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應當一無掛慮

      151213_sermon

 

講題:「應當一無掛慮」 Be Anxious for Nothing     

經文:腓立比書4章4-7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12月13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將臨期有四個主日,一般而言,第一周的主題是「盼望」,第二周的主題是「平安」,第三周的主題是「喜樂」,第四周的主題是「愛」。今周的主題是「喜樂」。

談論「喜樂」,越來越艱難,不同人指出,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徵是「憂慮」。聖經說:「不要為明天憂慮」。但現實是:我們每刻都為明天憂慮。

教宗方濟指出,巴黎的恐怖襲擊可看為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一小部分。在他看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形式是漫長地、零碎地打,縱使你只是一個正在聽演唱會的平民,仍會牽涉其中。巴黎的恐怖襲擊預示著這場戰爭的開始。若真是這樣,則無論你身處何方,都有可能成為一種新型態的戰爭的受害者。世界如此,能不憂慮嗎?

英美詩人奧登(Wystan Hugh Auden),寫了首長詩<憂慮的時代>(The Age of Anxiety),宣告我們進入了一個「憂慮的時代」。有幾行詩句如此說:

我們寧願毀滅,都不甘願被改變,

我們寧願死在自己的憂慮中,

也不願意屈身爬過時代的轉折,

而讓我們的幻想死去。

We would rather be ruined than changed

We would rather die in our dread

Than climb the cross of the moment

And let our illusions die.

這是令人驚奇的,面對戰爭,我們都不願意改變自己,放下仇恨,我們寧願同歸於盡。我們不願意放下驕傲的幻想,寧願死在自己製造出來的憂慮裡。

現代社會的生活方式,也可能造成種種個人憂慮。我們越來越個人化,越來越強調自我的存在意義。這原是好的,讓我們每個人都體會存在的價值。但很多時,強調自我便抗拒社群。社群是價值體系的傳導體,離開社群,便失去意義的承托。沒有意義的承托,面對生命危機時,便容易憂慮。

現代社會的生活,強調控制。我們要控制面上皺紋第一次出現的時間,我們要嚴格計劃明天。主耶穌講過一個故事。他說:「有一個財主,心裡說:『要把我的倉房拆了,另蓋更大的,在那裏好收藏我一切的糧食和財物』。這財主對自己的靈魂說:『靈魂哪,你有許多財物積存,可作多年的費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樂吧!』神卻對他說:『無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靈魂;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參路12: 16-20)要控制,便要控制明天。但明天之為明天,就是因為明天仍未出現,在我們的控制之外。你要試圖控制一種在你控制力以外的東西,你總會憂慮。

神從「無」(nothingness)中「創造」萬有,也從「無」中創造人。人的存在深處,有一種虛無性(non-being)。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說:當我們體會到這種「虛無」力量時,我們便會「憂慮」。在生命存在的層面上,這「虛無」以死亡之力威脅我們。在心靈意義的層面上,這「虛無」以「空虛」及「意義的失落」來威脅我們。在道德成就的層面上,這「虛無」以「罪無可恕」(condemnation)的道德重量威脅我們。

在茫茫天地間,人感到自身內裡的「虛無」力量,去取消我們的道德努力、意義尋索,最後取消我們的生命存在。人力圖克服這「虛無」之力,但有限的人只會力不從心,憂慮不已。

神以創造的大能,從「虛無」中創造我們,也只能憑神的創造大能,去克服這「虛無」的威脅,驅散憂慮。離開神,我們自身的「虛無」,又會吞噬我們。

今日講道的經文,是:腓立比書4:4-7。主題是「應當一無掛慮」。

腓4:4 你們要靠主〔或譯:在主裡〕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

腓4:5 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主已經近了。

腓4:6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腓4:7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在這憂慮的時代,這經文作出很好的提示。「應當一無掛慮」,就是:面對任何事都不要憂慮。我們留意到,這段經文的每一節,都顯示和神的緊密關係。沒有神,我們很難面對憂慮。

這段經文的開始,其實是一個「命令」。

腓4:4 你們要靠主〔或譯:在主裡〕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

「你們要喜樂」,「再說,你們要喜樂」,兩次的動詞,用的都是命令語氣。你們務要喜樂,this is an order,不得猶疑,不得討價還價。在憂慮的年代,人自自然然地便會陷入憂慮,要你不憂慮,要你喜樂,是反常態,必須下命令。你可能說,人有悲歡離合,總有傷感時刻,命令人要喜樂,是否不近人情?聖經當然不會控制人的感情流露。這裡講的喜樂,建基於一種生命最根本的信念,這信念就是:縱然人間「虛無」的力量不斷威脅我的存在,我仍然堅信神創造性的大能與恩典托著我。死亡的「虛無」力量威脅我,叫我出賣靈魂,但我仍然堅信,神復活的力量能克服我的死亡。「空虛」及「意義的失落」的「虛無」力量威脅我,叫我放棄價值的追尋,但我仍然堅信,神是意義和價值的泉源。「罪無可恕」的道德重量威脅我,叫我放棄自己,朝生暮死,但我仍然堅信,神會以祂的無限寬恕去接納我這個罪大惡極的人。就因為這信念,就因為這信念背後的那位無限慈愛的神,我們無理由在「虛無」面前屈服,反而在「虛無」裡,深深地依靠著那使「無」變「有」的神。這種堅信,這種生命,就是「喜樂」。保羅命令我們,要有這種生命內容。其實,這種生命內容,就是基督徒應有的生命內容。故此,保羅的意思是:要喜樂,因為這根本就是基督徒的生命樣式。

保羅命令我們,要喜樂,還要「常常」喜樂。要能做到這樣,必需生命的轉化。要能克服憂慮,要能克服「虛無」,不能靠自己,因為「虛無」存在於我們生命的深處。要能「常常」喜樂,必需生命的轉化。轉化的方向是,活「在主裡」。你活著,不再是自己活著,而是基督在你裡面活著。要「在主裡」,才能常常喜樂。「在主裡」,就不是在自己裡。以主耶穌對天父的信靠,作為自己對天父的信靠。以主耶穌那捨己精神,來鼓勵自己不要常常想著自己。以主耶穌對人的關懷,來強化我們對他人的愛。生命有所依,放下自我,心中有愛,才能有真喜樂。

一個人若有真喜樂,其他人是感受得到的。

腓4:5 當叫眾人知道你們謙讓的心。主已經近了(或者譯:主近了)。

喜樂的人最凸出的特質,是「謙讓」。什麼是「謙讓」(希臘文是epieikes)?聖經學者巴克萊(William Barclay)說,這個字是其中一個最難翻譯的聖經用字。這個字包含忍耐、克制、寬容、豁達、不執著於刻板的規條、公正卻又仁慈等意思。這個字用來描繪神對罪人的寬容,是最合適的。神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這就是「謙讓」。我將「謙讓」翻譯為「寬宏大量」。一個喜樂的人,一個放下憂慮的人,他對自己或他人,總是「寬宏大量」的。

能「寬宏大量」,是因為「主已經近了」。「主已經近了」,可以就空間說,也可以就時間說。我們能寬宏大量,因為主就在我們身旁。我們能寬宏大量,因為主耶穌即將再來。人生有憂慮而不得喜樂,是因為我們面對「虛無」的威脅。「虛無」可能來自道德上的無能為力。我們體會自身的無藥可救,他人的罪無可恕。但主耶穌就在身旁,他會接納我們,也鼓勵我們接納他人。並且,既然主再來的日子近了,那就將審判大權交還上帝,讓神去審判而不是我們自己去審判。「主已經近了」,讓我們從自己或他人的道德墮落中,找到恩典的根源,從而有喜樂的可能。又或者,「虛無」來自生命存在的即將逝去,死亡的黑暗威脅著我們。在死亡面前,人一切的名利功業,都即將歸回空無。死亡的憂慮,會叫人瘋狂。「主已經近了」,是克服死亡的空無的最大力量。從空間上說,主就在身旁,是最大的解救。就像一個人墮入空無的深淵時,上帝之手在身旁抓住他。從時間上說,主即將來臨,是最大的盼望,因為主再來時,會將復活的新生命,賜給我們這群必死的人。人若能在再臨的上帝中,找到復活的希望,人是會放下憂慮,重拾喜樂的。

腓4:5 當叫眾人知道你們的「寬宏大量」,主近了。

如何能使自己常常「在主裡」,以致能「常常喜樂」呢?

腓4:6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應當一無掛慮」,再一次,是一個命令。放下一切憂慮,this is an order。

如何做呢?

保羅說:「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凡事都放在禱告中。思想的時候,在禱告中去思想。感受的時候,在禱告中去感受。行動的時候,在禱告中去行動。不要離開禱告,也即不要離開神。當凡事都在禱告中進行時,則每件事都滲透著神的恩典、神的慈愛、神的渴望。當一塊麵包滲滿著奶油時,這麵包便變成一塊美味的「奶油多」,味道不再一樣。同樣,當神的恩典滲滿我們面對的事情時,事情的味道也不再一樣。不再是叫人憂慮的,而是叫人喜樂的。

凡事都放在禱告裡,那麼,應如何禱告呢?

要「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這句話,我理解為「禱告和祈求時,要伴以感謝,要在感謝裡禱告和祈求,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感謝,是因為我們知道萬事從神而來。就像我們崇拜奉獻後所唱的獻禮文:「萬物都是從主而來,我們把從主而來的獻給主。」這感謝的心,就是一切禱告背後的心情。

以感謝的心,將一切告訴神。無論是生活裡一般的交托,抑或是急迫時的懇求,或禱告,或祈求,都在感謝的心情裡,帶到神面前。在生命平順時,在禱告裡,感謝神。在生命艱難時,在祈求裡,求神幫助,但仍感謝神,生命的艱難在神手裡總是恩典。這就是「在主裡」的生命。主耶穌在平順時,在一花一木裡,指出天父的美意。主耶穌在十架苦難前,在懇切的祈求裡,求天父拿走苦難,但心裡仍堅信,若天父不拿走苦難,則這苦難總有天父的美意。主耶穌明白,苦難與愛,難捨難離。要愛,就有苦難。承擔苦難,愛就流露出來了。主耶穌以感謝的心,接納生活的全部,視之為天父的心的展示。

當我們放下憂慮,凡事在感謝中向神禱告時,我們會得到什麼?

腓4:7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喜樂的人迎接的,是從神而來的平安。這平安是「出人意外」的,是超乎我們理解力的,是我們連想像也想像不到的。人能理解的,是塵世事物本有的邏輯,但神要賜給我們的,是塵世事物本性外的新天新地,是我們的今天不能推論的明天,是一全新的生命。「真正的新」,總是超乎人類的理解力的。我以「死人復活」為例。死人的「死」,已終結一切可能。「死」本身的邏輯,並不提供復活的可能。「復活」來自一「死亡」以外的全新領域,這是神的領域。唯有神,能將這個塵世沒有的「全新的明天」帶給我們這群必死的人。這不能理解、不能想像的「新的生命」,就是經文這裡所講的「人意外的平安」。這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

在這個憂慮的時代裡,「將臨期」對我們作出重大提醒。

「將臨期」提示我們這群基督徒,要懷有盼望,因為「主近了」。主近了,可以指空間上的近,主就在我們身旁;也可以指時間上的近,祂再來的氣息已滲滿我們現今的時間。主耶穌要再來,祂的再來會帶來一全新的明天。這全新的明天,充滿著神那種從「無」創造「有」的創造能力。在這創造能力裡,將要克服那些迫使我們憂慮的「虛無」力量,並在「虛無」之上創造一不再憂慮的喜樂人生。

我最後要說的是:你們要在主裡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這不是一般勸勉,this is an order。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