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被殺的羔羊與掌管萬有的主

      160417_sermon

 

講題:被殺的羔羊與掌管萬有的主 The Lamb of God and Ruler of All (Pantocrator)

經文:啟示錄七章9-17節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4月17日

「此後,我觀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坐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眾天使都站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神,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這些人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他們不再饑,不再渴;太陽必不傷害他們,任何炎熱也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的泉源;上帝必擦去他們的眼淚。」(啟七9-17)

IMG-20160415-WA0001

引言:島子「過紅海」聖水墨說起。2012第五屆崇基基督教文化節藝術家是清華大學島子(王敏)教授, 接受基督教媒體訪問,與時任校牧對談基督教藝術創作的社會性,談到參展作品「過紅海」—一幅沒有在畫冊出現的作品。因為策展人一看很感動,還沒有拍攝就放進玻璃畫框。島子說創作這畫時,有一種很沉重的感動,他說:「中國的近代的歷史,我們中國還沒有過紅海。……國父在辛亥革命之前就是基督徒,他要引領國人「走向共和」。……這個「共和」的道路是沒有完成的。我們現在還是一個極權社會……80年代鄧小平打開了計畫經濟的一個缺口,引入資本主義的經濟進來,但是很快這種資本主義又強化了極權統治。正因這個感動,所以畫了這幅《過紅海》,那個是鋪天蓋地的巨浪壓過來,霎時把法老的追兵全部都撲到底下,它是用大幅度的潑墨和破墨完成。然後,手持神杖的摩西在這邊已經上岸了,在呼召他的子民趕快走,在畫面底部用很小筆觸,用焦墨畫的。你仔細看,這個巨浪是一個字母 “v”,victor。」

我回應說:「上面的巨浪壓下來,與另一幅畫「逾越節」的受害者(victim)—被殺的羔羊是一樣的,耶穌是得勝者(victor) 與受害者(victim),耶穌已經被殺了,同時因他被殺,我們也可以得勝,把追趕我們的罪壓下去,過紅海。……得勝者(victor)同時要成為受害者(victim),才能成就救贖。」 過紅海事件中,救贖者是得勝者(victor),使海水分開成坦途讓選民走過,又使海水復合淹滅埃及追兵,使選民脫離為奴之地。同時這救贖者也是受害者(victim)。耶穌就是那逾越節的羔羊,這羔羊的血塗在門框、門楣,審判天使見到代贖的血,就越過這家庭。事實上,耶穌在登山變時,摩西跟以利亞談論耶穌「去世」之事,原文就是出埃及(路九31)。

耶穌復活後同時是掌管萬有的主,和被殺的羔羊,這是今天啟示錄經課給我們的信息。

1 復活的吊詭性–同時是被殺羔羊和掌管萬有的主The Victim and Victor at the same time

「此後,我觀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坐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之前,面伏於地,敬拜神,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啟七9-12

教導神國的道理:今天是復活後第四主日,復活使耶穌從被殺的羔羊成為掌管萬有的主。教會年的復活期共五十天,直到聖靈降臨節,開始教會年的下半年,這時期我們稱國度期。教會年上半年關基督的生平,將臨期是他降生的預備期,跟著聖誕期,顯現期(約但河受洗開始,登出變像結束)。耶穌的死的預備期是四十天的預苦或大齋期,其高潮是聖周的受難和死後三天的復活。

復活後耶穌四十天對門徒顯現,教導他們天國的道理。耶穌正要升天之時門徒問他:「主阿,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嗎?」(使-6)若耶穌擁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是掌管萬有的主,是得勝者Victor,就應該顯明可見的國度,推翻羅馬鐵蹄統治,復興以色列國,還要再等多久?耶穌對他們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的。」(徒-6下) 耶穌指出上主的國度是隱藏,我們不會完全明白,就像耶穌復活的清晨。。

隱藏的國度: 耶穌降生之時,有異星橫空,吸引遠方的賢士千里迢迢來到耶路撒冷,尋找新生王。耶穌誕生當晚,伯利恆上景星明亮似晝,天使歌聲響澈雲霄: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上主,在地上平安歸於他所喜悅的人。耶穌死的時候,從午正至申的三個小時,遍地為黑喑所吞噬,日頭變黑;氣斷時,聖殿分隔神人的幔子裂開,地大震動,磐石也崩裂,墳墓開了。但復活的清晨,温度、氣壓如常,墓園的草如常沾滿了露水,雀鳥鳴叫,好像甚麽事都沒有發生過,祗是墓石滾開了,若探頭往墓裡頭看看,才見到裹屍布像人形放在石棺上,耶穌屍體不見了。

耶穌作為被殺的羔羊的救贖歷史,眼睛可見,有跡可尋。但復活升天後被殺的羔羊成為掌管萬有的主,就不是憑眼見,需要憑信心。經過四十天的教導,門徒仍以為上帝的國是眼睛看得到的得勝者(victor)。其實上帝的得勝就在十字架的道理:甘心成為受害者(victim),犧牲自己,以善勝惡,以愛勝恨

願意受傷(vulnerable)就是在此刻,耶穌也像昔日被人拒絕輕視,包括信徒。耶穌不想以掌管萬有者的身份去強制我們跟隨他,要我們甘心順服,所以接受被拒絕和被傷害(vulnerable)。耶穌升天在我們的視線隱退,他要我們運用信心不憑眼見,曉得他並沒有離開我們,他藉聖道、聖禮和聖徒親近我們,甚至透過不完全甚至軟弱的人代表他傳講他的話語,接受被拒絕和不順服的可能。有時我們厭煩他管得我們太嚴,輕視他的教訓,甚至重釘他十字架,耶穌是我們愚頑悖逆的受害者(victim)

耶穌升天說他會再來,但數十年了,信徒還被羅馬鐵蹄統治,地震天災饑饉延年,更因為拒絕羅馬皇帝該撒的造神運動,堅持祇有一位上帝,基督是萬王之王,受到空前的逼害,猶其是尼祿(Nero, 54-68)和多馬田(Domitian, 81-96)時期。約翰寫啟示錄的目的,指出上主是掌管歷史,正在運籌維幄,讓歷史成就他隱密的旨意,上主不單將來掌權,現在他也坐在寶座上,教會要定睛終末的盼望,最後審批,和新天新地。

啟示錄書中的七印就說明當時的情況。我們要知道,雖然啟示錄有很多我們現在看不明白的象徵,但作為書信,收信的人是明白的。我們很簡單講講啟示錄的結構,特別是今天講道經文的上文脈絡。

一至三章:地上的七教會,他們面對不同的屬靈試探,其中我們最熟悉的老底嘉教會,不冷不熱。七教會不同的試探也是歷代教會的試探,每一位信徒的試探,我們要勝過試探,成為得勝者。教會是那位稱為阿們,誠信真實的見證人(啟三14),抗衡地上國度的虛假和不義。

第四章: 天上的敬拜。四活物:代表受造界飛得最高的鷹,最有智慧的人,野生最強的獅和受飼養最強的牛。二十四位長老:代表信仰群體的舊約十二支派和新約十二使徒,他們和四活物都在敬拜坐在寶座的上主。四活物遍體長滿眼睛,表示地上發生的事上主完全知道,寶座前的玻璃海表示連象徵邪惡的海都在上帝旨意之內,雖然有獸會從海裡上來,進行殺戮(十三章),但最後新天新將出現,海也不再有了(二十一章)。

第五章: 被殺羔羊。祇有他才能打開封了印的書卷,讓我們窺探到歷史的意義和人類的命運。

第六、七章: 打開六印啟示錄七9-17是揭開六印後的凱歌,現在讓我們一起打開書卷的六個印,了解約翰當時面對的世界。

第一至四印是一整體,提到四匹不同顏色的馬。一印白馬,騎士拿弓象徵征戰,征戰原因可能是擴張領土,宣揚羅馬和平的大夢,但征戰經年造成國庫虛空。二印紅馬,騎士拿刀奪去太平是內戰。三印黑馬,騎士手執天平,量度一升麥子,配給一個人一天的糧食;但天平另一邊是酒和油,指出路旁有饑俘,朱門酒肉臭。四印灰馬騎士是死亡,手是空的,是人自己引至死亡。因耀武揚威,四出征戰稱霸;因為內部權力鬥爭,失去彼此的信任和太平,造成社會不穩;大量資源用作維穩,引至經濟下滑,田地荒廢,產生饑荒。四印是當時社會的真實寫照,是信徒的親身經驗,祇是他們不太明白,為何上帝讓這些事發生。我們現在看看當時的歷史記載。

歷史記載,公元60年,發生地震;公元62,羅馬軍隊在東面被波斯(現伊朗)軍重挫,死傷無數;公元64羅馬大火,尼祿王嫁罪於基督徒,基督徒被扔進獅子坑,或被活活燒死;其實祇要他們被捕後踐踏十字架,稱尼祿為主就可以得釋放。公元70年,羅馬提多將軍鐵腕結束四年猶太人的獨立運動,聖殿夷為平地,六千猶太人被殺。耶穌已在福音書預言,因為猶太人拒絕彌賽亞,「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太二十三30)因為你們殺害先知,你們的家,要成為荒場。(太二十三37-39)公元68,尼祿崩,羅馬四將領爭奪皇位,延年內戰,民不聊生,經濟下滑,糧食短缺。公元68年,義大利拿不列斯(Naples)威蘇爾(Vesuvius)活火山爆發,整個龐貝城(Pompeii)二萬人剎那被埋。四印代表人世間的征戰、內戰、饑饉和死亡。

約翰時代的信徒問:上主真的掌管萬有嗎?上帝的國何時降臨呢?

應用:回歸以來我們不斷談論主權的問題,我們關心十年後香港變成如何呢?我們感到這城市好像愈來跟以前不同了。現在是否為時已晚呢?啟示錄七章的凱歌提醒我們,上帝不祇是終末的上帝,也是掌管萬有的主,歷史正一步一步成就上主的計劃。伊斯蘭國的恐怖襲擊引起全球恐慌,但有從事回教國家宣教士報告,正因為這些行為,在伊拉克地區,大批回教徒離開原來的信仰,歸向基督信仰,這是我們想也未想過的。

一本探究18世紀法國大革命的着作《舊制度與大革命》,在國內知識界引起廣泛關注,王岐山強力推薦,這書是警示當前中國社會的處境與法國大革命前期有相似性。當前中國與大革命前的法國都處於最繁榮的時期,物質財富的增加促使人民權利意識的覺醒,對特權、腐敗、不公正的容忍度更低。中國經歷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經濟快速發展後,出現了利益分化嚴重,貧富差距加大,社會不公等現象。是中國最好的時候,也是中國最危險的時刻。

最近網上瘋傳中國政法大學叢日雲教授在畢業典禮上的演講,他指出未來社會將產生巨變。目前局勢風雲變幻,暗潮湧動,前途莫測。面對這巨變,勇敢者與膽小者的做法,關鍵是前者不讓自己的人性在隨波逐流中泯滅。即使不敢做抗爭者,也不要去對抗爭者背後放冷箭,助紂為虐。他希望自己的學生在大潮襲來時,選擇站在理性一邊,站在人民一邊。

不讓人性隨波逐流,為真理作見證,就是啟示錄七章所說的殉道者。

 

2誠信真實的國度

「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裡來的。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的眼淚。」(啟七13-17)

信徒都是殉道者見證人。穿白衣的人,在揭開第五印時出現過。「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寃,要等到幾時呢?」(啟六9) 這些被殺的殉道者,他們的血成印了天上祭壇的祭品,為上帝所悅納。約翰肯定想到尼祿和多馬田大迫害中的大量殉道者。殉道原文作見證者,他們「為神的道,並作見證」而被殺。殉道者原文就是見證人,他們見證上帝國的真實,揭示地上國度的虛妄;誠信真實和說謊虛妄,在啟示錄是常用的對比概念。

上主國度是真實誠信,對這些迷惑眾人的謊話不能保持箴默,要用真理揭露謊言。羔羊是「那位阿們、誠信真實的見證者」(啟三14),有七角七眼(啟五6)角表示力量,眼表示智慧,羔羊不是因軟弱而被殺,是因為世界拒絕他所說的真理而被殺。說謊者容不下真理,撒但就是說謊之父,一直「迷惑住在地上的人」的獸(啟十三14),在最後審判,一切虛謊的人都不能進入新天新地。(啟二十一8, 27, 二十二15)

穿白衣者已被上主稱為義,他們為神的道,為誠信真實作見證而失去生命。尼祿、多馬田不是神,寧可被扔進鬥獸場面對餓獅,也不能褻瀆上帝。殉道者的誠信真實,揭示當時社會的虛妄。

地上國度的虛妄:要揭露虛妄, 就要指出甚麼是誠信真實,活出不一樣的價值觀生活。當每一個人都唯利是圖,有人開茶餐廳免費招待窮人;當做業主的不斷加租,把空間改裝又改裝,割成劏房,有人願意以低於市值租給這位善心茶餐廳老板,因為原來的餐廳要加租了。這種願意吃虧的自我犧牲行為就說明,除了利潤,還有更美好的東西。這是一種救贖的行為,免得我們因金錢而迷失,甚至沉淪。

3 仁愛的國度

被殺羔羊永遠提醒我們信仰的核心是愛。凱歌一開始,我們看到一個宏大普世的群體,因為羔羊犧牲的愛被召喚成為一個群體。「此後,我觀看,有許多人,沒有人能計算,是從各邦國、各支族、各語言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啟七9)

羅馬軍團強大,但愛的團契更強大;軍團用來鎮壓殺戮,摧毀生命;愛用來是重建盼望,帶來新生,就像今天使徒行傳經課的多加(Dorcas)和她的寡婦團隊。

彼此相愛:今天首輪經課使徒行傳九36-43記載:「在約帕(Joppa,現在的台拉維夫)有一個女徒,名叫大比大(Tabitha),繙希利尼話就是多加(「多加」就是「羚羊」的意思);她廣行善事,多施賙濟。當時,她患病而死,有人把她洗了,停在樓上。呂大與約帕相近;門徒聽見彼得在那裡,就打發兩個人去見他,央求他說:「快到我們那裡去,不要耽延。」(使九36-38) 認識多加的信徒很愛多加,派人找彼得來施行神蹟使多加復生。「眾寡婦都站在彼得旁邊哭,拿多加與他們同在時,所做的裹衣給他看。」(使九39)眾寡婦失去丈夫,無依無靠,感戴多加幫助。多加本身不富有,所以自己縫紉裡衣給眾寡婦。她們不捨多加離開,希望彼得使她復活,這是一個多麼感人愛的團契。彼得沒有金子、銀子,但有上帝給他的權能,也愛寡婦們和多加,他跪下禱告,求上主使多加復生。

神的國在世上沒有羅馬帝國的財富和軍隊,但有愛的團契教會和屬靈的權能。今天詩篇經課詩篇二十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上帝藉聖徒這愛的團契,使我們不致缺乏。在復活期升天之後,耶穌藉聖道、聖禮、和聖徒與我們同在,他並沒有離開我們。

多加患病,最後死去,但多加不懼怕死亡因為上帝的羔羊已經被殺,而且第三天從死裡復活,成為掌管萬有的主。使徒行傳多加的復生,也因為一群愛她的人不捨,找緊叫人請彼得來,當然她們也自己為多加禱告;因為她們的愛,上主藉彼得施行神蹟。多加復生的神蹟,始於多加本人關心人的需要,雖然自己緊絀,但用手為寡婦一針一針縫紉裡衣,神蹟就這樣開始。失去丈夫的寡婦因為多加的愛,告別苦澀,驅走焦慮,也開始關心其它的人,成為服事的團隊。聖經說「眾寡婦都站在彼得旁邊」,這圖畫使人感動。

多加生病離世,聖經沒有提到她的家人。管會堂睚魯的閨女病重,作為父親的眶魯跪在人前,懇求耶穌醫治;拉撒路死了,我們見到馬大、馬利亞趕快請耶穌來,並為拉撒路離開而痛哭。但多加生病離開,始終沒有看見她的親人出現。可能多加本身是孤兒,守獨身的孤兒;可能是寡婦,丈夫早逝而沒有兒女的寡婦。但多加並不孤單,她視教會為她的家,專心幫助有需要的人,特別是這班失去依靠、孤單的寡婦;不單幫助他們,且訓練她們成為事奉的團隊。

事實上,若我看整章使徒行傳,我們發現這愛的團契的身影。保羅在大馬色悔改後失去視力,亞拿尼亞受差遣使他看見並接待保羅。眾人懼怕保羅,巴拿巴引他見眾使徒。彼得周游傳道,呂大的聖徒接待他,多加教會代表派出兩個代表到呂大找彼得。耶穌升天,聖靈降臨,教會誕生,教會是聖靈的團契,也是愛的團契。

被殺羔羊被棄絕,帶來教會的誕生:在十字架上,耶穌好像被父神遺棄,極其孤獨,他引用詩篇二十二,喊叫:「我的神,我的神,為何離棄我,為甚麼遠離不救我。」(詩二十二1)但同時耶穌感到不孤單,因他看見藉著他的死,教會將會誕生,像母親孤獨承受生產的痛苦,因看見快要來臨的嬰孩。基督被棄絕,帶來了修和和教會友愛群體的誕生:「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讚美你。」(詩二十二22) 希伯來書把這句話用在教會身上,但在前面加了:「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所以,他稱為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說: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來二10-12)希伯來書的作者著跟說:「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二14, 15)

結論:賺回你的生命Earn It

掌管萬有的主,不單掌管歷史,也掌管我們的一生。我們不能打開生命的書卷,祇有被殺的羔羊才能打開;十字架使我們明白生命的奧秘,步履耶穌的腳踪,才活出有意義的生命。

被殺的羔羊能打開你封閉的書卷。也許你生命的書卷封閉了而且打上印,不是你不明白,乃是你太明白,因為不敢面對,把書卷封閉。今天耶穌可以把書卷打開,他要赦免你一切的過犯,因為這些過犯,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我們需要耶穌,因他有能力。為何需要耶穌,因為我們人太敗壞,罪孽太深重,才需要耶穌。今天耶穌賜你自由,可以因他的接納,接納你的過去,讓被殺的羔羊,打開你封閉的書卷。

被殺的羔羊,永遠提醒我們,他是愛我,為我捨己。說到付重價的拯救,使我想起電影「雷霆救兵」(或譯「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1944年諾曼第戰事中,三位親兄弟戰死沙場,作為寡婦的媽媽傷心欲絕,但還有一子瑞恩(Ryan)在前線生死未卜。美101空降師派出隊長約翰。米勒(John Miller) (湯漢斯飾)組成拯救隊尋找Ryan,送他返家,以慰其母親連喪三子之痛。拯救隊損折兩位隊員後終於找到Ryan,他正在一橋頭頑抗挺進的德軍。Ryan不忍離棄戰友,拒絕回家,他說: 「這是我緊有的兄弟(The only brothers I have left)。」最後米勒的拯救隊與Ryan 並肩作戰,終於保橋成功;不過,差不多所有拯救隊成員都犧牲了–為了一個人而犧牲。隊長米勒臨終說:Earn it!很難翻譯,直譯是「賺回來吧!」其實意思是:「過一個與蒙拯救代價相稱的生活,證明你值得付出如此的代價得回你的生命。」

各位,我們正站在大時代的門檻,這是黑暗的時代,也是光明的時代,讓我們因著對世人的愛,做一個見證人,為誠信真實的耶穌作見證,因為他是被殺的羔羊,也是掌管萬有的主。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