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瑞文教授 – 吃肉喝血的群體!

      150816_sermon

講題:吃肉喝血的群體 The Cannibals! 

講員:關瑞文教授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8月16日

很久以前,在一個城鎮裡,有一所教會,教友的人數不多也不少。雖經牧師多番努力,人數仍未見大增。不久,有一所俱樂部,在附近興建了起來。俱樂部的CEO頭腦精明,推出了很多迎合客人的設施,不管你是男女老幼,總能在當中找到你的樂園。因此,開業不久,俱樂部已招徠不少會員。牧師甚為好奇:「俱樂部何來如此的吸引力?」 他決定走訪該CEO。CEO言精意簡,指出秘訣很簡單:「投其所好,讓客人賓至如歸。」牧師聽後,恍然大悟,立即開始更新教會:革新了兒童主日學,以遊戲活動教導聖經,慕求小朋友快快樂樂;崇拜,就以最大眾化的形式進行,慕求人人享受;每周多設幾個祈禱會,為眾人祈福;設立講道評分意見箱,讓各人有冤有路訴等等。沒錯,首半年,人數真的增加了。可是,半年後,教會狀況打回原形。再過半年,人數甚至急速下滑。牧師大惑不解:「我已做到投其所好,讓教友賓至如歸。何解?」他再次請教該CEO。CEO說:「當然吧! 我的是俱樂部,天職是效忠客人。你的是教會,天職是效忠上帝。我的吸引力在於俗世至上,你的吸力在於展示有別於俗世的另類人生。你的聖經在使徒行傳2.38ff不是已經說了嗎?這裡清楚說明教會之所以有吸引力的原由:38彼得說:『你們各人要悔改 . . .』 40彼得 … 勸勉他們說:『你們當救自己脫離這彎曲的世代。』41於是 . . . 那一天,門徒約添了三千人,42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 … 43眾人都懼怕 . . . 44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45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46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恆切地在殿裏,且在家中擘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47讚美上帝,得眾民的喜愛。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不是嗎?我的吸引力,在於我能融入俗世;而你的吸引力,該是因為你與眾不同,甚至另類得使『眾人懼怕』。」

 

弟兄姐妹,今天我們讀的約翰福音6:51-58,正是要提醒主的跟隨者,教會是另類群體。

 

約翰福音6:51-58是一段很受注目的經文,聖經學者花了不少心血研究這組經文。該怎樣讀這段經文呢? 不同人有不同的讀法。一些基督徒,讀這段經文,覺得是耶穌向信他的人宣佈一個福氣,就是他是生命之糧,信他的人有永生。讀畢,連忙感謝上帝,因為知道自己已經獲得了天國入場劵。毫無疑問,信耶穌的人真的有永生。然而,這並非這段經文的重點。

 

曾接受少許神學訓練的人,讀到這段經文時,就常常把閱讀焦點放在聖餐神學上,欲透過這段經文,斷定究竟聖餐的餅和酒,是記念耶穌的受死,還是經祝聖後變質真的成為耶穌基督的聖體寶血,又還是餅和酒與基督真正的身體和血是同時存在於聖餐中。這個焦點,也許不錯,卻似乎沒有照顧到約翰福音經文本身的文本脈絡及當日處境。

 

今天,讓我們一起重讀這段寶貴經文。

 

話說,當天,耶穌談論到自己是生命之糧,並說自己的肉和血可吃可喝。不知怎的,這句話卻惹起了猶太人的爭論:「52這個人怎能把他的肉給我們吃呢?」53耶穌聽到了,就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裏面。54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說完了這數句,耶穌好像覺得自己說得還未足夠到位,因此,他再以更強的語氣,進一步澄清說,「55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

 

弟兄姊妹,你猜耶穌這樣澄清,會是讓群眾釋疑,還是讓人厭棄他呢?答案是,他這樣澄清後,反而讓不少人更厭棄他:60他的門徒中有好些人聽見了,就說:「這話甚難,誰能聽呢?」61耶穌心裏知道門徒為這話議論,就對他們說:「這話是叫你們厭棄…」66從此,他門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

 

讀這段經文,我們要問兩個問題:1.怎麼當耶穌說自己的肉和血可吃可喝,竟然會惹來如此爭論?2.怎麼耶穌的澄清和解釋,看來變得弄巧成拙?連本來跟隨他的門徒中都多有退去?

 

首先,讓我們探索第一個問題:1.怎麼當耶穌說自己的肉和血可吃可喝,竟然會惹來如此爭論?好像很莫名其妙,是嗎?然而,若我們翻查當時的希羅文獻,我們就很容易明白當中理由。原來,「吃人肉,喝人血」這句話,在當日是很流行用來罵人的。罵什麼?罵你是反對派、叛徒、是我們中間的奸細、是出賣同胞的非我族類。 並且,既然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必定是危險人物。這個罵人用語,在當日的文獻是不罕見的,在荷馬史詩裡、在修西得底斯的敘事裡、在约瑟夫的歷史裡等等,都可找到例子。

 

因此,當耶穌說:「54吃我肉、喝我血」時,聽在猶太人的耳裡,無疑是耶穌在說,「我是你們中間的非我族類,我心必異於你心。我帶來的世界,與你們的世界,迥然有異。我為世界定下來的議程,非你們所期望的。」

 

也許,在聽眾當中的耶穌跟隨者,還以為耶穌這句「吃我肉、喝我血」,不是這個意思。他們可能在想,「吃我肉、喝我血」這句話,一定是象徵用語或者是比喻修辭。它一定有言外之音!總之,耶穌不可能說自己是世界的反叛者,不可能說自己是來搞亂世界的秩序。

 

正等待耶穌澄清之際,耶穌卻進一步說:53「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裏面。54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55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56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裏面,我也常在他裏面。57…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著。」

 

聽到這個所謂澄清,耶穌的跟隨者都嚇呆了!為什麼?看看耶穌如何在字裡行間改變了他的用字,你便會明白。

 

起初,耶穌在v51的「吃」字,原文是phago。可是,當他進一步澄清時,在 v54開始,他改用了 trogo 這個字。Phagotrogo,中文聖經都翻譯為「吃」, 有分別嗎?有。Phago 是隻一般而簡單的字,平平凡凡是「吃」的意思。Trogo卻是隻很細膩的字,很繪聲繪色地形容「吃」的當下動作、過程型態等等,大概是廣東話的「嗒」、「啅」、「梅」、「含」、「吮」、「咬」之類。

 

這就是說,耶穌最初是說 「51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吃這糧,就必永遠活著。」可是,當跟隨他的人心懷好意地想這個 「吃」字是比喻用語時,耶穌立刻澄清:「我不是在說笑,也不是在講比喻,我真是說我的肉是可以『嗒』、『啅』、『梅』、『含』、『吮』、『咬』的。」因此,為了強調這個「吃」的真實性,在 v55, 耶穌就索性非常直接的說,「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耶穌要清清楚楚讓人知道,「我是你們中間的 『非我族類』,我心異於你心。我帶來的世界,與你們的世界,迥然有異。我為世界定下來的議程,也不是你們所期望的。」

 

還有,在言談間,耶穌又說,53「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裏面。」這無疑在說,「跟隨我的人,是被呼召加入一個新的群體,並且有義務去建造這個群體。而且,對於世界而言,這個新群體是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另類群體!」

 

這也回答了我們剛才發問的第二個問題:怎麼耶穌的澄清和解釋,看似變得弄巧成拙?連本來跟隨他的門徒,都多有退去?這顯然是因為,耶穌向跟隨他的人所提出來的挑戰,大得他們不願意接受。 他們從來沒有想過,他們被呼召,是要被呼召成為世界的異己,世界的非我族類!

 

弟兄姐妹,耶穌說:「在俗世社會中,我們是非我族類,我們的心必異於俗世的心。我們的理想世界,與俗世的理想世界,迥然有異。跟隨主的人,為世界定下來的議程,不是俗世所期望的。」

弟兄姐妹,教會是另類群體。教會看人生、看世界、看社會的角度,是迥異於俗世的。教會有自己獨特的語言、獨特的世界觀、獨特的關懷、獨特的議程、獨特的觀點。

 

近年來,香港人很煩惱。政治和經濟的生態急速地在變化。教會也很煩惱:雨傘、政改、本土運動、中港矛盾、同性婚姻、甚至「等埋首副」事件,教會似乎都不能也大概不應該置身事外。頭痛的是,面對這些爭論,教會該站在甚麼立場?到底教會是追尋民主,還是人民民主專政,還是君權神授?到底教會該是建制還是反建制?今天的經文說, 這些都不是教會的立場。教會是另類群體:教會看人生、看世界、看社會的角度,是迥異於俗世的。教會有自己獨特的語言、獨特的世界觀、獨特的關懷、獨特的議程、獨特的觀點,不需要也不會在俗世意識型態中選擇其一。耶穌基督的跟隨者只懂唯獨忠心於主耶穌基督的教訓,最多只會在適當時式有需要時與俗世意識形態短暫共事 (ad hoc alliance),並不會與俗世意識形態建立永恆契約 (eternal covenant)。同樣,究竟基督徒該是左傾還是右傾?是自由主義者、新自由主義者、資本主義的倡導者、還是馬克思主義的擁護者?今天的經文告訴我們, 這些都不是教會的立場。教會是另類群體:教會看人生、看世界、看社會的角度,是迥異於俗世的。教會有自己獨特的語言、獨特的世界觀、獨特的關懷、獨特的議程、獨特的觀點,不需要也不會在俗世意識型態中選擇其一。跟隨耶穌基督的人會說:「我唯獨忠心於主耶穌基督,並不會與任何俗世意識形態建立永恆契約。」

 

耶穌說,我們是吃肉喝血的群體,我們的身份、價值觀念、世界觀,與世人有異,與世人認為好的、妙的理想世界以至行動方案、議程,有質的分別。

 

且慢!那基督徒就該不問世事,獨善其身,就該只躲在四面墻壁裡崇拜嗎?絕對不是。聖子道成肉身,沒有想過要獲取世間權力,沒有想過要搞亂世界秩序,他只執意實踐天父的旨意而堅持向世人展示天國的格局―他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加福音 4:18)。結果,耶穌離不開政治,為了實踐天父所差遣的,他得罪了幾乎所有權力群體:(1)羅馬政府懷疑他;(2) 親建制的撒都該人和文士設法要陷害他;(3) 猶太「本土派」法利賽人視他為異己;(4)「左翼」革命份子奮銳黨人看他不順眼;(5) 甚至群眾到頭來都高呼「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在意識型態上, 耶穌非左非右非中間,並且左右不逢源。最後, 耶穌就是死在政治刑具十字架之上。不過, 他卻改變了世界。初期教會亦然。她因為誓死效忠於主耶穌基督的教訓,結果被當時不少猶太人指控為攪亂天下份子。記載在使徒行傳17.6裡,猶太人對初期教會的指控是這樣的: “These people who have been turning the world upside down…”(NRSV)。還有,一本很精彩的書,書名為 Christianity and the State in Asia, 當中研究了一些亞洲教會個案,發現當中不少地區的信徒群體,因為立心實踐主耶穌基督的教訓而不按人的話而生活,結果給好些專權的政府帶來了改革的壓力。他們都不是甚麼左傾或右傾群體,也沒有任何遠大的政治藍圖,他們只是一心一意作主的道的見證人,忠於神言,而聽信人言,結果卻在混濁的社會、世代中,成了暗路明燈。

 

按耶穌基督生命之糧的教導,教會是另類群體。另類群體,英文是 alternative community。這個英文字 alternative很有意思。Alternative,既有另類之意,亦有選擇 (choice) 之意。沒錯,只有另類,才是真正的選擇。弟兄姊妹,你們記得嗎?麥兜故事有這樣一則。某天,麥兜與媽媽到茶餐廳進餐:

 

兜:唔該,我要一個常餐呀。

太:常餐﹖常餐有咩食架﹖

伙:同特餐一樣囉。

太:咁特餐偽咩黎架﹖

伙:同快餐咁上嚇囉。

太:咁快餐又係咩黎架﹖

伙:車,快餐咪唶係午餐。

太:午餐食咩架﹖

伙:午餐同晚餐一樣架。

太:咁晚餐又食啲咩呀﹖

伙:晚餐咪即係常餐囉。

太:咁呀,我要兩個常餐呀!

 

沒有alternative—另類, 就沒有 alternative—選擇。

 

有另類、有不一樣的,世人才真有選擇。上帝的教會欲要成為世人的真正選擇,就要保持其在主耶穌基督裡的另類特質—在世而不融入於世,發聲卻不說俗世意識形態之言。這樣,教會才能成為俗世的暗路明燈。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