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晉豪座堂牧師 – 從差異與分歧到合一與共融

      160731_sermon

講題:從差異與分歧到合一與共融 

講員:范晉豪座堂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7月31日

在云云美國漫畫英雄電影中,我最喜愛的始終是《X-men》,它不會像超人與蝙蝠俠,美國隊長與Ironman般堆砌劇情,「為打而打」,X-men內兩派變種人之間的張力,源自彼此分歧的信念。在面對社會主流歧視的當下,到底要勇武抗爭,還是以非暴力精神,相信人與之間在差異歧見中,仍能共融共存?

《X-men》漫畫於1963年面世,X教授與磁力王兩派領袖的創作靈感,取材自60年中兩位政治立場南轅北轍的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他們就是馬丁路德金和麥爾坎·X(Malcolm X)。馬丁路德金是X教授的原型,他主張非暴力抗爭,不願挑起黑人與白人之間的仇恨,要針對是不平等的制度,要教育的是下一代的黑人與白人,放低彼此的歧見共融共存;相反,麥爾坎·X是磁力王的原型。他主張勇武抗爭,彼此的矛盾不能透過和平理性的對話去達成共識,這是戰爭,只有透過暴力,對抗白人,為黑人申張正義,取回他們應得的一切。

故事中擁有異能的變種人因為跟普羅大眾有差異,遭受社會排斥與歧視,在現實世界也略見不鮮。歸根究底,這源於有限的人類對自己沒有無限的自信,面對和自己差異的族群感覺受威脅,不安、恐懼與焦慮油然而生。在歷史裏,我們看見社會建制的主流容易透過權力控制大局,剷取異己。政治如是,宗教亦如是,但如此狀況實在與基督信仰有著根本的矛盾。

在新約教會時代,外邦使徒保羅因為向外邦人宣教,其使徒身分被當時教會主流的猶太基督徒所質疑,他所傳的福音更被指為討外邦人喜歡,得人心的技倆(加1:10) 。保羅對這指控十分憤怒(加1:8-9) ,他強調沒有不同版本的福音,可供體貼猶太人和外邦人兩種福音,任君選擇。「沒有另一個福音。」(加1:7) 我們要傳的絕非單單猶太民族信仰系統,而是要傳那位捨已身救贖歷世歷代的人脫離罪惡世代的基督(1:4) 。基督來,不單是為猶太人,亦不只為基督徒,而是為歷世歷代所有人宣告上帝的福音。前南非杜圖大主教其中一本著作《上帝不是一個基督徒》(God is not a Christian) ,正要表達無限的上帝不像有限的人類般思想狹隘,基督徒不應以「護教」之名,限制上帝那無邊界的愛,就如昔日守割禮的基督徒,把信仰控制在猶太人的安全區域以內。

事實證明,基督所傳的上帝是向整個世界不同信念、政見、種族、宗教的人張開雙手,歡迎他們回到衪家裏共融的上帝。不單新約,我們從舊約也可看見那位向人張開聖臂的上帝。上帝揀選亞伯蘭、以撒和雅各這一族,從其後裔建立以色列上帝的選民,絕不是排拒外邦人,而是讓這民族成為萬民得福的器皿(創12:12:3, 22:18, 26:5, 28:14) 。在聯合王國最興盛的所羅王時代,所羅門向天舉手,奉獻聖殿禱告上主說:「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聽,照著外邦人所祈求的而行,使天下萬民都認識你的名,敬畏你,像你的民以色列一樣」(列上8:43) 詩篇96篇也和應對上主的讚美是不分國界與種族,列國要述說他的榮耀,萬民要述說他的奇事。

 

面對如此一位上帝,吸引歷世歷代萬族萬民,進入其無邊際的愛裏,難道我們還用恐懼因為人與人之間彼此的差異,視彼此為敵,建立圍牆,透過種種權力遊戲,控制與排除異己嗎?耶穌對歷代的門徒回答說:「不要怕!只要信!亅(可5:16)

 

福音書記載令人驚訝的大多是耶穌基督的言論與作為,但路7:1-10記載了一個人卻反過來令耶穌驚訝與讚嘆。他不是猶太人,也不是耶穌的門徒,他是羅馬駐守的百夫長。對國族意識強烈的猶太人來說,統治他們的羅馬人軍官絕對是仇人。但這令耶穌驚訝的人竟然能打破種族間的國仇家恨,託猶太長老請耶穌醫治他頻死的僕人。當耶穌往那家裏去,他自覺不配見主,託朋友請耶穌說一句話,他深信僕人必能得救,就好像軍隊聽從上級命令般。

 

一隊低級的雜牌兵只著眼自己的利益與安危,他們眼中的戰友與敵人沒有太大的分別,只是替代自己送死的工具,如此互不信任的軍隊,只是一盤散沙,必敗無疑。相反,一隊精銳部隊如同一體,上司是值得信任的大腦,服從的下屬信任並將自己生命交與上司的指揮,為是要帶來整體的勝利。有限的人類真的不可信,且充滿不安與焦慮,若我們甘為雜牌軍,只定晴專注自己與他人之間的利益差異,這只會帶來鬥爭與仇恨,彼此盤算如何控制更多資源,如何打倒對手,排除異己。

 

人縱然不可信,但無限的上帝是可信的,人應專注在自己與上帝的關係中建立信心。在這全然不同於我們的上帝(Wholly Other)裏,我們能從與衪共融中,體會到彼此差異可以不帶侵略性,共融不是要侵蝕了人的個性,反而是豐富完全了我們的生命,打破了人與人、我與你之間的敵我鴻溝,讓共融、信任、盼望、人類整體福祉成為可能。在上帝裏面我們不只看見自己,愈來愈看見和我們不同的異已,其實也是同一屋簷下,上主家裏的人。

 

這位沒有露面的百夫長對耶穌充滿無比的信心,因為這份簡單卻偉大的信心,他願意相信神蹟,即上帝的作為能臨現這充滿仇恨、脆弱、不安的人間。耶穌稱讚他這麼大的信心實在前所未見。他希望歷代的跟隨者能對上主建立這份信心,用生命延續傳揚自舊約至新約,上帝要使萬民得福的福者,叫我們在這時代為這紛亂分歧的世間締造合一共融的神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