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前來與被召

      151018_sermon

講題:前來與被召 Come Forward and Being Called

經文:馬可福音10章35-45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10月18日

 

引言

馬可福音第九章記載,耶穌主動向門徒揭示自己的遭遇,告訴他們說:「人子將要被交在人手裏,他們要殺害他;被殺以後,三天後他要復活。」(9:31)門徒聽到這消息後,他們之間就出現了爭論.門徒的這場爭論,引起了耶穌的注意,因此他問門徒:「你們在路上議論的是甚麼?」(9:33)門徒似乎知道他們所爭論的並不是甚麼光明正大的事,因此不敢告訴耶穌,但作者告訴我們,他們在路上"彼此爭論誰最大。"(9:34)於是,耶穌勸導他們說:「若有人願意為首,他要作眾人之後,作眾人的用人。」(9:35)

令人驚訝的是,轉過頭來,當耶穌再次向門徒說:「看哪,我們上耶路撒冷去,人子將被交給祭司長和文士;他們要定他死罪,又交給外邦人。他們要戲弄他,向他吐唾沫,鞭打他,殺害他;三天後,他要復活。」(10:33-34)門徒再次聽到這消息後,竟然又引起類似的反應.門徒今次如何反應呢?耶穌又如何回應呢?讓我們細閱今天誦讀的福音經課──馬可福音10:35-45節.

經文

10:35西庇太的兒子雅各、約翰進前來,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無論求你甚麼,願你給我們做。」

10:36耶穌說:「要我給你們做甚麼?」

10:37他們說:「賜我們在你的榮耀裏,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

10:38耶穌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嗎?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嗎?」

10:39他們說:「我們能。」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

10:40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

10:41那十個門徒聽見,就惱怒雅各、約翰。

10:42耶穌叫他們來,對他們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

10:43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

10:44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

10:45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釋經與應用

10:35西庇太的兒子雅各、約翰進前來,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無論求你甚麼,願你給我們做。」

10:36耶穌說:「要我給你們做甚麼?」

10:37他們說:「賜我們在你的榮耀裏,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

上一次,十二門徒試圖自己協調排名,但看來不成功.協調,從來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因此,有人想到,與其花時間去和競爭對手磋商,不如另覓他途,撇下對手,直達天庭.雅各和約翰這對兄弟班似乎也採取類似的策略,企圖先發制人,捷足先登.

雅各和約翰如此進取,個別進前來找耶穌,其他門徒會如何反應呢?他們會不會遂個來敲耶穌的門呢?耶穌又如何回應呢?

10:42耶穌叫他們來,對他們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

10:43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

10:44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

10:45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門徒個別進前來找耶穌,私下要求;耶穌的做法是召集他們一齊到他面前來,公開回應.第一種情景是門徒私下前往找耶穌,第二種情景是耶穌召集門徒,這兩種情景對照,就是今天的題目"前來與被召"的對比.

雅各和約翰的行動,相對於耶穌的回應,讓我們聯想到前來與被召這兩種不同的信仰態度.作為耶穌的跟隨著,我們是前來還是被召的呢?還是兩種狀態交雜並存呢?從這段經文所敘述的事件來看,懷著前來的心態和處於被召的狀態可能有甚麼不同呢?

1. 進前來的門徒懷著操控的心態;被召的門徒懷著聆聽的心態

10:35西庇太的兒子雅各、約翰進前來,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無論求你甚麼,願你給我們做。」

雅各和約翰進前來,並非直接向耶穌提出要求,而是先對耶穌說了上述的話.他們為甚麼要先對耶穌說這些話呢?聽到這些話的人都會預期,對方接著就會提出要求;聽到這些話的人同時也會感受到,對方說這些話是意圖減低要求被拒絕機會,也會感受到對方隱約地在操控自己要滿足他們所提出的要求.

10:42耶穌叫他們來,對他們說:

相對來說,耶穌召集門徒來到他面前,期望他們放下操控的執著,放下要求的欲望,進入虛心聆聽的心境.在這裏,出現了操控的心態和聆聽的狀態的不同和對比.聆聽,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這裏啟發我們反思,會不會聆聽和操控有著此消彼長的關係呢?越想操控的時候,就不願意聆聽;越害怕被操控的時候,也越抗拒進入聆聽的狀態.

來到上主的面前,我們懷著怎樣的心態呢?我們企圖以要求和投訴去操控上主達成我們的期望?還是安靜地聆聽他對我們說話呢?還是,我們已經知道上帝不會被我們操控,但又不想被上帝干預我們的生活和行事為人,所以寧願與上帝維持距離,不讓自己有機會進入聆聽上帝說話的狀態呢?

2.進前的門徒追求別人服事;被召的門徒服事別人

10:36耶穌說:「要我給你們做甚麼?」

10:37他們說:「賜我們在你的榮耀裏,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

如果我們聽得清楚門徒的說話,他們並不是要求任何時候都在耶穌的左右,例如並不是說當耶穌釘十字架的的時候,我們一個在你的右邊,一個在你的左邊;他們的要求是有等定條件的,就是當耶穌在榮耀裏的時候,一個在右,一個在左.他們的想像,可能是王帝上朝的景象,一個坐在王帝的右邊,一個坐在左邊,下面有群臣聽從他們的指令,外面有百姓為他們效力.

如果有人問,耶穌的門徒為甚麼那麼熱烈地爭論排名?為甚麼如此努力地爭奪位置?從耶穌對他們的教導來看,門徒很可能念念不忘世界的權力架構和遊戲規則.

「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尊為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42)

雖然門徒他們放下一切跟隨耶穌,但世間的權力架構和遊戲規則太過根深蒂固.他們進入耶穌的國度,但所看重的和所追求的,仍然是世間的權力模式,縱使這種權力架構帶來的是管束和剝削,他們自己和他們的社會正在經歷這種羅馬政權的管束和剝削,他們就是無法跳出這種框框.可怕的是,他們把這種權力觀念帶進耶穌的國度,因此,他們爭排名,爭位罝.這些門徒的跟隨者在歷世歷代的教會中爭名譽,爭地位,爭話事權.有些信徒在這些狀況中受傷,或者厭倦這些狀況,因此,四處尋覓,只想尋找一片能夠清心地敬拜上帝的靜土,一處能夠專心地聆聽上帝話語的地方.

耶穌召集門徒來,直接告訴他們,

10:43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是怎樣的呢?耶穌接著說:

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10:44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僕人。10:45因為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

耶穌似乎明白門徒的想望,追求地位和權力來把其他人變為他們的僕人,因此,向他所呼召來的人們澄清,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甚至為了別人而犠牲自己.

我們都未必想過要把別人變成自己的僕人,但現實卻可以是另一回事.崇基學院院長陳偉光教授以"獵人與掠物"在本學年第一次學院週會發表了發人心醒又感人至深的演講,其中一段如此說:

"一年後的今天,我心裏更焦急,因為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日子,可以向你訴說我心裡最關切的事情。不久前,我確診患上了癌症,雖然在暑假期間接受了治療,但無人能夠確知前境如何。我回顧自己一生,由年青時候的尋夢者,跟你們一樣坐在這個崇基的禮堂裡,憧憬著美好的明天,由不甘平庸,矢志努力不懈、全力爭勝,到一天看著自己努力的成果,唯恐失去,於是竭盡所能,全力守護。原來窮一生之力,也不過是另一個由擺脫被掠奪,到自己當上獵人的故事。"

耶穌的國度和世界的權力架構是不同的.進前來的門徒效法世界的權力遊戲,為大的治理其他人,為首的操權管束其他人;被耶穌呼召的人效法耶穌,為大的和為首的都是服事其他人.世界的權力架構和遊戲規則,是務求把其他人變成自己的僕人,耶穌的國度,是務求令自己成為其他人的僕人;世界的遊戲規則,是運用其他人來幫助自己達成理想,此為之成功;耶穌的國度,是承存別人,視別人的福祉為自己的成功.

3.從前來到被召:受苦就是服事,也是通往服事的路

耶穌的門徒都是被召的,也是前來的,前來的心態與被召的狀態交雜.如何讓前來的心態逐漸淡出,讓被召的心態植根成長呢?耶穌給予門徒的邀請竟然是分享他的苦難.

10:38耶穌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嗎?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嗎?」

10:39他們說:「我們能。」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們也要受;

10:40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

杯和洗,代表審判而來的災殃與苦難,甚或被災難或危險所淹沒.耶穌以此代表為拯救而承受的苦難:

約翰福音18:10西門‧彼得帶著一把刀,就拔出來,把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那僕人名叫馬勒古。18:11於是耶穌對彼得說:「收刀入鞘吧!我父給我的杯,我豈可不喝呢?」

路加福音12:50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受,在這事完成之前,我是多麼地焦急!

或者,跟隨耶穌的門徒在當時還沒有想到,受苦竟然就是服事,也是通往服事的路.對耶穌而言,這是真確的.

以賽亞書53:5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被壓傷。因他受的懲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53:6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

受苦竟然就是服事?這也是新聞工作者劉進圖先生受到襲擊後的反思:

"到了周末,來探病的朋友告訴我,周日有遊行,左中右的新聞團體破天荒聯合行動,一起反暴力。又有朋友說,這次事件喚醒了港人,關注新聞及言論自由,他認為我這一次受苦有很大的積極意義,可能比我過去的新聞工作貢獻更大。我理性上知道這位朋友為什麼這樣說,他的看法有一定的客觀基礎,但情感上我很難接受,因為他這說法顛覆了我一貫的人生觀。

我從少年時期就返教會,學會人生目標應是榮神益人,努力事奉。過去我一直認為,事奉是奉獻自己的才智、能力和時間,做有益於社會的事情,自然就能榮神益人。例如,我努力讀書,考取好成績,便是向世人作好見證。又例如,我捨棄較賺錢的法律專業,為興趣和使命跑去當記者,還盡量抽時間教學及服公職,這就是努力事奉、榮神益人。

如果我承認今次我遇襲產生了積極的社會意義,那就意味我是通過一個非自願的、被動的、與個人才智能力全不相干的途徑,單純靠承受傷害和痛楚來造就別人,這完全違反了我一貫的概念。我從來不曾明白,所謂無權勢者的權力、受苦的事奉,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大半生走過的所謂榮神益人努力事奉的路,到底當中有多少真實而深刻的意義?有多少其實是為了滿足自我的虛榮?我沒有答案。但我學會一件事,我需要謙卑下來,重新思考人生的方向和意義。(【劉進圖感言之六】受苦的意義 生命的反思)

總結

我們都是進前來尋找上主,也是被上主呼召,因此前來的心態與被召的心態交雜並存.歸根究底,其實我們都是被呼召的.呼召我們的上主盼望我們逐漸地以聆聽祂取代向祂抱怨和索求;逐漸地建立以服事他人取代運用他人的價值觀.最後,讓我們以陳偉光教授的演講的另一個段落作結:

“各位,今天站在你面前的崇基院長,只是一個平庸不過的小人物。但這小人物卻有幸,曾遇過世上的巨人,就是那些一生被好處拿盡、便宜佔盡,落得兩手空空,但仍然傾情盡意,服侍鄰舍,照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的人;就是那些不懂改變世界、只知要改變自己,沒想過要「砌低」別人、只一心想要「砌低」自己,叫世上從今可以少一個帶來別人不幸的因素的人。世界上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死後亦大概無人記念,但他們在所行經的路上,早已留下了馨香的氣味、佳美的腳蹤。他們的人生,令我無比欣羨!”(陳偉光:獵人與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