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漢文博士 – 生命同行的鄰舍

      160710_sermon

講題:生命同行的鄰舍 Life CoWalking Neighbour

經文:路加福音10章25-37節

講員:鄭漢文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7月10日

 

1. 撒馬利亞人的慈心與自義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今日,我又再回鄉探親一樣,返回崇基禮拜堂這個信仰大家庭。
我的家人、學生和好友,今天都共聚在此,盼望聖道的臨在。

讓我先以一個自以為是的好撒馬利亞人故事作為開始,故事是這樣的:

「從前有一個人,落在強盜手中,被剝去衣裳打個半死。有一個撒馬利亞人經過,看見那人,就動了慈心,上前替他包裹傷處,還扶他帶到店裏照顧他,第二天還替他結帳。
然後,到了第三天,那人又落在強盜手中,強盜又把他打個半死,好撒馬利亞人又經過,動了慈心出手幫助。
如是者,每天不斷重覆「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
強盜每天出動,那人每天被害,好撒馬利亞人每天動慈心出手幫助。
不過,後來發現,原來好撒馬利亞人正住在強盜的隔壁——好撒馬利亞人每一天都目睹強盜出門搶劫,卻因着「非暴力」與「不取代上帝工作」的理由沒有上前阻止,並繼續每天事後扮演「好鄰舍」的角色。」

以上的故事,是引述自建道神學院神學系助理教授陳韋安教授(2016年6月30日)寫的〈 好撒瑪利亞人的暴力〉這篇文章的開首,究竟今天我們基督徒是如何回應城中的挑戰?

2. 好撒馬利亞人的喻道故事:路加福音10:23-37解經

今天讓我們看一看,耶穌當年是如何面對挑戰?

今日經課是取自路加福音10章25至37節。經文明顯分為三段:

第一段25至29節,是:耶穌面對別人挑戰的處境
第二段30至35節,是:耶穌講了一個故事作比喻
第三段36至37節,是:耶穌引伸了一個教導作回應

讓我們一同先誦讀這段經文。

第一段25至29節,是:耶穌面對律法師探問永生這個處境的挑戰。先請弟兄一起讀出:

25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老師!我該做甚麼才可以承受永生?」
26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是怎樣念的呢?」
27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又要愛鄰如己。」
28耶穌對他說:「你回答得正確,你這樣做就會得永生。」
29那人要證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

第二段30至35節,是:耶穌講了一個故事作比喻,後世稱為好撒馬利亞人。請姐妹一起讀出:

30耶穌回答:「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丟下他走了。
31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那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另一邊過去了。
32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那裏,看見他,也照樣從另一邊過去了。
33可是,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路過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
34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他到旅店裏去,照應他。
35第二天,他拿出兩個銀幣來,交給店主,說:『請你照應他,額外的費用,我回來時會還你。』

第三段36至37節,是:耶穌引伸了一個教導作回應,重新詮釋愛鄰如己。讓我讀出:

36你想,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那人的鄰舍呢?」
37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對他說:「你去,照樣做吧!」

這個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家傳戶曉,耳熟能詳。
不單成為教會教導的經典,也成為公民社會中慈惠人士的一個象徵。

我還有甚麼可以講呢?

例如,三年前林豪恩先生就以〈好撒馬利亞人是如何鍊成的?〉作題目在這裏崇基禮拜堂講道。我重新多次聽了他那次講道,參考了他的講章,刻意地要有所不同。

我還可以講些甚麼呢?

3. 回首往來四十年:生命同行的啟示 

為了準備這一次講道,為了找尋一個推陳出新的觀點,我回顧了我從四十年前信主到近年接受神學訓練。當中有些心得,得出三個重點。

四十年前的七月中,我在中四升中五的學校暑期福音營中信耶穌,今天剛好信主四十年。
第一個重點是:毋忘初心。
回想我信主的那一刹那間,感到上帝親自來找尋我,從此得到上主與我同行,四十年來,經歷過三次學業低谷、三次事業低谷、三次健康低谷,兩年前經歷三合一的第十次低谷,上主依然不離不棄,與我生命同行。

1980年,我考入中大讀書,一年後,愛上了一位愛好文學的少女,她也是位基督徒,大家相戀五年後的1986年,我們在這所崇基禮拜堂進行了結婚祝福禮,育有兩兒,至今「夫婦同行三十年」。今天下午的讀書會,我們會再分享。

近年我在崇基學院神學院接受神學訓練時,我的心志是結合講學、講笑與講道這三者作服事。而我的講道學是學自三位老師,分別是幫我洗禮的李炳光牧師、教我宣講福音邀請不可推的吳振智牧師、指導我在崇基禮拜堂神學生實習的伍渭文牧師。
每次講道,我都會重温三位老師所教,心中所學,與我生命同行的種種美好回憶。

李炳光牧師講道,起題精要,旁徵博引,文采飛揚。
十分記得課上他說過一個笑話:許多次講道完畢,教友會向他致謝並表示得益良多。但當李牧師追問他們聽到甚麼時,他們又說不出所以言來。所以,李牧師教導我們,要把講道歸結為讓聽道者縈繞在心的一句話。

至於吳振智牧師,他的講道法,是起於釋經,終於基督,言必歸十架。換言之,講道必須由經文的釋道開始,最後要把聽道者引領回到基督,從alpha到omega,都言必歸向十架精神。

伍渭文牧師,大家都十分認識。他教導我三代經課講道,聖道必須通過經文聖言而呈現,避免講述可能純是個人偏見的所謂經歷,但最後聽道者必須有信仰的應用。

珠玉在前,一位一位在我生命比鄰的同行者,伴我上路,伴我講道。
我今天在以上三種傳統下,添加了我的「敘事想像」的方法(method of narrative imagination),希望有所推陳出新。

「生命同行」(Life CoWalk),就是我今天解釋這段經文的總念。
讓上主的鄰憫,通過我們聖靈感動我們的心回應受困苦者,與他們的生命同行一段路,以體現愛鄰如己,這就是永生生命的存活,這就是受苦的主耶穌的基督精神──苦者尤比鄰。

4. 生命同行的個體性:以受困苦者的心為心

路加福音第10章這段經文是順序的,現在讓我們先把經文的次序倒轉讀,就是從耶穌其實想教導我們甚麼的向度重讀。

耶穌以故事回應挑戰的最後反問律法師:
36你想,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那人的鄰舍呢?」
37他說:「是憐憫他的。」

耶穌逆轉了律法師的問法,由「恩惠慈善的施予者」(charitable)的角度,轉為「蒙恩受惠的受苦者」(sufferer)的本位,來詮釋愛鄰如己。

為讓大家可以生發同理心,代入案主當事人的視點,讓我們把故事轉為第一身的自述,好似警局報案一樣,受害者這樣落案:

「我有一天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忽然有幾個強盜跳出來手中。他們剝去我的衣裳,把我打個半死,丟下我走了。
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那條路下來,看見我就從另一邊過去了。(我心好痛:乜佢係神職人員嗎?仲咩唔幫我?)
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那裏,看見我,也照樣從另一邊過去了。(我心好痛:乜佢係公職人員嗎?仲咩唔幫我?)
可是,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路過那裏,看見我就動了慈心,他上前用油和酒倒在我的傷處,包裹好了,扶我騎上自己的牲口,帶我到旅店裏去,照應我。
第二天,他拿出兩個銀幣來,交給店主,叮囑店主,請他照應我,還承諾,額外的費用,回來時會還給店主。」

如果案主是你,誰是與你生命同行的鄰舍?
就是能明白你的困苦,伴你生命同行一段苦路的同行者。

你能夠保證生命不會遭逢不測,被某一種意義的強盜所搶劫?

讓我們現在靜下來,低頭,閉目,回想人生:人生中曾幾何時,你生命遇上傷害你的人時,又有誰在你身旁,給你無限憐憫,以你的困苦的心為心?

憐憫的憐,就是心字旁,與鄰為伴。
你我都可以成為受困苦者的鄰舍,好好保守你可以對受苦者動慈心。

5. 生命同行的群體性:杜絶強盜的惡行

但是,以上所講,只停留在一種個人化的進退取捨。故事太快終結於:做個好人。

讓我們進深一點,故事可不可以回到今日講道的開首:就是杜絶強盜的惡行。如果及早杜絶強盜的惡行,就不會出現受苦的案主。

剛才講道開頭,我引用了陳韋安教授寫的〈 好撒瑪利亞人的暴力〉這篇文章的喻道故事,究竟今天我們基督徒是如何回應城中的挑戰?

「從前有一個人,落在強盜手中,被剝去衣裳打個半死。有一個撒馬利亞人經過,看見那人,就動了慈心,上前替他包裹傷處,還扶他帶到店裏照顧他,第二天還替他結帳。
然後,到了第三天,那人又落在強盜手中,強盜又把他打個半死,好撒馬利亞人又經過,動了慈心出手幫助。如是者,每天不斷重覆「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
強盜每天出動,那人每天被害,好撒馬利亞人每天動慈心出手幫助。
不過,後來發現,原來好撒馬利亞人正住在強盜的隔壁——好撒馬利亞人每一天都目睹強盜出門搶劫,卻因着「非暴力」與「不取代上帝工作」的理由沒有上前阻止,並繼續每天事後扮演「好鄰舍」的角色。」
陳韋安教授這樣評述:
「今日的香港,實體的強盜「不存在」——因為強盜無處不在,強盜成為一個客體,強盜成了一個結構。因此,教會活在強盜系統中,唯有從這系統中醒覺,對抗這客體,才能成為真正的「好撒瑪利亞人」。不然,不停在結構暴力中貼膠布只是一種「好撒瑪利亞人的暴力」。不是嗎?一邊弄傷你的傷口,一邊為你貼膠布。很變態的啊。」

所以,生命同行的鄰舍,不單在個人與個人的交往上,還要在社群的倫理結構上改變。
例如,如何杜絶強盜的惡行?
例如,如何建設收容受困苦者的旅店?

讓我們再把路加福音第十章耶穌講的這個故事本土化:

「有一天有一個香港人從深水埗搭地鐵返工到中環,忽然有幾個強盜在中環跳出來。
他們當中,有交通公司濫收車費,有老闆剝削他的工資,有上司要佢工作超時到半死,最後丟下退休無保障的他走了。(強盜當中,有人把人移民去了,或有人把資產移到別國去了。)

偶然有一個貌似行政長官的人從那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另一邊過去了。(都唔係我有份民選出來的,係無咩良心!)
又有一個好像高級的公務員來到那裏,看見他,也照樣從另一邊過去了。(都係超離地的所謂公僕,係唔會明白民間疾苦!)

可是,有一個流浪漢路過那裏,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他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坐上自己的手推車,帶他到教會裏去,照應他。
第二天,他拿出兩個銀幣來,交給牧師,叮囑牧師,請他照應我,還承諾,額外的費用,回來時會還給教會。」

在香港,如何杜絶強盜的惡行?如何形成鄰舍守望(Neighborhood Watch),守望受困苦者不再被強盜搶奪。
在香港,如何建設收容受困苦者的旅店?如何形成受困苦的安居(Resting Place),得以養傷復康。
在香港,信徒做了甚麼?教會又做了甚麼?

我們當然要有好撒馬利亞人的慈心,但很容易流於自義,成為自以為是的「港豬」。
我們還要建立守望鄰舍的倫理,杜絶強盜的惡行與權勢。

今次的講道,在這裏就此打住,再多講,又會出事。

在最近這兩三年間,香港的公共領域十分動盪,我自己也疲於奔命參與其中。
有一回被問及我的政治取態,追問我代表甚麼party,我答曰:Roger represents suffering party.

我鄭漢文,若要代表,就是代表受困苦者這苦群(Suffering Party)。
四十年追隨基督,最後明白耶穌精神就是以受苦者的心為心,英文叫:option for the suffering。

讓我們一起低頭禱告:
「親愛的上主啊,
求你教我們有以受苦者的心為心,學習成為「生命同行」的鄰舍。
求你教我們如何杜絶強盜的惡行?建設收容受困苦者的旅店?
求上主讓你的鄰憫,通過們聖靈感動我們的心回應受困苦者,與他們的生命同行一段路,以體現愛鄰如己,這就是永生生命的存活,這就是受苦的主耶穌教導我們的基督精神──苦者尤比鄰。」

但願榮耀都歸給聖父、聖子、聖靈,永在的三一神。阿們。

(鄭漢文博士現職香港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專業顧問,
同時兼任崇基學院神學院優質生命教育中心名譽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