Pilgrimage

經文:約書亞記24章1-18節;詩篇34章;以弗所書6章10-20節;約翰福音6章56-69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8月23日

引言

 

眾所周知,維持一段關係很不容易,由拍拖到結婚,難免想過是否要分手;結婚之後,以為「公主和王子從此以後就快快樂樂地住在一起」,怎知道,離婚的念頭竟然偷偷地潛入不少夫妻的腦海中。有一位作者說,若是有人作調查,應該不難發現,目前活在地球上的已婚人士,從沒想過「我要離婚」的人大概不多!

 

基督徒維持和上主的關係,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相信為數不少的基督徒在信仰路上都掙扎過是否要繼續前行,甚至想過離開。今天經課的四段經文讓我們意識到,信仰路上的確有不少挑戰,這是考驗信仰的時刻,也是重新確認信仰的時刻。

 

一.約書亞記24:1-18:進入新階段的信仰重新確認

24:1約書亞召集以色列的眾支派到示劍,他召了以色列的長老、領袖、審判官和官長來;他們都站在上帝面前。

 

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在曠野漂流了四十年,終於來到應許之地──迦南。進入迦南,代表著以色列人進入新的階段。新的階段是充滿變數的,可能有無限的機遇,也可能有無盡的挑戰,甚至可能是迷失的開始。有一位讀幼稚園的小孩子問他的父母:「為甚麼我要努力讀書?」他的父母告訴他:「因為要讀好的小學。」當他讀小學時又問父母:「為甚麼我仍要努力讀書?」「因為要讀好的中學。」當他讀中學的時候又問父母:「為甚麼我仍要努力讀書?」「因為要進入大學。」當他進入大學後,他感到興奮,但漸漸又感到迷茫。以色列人幾十年來,跨越兩代所追尋的應許之地,已經到達了,然後又如何呢?在這新的階段,應該如何生活呢?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的領袖約書亞特別關注人民的信仰狀況。在新的階段,放在以色列人面前的,有眾多信仰選擇。應該如何面對這些選擇呢?

 

24:2約書亞對眾百姓說:

24:14「現在你們要敬畏耶和華,誠心誠意事奉他,除掉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和在埃及事奉的神明,事奉耶和華。

24:15若你們認為事奉耶和華不好,今日就可以選擇所要事奉的:是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明,或是你們所住這地亞摩利人的神明呢?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約書亞指出,「市面上」有很多信仰選擇,就以色列人所熟知的,包括有:「在埃及事奉的神明」、「你們列祖在大河那邊所事奉的神明」(即是亞述和巴比倫等地的信仰)、「你們所住這地亞摩利人的神明」。從現實上考慮,埃及是南面的強國,大河那邊是北方強盛的勢力,選擇他們的信仰,有靠背強國的優勢。另一方面,若從當下處境考慮,「這地亞摩利人的神明」也是一個明哲保身的選擇,有利得到當地人的接納和幫助。如此多有優勢的選擇,應該如何看待他們本身對耶和華上帝的信仰呢?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早前發表了《2014香港教會普查簡報》,特別指示大專及職青信徒的流失狀況。報告顯示,1999年時,教會佔有這組年齡層41.6%,至2014年,教會於這組年齡層跌至27.4% (全港為31.0%)。很多教會表示,近年來,大專信徒至初職10年以內信徒的流失嚴重。(http://www.hkchurch.org/GenericStyles/Content.asp?ID=11650&PaperID=0010

 

有人形容,基督徒中學生進入大專校園,或者基督徒大學生進入工作世界,好像小朋友進入主題公園一樣,樂而忘返。又有人形容,這些基督徒進入一個新階段,好像羊進入狼群一樣,有些變成了獵物,有些變成了狼。新的階段,有很多新的選擇,這些選擇,好像比原來的更吸引;新的階段,有很多新的挑戰,原本的信仰,好像已經應付不了新的處境。

 

進入迦南開始新的階段的以色列人,面對眾多看似更有優勢的選擇,如何回應呢?

 

24:16百姓回答說:「我們絕不離棄耶和華去事奉別神。

在新的階段,面對新的挑戰,他們重新確認對耶和華的信仰,以及對信仰的委身。是甚麼令他們對信仰作出重新確認和委身呢?

 

24:17因為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曾領我們和我們的祖宗從埃及地為奴之家出來,在我們眼前行了那些大神蹟,並在我們所行的一切路上,和所經過的各民族中保護了我們。

24:18耶和華又把各民族和住此地的亞摩利人都從我們面前趕出去。所以,我們也必事奉耶和華,因為他是我們的上帝。」

 

他們對耶和華的信仰,是他們的親身經歷。對別人而言,或者這些只是「事件」,但對當事人而言,這是「經歷」;別人可以把你的「經歷」用各種學說解釋掉,但對當事人來說,這些經歷是人生的一部份,不容否定的。踏入新的階段,面對新的挑戰,緃使未必能肯定本來的信仰仍否管用。然而,回望過去,某時某地某事件,那次的信仰經歷仍是真實的。這些真實的信仰經歷片段,是信徒進入新的人生階段再一次確認信仰的基礎。

 

 

二.詩篇34:善惡交戰中的信仰確認

34:15耶和華的眼目看顧義人,他的耳朵聽他們的呼求。

34:16耶和華向行惡的人變臉,要從地上除滅他們的名字。

34:17義人呼求,耶和華聽見了,就拯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34:18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心靈痛悔的人。

34:19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

34:20又保護他全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

34:21惡必害死惡人,恨惡義人的,必被定罪。

34:22耶和華救贖他僕人的性命,凡投靠他的,必不致定罪。

 

此詩背景

21:10那日大衛起來,躲避掃羅,逃到迦特王亞吉那裏。

21:11亞吉的臣僕對他說:「這不是那地的國王大衛嗎?那裏的人跳舞唱和:『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不是指著他說的嗎?」

21:12大衛把這些話放在心裏,就很懼怕迦特王亞吉。

21:13於是他在眾人眼前一反常態,在他們中間裝瘋作癲,在城門的門扇上胡寫亂畫,任由唾沫流在鬍子上。

21:14亞吉對臣僕說:「看哪,你們看這人瘋了,為甚麼帶他到我這裏來呢?

21:15我豈缺少瘋子,你們竟然帶這人到我面前瘋癲嗎?這個人可以進我的家嗎?」

 

就是因為有人宣傳:「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令大衛被掃羅追殺,四處逃走,流離失所。在受苦中之中的人很可能會問:「到底我做了甚麼事情令我得到如此的對待呢?」大衛堅持自己對掃羅沒有惡意,也沒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情,他被追殺,只因為掃羅對他的嫉妒。對一個信仰者來說,上帝應該是賞善罰惡的,惡人當道,自己卻無辜受苦,這會令人對信仰提出質疑,動搖信仰的基礎。

 

約伯無辜受苦,約伯的妻子對他說:2:9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背棄上帝,死了吧!」人們都相信,上帝是「德福一致」的,也就是說,有德者必能蒙福。在約伯的觀念裡,只要敬畏上帝,上帝必能保住他的產業且不止息地賜福他,而只要做到「無可指謫」,上帝就無降禍的理由。約伯的痛苦,不單單是遭遇災難,更在於作為虔誠的信徒,陷入善惡混雜,禍福不分的失序世界。

 

34:17義人呼求,耶和華聽見了,就拯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詩人表示,義人是可以有患難的,患難臨到,並不等於你不是義人。上帝的公義,不在於不讓患難出現在義人身上,而在於對身處患難中的義人予以肯定,並且關注和行動。

 

34:19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

義人是可以有苦難的,甚至是「多有苦難」,就正如耶穌說:「為義受逼迫」。詩人再次肯定,上帝的公義,在於顧念遇到苦難的義人,並且出手相救。

 

舊約中不少先知也因為看見惡人當道,義人受難而詰問上帝。我們作為平凡的基督徒,更難免因為自己的不如意遭遇,但又明明不是自己做錯了甚麼而得來的,而質疑上帝是否公義。詩人提醒我們,這些時候是再一次確認信仰的時候。歷世歷代不少在社會中試圖實踐「行公義、好憐憫」的信徒,看見世界惡人當道,公義不彰的時候,都曾經陷入信仰的掙扎。當他們再次確認信仰後,他們更有基礎及盼望在世上實踐「行公義、好憐憫」的使命。

 

 

三.以弗所書6:10-20:為信仰而戰的信仰確認

經過了新階段的衝擊,又經過了正邪混雜的考驗,信仰已經相當穩定。這個時候,可能滿懷使命,為上帝作見證,為信仰作出貢獻。在這個似乎是最不需要再作出信仰確認的時候,保羅認為又是要作出信仰確認的時候。

 

6:10最後,你們要靠著主,依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

6:11要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好抵擋魔鬼的詭計。

6:12因為我們的爭戰並不是對抗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對抗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靈界的惡魔。

6:13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邪惡的日子能抵擋仇敵,並且完成了一切後還能站立得住。

6:14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

6:15又用和平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

6:16此外,要拿信德當作盾牌,用來撲滅那惡者一切燒著的箭。

6:17要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上帝的道。

 

去年六月底,新加坡警察商業調查局正式起訴新加坡最大基督教會的辦創人康希牧師與另外五位教會領袖; 據稱商業事務局與新加坡慈善總監己調查已有兩年時間, 起訴指控財務違規, 他們私自盜用教會建堂基金用作康牧師師母何耀珊的音樂事業上. 新加坡慈善總監稱,從2010年5月開始的調查發現了財務違規行為,該教會被盜用的慈善資金總額至少為2,300萬新加坡元(1,800萬美元)。(jgospel.net/news/christian-news)

這是甚麼一回事呢?這不是一般為了私人利益的虧空公款,而是源於一個見證動機,這是城市豐收教會的「跨界計劃(Crossover Project)」。基督徒音樂評論人如此評論這事件:2002年康希夫婦開始這個事工,目的是要「使用何耀珊的歌唱和音樂,來接觸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的人和地」。何耀珊想要在短時間內快速崛起,非要借力使力不可 ,她向荷里活投石問路的首支單曲”Where Did Love Go” 找來天王級製作人David Foster操刀。Foster是誰呢?他曾製作過Whitney Houston、Madonna、Michael Jackson等超級巨星的唱片,是當前美國音樂界最火的人物。我十分佩服何耀珊的野心和格局,試問亞洲有哪一位歌手能請得到這樣的製作人?(讀者大概能嗅出這一千九百萬美元的跨界基金的一部份用到哪裡去了。)接著的十年,我們看到「跨界計劃」的執行團隊,非常努力的打造何耀珊成為流行巨星,這些年何的作品在Billboard Hot Dance Chart(美國告示牌舞曲榜)屢獲佳績,從創意發想、行銷包裝、到公關造勢,處處看得出跨界團隊的專業和用心。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他們忽略了「跨界計劃」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用音樂做為媒介來接觸未信的朋友。網友們對何耀珊這些作品的看法,大部份是負面的,大家都很納悶,都在問,這樣的音樂要如何「跨界」?用什麼信息內容與未信的人「對話」?從這個角度來看,「跨界計劃」的音樂創作是不及格的,從China Wine到Mr. Bill,從Where Did Love Go到Fancy Free,容我用比較重的語氣說,這些作品反映的是時下被罪沾污的世界觀,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出路,也完全看不到被基督更新的生命。跨界團隊對音樂題材的選取上,似乎只考慮到行銷和賣點,完全不顧內容是否與所宣揚的信仰有所抵觸。何在創作這些作品的同時,大概已經忘了,她是基督徒,是師母,而且正在執行「跨界計劃」,然而諷刺的是,聽眾沒忘,網友也沒忘。在宣教的領域裡,我欣喜跨界計劃正在大膽摸索一條不太有人敢走的新路,他們勇於接觸一般教會無法接近的群體,但這個夢,碎了。這一切,使得那飽受質疑的一千九百萬美元跨界宣教基金,在用途的正當性上找不到具有說服力的理由;而那個「為義受逼迫,被人誤解」的故事劇本也變得難以自圓其說,整個事件淪為一場鬧劇,也讓「跨界」這個立意良好的概念蒙上一層陰影。(王星然 : 「康希」來了-談何耀珊的跨界音樂)

在這個「顧客就是上帝」、「市場就是真理」的時代,凡是懷著使命要在這個世代為信仰作見證的基督徒,都可以在保羅的這段教導中得提醒,並且再一次對信仰作出確認。

 

6:12因為我們的爭戰並不是對抗有血有肉的人(生得見的人),而是對抗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靈界的惡魔(看不見的權勢)。

 

6:13「穿戴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還是「世界所宣揚的全套市場策略」

6:14「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還是「用包裝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還是「用公關當作護心鏡遮胸」

6:15「用和平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還是「用財富與健康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

6:16「拿信德當作盾牌」還是「拿市場口味當作盾牌」

6:17「戴上救恩的頭盔」還是「戴上名氣作高帽」,「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上帝的道」還是「拿著市場的潛規則」。

 

這好像最不需要再次確認信仰的時候,卻是最需要重新確認信仰的時候。

 

最後,如果信仰沒有市場,那又當如何面對自己,面對上帝呢?

 

 

四.約翰福音6:56-69:多人退去時的信仰確認

6:57永生的父怎樣差我來,我又怎樣因父活著,照樣,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

6:58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糧,不像你們的祖宗吃過嗎哪還是死了;吃這糧的人將永遠活著。」

6:59這些話是耶穌在迦百農會堂裏教導人的時候說的。

永生的話

6:60他的門徒中有好些人聽見了,就說:「這話很難,誰聽得進呢?」

6:61耶穌心裏知道門徒為這話私下議論,就對他們說:「這話成了你們的絆腳石嗎?

6:62如果你們看見人子升到他原來所在之處,會怎麼樣呢?

6:63聖靈賜人生命,肉體毫無用處。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

6:64可是你們中間有些人不信。」耶穌起初就知道哪些人不信他,哪一個要出賣他。

6:65於是耶穌說:「所以,我對你們說過,若不是蒙我父的恩賜,沒有人能到我這裏來。」

6:66從此,他門徒中有很多退卻了,不再和他同行。

6:67耶穌就對那十二使徒說:「你們也要離開嗎?」

6:68西門‧彼得回答他:「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

6:69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上帝的聖者。」

 

二○○九至二○一一年間,華人信念發展研究中的「信徒靈性發展研究」以網上問卷調查了數千名基督徒。他們的年齡由16至67歲,平均是29歲。究竟離開信仰的人在一年前有甚麼特徵,是與那些仍持守信仰的人有所不同?分析顯示,他們有較大比例是:(一)全時間的大學生(大學生活);(二)忙(世務纏身);(三)不重視傳統價值觀念;(四)當時沒有參加教會聚會(缺乏教會生活)。(許志超、劉永發、劉月瑩、張樹輝:「離開信仰的一些先兆」)

 

在信仰的路上,總有人因不同的原因而離開的。耶穌並非是報喜不報憂的宣傳機器,有人離他而去,耶穌坦然面對,聖經如實記載。

 

6:66從此,他門徒中有很多退卻了,不再和他同行。

6:67耶穌就對那十二使徒說:「你們也要離開嗎?」

 

你們也要離開嗎?為甚麼留下來呢?

葛凡西/法蘭西斯·柯林斯(Francis S. Collins),是一位遺傳學家,領導人類基因組計劃,並發現了多種疾病基因。1989年與徐立之共同發現囊性纖維化的致病基因(通稱CF gene)。葛氏讀大學時物理和化學科的成績出眾,並在一九七四年輕易地完成了他在耶魯大學的博士學位。讀書期間,他都以無神論者自稱,拿到博士學位後,他看見醫學界中遺傳因子學的挑戰,於是進修醫科,並於一九七七年拿到他的醫學學位。之後他在一所醫院工作並研究遺傳因子學。葛氏在醫院實習時,常看見許多人在垂死邊緣,然而他發現那些自稱是基督徒的,在面對死亡時,是多麼有平安,跟一般人不一樣。一天,有個每天受盡病痛折磨,卻因信基督而滿有平安的老婦問他說:「你信甚麼?」那一刻來得尷尬極了,因為他只能回答:「我不太肯定。」當時廿六歲的他,已當醫生,擁有兩個博士學位,對生命、疾病和死亡應已有答案;然而當他被問及有關他自己永恆歸宿這最基本的問題時,卻是啞口無言。(伍煒國:天外有天)

很多年之後,他寫了一本書,名為《上帝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God)。這本書寫到,生物學、天體物理學和心理學都支持對上帝的信仰。他表示:「一旦正確地被理解和尊重,科學與信仰其實是可以相互豐富和補充的」,「有一些科學無法回答的非常重要的問題……我發現信仰為找到答案提供了更好的途徑。」

6:67耶穌就對那十二使徒說:「你們也要離開嗎?」

6:68西門‧彼得回答他:「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跟從誰呢?」

你呢?你還要跟從誰呢?這是否也是你要作出信仰確認的時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