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或去或留

      160619_sermon

講題:或去或留 To Go or to Stay

經文:路加福音8章26-39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6月19日

 

一. 引言
或去或留,可能是英國人近日最艱難的抉擇之一。幾天之後(6月23日),英國人將要投票選擇脫離歐盟,還是留在歐盟。我們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加入評論,認為美國加息與否,也會待英國脫歐公投後才作決定。他還指出,香港政府也留意英國脫歐的影響,已進行一些估計及壓力測試,他認為會間接對環球金融有一定的衝激。

或者或留,也是香港人不時的掙扎。那些年,當我們還是中學生的時候,一年之中難免要唱幾次這首惜別歌:

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 多少友誼能長存
今日別離共你雙雙兩握手 友誼常在你我心裡
今天且有暫別 他朝也定能聚首 縱使不能會面 始終也是朋友
說有萬里山 隔阻兩地遙 不須見面 心中也知曉 友誼改不了

「今天且有暫別,他朝也定能聚首」,拜WhatsApp所賜,二十多年後,我們那一屆的中學同學,果然重新聚首一Group,那是一個WhatsApp Group。「說有萬里山,隔阻兩地遙,不須見面,心中也知曉」,我們的WhatsApp group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有人交談,當身處香港的同學睡覺的時候,歐美的同學就接力,到歐美的同學說Good night的時候,亞洲地區的同學就紛紛「蒲頭」。

更意想不到的是,最近有人突然召集小學同學聚會,所為何事呢?原來有同學在六月中舉家移居離開香港。加拿大移民部最新統計資料顯示,今年首3月抵埗加拿大的香港移民較去年同期增加85%,而同期香港人提出的申請人數亦增加17%。【明報專訊6/6】

此時此地,或去或留這個話題,又再熱鬧起來。

可能,或去或留這個問題,根本就是人生的一部份,伴隨一生。有些人可能在感情關係上掙扎著或去或留,有些人可能在工作上思考著或去或留,有些人甚至在信仰生活上徘徊在去與留之間。

今天福音經課裏的人物,也面對著或去或留的處境。讓我們進入他們的故事,尋找一點啟發,豐富我們關於去留的思考。

二.經文
8 : 26 他們到了格拉森人的地方,就是加利利的對面。
8 : 27 耶穌上了岸,就有城裏一個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來。這個人許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墳塋裏。
8 : 28 他見了耶穌,就俯伏在他面前,大聲喊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8 : 29 是因耶穌曾吩咐污鬼從那人身上出來。原來這鬼屢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鐵鍊和腳鐐捆鎖,他竟把鎖鍊掙斷,被鬼趕到曠野去。
8 : 30 耶穌問他說:「你名叫甚麼?」他說:「我名叫『群』」;這是因為附着他的鬼多。
8 : 31 鬼就央求耶穌,不要吩咐他們到無底坑裏去。
8 : 32 那裏有一大群豬在山上吃食。鬼央求耶穌,准他們進入豬裏去。耶穌准了他們,
8 : 33 鬼就從那人出來,進入豬裏去。於是那群豬闖下山崖,投在湖裏淹死了。
8 : 34 放豬的看見這事就逃跑了,去告訴城裏和鄉下的人。
8 : 35 眾人出來要看是甚麼事;到了耶穌那裏,看見鬼所離開的那人,坐在耶穌腳前,穿着衣服,心裏明白過來,他們就害怕。
8 : 36 看見這事的便將被鬼附着的人怎麼得救告訴他們。
8 : 37 格拉森四圍的人,因為害怕得很,都求耶穌離開他們;耶穌就上船回去了。
8 : 38 鬼所離開的那人懇求和耶穌同在;耶穌卻打發他回去,說:
8 : 39 「你回家去,傳說神為你做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滿城裏傳揚耶穌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

三.釋經與應用
1. 離去是為了「被離去」的人
8 : 26 他們到了格拉森人的地方,就是加利利的對面。

上文(8:22)提到,耶穌帶著門徒上船,對門徒說:「我們可以渡到湖那邊去。」那邊,就是格拉林,即是加利利的對面。對面,不單單是地理上的對面,也是文化和宗教上的對面,對這些加利利猶太人來說,對面是一個異域:

8 : 27a 耶穌上了岸,就有城裏一個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來。
那裏是一個有污鬼的地方。

8:28b 這個人許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墳塋裏。
那裏是一個墓地。

8 : 32 那裏有一大群豬在山上吃食。
8 : 34 放豬的看見這事就逃跑了
那裏有豬,以及有養豬的人的地方。

按作者描述,這個地方的每一項條件都是不潔的,加起來更加不潔,因此,應該是猶太人避之則吉的地方。那麼多地方不去,耶穌為甚麼帶著門徒離開加利利自己的家鄉,去這陌生的地方沾污自己呢?

而且,這次旅程並不好玩。如果要用玩來形容,這是絕對是「玩命之旅」。不是嗎?且看門徒的經歷:
8:23船行的時候,耶穌睡著了。湖上忽然起了狂風,船將灌滿了水,很危險。
8:24門徒去叫醒他,說:「老師!老師!我們快沒命啦!」

門徒可能不知道為甚麼要去那樣的地方,就算知道,可能也未必同意如此驚險的行程。那異域到底有甚麼吸引耶穌離家而過去呢?

8 : 27 耶穌上了岸,就有城裏一個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來。這個人許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墳塋裏。

原來,在那異域,有一個人,這是一個「被離開」的人。為甚麼說這是一個「被離開」的人呢?經文指出,這個人本來是屬於那個城市,但現在卻在墳地裏,因此,他很可能是被他本來屬於那個城市要求離開的。我們可以想像,這個人被城市驅逐,可能流落到鄉村;又被鄉村驅逐,可能流落到田野;又被農民驅逐,最後留落到墳場。

耶穌離開自己的地方,會不會是為了這個「被離開」自己地方的人呢?

這個人不但被要求離開自己的地方,更被逼離開他自己。他的表現,已經不是他原來的自己:

8:28b 這個人許久不穿衣服
即是說,他本來是穿衣服的。

8 : 29 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鐵鍊和腳鐐捆鎖,他竟把鎖鍊掙斷
即是說,他本來是自由的,也是有自制能力的。

8 : 28 他見了耶穌,就俯伏在他面前,大聲喊叫,說:「至高神的兒子耶穌,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即是說,當時活著的已經不是他,乃是污鬼在他裏面活著,並且奪去了他的自主及自尊。

耶穌離開自己的地方,會不會是為了這個「被離開」自己的人呢?

這是合理的猜想,因為耶穌過去格拉森這個「異域」,所產生的效果就是令這個人找回自己,以及回到自己的地方。

8 : 33 鬼就從那人出來
然後:
8 : 35 眾人出來要看是甚麼事;到了耶穌那裏,看見鬼所離開的那人,坐在耶穌腳前,穿着衣服,心裏明白過來

如果門徒問耶穌:為甚麼離開加利利自己的家鄉,冒著海上的風浪,過去一個外邦不潔的地方呢?耶穌可能回答:離家,是為了「被離家」的人;前去,因為那裏有「被離家者」。

有一位校友在醫院裏做護士。當夜班的日子,她感到最辛苦。每次她要離家上班,她的兩歲兒子都哭個不停。關門前,她安慰兒子不要哭;關門後,她自己忍不住流淚。她等待著兒子有一天會明白,媽媽要離家,因為醫院裏有些人不能回家,要留院治療。離家,是為了那些不能回家的人。

有十多位崇基學生將於下星期五離港前往泰國進行短宣體驗,接待我們的,是海外基督使團,從前稱為中國內地會。中國內地會的出現,是因為一百五十多年前,有一位英國人名叫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聽到中國有很多人在天父上帝的大家庭之外,於是他離開英國的家,遠赴東方,希望幫助中國人回家。直到今天,這個宣教團體差派了超過1400位來自全球30多個國家的宣教士在亞洲18個地區,超過100個群體中服事。這些人離家,都是為了協助離家的人回家。

去,總有一個理由。差異不在於所去之處或遠或近,而在於是否帶著使命。

2. 留下,是為了留下的人
或去或留,有時未必是自己的選擇。就正如故事中的格拉森人,他被逼離開自己的城市,「無得留低」。耶穌又如何呢?那個地方的人一樣驅逐他,耶穌都是「無得留低」。
8 : 37 格拉森四圍的人,因為害怕得很,都求耶穌離開他們;

耶穌如何回應呢?經文繼續說:「耶穌就上船回去了。」(8 : 37下)面對被驅逐,耶穌似乎沒有甚麼大反應,一切順其自然。這令人想到 蘇軾的名句: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要去則去,要留則留,沒有甚麼大不了。所謂安然離去,原來「安然」的心境,是可以不被別人的讚譽或毀謗決定的,做了要做的事情,就可以心安理得了。

或去或留,何時會是絕對自主的呢?從前,那位格拉森人被驅逐離開他的城市,「無得留低」;現在,他自己選擇不「留低」:
8 : 38 鬼所離開的那人懇求和耶穌同在;

然而,「耶穌卻打發他回去」(8 : 38)
曾經有人說,離開容易,留下更需要勇氣。對那位格拉森人來說,離開不容易,留下的確更需要勇氣。這個城市對他來說,既熟識,又陌生。或許,他是那些街道,仍是那些建築物,但在這個城市所發生的事情,以及這個城市對待他的態度和方法,都令他感到陌生,也令他感到擔憂和恐懼。有些時候,或去或留,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馬傑偉教授兩個月前在【人生進退】專欄發表了名為「移民避港?心在,不在乎去留」一文,文中有幾段或者也說出了不少香港人的心情:

「那應該是2012年的事了。個人的低潮也反映於書房之外,香港正一步一步掉入困境。現在回想,曾蔭權、湯顯明涉貪只是毒瘡而非毒瘤,接續而來的連番亂象與亂治,才是港人集體抑鬱的開始。自梁振英上任以來,接二連三的明爭暗鬥,幾乎打擊香港每一個引以自豪的開明傳統。法治、自由、人權的底線,一次又一次被衝擊。堂皇官話再掩蓋不住謊言與偽善。幾年前,我們還是每一次香港跌破低價時,都萬分肉緊的盤點損失;如今憾事太多,大家頹坐愁城,疲累不堪,只能招架,守得一時得一時。

2012年底我最感窒息的時侯,朋友提出遠走台灣「避避風頭」……大家都認真起來,有一種逼虎跳牆、「搵條生路給自己」的決絕心態。此地不容人,自有留人處。

那個聖誕,我們入住宜蘭充滿藝文色彩的民宿。午夜無眠,我在眾人睡去的深夜,在幽暗的陽台,外望雨後大片大片的水田,靜水寂寂,倒影雨後雲天。偶然一隻睡醒了的千羽鶴,展開巨翅,劃過水田,觸爪留下一圈一圈無聲漣漪,如此美靜水鄉,怎會不是安息的居所?

我以為,落腳台南,暫離香港,生活可以由灰黑的寒冬,一下子轉到陽光充沛的盛夏。這倒不是妄想,多少移民故事可以證實,在彼邦休養生息,再建新門牆,遠勝舊家鄉。我甚至跟家人駁辯,堅持己見,肯定地說:「就算找不到合適可買下來的農地,也要租一個小小的apartment住下來。」

當然,在台灣不必掛慮「搵食」,才可以享受彼岸風華。要為口奔馳討生活,美夢很快消失。若要經營生意(如咖啡室),你就必須處理當地的複雜「政治」。在台北開咖啡店的港人Raymond說,台灣只是個用繁體字的中國大陸社會。人治、關係、貪污,港人不一定可以受得住。」

馬傑偉教授思量者:「去或留?移不移民台灣?離不離開香港這個傾倒中的城市?」

那位格拉森人主動求去,向耶穌提出申請,可惜,「那機會不屬於他的」。耶穌拒絕帶他走,反而把任務交給他:
8 : 39 「你回家去,傳說神為你做了何等大的事。」

耶穌對那位格拉森人的吩咐,會否太過強他所難呢?這個城市曾經拒絕他,也拒絕耶穌,難道會歡迎他的見證嗎?見證,可能從來都不是錦上添花,而只是在沒有花朵的地方播種:

哪裡有仇恨,就讓我播種仁愛
哪裡有殘害,就讓我播種寬恕
哪裡有猜疑,就讓我播種信仰
哪裡有絕望,就讓我播種希望
哪裡有黑暗,就讓我播種光明
哪裡有憂苦,就讓我播種喜樂 (聖法蘭西斯禱文)

留下,是一種狀況。這種狀況可能是當事人的選擇,也可能是別無他選。然而,以甚麼態度生活在「留下」這種狀況之中,或者是可以選擇的。那位格拉森人選擇了。看看他的活力和熱誠:
8 : 39b 他就去,滿城裏傳揚耶穌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
耶穌離家,是為了那「被離家」的人;那位格拉森人留下,看來卻是為了留下在格拉森的其他人。

馬傑偉教授在剛才引述的那篇文章繼續說:
「2014年夏天,我面對一生人未遇過的危機,幾經掙扎,問題解決了,我重新認識自己。從幽谷走出來,才知道那幾年灰暗得不能自拔,害了自己也苦了家人。老婆大人還願意「陪我癲」,在台灣奔走了一年。心結解開來,心裏最重要的追求,不外乎是家人朋友,不外乎在困局之中保持良知,在醜惡的世界中選擇善良。在香港如是,在台灣如是,在世界遠方那個你我心目中的桃園,也不過如是。今天回看,心靈安頓了,台灣那個計劃變得很遙遠。香港還是一個悶局;但放開心結,此地還是充滿親情與友情。」

馬傑偉教授總結說:「心在,不在乎去留,也不在乎身在何方。」(馬傑偉【人生進退】移民避港?心在,不在乎去留)

四。總結
耶穌和格拉森人的故事,有去有留。或去或留,總有因由。使徒保羅曾在腓立比書說:
1:20沒有一事能使我羞愧;反倒凡事坦然無懼,無論是生是死,總要讓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1:21因為我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
1:22但是,我在肉身活著,若能有工作的成果,我就不知道該挑選甚麼。
1:23我處在兩難之間:我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
1:24然而,我為你們肉身活著更加要緊。
1:25既然我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留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一起存留,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

願上主幫助我們,或去或留,「總要讓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