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人禍、意外、天譴

      160228_sermon

 

講題:「人禍、意外、天譴」 Man-Made Disaster, Accident, God’s Punishment

經文:路加福音13章1-9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2月28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年農曆新年前後,發生了兩場地震。

  新年前,發生了台灣高雄地區的206地震。年廿八,清晨時分,一場地震,震碎了多少人的美夢。原本是團圓的日子,對很多人來說,卻是永別。

  大家都知道,地震是由於不同的地殼板塊的摩擦、擠壓、相撞而引起的。新年後,發生了另一場地震。這次地震,卻不是由於「地殼板塊」的運動造成,而是由於「政治板塊」的摩擦、擠壓、相撞而造成。這次地震是年初二清晨時分香港的旺角暴力事件。原本是喜慶的日子,但很多人卻頭破血流。

  地震的恐怖,在於我們立足的大地--我們以為堅固的大地,在裂開,在崩潰,在瓦解。當我們立足的大地在瓦解時,我們便不再知道應立足於何處。人在地震中,依附的任何物件,都在震動。你無法把持一些什麼,可令自己穩定下來。你腳下的大地,在顛簸,在搖動,在怒吼。「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這句子原是<共產黨宣言>裡的一句句子,正好用來形容地震所帶來的分崩離析。

  1995年1月,日本發生阪神大地震(或稱「神戶大地震」),受災地區滿目瘡痍,像大戰過後的情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對這大地震作了深度沉思,寫出了一系列的短篇小說,後來這些小說結集成《神的孩子全跳舞》(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9)一書。在書中,村上春樹藉小說主人公說:「可也真是不可思議,地震這東西。我們從來都深信腳下地面是牢固不動的,甚至有『腳踏大地』這樣的說法。想不到有一天事情突然變得不是這樣。本應堅固的地面、岩石竟變得液體一樣軟軟乎乎。在電視新聞上聽到了,是叫『液狀化』吧?」(《神的孩子全跳舞》,頁76)正是「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在這小說裡,各人都因地震而改變生命。有人因為地震,不再接受現在的、不假思索的、了無新趣的生命。有人因為地震,不再想及明天,今朝有酒今朝醉,誰知地震明天不會在自己腳下發生呢?有人因為地震,常常回憶悲慘的畫面,無法投入生活。也有人因為地震,積極地尋索生命的意義,積極地尋索當大地分崩離析後雙腳仍可立足之處。簡言之,地震震碎了他們固有的生命,他們要在地震的廢墟中重新站起來。

  台灣的高雄地震,救災的情景,令人動容。社會整體,無分藍綠,每人都盡上自己的本分,每人都獻上最好的禮物。有人免費送上飯食,有人免費提供住宿。沒有失蹤者被遺棄,那怕她只是一個精神失常的流浪者。每個離世者的遺體都被重建,而獲得應有的人性尊嚴。希望這次地震,能修補台灣的社會裂痕。願天父看顧台灣。

  至於香港因不同政治板塊撞擊而造成的流血事件,則令人心傷。板塊相撞而形成的壓力,總是需要宣洩的。令人心傷的是,我們的社會最終竟然只能以這種方式宣洩政治壓力。這次政治性的、社會的地震,震碎了香港社會一直以來以為是堅固的社會地基。我們以為,就算一百萬人上街,都不會砸碎一個櫥窗。忽然,地震了,我們立足的大地,頓然崩潰了,留下了無底的深淵。這個深淵能否填補,現在不能知道。願天父看顧香港。

  若我們身處大自然的地震的災場,看見生命的失去,我們將有何話可說?若我們身處政治的、社會的地震,看見有人失去生命,我們將有什麼想法?

  若我們將這些事告訴耶穌,耶穌會如何回應呢?

  讓我們看今日的講道經文:路加福音13:1-9。

路13:1 正當那時,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

路13:2 耶穌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

路13:3 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路13:4 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嗎?

路13:5 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路13:6 於是用比喻說:「一個人有一棵無花果樹栽在葡萄園裏。他來到樹前找果子,卻找不著。

路13:7 就對管園的說:『看哪,我這三年來到這無花果樹前找果子,竟找不著。把它砍了吧,何必白佔地土呢!』

路13:8 管園的說:『主啊,今年且留著,等我周圍掘開土,加上糞;

路13:9 以後若結果子便罷,不然再把它砍了。』」

  那個時候,有人將一件事情告訴耶穌,經文說:「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新漢語譯本》的翻譯較簡明,說:「有一些人來告訴耶穌,有些加利利人在獻祭的時候被彼拉多殺了。」

  加利利人,不是耶路撒冷人。耶路撒冷人較接近羅馬的權力中心,為了生存,已學曉與權力打交道。他們未必是建制派,卻與權力建制保持恰當關係。加利利人,相對耶路撒冷人而言,是草莽之人。草莽之徒,活在社會邊緣,容易成為革命分子。加利利,是革命分子的溫床。耶穌被稱為「加利利人耶穌」,這稱呼頗堪玩味。

  經文提及,有一群加利利人去獻祭。在當時,獻祭之地就是耶路撒冷的聖殿。這群加利利人往耶路撒冷獻祭時,被當時統治耶路撒冷的殖民官彼拉多懷疑為革命分子。看來,這些人當場被殺了,他們的血和他們的祭物攙在一起。

  這是一場人間悲劇,是一場社會地震。一群人、一群加利利人、一群社會的邊緣人,他們或許是平民,或許是革命分子,或許是抱有革命想法的平民,無論如何,他們當時的舉動,只是獻祭,只是一種宗教上的行動,只是表達生命的敬虔。這殖民官是殘酷的,或許他認定他們是革命分子,或許他不確定他們是革命分子卻要先下手為強,或許他根本只是「有殺錯無放過」而藉此去震攝他人。這是政治板塊的撞擊,一場造成流血的社會地震。

  耶穌對這事有何看法?

  當時,有另一件悲劇發生。經文提及,「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若不計這是否涉及「豆腐渣工程」,這事純屬意外。台灣地震的傷亡,主要也是來自塌樓。塌樓造成人命傷亡,無論是意外,抑或天災,總令人向神發出疑問。

  耶穌,這些人禍、意外,算是一種天譴嗎?

  這些人禍、意外、甚或天災,耶穌,你有一種說法嗎?

  我們聽聽主耶穌的回答。

路13:2 耶穌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

路13:3 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路13:4 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嗎?

路13:5 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首先,耶穌為那些人禍、意外、天災的受難者的人格尊嚴,討回一種公道的看法。或者說,耶穌為這些已逝者洗刷污名,洗刷旁觀者可能給他們的種種污名。在耶穌看來,這些受難者不比其他人更有罪,不比其他人更值得死、更應該死,他們不是遭受天譴。耶穌保護了這些已逝者的人格尊嚴。

  其次,耶穌的回答,改變我們處理問題的位置。面對人禍、意外、天災,我們可能會扮演審判官的角色,評論那些受害人。或許,我們會說,他們身為被懷疑的加利利人,為何這麼蠢,走去耶路撒冷呢?明知那是豺狼彼拉多的地盤,走過去不就是送死嗎?他們怎麼還不檢點,行動惹彼拉多的懷疑呢?這些人在人禍、意外、天災中傷亡,是純屬不幸、咎由自取、抑蠢鈍過人,抵死有餘呢?他們是否比人差了點什麼?或者終極地說,他們是否比別人更有罪?耶穌的回答,拒絕這一切問題,拒絕我們扮演審判官的角色。

  與其問別人是否更愚蠢、更抵死、更有罪,不如看看自己到底活出個什麼生命來。在人禍、意外、天災中,有人死了,他們去到了人生的終點。耶穌以此來問我們,我們如何面對我們自己的終點。在生命的終點裡,我們將面對那位對生命作全盤審問的上帝。與其評論別人、審判別人,不如面對上帝的審問,檢視自己的人生。與其作一個審判官,不如作一個被審判者。這不是說,不問世事,走向內心,找一內在的安頓之處;而是說,將天下人的生死,看作是自己生命中的大事。我們不能作「花生友」,只作旁觀者,對他人指指點點,而是視他人的生死,與自己生命之所當行、所當活,憂戚與共。無視他人的生死,令生命蒼白。在他人的生與死的提示下,面向上帝對生命的審問,活出一種不會空白地生、空白地死的生命,才是正道。

  面對人禍、意外,耶穌說:「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

  「都要如此滅亡」,耶穌這樣說,重點不是要去評價人禍與意外中受害者的人格與價值,而是要去指出死亡本身可能揭露的意義。死,可以輕於鴻毛,可以重於泰山。死,可以控訴生命的空洞,也可述說生命的永恆內容。那些受害人遭受的死,揭露了生命的空洞的一面。但是,生命可以不是這樣的,死亡也可以不是這樣的。人,總有一死。面對死,面對大限,也就是面對那位對生命作全盤審問的上帝。死亡面前,如何好好生活,以致在死亡臨到的那刻,不是感到生命的無限空虛,而是體會活過的這一生的無限意義呢?

  如何能在大限臨到前好活一場呢?

  耶穌說,要悔改。悔改,是生命的轉向。從面向塵世之人和塵世之物,轉向萬物以外的上帝。這種轉向,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義。對有權力的人來說,就是不要倚仗權力去成就自己的詭計,要明白權力來自神,要向神負責。死亡一到,你的權力和計謀,對你有何益處呢?對擁有財富的人而言,要明白財富是為你和他人的幸福而擁有的,財富來自神的祝福,要向神負責。以金錢幫助有需要的人,就是眼目從金錢轉向神。對心中憂傷的人而言,心中不要緊緊抓住過去的傷痛,要仰望神,要將那些傷痛交給神,要以神的寬恕去面對令你傷痛的人。你的人生要向神負責,若你只注目自己過去的種種,怎能好好地大活一場呢?

  要悔改呀,否則人生就是白活一場,死亡臨到時,只會感到空虛一片。

  面向上帝而活的人,面對人禍、意外、天災的受害者,不會對死者指指點點,反而會負起生命的責任,在能力範圍內,力圖使以後的人不需要再經歷那種無意義的死亡。若不義叫人受苦,就要抗拒不義。若意外叫人受傷,就要力圖查找意外的根源,將意外的根源根治。若天災叫人受害,則要確保一切設施合乎規格,減低天災帶來的傷亡。

  這是一個地震後的世界,一切都不再一樣了。你在咖啡館飲咖啡時,有人會向你開槍;你在劇院裡聽音樂時,炸彈會在你身旁爆炸;你在超巿買日常用品時,你會忽然一命嗚呼。耶穌說,要悔改,要面向神,要在死亡臨到前活一種有永恆意義的生命。

路13:6 於是用比喻說:「一個人有一棵無花果樹栽在葡萄園裏。他來到樹前找果子,卻找不著。

路13:7 就對管園的說:『看哪,我這三年來到這無花果樹前找果子,竟找不著。把它砍了吧,何必白佔地土呢!』

路13:8 管園的說:『主啊,今年且留著,等我周圍掘開土,加上糞;

路13:9 以後若結果子便罷,不然再把它砍了。』」

  「無花果」與「葡萄園」,都代表神的子民。三年,代表生命已有足夠的成長時間。你已夠成長了,但是,作為神的子民,你的生命仍未悔改,仍眷戀塵世,仍只活出空洞的生命。簡言之,生命仍沒有應有的果子。園主說:「把它砍了吧,何必白佔地土呢!」既然這生命無用,讓他終結吧。這是對我們生命的審判。然而,管園的說:「主啊,今年且留著,等我周圍掘開土,加上糞;以後若結果子便罷,不然再把它砍了。」且慢,多留一會吧!這是神的恩典、忍耐、憐憫。

  每一刻,都有人經驗人禍、意外、天災;每一刻,我們都面對死亡;每一刻,我們都面對神對我們生命的審問;每一刻,神都宣判我們的大限已到;每一刻,神又以祂的恩典和憐憫寬容我們,托著我們。

  弟兄姊妹,在大限忽然臨到前,悔改吧。

  最後,我以劉進圖弟兄的一段話作結。劉進圖弟兄,前明報總編輯,於2014年2月被凶徒斬了六刀,生命忽然徘徊於死亡的邊緣。他在《迎鋒而立--刀後「劉」言》(香港:明報出版社,2015)一書裡這樣說:「除了身體的運作規律改變,住院的日子還帶來了思想、情緒和心靈深處的變化,我的感覺就像進了修道院,每天都在默想沉思,在探索一些過去因太過忙碌而無法了解的事情。如果朋友問我,有甚麼得著?我會說,得著很多,一是原來過去日忙夜忙的事情,有許多並不是真正重要的;二是原來過去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並不是正常的;三是原來每天生活裡有很多值得感恩的人和事;四是原來這個社會有許多人比自己不幸,需要關懷。你也許會說,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道理吧。是的,可是我過去一直看不見。」(頁143)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