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監獄風雲

      160508_sermon

講題:監獄風雲 Prison On Fire

經文:使徒行傳16章16-39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4月30日

一.引言

今天的新約經課-使徒行傳16章16-34節當中有一句耳熟能詳的經文,有時在街上也可看見,因為有些教會把這「金句」掛於教堂外牆,向公眾展示.這句被教會認為足以展示基督教信仰的經文記載在16章31節:「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這「金句」出現在甚麼事件之中的呢?除了「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這事件還能帶給我們甚麼盼望呢?

二.經文

16:16後來,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她被巫鬼所附,用法術,叫她主人們大得財利。

16:17她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

16:18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

16:19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

16:20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

16:21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

16:22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

16:23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裏,囑咐禁卒嚴緊看守。

16:24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裏,兩腳上了木狗。

16:25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上帝,眾囚犯也側耳而聽。

16:26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

16:27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

16:28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裏。」

16:29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

16:30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

16: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16: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

16:33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

16:34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裏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上帝,都很喜樂。

16:35到了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說:「釋放那兩個人吧。」

16:36禁卒就把這話告訴保羅說:「官長打發人來叫釋放你們,如今可以出監,平平安安地去吧。」

16:37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裏,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

16:38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

16:39於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

三.釋經與應用

1.獄中歌唱的盼望

你有沒有被關進監獄的經驗?我相信你絕對不希望有.三月的其中一次讀書會,有一位朋友來分享他在大陸被關進監獄的經歷:

「我被戴上手扣,在兩名管教的押解下,被推進一間囚室.進門後,厚重的鋼門砰然一響地關上,此一刻,我的心碎了!我整個人愣住了!呆了!整個人精神處於崩潰邊緣,好一會都無法清醒過來,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羞愧與屈辱、挫拆與自卑.從此我就被終身打上一個「罪犯」的烙印,想到這個烙印我就無地自容、討厭自己.我喪失了自我、迷失了自我.」(程翔:千日無悔)

使徒行傳16:22-24節記載了耶穌基督的使徒保羅和他的宣教同伴被關進監獄的情況:

16:22眾人就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

16:23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裏,囑咐禁卒嚴緊看守。

16:24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裏,兩腳上了木狗。

如果你是保羅和西拉,你會否感到驚惶、憤怒、和疑惑嗎?我們沒有放火,沒有殺人,到底犯了甚麼大罪,被公開羞辱和毒打?被視為重犯關在監獄的內室?還要在兩腳鎖上木狗呢?我們到底做錯了甚麼,以致落得如此糟糕的下場呢?

那位來和我們分享的朋友憶述:

「我質問自己,我的人生道路為甚麼會走到監獄的死胡同?是命運使然,抑或是我錯誤的選擇?如果是命運,上天為甚麼要薄待我?如果是自己錯誤的選擇,實在太過冤枉了,因為我自問一生的所有重大決定,從來都是把國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來考慮的.」(程翔:千日無悔)

他以陷入「死蔭的幽谷」來形容自己當時的狀況.在「死蔭的幽谷」中,他感到死亡擦身而過,陷入精神崩潰的邊緣.

希望你沒有這種被關進監獄的經驗.不過,人生中突如其來的打擊卻足以令人陷入「死蔭幽谷」.如那位突然被捕的朋友一樣,在「死蔭幽谷」的人都禁不住問為甚麼?為甚麼是我?然而,有些時候,根不找不到合理解釋;或者,就算合理解釋也不能救人離開困局.使徒行傳記載了保羅和西拉被關進監獄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16:16後來,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有一個使女迎著面來,她被巫鬼所附,用法術,叫她主人們大得財利。

16:17她跟隨保羅和我們,喊著說:「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

16:18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

16:19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便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

16:20又帶到官長面前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

16:21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

按那位被巫鬼附身的使女說,保羅所做的是「傳說救人的道」;對那位使女的主人來說,保羅解救了使女是「斷了他們的財路」.本質上,這是私人恩怨,

對香港人來說:「這是錢可以解決的問題」.然而,某些人另有用心,就把這「搵食」的問題上綱上綫變成公共安全問題,變成威脅羅馬管治的政治問題來挑動羅馬官員的神經.身陷牢獄,不一定是罪有應得的.墜入「死蔭幽谷」,也不一定找到合理原因.挫敗、疑惑、驚惶、憤怒、埋怨、羞辱、無奈……都是可理解的反應.除了怨天尤人、坐以待斃之外,還可以怎樣呢?保羅和西拉被投入黑獄這事件,啟發我們可以有獄中歌唱的盼望.

16:25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上帝,眾囚犯也側耳而聽。

這種獄中歌唱的盼望,並不只是出現在保羅和西拉身上,也出現在那位來和我們分享的朋友的生命中.

「我在看守所期間,就已經開始禱告.當時為甚麼會禱告起來?我想,在那個完全無助的狀態下,是痛苦、無奈和求助的心態促使我走向主.」

「我的第一次禱告是這樣說的:主啊!求你幫助我,使我能夠堅定走我的愛國道路,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民主自由、和平統一而奮鬥.」

「在監獄期間,我繼續通過禱告去戰勝困難、重新出發.我的每一天,都是從這個禱告開始:感謝主賜我一顆喜樂的心,使我時刻能夠:以微笑面對痛苦,以禮貌面對冷酷,以寬恕面對迫害,以謙卑面對狂妄,以關懷面對冷漠,以激勵面對踐踏.特別是即使身處逆境,仍能常存感恩、惜福、隨緣、知足的心.」(程翔:千日無悔)

你感到自己處身於怎樣的光景呢?有人在獄中仍向上帝祈禱,唱歌讚美上帝;有人在「死蔭幽谷」仍不怕遭害;有人在黑暗之中仍相信:「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詩139:12)

有人說,未來十年可能烏雲蓋頂.今天經課記載的事件啟發我們,就算身陷牢獄,我們仍可以有獄中歌唱的盼望.

2.化敵對為友伴的盼望

16:23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裏,囑咐禁卒嚴緊看守。

16:24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裏,兩腳上了木狗。

獄警和囚犯是一種怎樣的關係呢?保羅和西拉所犯的事是否嚴重到要囚在內監裏?兩腳上木狗會否傷害被囚者及為他們帶來痛楚?如果問禁卒,他可能回答說:「我只是執行命令.」

那位朋友說:「我第一次領會到漢字「獄」字為甚麼是從爪、從言、從犬,就是因為監獄生活把「人」貶為一隻「會說話」的「狗」.」「有一次我看到獄警召集各囚室的頭犯開會,他坐在大班椅上,六七個犯人蹲在他前面,他用皮鞋尖逐一對著每個人,吩咐每個人要做的事.又有一次我看到獄警召見一個爺爺輩的囚犯,爺爺輩在孫子輩的面前蹲下,孫子輩的用皮鞋在他面前打劃著說話.」(程翔:千日無悔)

獄警和囚友必然敵對的嗎?此時此地的市民,親身經歷,或者在傳媒上看見金鐘、旺角、銅鑼灣街頭的那79 天,以及農曆新年旺角那一夜,不禁對執法者和示威者對抗的場面感到震驚.執法者和示威者都是這個城市的一份子,甚至可能是鄰居、同學或朋友,是甚麼令他們變成敵對呢?是誰人令他們變成敵對呢?這是不少人心中的疑惑,也引起很多人內心不安.

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教授在1971年做過一項出名的“史丹佛監獄實驗(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實驗發現,人們會被角色支配,並按角色來行動.扮演守衛和囚犯的本來都是正常人。然而,在囚犯和守衛對抗的形勢之下,僅僅幾天的時間,守衛就變成了暴徒,而犯人則完全精神崩潰了.

佔中之後,有一位警務人員和一位示威者應邀對談,那位警員說:「警察身為執法者,by nature 要維繫社會制度穩定。如果有人要衝擊這個制度,其實必然會跟警察正面衝突,無可避免。」(當警察遇上示威者 — 陳sir VS. 葉寶琳(立場新聞2015/9/2))執法者和被執法者之間確實有角色的差異,除了對立之外,還有其他可能性嗎?或者說,對立是我們之間唯一的關係嗎?

16:26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

16:27禁卒一醒,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

16:28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裏。」

16:29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

16:30又領他們出來,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

16:31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16:32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

16:33當夜,就在那時候,禁卒把他們帶去,洗他們的傷;他和屬乎他的人立時都受了洗。

16:34於是禁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裏去,給他們擺上飯。他和全家,因為信了上帝,都很喜樂。

作者花了相當的篇幅去敘述保羅與禁卒的互動.在沒有改變角色,即是禁卒仍是禁卒,囚犯仍是囚犯的身份之下,可以創造另類的互動狀況和關係質數.他們打破了禁卒與囚犯兩者角色的定型,超越了對抗性的互動,出現了憂戚與共,患難相助的關係.囚犯的福祉依賴禁卒,禁卒的福祉,也受囚犯影響; 16章33節展示,禁卒為囚犯清洗傷口,囚犯為禁卒施行洗禮.原來禁卒和囚犯兩者是相依共存,可以互相幫助的.

禁卒不能改變囚犯的身份,犯囚也不能要求禁卒反守則偷偷放犯囚走.禁囚和犯囚在甚麼基礎之上發展另類互動呢?很可能是因為保羅看對方超越了角色,而看到對方本身是一個人,因此以人性來對待對方.這種人性的對待也喚起了禁卒的人性,視對方為一個人,而不單單是一個囚犯,去照顧作為一個人的基本需要.在甚麼基礎之上幫助雙方視對方為一個人呢?不是角色,如果是角色,當滿足不到角色的要求,禁卒就會「拔刀要自殺」(v27);也不是權威,如果是權威,禁卒就會「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那基礎是耶穌基督的福音,在上帝裏面,他們能夠平等相待,化焦慮為喜樂(v34).

其實,執法者和被執法者都是人.執法者的人性,有時只是被制度扭曲和掩蓋而已.程翔曾談辦理他的案件的執法人員時如此透露:

「經過幾次安排我家人來會見後,我的兄弟妹們與大哥口中的國安局X先生變得熟絡起來.有一次,妹妹瑞儀就大膽地試問他:「你接觸我二哥這麼長時間,又審訊了他,你覺得他是一個怎樣的人?」聽妹妹說,這位X先生很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後正色地說:「他是一個好人!」我妹妹認為他回答時很認真的,一點都不是敷衍或客套.他沒有必要討好我,事實上他的紀律使他連名字都不能給我家人,所以即使討好了也沒有甚麼用.他這樣回答,肯定是發自內心.我聽了這句話,心中很感慨,也很安慰.感慨的是:一個連審訊者都認為是「好人」人,審訊者卻不得不設法羅織罪名給他.安慰的是,一個人真正的道德品格是裝不出來的,也是掩蓋不了的.即使在遭遇困難險阻的時候,人是被投入黑獄裏了,但可幸我真正的本性仍然呈現出來,而呈現出來的本性,足以使一個奉命加害我的人也承認他要處理的「疑犯」其實是一個好人!

只要人性不滅,化敵對為友伴的盼望仍然可期待.只要那位創造人性的上帝仍在,人性不滅仍然是可期待的盼望.

3.冤假錯案得平反的盼望

16:35到了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說:「釋放那兩個人吧。」

16:36禁卒就把這話告訴保羅說:「官長打發人來叫釋放你們,如今可以出監,平平安安地去吧。」

出獄當然重要,然而,如何出獄,可能更重要.

【20160104on.cc東網專訊】 巴西伯南布哥州昨午發生集體越獄.報道指,當時正值家屬探監時間,兩人把一輛汽車停在監獄外,其後引爆炸藥,炸開監獄外牆,逾100名囚犯乘機逃獄。包括今次,伯南布哥州在一周內已發生兩宗越獄,日前有53名囚犯挖地道逃獄。

半夜監門打開的時候,保羅他們不願背負逃犯之名而逃走.早上獲得釋放,他們竟然還是不走.保羅要求甚麼呢?有甚麼比被釋放出獄更重要呢?

16:37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裏,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

16:38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

16:39於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

有過來人士表示,如果監獄對犯人從身體上和精神上深深打下「罪犯」、「監躉」的烙印,長遠來說,會對罪犯構成心理上和精神上永久性的傷害,妨礙他們在出獄後融入社會,而且這永久性的傷害也是有些人再犯罪的因素.(程翔:千日無悔)

保羅他們被釋放,但他們更需要的是平反.社會不接受把有罪的當作無罪,更不應該把無罪的當作有罪.在這事件中,保羅他們得回公道,尊嚴獲得歸還.最近,有一件在1989年發生的悲劇終於尋冤得雪:

調查1989年英國希斯堡球場人踩人慘劇的死因陪審團,2016年4月26日裁定警方當年安排出錯及疏忽導致慘劇,96名喪生的利物浦球迷是「非法被殺」。英國首相卡梅倫稱,裁決還了死者一個遲來的公道,意義重大。涉事南約克郡警隊現任主管就警方當年的「災難性錯誤」作「毫無保留道歉」。事發於1989年4月15日,利物浦與諾定咸森林在南約克郡設菲爾德市的希斯堡球場(Hillsborough Stadium)進行英格蘭足總盃準決賽,吸引數萬計球迷到場。為疏導人潮,賽事的警方指揮官達肯菲爾德(David Duckenfield)下令打開一個出口閘門,容許大批利物浦球迷湧入看台,結果觸發人踩人,造成96人死600多人傷。事後球迷被指生事導致慘劇。2009年慘劇發生20周年,當局成立獨立小組調查慘劇起因。2012年發表報告,指警方涉嫌隱瞞真相和篡改文件,務求諉過於無辜球迷。案件其後重審。陪審團自2014年開始聽取約1000名證人作證,經過兩年審訊,裁定球迷在事發當日的行為並沒有釀成慘劇。警方指揮官達肯菲爾德去年出席聆訊時承認自己當年未能封閉球場一條隧道是造成人命傷亡的直接原因。(明報2016年4月27日)

今天是母親節,有一群母親二十多年來一直盼望,盼望那件也在1989年發生的慘劇尋冤得雪,盼望他們在生的以及已經離世的家人的污名得到平反,他們的盼望有實現的一天嗎?世界上仍然有不少人和他們一齊盼望著這一天的來臨.

四.總結

今天經課講述保羅和他的宣教隊伍的短暫牢獄經歷,啟發我們對盼望的眾多想像.除了「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之外,還有「獄中歌唱的盼望」、「化敵對為友伴的盼望」、以及「冤假錯案得平反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