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漢文博士 – 信仰中的有餘(多餘)與不足(充足)

      151108_sermon

講題:信仰中的有餘(多餘)與不足(充足) (Un)necessariness and (In)sufficiency in Faith

經課:馬可福音12章38-44節;列王紀上17章8-16節;詩篇146章1-10節

講員:鄭漢文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11月8日

  1. 開始(In the beginning

 

從前有一個人,自年青時已開始形成一種習慣,就是當親朋戚友生日時、當他要送禮物時,都會在家裏找,找自己不再有用的物品,即是對他來說是多餘的東西,包裝好後,作為生日禮物送出。如是者,年復一年,年復一年。

直至有一天,他退休兼六十大壽,他筵開百席,所有他曾出席生日會的親朋戚友都被邀請出席贈慶,各位來賓都送上生日禮物。

筵席散去後,回到家,他把一份又一份的禮物打開,他發現一份又一份曾經從家裏送出的物品,一一都返回到自己的家裏。

大家好,我今日返回到這裏──好像我的家的崇基禮拜堂,闊別了這個講壇近一年半。今天要同大家分享的經課記載在馬可福音第12章38至44節。

讓我們從三個對比來解讀這段經文:

第一個對比是:譴責(blameworthy)與讚賞(praiseworthy)

第二個對比是:有餘(residual/unnecessary)與不足(insufficient)

第三個對比是:多餘(redundant/unnecessary)與充足(sufficient)

  1. 第一個對比是:譴責文士讚賞寡婦

(First contrast: blameworthy scribes vs praiseworthy widow)

這段經文,耶穌究竟在譴責誰?在讚賞誰?

耶穌明顯地在譴責文士、讚賞寡婦。他為何譴責文士?他為何讚賞寡婦?

首先,讓我們看看耶穌如何譴責文士(另可參看:太23:1-36;路20:45-47):

「38他在教導的時候,說:“你們要防備文士。他們好穿長袍走來走去,喜歡人們在街市上向他們問安,

39又喜愛會堂裡的高位,宴席上的首座。

40他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這些人要受更重的懲罰!”」

如果放在今天的香港,你會想起誰好像這些文士?

若根據耶穌這譴責文士的批判精神,你在今天的香港會認為誰會當受譴責?

當時,耶穌對文士譴責時正好出現一個情景,就是寡婦投錢作奉獻(另可參看:路21:1-4),耶穌善借機緣講道:

「41耶穌面向聖殿銀庫坐著,看眾人怎樣把錢投入銀庫。有好些財主投了許多錢。

42有一個窮寡婦來,投了兩個小文錢,就是一個大文錢。

43耶穌叫門徒來,對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投入銀庫裡的比眾人所投的更多。

44因為,眾人都是拿有餘的捐獻,但這寡婦,雖然自己不足,卻把她一生所有的全都投進去了。”」

如果放在今天的香港,你會想起誰好像這些寡婦?

若根據耶穌這讚賞寡婦的憐憫精神,你在今天的香港會認為誰會當受讚賞?

我在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作教師培育工作快二十一年,九年前開始在崇基學院神學院作兼任老師,為強化基督教教育而開課。

我希望將來有一天,能為神學院開一門的課,稱為「耶穌教學法」(Pedagogy of Jesus)。就是借用四部福音書裏如何記載耶穌的言行而提煉出一套教學方法,相信「耶穌教學法」會非常精彩,也值得我們教師、家長、信徒領袖以及教牧同工效法。

將來的事,將來再說。

從馬可福音第12章38至44節這段經文,我們已經可以看到耶穌教學法的精神(spirit)與技法(technique):心與力。

首先,道的教學是無法中立的,耶穌是不會中立的,因為耶穌要問的是你的心,包括你的信心與愛心。

你的心若是惡的,耶穌會直斥其非,而且是公開的,不留情面的。耶穌會直斥你的惡行,就算是尊貴的階級比如文士,虛偽的惡行他不留情面地公開批評。

若根據耶穌這譴責文士的批判精神,你在今天的香港會認為誰的虛偽惡行當受不留情面地公開批評?

其次,道的教學是不會離地的,耶穌是直接引例,借眼前的當下機緣而說明要講的道。當下的境況:

「41耶穌面向聖殿銀庫坐著,看眾人怎樣把錢投入銀庫。有好些財主投了許多錢。42有一個窮寡婦來,投了兩個小文錢,就是一個大文錢。」

從這個實況,耶穌引出他要講的一個道理:「有餘的捐獻」與「不足也全投上」。

  1. 第二個對比是:有餘的捐獻與不足也全投上

(Second contrast: residual offering vs offering of necessity)

從這個實況,耶穌要說明一個道理,信徒有兩種奉獻的心態:

  • 有些人只是把有餘的捐獻;
  • 有些人雖然不足也全投上。

為讓大家更容易明白,讓我用量化的方式、有點跨張的方式,來放大這個道理。

(一)有餘奉獻者的心態是好像:無限大減去有限細,所餘的依然是無限大。

(二)不足奉獻者的心態是好像:有限細減去有限細,所餘的變成一無所有。

用百份比數一數,前者,是少於千萬份之一;後者,是近乎百份之百。

因此耶穌說:後者比前者奉獻更多:「43b這窮寡婦投入銀庫裡的比眾人所投的更多」。

對於一個千億萬元身家的富豪,要他捐一萬幾千元,這樣的慈善,連利息都不及,其實無損於他的財富。無限大減去有限細,所餘的依然是無限大。

對於一個在貧窮線下、依靠綜合援助維生的赤貧,要他捐一千幾百元,這樣的善行,連生計都不能維持,等同他的財富全部。有限細減去有限細,所餘的變成一無所有。

在座的,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你奉獻時、捐獻時是那一種心態?

曾經有一個大學教師,他常與學生飲茶食飯,邊食邊教,堅持在生活中進行活的教學。

每次「埋單找數」,都由他結賬。有些同學「大安旨意」,有些同學表白不安(「唔好意思」)。

這位老師堅持做法。一來是他的收入可觀,請客尚算有餘;二來他感到學生或有不足,不想學生因怕付費而卻步,失去學習機會。

然而,請客多了,漸漸地,他也感到支出吃力。繼續呢?還是停止呢?

每次因付出而「肉痛」,他都回想起讀大學時的一位老師。一次一位,一次痛想起一位老師,如是者,他回想起所有恩師。

每段回想,都重新發現當時自己做大學生時都是老師請客。原來,他就是在老師恩待之下邊食邊學地成長,才會有今天。

何以報恩?大恩難言謝,利息滿人間。

所以,他從此立願,把收入的十份之一,用在學生身上,作每月的十一奉獻。

你呢?你回想一下:

你是在怎樣的被恩待下成長,才有今天?

你會怎樣地恩待他人,作為對上帝的回應?

  1. 第三個對比是:「多餘的信仰」與「信仰的充足」

(Third contrast: redundant faith vs faith of sufficiency)

知我者,知道我從大學本科到博士完成都是修讀哲學的。十四年的哲學訓練,發現其中有兩個觀念是非常基本的,就是「必要」(necessary)和「充足」(sufficient)。

例如,在邏輯學裏,我們會說:A是B的必要條件。C是D的充足條件。

若然A是B的必要條件,那麼,沒有了A,B就無法成立。

若然C是D的充足條件,那麼,有了C,D就足以成立。

讓我舉例說明一下:

若然空氣是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那麼,沒有了空氣,我們的生命就無法維持。

若然清水是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那麼,沒有了清水,我們的生命就無法維持。

但汽水呢?

汽水是不是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若不是,那麼,沒有了汽水,我們依然可以生存。

汽水不單不是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而且喝多了有害於我們的生命。

金錢財富呢?

金錢財富是不是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

若是,那麼,沒有了金錢財富,我們就無法生存。

金錢財富會不會好像汽水一樣,其實儲存多了有害於我們的生命?

除非你沒有清水可喝,唯有以汽水暫代。

除非你無法生存,金錢財富也就是:夠,就夠。

馬可福音第12章38至44節會否在告誡我們:

「41b…….有好些財主投了許多錢。…….43b這窮寡婦投入銀庫裡的比眾人所投的更多。44a因為,眾人都是拿有餘的捐獻……」

若然把有餘的捐獻,所捐獻的這些金錢財富其實是你不必要的(unnecessary),即「毫不入肉的」(不令人肉痛的),那就是多餘的(residual)。

這樣的信仰,在你的人生也是多餘的(redundant),是可有可無的。

(廣東話曰:「佢信耶穌?嘥氣!」)

反之,若然你把不足的(insufficient)也投入,所投入的這些金錢財富其實是你必要的(necessary),即「十分食入肉的」(令人肉痛的),那就是所捐獻的實在會影響生活,甚至會影響生存。

這樣的信仰,在你的人生才真正地充足,因為你的信仰是生存的充足條件,那麼,沒有了這些捐獻的金錢財富,生命依然足以成立。

若然基督信仰是我們生命的充足條件,那麼,有了上帝的信實,我們人生在世就足以成立。

充足,其他就不必要,就算於卑賤,於貧窮,於困乏,我因信我的神我就可以安身立命(my faith suffices)。相關的神學觀念是Providence of God,即神會供應足夠給我們。

這就是耶穌讚賞窮寡婦的道理:「雖然自己不足,卻把她一生所有的全都投進去了。」

正如另一段經課列王紀上17:8-16提到,以利亞對撒勒法的寡婦表示:

「14因為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罈內的麵必不用盡,瓶裏的油必不短缺,直到耶和華使雨降在地上的日子。』」

15婦人就照以利亞的話去做。她和以利亞,以及她家中的人,吃了許多日子。

16罈內的麵果然沒有用盡,瓶裏的油也不短缺,正如耶和華藉以利亞所說的話。」

今日我想同大家分享的,是:「有餘與不足,照見信仰的多餘與充足」。

(Unnecessariness and insufficiency reveal the unnecessariness and sufficiency of our Faith.)

  1. 祈禱結束 (Ending prayer)

讓我借詩篇146章1至10節作為禱文,讓我們一起低頭祈禱結束:

1哈利路亞!

我的心哪,你要讚美耶和華!

2我一生要讚美耶和華!

我還活著的時候要歌頌我的神!

3你們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

他一點也不能幫助。

4他的氣一斷,就歸回塵土,

他所打算的,當日就消滅了。

5以雅各的神為幫助、

仰望耶和華-他神的,這人有福了!

6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

他守信實,直到永遠。

7他為受欺壓的伸冤,

賜食物給饑餓的人。

耶和華釋放被囚的,

8耶和華開了盲人的眼睛,

耶和華扶起被壓下的人,

耶和華喜愛義人。

9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和寡婦,

卻使惡人的道路彎曲。

10耶和華要作王,直到永遠!

錫安哪,你的神要作王,直到萬代!

哈利路亞!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三一的神。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