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看得見的抗爭.看不見的和平

      160814_sermon

講題:「看得見的抗爭,看不見的和平」 Fight for Peace

經文:路加福音12章49-59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禮拜堂

日期:2016年8月14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天天氣好嗎?昨晚睡得好嗎?吃過早餐沒有?附近有什麼吃早餐的好地方?暑假去了哪裡玩?玩過的地方,哪裡最美?哪裡最抵玩?……

若我只懂問這些問題,只是講這些話題,只對這些東西有興趣,我想,你大大概概會認為我是個「貪玩識食」的人,你大大概概會喜歡和我「吹水」,你大大概概會覺得我平易近人。若你同樣喜歡這些話題,又喜歡和我「吹水」,則我們會相處融洽。就算交不成朋友,我以上講的東西,也應不會惹起你的反感,不會讓你受威脅,更不應引發你的敵意。

我們都希望耶穌多講些吃喝玩樂的東西,若他能多講一點投資必勝術,更好;若能教我們如何美容瘦身容光煥發,則perfect。若晚上回家,打開電視,見到耶穌介紹加利利的風光,多好。想像一下,耶穌教我們在春天應走那條路線,去欣賞加利利田野遍地的野花;在夏天,他教我們坐著遊船,在加利利湖垂釣;在秋天,跑到迦密山(Mount Carmel)上看日落;在冬天,則上黑門山(Mount Hermon)滑雪。何等寫意!看完旅遊節目,耶穌繼續主持飲食節目,教我們如何「今晚食好D」,教我們如何慢火烤一條加利利湖的「聖彼得魚」,教我們如何品嚐一支戈蘭高地的紅酒。何等快活!耶穌若是如此,則會通街都是Fans,我們會愛死他。他簡直就是高品味的優雅典範。

耶穌沒有主持旅遊節目,也無主持飲食節目,他主要的話題,是傳講「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他因此失去很多Fans。天國,是一個新的世界,是一個與這個世界全然不同的新世界。在這個新世界裡,「飢渴慕義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必得飽足」。在這裡,人不是渴慕美食,而是渴慕神的正義。他說:「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又說:「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人禱告」;又說:「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女,因為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這種生活形態與我們慣常的生活形態很不同。我們慣常的生活形態,受我們的欲望牽引。耶穌講的生活形態,受天父的愛主導。天國的生活形態,與我們慣常的生活形態,有一種張力。耶穌與我們,有一種對抗性。

若果耶穌只是問我們:「昨晚睡得好嗎?」我們會感到他的關懷。但耶穌若指著你,說:「昨夜你為何不睡,想著那些邪惡念頭」,或說:「由頭到腳,你只是一個自私的人」,或說:「你來這裡崇拜,內心半點敬虔也沒有」,則我們便可能不大喜歡耶穌了。若耶穌指著你,當眾指著你,公然揭露你的罪,你和他之間,便不可能和平共處了。不要說是耶穌指著你,若是現在我指著你,你也要殺了我。

耶穌將火丟在地上。

我們看看今日的福音書經課:路加福音12:49-59

路12:49 「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嗎?

路12:50 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地迫切呢?

路12:51 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嗎?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紛爭。

路12:52 從今以後,一家五個人將要紛爭:三個人和兩個人相爭,兩個人和三個人相爭;

路12:53 父親和兒子相爭,兒子和父親相爭;母親和女兒相爭,女兒和母親相爭;婆婆和媳婦相爭,媳婦和婆婆相爭。」

路12:54 耶穌又對眾人說:「你們看見西邊起了雲彩,就說:『要下一陣雨』;果然就有。

路12:55 起了南風,就說:『將要燥熱』;也就有了。

路12:56 假冒為善的人哪,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色,怎麼不知道分辨這時候呢?」

路12:57 「你們又為何不自己審量甚麼是合理的呢?

路12:58 你同告你的對頭去見官,還在路上,務要盡力地和他了結;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官交付差役,差役把你下在監裏。

路12:59 我告訴你,若有半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裏出來。」

耶穌不是講飲講食,耶穌直指人的罪。

他將火丟在地上。

「火」:在聖經裡,代表神的審判,代表神要煉淨一切渣滓,代表消除一切不義。

耶穌不是來到我們當中,風花雪月,嬉嬉哈哈,他是將火丟在地上,他的說話要評斷人性的是非曲直,他的行動要揭露世人的善惡正邪。

晨曦未露,曙光未顯之時,大地仍是暗淡矇矓,一切都隱藏在黑暗之中,正邪不辨。當朝陽乍現,晨光展露之時,鼠輩的行蹤便會敗露,真相會大白。耶穌是真理的光,他的來到,是照亮一切。獅子被顯為獅子,豺狼被顯為豺狼,一切都無法隱藏。當一切在黑暗裡時,混然不分,有一種黑暗中的寧靜。但當正邪分明,邪惡被指明,不義被揭露時,正邪便無可避免地有一決戰了。如講題所示,此之謂「看得見的抗爭」。

路12:49 「我來要把火丟在地上,倘若已經著起來,不也是我所願意的嗎?

路12:50 我有當受的洗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地迫切呢?

這兩節經文,聖經《呂振中》譯本譯作:「我來把火丟在地上;我是多麼迫切願它著起來阿!我有該受的洗,我是多麼迫切、直到完成阿!」

耶穌將火丟在地上,意味他要審判,分判正邪,他是多麼願意這審判快些完成,天國快些降臨。要完成這審判,耶穌必須經歷一個「洗禮」,那就是指「十字架」的苦難洗禮。十字架,完全呈現世人的罪,也完全呈現神的大愛。

神的大愛不會姑息罪惡,卻要揭露人性裡隱藏著的邪惡。邪惡的力量不會取消神的大愛,而終會被神的大愛所克服。十字架的苦難,是由於人類的罪惡造成。耶穌不顯露於世,世人的罪深藏心底,世間會有片刻黑暗中的寧靜。耶穌出現,如真光照耀,邪惡會被揭露。當時的政治力量、社會力量、宗教力量,為了自身的利益,激發了民眾的恐懼,假上帝之名,將耶穌推上十架上。

對耶穌而言,這個十架洗禮,正好讓每個人都眼白白地看見自身的不義和罪惡。光天化日,每個人都因著自身的軟弱、自私、仇恨、恐懼,參與一場殺戮。對抗這十架的殺戮,是神的大愛。有一種人類測不透的大愛,在十架上顯露,靜靜地告訴世人,只有這份愛,才能在邪惡的世界裡有正義的可能。

耶穌期待審判,也期待十架所揭露的救贖的完成。

「不義」被揭露後,便會頑強地和「正義」正面交鋒。

耶穌揭露「不義」的後果,便是引發正邪交戰。

路12:51 「你們以為我來,是叫地上太平嗎?我告訴你們,不是,乃是叫人紛爭。

路12:52 從今以後,一家五個人將要紛爭:三個人和兩個人相爭,兩個人和三個人相爭;

路12:53 父親和兒子相爭,兒子和父親相爭;母親和女兒相爭,女兒和母親相爭;婆婆和媳婦相爭,媳婦和婆婆相爭。」

光明顯露,就不能回到黑暗中的寧靜了。

相傳,東方有個小島,島上的居民,曾經過著和諧的生活,他們和諧,是因他們只有一個共同方向,就是努力向上。然後,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史稱「一男子」,他來了,將火丟在地上,然後,小島上每個人都在爭吵。原本沉悶的顏色,開始分裂出不同色彩,黃色、藍色,紅色、綠色、黑色,多姿多采。黃色和藍相爭,紅色和綠色相爭,紅色加黑色和綠色相爭,綠色和黃色又相爭。

能否回到起初的和諧?不可能了。

因為小島上的人,不再只向上,也學曉向左、向右、向前、向後。

爭吵,是因為有不義和正義的爭論,有人心底的邪惡和由神而來的良善的對抗。不義被揭露之後,不義會掙扎,正義會抵抗,不可能回到黑暗裡的平靜了。

這是人要懂得抉擇的時刻。耶穌說:

路12:54 「你們看見西邊起了雲彩,就說:『要下一陣雨』;果然就有。

路12:55 起了南風,就說:『將要燥熱』;也就有了。

路12:56 假冒為善的人哪,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色,怎麼不知道分辨這時候呢?」

以色列地的西邊,是地中海。西面吹來的風,帶有濕氣,會下雨。以色列地的南邊,是曠野。南面吹來的風,帶著曠野的熱氣,帶來燥熱。那時的人,能看天做人。耶穌問:你們能預測天氣,怎麼不能分辨世情呢?

是的,我們面對的時勢是什麼呢?要如何抉擇呢?

我想,耶穌的想法是清楚的,看看罪在那裡被揭露,看看是那種力量將他人推向十架,看看是誰摧毀天國的美善,然後,面向神的審判,作自己的抉擇。

最後,耶穌以一法庭的情景結束這番話。

路12:57 「你們又為何不自己審量甚麼是合理的呢?

路12:58 你同告你的對頭去見官,還在路上,務要盡力地和他了結;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官交付差役,差役把你下在監裏。

路12:59 我告訴你,若有半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裏出來。」

根據上下文,這段經文應是提示我們,神的審判將臨,時間緊迫,你不能再漫不經心地生活,要作出及時的抉擇了。耶穌將我們的生命,置放在神的審判前。就在當下,神要審判你,你如何面對?

我將這段經文的意義改變一下,將之應用在當下的衝突處境上。

面對社會上的各種衝突,我想,每個人都難免要有一立場。立場既定,便難免與另一立場有張力,有對抗。如耶穌所說,「父親和兒子相爭,兒子和父親相爭;母親和女兒相爭,女兒和母親相爭」。家庭的上一代和下一代有張力,教會裡不同顏色的陣營也有裂痕。這是無可避免的。在我看來,這仍未到上帝與魔鬼對決的地步。

如何處理這些衝突呢?

由於這不是上帝與魔鬼的對決,我想,或許,最好的方法,是讓自己及對方都能以罪人的身分在神面前認罪求赦。我是罪人,故此,就算我認為自己全對,我也無權任意處置對方。他是罪人,故此,就算他認為自己全對,我也體諒他會忽略他的盲點。就因為我們都是罪人,我們不能因彼此不同而排斥對方,而只能共同仰賴神的憐憫。這是將生命放在神之下而建造起來的和平,一種心靈裡的和平,一種「看不見的和平」。我們彼此可以仍屬不同陣營,但我不是審判官,我無權審判你。我們只能在神的審判下,謙和地以各自的立場,去造福社會,去祝福你的生命。衝突要不至釀成悲劇,我想,必須將自己置放在神的審判之下。

一對雙打的運動員落場打比場,遇著對手多變的戰術,或許,兩個人有不同的反應和策略,或許,兩個人的想法各有道理。這時,最好的做法,不是自己判斷,不是堅持己見,而是問問教練,讓教練指導。神總是我們的教練。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