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一生之久的恩典

      160605_sermon

 

講題:「一生之久的恩典」 Lifetime Favour

經文:詩篇第30篇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6月5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我們常說:「天跌下來當被冚」,但當天花板跌下來時,就不能當被冚了。很難想像,在我們的城巿,有現代建築物的天花板整幅塌下來。看來安全的地方,也可以不堪一擊。(按:2016年5月20日,香港城巿大學某運動中心的天花板塌了下來。)

在人生裡,我們都會為自己製造不少「生命的天花板」,去保護自己,使生命不用日曬雨淋。我們會努力賺錢,我們會努力成就某些事業,我們會努力達致成功。這些都是「生命的天花板」,讓我們免受別人的嘲笑,免受社會的風雨的欺凌,讓我們安心。但是,怎能保證這「生命的天花板」不會一下子塌下來。

對於生命的無常,詩人都是很敏感的。今日,我們看一篇詩篇,看看詩人對無常生命有何洞見。

今日講道的經文:詩篇30篇

詩30:1 〔大衛在獻殿的時候,作這詩歌。〕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提拔我,不叫仇敵向我誇耀(或譯:不讓仇敵因勝過我而喜樂)。

詩30:2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曾呼求你,你醫治了我。

詩30:3 耶和華啊,你曾把我的靈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或譯:下到深淵)。

詩30:4 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他,稱讚他可記念的聖名。

詩30:5 因為,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詩30:6 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

詩30:7 耶和華啊,你曾施恩,叫我的江山穩固(在和合本聖經裡,「江」字旁邊有幾點,表示原文沒有這字。這句話可譯為:「叫我穩固如山」,或者譯:「叫我穩如泰山」);你掩了面,我就驚惶。

詩30:8 耶和華啊,我曾求告你;我向耶和華懇求,說:

詩30:9 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嗎?

詩30:10 耶和華啊,求你應允我,憐恤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詩30:11 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

詩30:12 好叫我的靈歌頌你,並不住聲。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要稱謝你,直到永遠!

這首詩第一個值得我們留意的地方,就是這首詩的題目。這首詩的題目是:「大衛在獻殿的時候,作這詩歌」,原文直譯是:「詩、獻殿之歌、關乎大衛的」。這詩不一定是大衛作的,也可能是為大衛而寫的,總之是關乎大衛的。值得留意的,是大衛不可能獻殿,大衛時代根本沒有聖殿。聖殿是他的兒子所羅門建的。

若果說,這詩的主題與大衛及聖殿有關,則舊約裡最相關的其中一個故事便是歷代志上21章的故事。那裡講到,大衛戰無不勝,便心高氣傲,數點戰士,以顯兵威。有點似現代的閱兵,為了宣揚國家的實力。神不喜悅大衛耀武揚威,便降瘟疫,死了七萬人。滅命的天使,站在耶路撒冷一個原居民阿珥楠(Ornan the Jebusite)的禾場上。大衛見到,即時向神認罪,並在這禾場上築了一座壇,在其上獻祭。神的怒氣就止住了。這築壇的地方,就是他的兒子日後建聖殿的地方。

詩篇30篇的主題出現「大衛」和「聖殿」的字眼,若這主題真與上述事件有關,則詩篇30篇便是講人的驕傲與神的懲罰、滅命天使所站之地正是親近神的聖殿之所在、認罪的時刻正是經歷神的憐憫的時刻。

希伯來詩歌的特色是對比、平行。詩篇30篇也不例外,有大量對比、平行。

第1節:「不讓仇敵因勝過我而喜樂」,對應第11節:「你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兩次的「喜樂」原文字根相同,前者是動詞,後者是名詞。

第2節:「耶和華──我的神啊,我曾呼求你,你醫治了我」,對應第10節:「耶和華啊,求你應允我,憐恤我!」

第3節講「下坑」,第9節也講「下坑」,下到生命的深淵、無助的深淵。

第4節講「神的聖民要歌頌神」,第8節講「我向耶和華懇求」。

第5節講「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第7節講「你曾施恩,叫我穩如泰山;你掩了面,我就驚惶」。

這首詩的中間就是第6節:「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人的這種自大,正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這首詩的結尾(第12節),講到「歌頌」神,「稱謝」神,這其實是對比這首詩的題目:「獻殿之歌」。

我們看看第1-3節。

詩30:1 耶和華啊,我要尊崇你,因為你曾提拔我,不讓仇敵因勝過我而喜樂。

詩30:2 耶和華──我的神啊,我曾呼求你,你醫治了我。

詩30:3 耶和華啊,你曾把我的靈魂從陰間救上來,使我存活,不至於下坑。

詩人的人生經驗,他下到「坑」中,下到人生的低谷,下到生命的深淵。詩人形容這是「陰間」、一個死地、一種絕境。叫天不應,叫地不聞。人在這裡,好像只能靜待死亡。詩人在深淵中,向神求救。然後,第1節講「你曾提拔我,不讓仇敵因勝過我而喜樂」。「提拔」這個字,希伯來文是dalah,指從井裡打水。人在深淵中,如在井中,神像打水一樣將我們打上來。生命的喜樂,一定不是屬於仇敵的,而是屬於我們的。因著這一切經歷過的經驗,詩人讚美神。

這一段落裡,出現很多十分形象化的對比。我在深淵,神將我拉上來;我在陰間,神將我救上來;我在死亡邊緣,神使我存活;我呼求,神醫治。簡言之,我在絕境中,神卻將我救回。

我們看這詩篇的第二個段落:第4-5節。

詩30:4 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要歌頌他,稱讚他可記念的聖名。

詩30:5 因為,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這兩節經文不是向神呼籲的,而是呼籲我們這些信神的人的。詩人呼籲我們進入他的經歷中,這不獨是他的經歷,這也是我們的經歷。

詩人用強烈對比的字眼去表達他的生命體會。他經驗到神的怒氣,但也經驗到神的恩典、神的悅納。他經驗到神的怒氣只不過是轉眼之間,神的悅納卻是一生之久。哭泣是有的,可能持續一整晚;但早晨一到,內心便爆發出歡樂。

以基督徒的經驗來說,我們經歷罪的深重,像被壓在深淵裡,但也經驗被神寬恕的輕省,像被拉出深淵。我們經驗人性的軟弱,但也經驗在基督裡的剛強。我們經驗恐懼,也經驗天賜的平安。我們會經驗死亡,也會經驗復活。

詩人提示我們,在神的恩典裡,生命的新開始是可能的。「神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

詩篇30篇的中心,是第6節。

詩30:6 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

這便是一切問題的核心。「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這經文用別的說法來表達,便是:我發達的時候,我覺得大地在我腳下;我成功的時候,我認為永遠不會失敗;我健康的時候,我認為自己永不會病;我「生生猛猛」的時候,我認為自己不會死。

或許,這就是人類墮落背後的平凡想法。我要用我手,創造我的人生。昔日,亞當夏娃在伊甸園,吃禁果時,可能都是想,我們不用神指引我們了,我們自己尋求永生的大道便是了。昔日,當德國人擁護希特拉上台時,他躊躇滿志,意氣風發,一步一步地用自己的手創造國家的明天。這時,他最能講出這經文:「至於我,我凡事平順便說:我永不動搖」。講這經文的人,是一個自大的人。自大的人,毫無感恩的心。他不會敬畏天,也不會尊重人。這心態引導人一步一步的墮落、一步一步地接近黑暗的深淵。

詩人將這經文放在這詩篇的中間,讓我們好好面對自己心底裡的這種想法。

詩篇30篇的第四個段落:第7-8節,這回應第二段落的內容。

詩30:7 耶和華啊,你曾施恩,叫我穩如泰山;你掩了面,我就驚惶。

詩30:8 耶和華啊,我曾求告你;我向耶和華懇求。

放下自大,詩人認識生命的真相。詩人用一些對比去呈現這真相。神施恩時,面向我們時,我們能安穩如山;神掩面時,不看我們時,我們便驚惶失措。生命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而不是在我們手中。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投資失誤而破產,會忽然中風而行動不便,會患重病而徘徊在死亡邊緣。這就是詩人講的「下坑」,墮入深淵,生命無光。「生命的天花板」忽然塌了下來,我們以為穩當的保護,忽然消失了。

我們來到這詩篇最後一個段落:第9-12節,這回應第一段落的內容。

詩30:9 我被害流血,下到坑中,有甚麼益處呢?塵土豈能稱讚你,傳說你的誠實嗎?

詩30:10 耶和華啊,求你應允我,憐恤我!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我!

詩30:11 你已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將我的麻衣脫去,給我披上喜樂。

詩30:12 好叫我的靈歌頌你,並不住聲。耶和華──我的神啊,我要稱謝你,直到永遠!

第9節看來是詩人和神之間的討價還價。我們要留意,這不是平等的雙方在討價還價,不是那種「神你若救我,我便劏雞還神」的討價還價,這討價還價只是一種「目中無神」的叫價。詩人自認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敬拜神的、像塵土一樣微小的人。他若死去,神便會損失一位敬拜者。若神不解救詩人,他死去,神當然會失去一位敬拜者,這是塵世的一個事實,詩人絕無威脅神之意。與其說這是討價還價,不如說詩人藉此將自己放在神之下,表明自己敬拜神的心。

詩人十分明白神的本性,「神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在這裡,詩人再次表達蒙神恩典的經驗,又是用一些對比性的語言。「哀哭」與「麻衣」,多麼充滿死亡的意味。在神的恩典裡,這變為「跳舞」和「喜樂」。

第12節對應這首詩的「題目」,也同時作為一總結,詩人呼籲我們歌頌神。

有個電視節目,叫《跟住矛盾去旅行》,內容大家都知道了。詩篇30篇可以叫《跟住矛盾去生活》,內中呈現生活裡各種事情的兩極:「完全的自大」與「像塵土一樣的卑微」、「認為自己穩如泰山」與「忽然落入陰間的深淵中」、「如在深坑裡」與「被神提上來」、「神的怒氣、轉眼之間」與「神的恩典、一生之久」、「晚間的哭泣」與「早晨的歡呼」、「神施恩」與「神掩面」、「哀哭、麻衣」與「跳舞、喜樂」等。充滿對立,但這就是生活。詩人在訴說這些對立時,卻肯定神施恩是多於神掩面的,生命的喜樂是多於哀哭的,神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而他的恩典卻是一生之久。在這不對稱的對立裡,你會否和詩人一樣,稱謝神,直到永遠。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