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開明牧師 – 不做壞事, 無做好事?

      160925_sermon

講題:不作壞事,亦無做好事 Did Nothing Evil, Do No Good!

講員:許開明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9月25日

引言
許多人有這種人生觀:認為我「不會作壞事、亦無做好事」 也可以接受。好像聖經中,這個財主並不是一個窮兇惡極、欺壓窮人的人,他容許一個滿身是瘡的乞丐在他的門口討食,他無作壞事啊,只不過,他也無做善事或好事,使討飯的得飯吃、得衣服穿、得入屋取暖。這種人,不算好,也不壞啊!

然而,中國人有 「止於至善」之追尋,「止於至善」出自儒家之主要典籍《大學》。《大學》乃「初學入德之門」(北宋儒者程顥語),開首即揭示德性之源及其展開與圓滿之義,即無休止的進步,成德之高,成德之堅永,盡在這「圓」與「未圓」之間。「圓」與「未圓」互相映發,自知「未圓」,故能虛懷若谷;力求「圓滿」,故得至健如天(「至健」語出《易經》)。「止於至善」蘊含至健與虛懷,同時兼有「不斷追求圓滿」的自強不息精神以及「不自以為圓滿」的開放精神,這與聖經教導不謀而合。

天堂門口
一位弟兄離世後,上到天堂門口,正想進入,門口天使叫他等等,要先看看進天堂人士名單,發現並沒有弟兄的名字。這弟兄本以為自己從來無做壞事,一定可以進入天堂,就詢問天使原因,天使查完說:「你無做壞事,但亦無做好事,仍然不符合資格,進不到天堂。」

1. 地上(陽間 )兩種人的情景

1.1. 財主
「有一個財主 (『戴維斯』(Dives,源於拉丁文『富豪』一詞)),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大魚大肉,吃喝玩樂)。」(路十六19)
由「財主」一詞代表這個人有財富;「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即代表這個人有身份,因為「紫色袍」為王室和尊貴人的標誌 (參斯八15、箴卅一22、啟十八12),而「細麻布衣服」亦是用細麻織成的布料所製作的名貴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即代表這個人有很多時間 ,「奢華宴樂」在原文含有「不但吃的是山珍海味,並且講究華麗的排場,極盡享樂之能事」的意思。這個人穿得好、食得好、玩得好,有的是一種自我專注、自得其樂、自私自利的人生。自古到今,無數人追求的就是這種人生。猶太人更有一種人生哲學,一個人有錢,成為富翁是上主的祝福。

1.2. 拉撒路
「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Covered with sores全身被瘡所遮蓋),被人放在(他不能行進去) 財主門口,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饑;並且狗來舔他的瘡。」(路十六20-21)
 

「討飯的」,代表拉撒路活在飢餓中;「拉撒路」的意思是神所幫助的,他是一個在苦難中等候神和人幫助的人。「渾身生瘡」即代表他活在羞辱中,外表難看加上肉體的痛楚,「渾身生瘡」這句話的希臘文是常用的醫學名詞,新約聖經只在此處出現過。「渾身生瘡(Covered with sores)」和「穿著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dressed in purple and fine linen)」形成了一個很強烈的對比。
「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說明了他活在等候食物中,「要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饑」,據說古時猶太人吃飯時不用刀叉,也不用圍巾,人們用雙手取食物吃;而在富有人家,常以麵包來擦手,擦過手的麵包就隨手丟棄,拉撒路和狗在門口所等待的,便是這類麵包。這裡就顯示了財主天天奢華宴樂與拉撒路天天等食餅碎、食不飽的情況,有著強烈的對比。
「並且狗來舔他的瘡」,這句話有兩個意思,第一,猶太人視他們所輕看的人如狗,故指拉撒路的處境如狗,其痛苦得不著人的同情;第二,瘡會流血,所以狗舔瘡就是舔血,意味著他活活的被狗折磨而死。(參王上廿一19)再一次對比了財主和拉撒路的情況:財主有工人服侍,拉撒路卻有狗和他爭食,並舔他的瘡。
財主錯在那?就是他不作壞事,亦沒有做好事 。這個財主並不是一個窮兇惡極、欺壓窮人的人,否則,他絕不會容許一個乞丐在他的門口討食。他的問題是眼中只有美食,沒有窮人;他沒有善用錢財,辜負了神託付他那麼多錢財的用心,上帝給他的錢財只為滿足自己,令自己快樂。財主的罪是什麼?財主只顧自己,忽視別人(即拉撒路)的需要、感受和痛苦。

同樣地,現今的地產商可能只顧自己的利益,而不擇手段。恐怖主義者可能只顧自己的信念,而不斷進行恐怖襲擊。怪獸家長為達致把自己孩子培育成龍成鳳的期望,而忽略孩子的個人感受及漠視孩子自我的發展。

財主,他失去一種對人(即拉撒路)的認同感,對拉撒路的飢餓、疾病、被狗欺負的情況都全不理會。
心理學家弗洛姆(Eric Fromm)發現,認同感是人人普遍的原望,它能使個體的生命突破人我的隔離力量,得到他人的認同感,使人脫離孤立與隔離狀態,把他和他人結合起來。哲學家叔本華 (Arthur Schopenhauer)提出人與人的相處 「同情」很重要, 同情是 「同感」或 「共感」,能對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進而達至 「共苦」,與他人分擔痛苦,這是更進一步。所以人不被認同是痛苦的。拉撒路不被認同,他長久活在痛苦裡。他眼看自己吃不飽、穿不暖、不能走路、無法翻身、沒有自尊的情況,卻無法改變,那種痛苦生不如死。
一個現代人落到如此地步,就會感到生不如死,他可能就會自殺和輕生。最近中大有班同學研究自殺的問題,我發現:一個像拉撒路如此,不是沒有東西吃而餓死,也可能有得吃但不食而死!財主眼中,沒有拉撒路,沒有看見飢餓、患病、無助的人,只顧自己天天奢華宴樂、大魚大肉、吃喝玩樂。

2. 地下(陰間)兩種情況
兩種不同的命, 卻有著相同的結局:死亡, 但他們進入陰間有著兩種不同的待遇。

「後來那討飯的死了 (是餓死或病死,自殺死?),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裏。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路十六22)
拉撒路有天使的同在和帶領,更被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裏,就如有著上帝的看重和兼顧,「懷裏」一詞取材於猶太人赴筵坐席時的情景,即每個坐席的人都憑著自己的肘側身半躺著,有如處身在他後側之人的懷裏(參約十三23),所以「懷裏」含有「與那人同赴席,為人所愛的意思」。

後來財主也死了,可能是因是暴飲暴食而死,然後就被人埋葬了。財主生前非常顧惜他的身體,穿的是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吃的是珍饈美味,為他的身體耗費錢財,但是死後也不過是把身體埋葬了,他更要下到陰間受苦。

「他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的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裏,」(路十六23)
「陰間」是人死後靈魂暫時停留,等候末日受神審判的地方(參徒二27、31)。它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收留義人的靈魂,又稱樂園(參路廿三43);另一部分收留罪人的靈魂(參伯廿四19),中間有深淵相隔,可望而不可及(參26節)。事情並未了結,財主他的靈魂、那有知覺的自我,下了陰間。陰間是舊約的用語是希臘文Sheol(音譯索奧),意思為「逝去之靈的居所」。

拉撒路死後,被天使帶領到天父懷裡,得安慰;而財主死後,則被埋葬,並到地獄去受苦。

3. 財主在陰間的表現
(財主)「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罷,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裏,極其痛苦。』亞伯拉罕說:『兒阿,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受過苦(拉撒路受苦時,你無作善事,由得他受苦) ;如今他在這裏得安慰 (因為他受盡苦,上帝幫助他脫離苦了),你倒受痛苦 (因為你見苦不救,你要受懲罰)。」(路十六24-25)

財主的苦可分成兩方面:
第一方面是身體的苦,即火焰的苦(參24節);第二方面是「回想」的苦,包括他悔恨的苦和祈求不允的苦(參27~31節),其苦真是永世沒有休止的苦。今生的選擇決定死後永恆的結局,一旦死亡,結局就限定了,享福或受苦,再也無法彼此對調了(參26節)。

拉撒路「得安慰」
「得安慰」 與「保惠師」(參約十四16)在原文同屬一個字群,信徒生前有聖靈在旁安慰與引導,死後仍得被呼召靠近所信的主,即與主同在(參腓一23)。

4. 有深淵的限定
「不但這樣,並且在你我之間,有深淵限定,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能的。”」(路十六26)

4.1. 有深淵限定:空間
陰間與樂園之間有深淵相隔,致財主求一滴冷水以涼舌頭也不可得。這時,他想起父家中尚有五位兄弟未得救,於是他期盼拉撒路能被差遣去傳福音給他們,可惜已經太遲了。
所以你想得人幫助也要把握時間和機會,就算亞伯拉罕、拉撒路想幫也因有深淵而不行!人應當把握機會做善事、好事、有益於人的事, 死後就沒有機會了。就如財主得不到水喝、得不到人(拉撒路)的幫助、得不到超越界限,這是不能改變的規限!

人生有許多規限,所以你要認識你的規限。小時你不好好讀語文,長大後才學就會有限制,有機會讀書時你不讀,過了就再沒有機會。趁孩子還小就多陪他;待他長大後你陪他,他可能會走開。明白與接受聖經所言:「生有時,死有時⋯⋯在崇基神拜堂的日子有時,凡事都有定時」的人,才是智慧人。

「27財主說:『我祖阿,既是這樣,求你打發拉撒路到我父家去;28因為我還有五個弟兄;他可以對他們作見證,免得他們也來到這痛苦的地方。』29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的話,可以聽從。』30他說:『我祖亞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個從死裏復活的,到他們那裏去的,他們必要悔改。』31亞伯拉罕說:『若不聽從摩西和先知的話,就是有一個從死裏復活的,他們也是不聽勸。』」(路十六27-31)

財主要求亞伯拉罕差派拉撒路沾水給他,這是為自己的表現;而他要求亞伯拉罕差派拉撒路去為五兄弟作見證,不要到地獄 ,這則是為家人的表現,可惜機過已過,財主已後悔莫及。
4.2. 有生死的規限:時間
有限的時間即死亡和死線(Dealine) 極具意義。我們重視也應重視死亡及死線。財主無死亡意識,不懂好好管理自己的時間,每天奢華宴樂,浪費時間;拉撒路在困苦中,連生命時間也没有的,只能努力存活,且隨時會死亡,不能掌握時間。

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 提出人生的「大限」,即死亡,深具意義,因為只有人意識到 「死亡」才能認真地活著,並且要有使命的活著,好好活此生。

路加福音在這故事中,更提出了「死亡」在上主的手裡,可以扭轉乾坤,就如在陽間的時候,財主很快樂,但拉撒路很痛苦;在陰間的時候,財主很痛苦,拉撒路卻很得安慰,上帝在他世幫助拉撒路脫貧脫苦。

時間的長短,人不可確定,但在有限時間的運用,人可以作主。過去所做的也會影響現在,因財主在世時不顧拉撒路,結果死後受罰。同樣地,現在所做的將會影響未來,拉撒路現在受苦,但他仍然忍受痛苦直到死,結果後來得到天使引路到樂園睡在主懷中,這顯明了上月的講道主題:「人在做,天在看!」人要知道,過去所做的,影響現在,現在所做的影響將來,這是人生大道理;人也要把握現在的機會,過去了就機會不再。
海西阿德說過:「善於掌握自己時間的人,是真正偉大的人。 」為好好管理時間,不同的學者有以下三大貢獻:
第一,把時間分為年、月、日、時、分、秒;
第二,每天定為二十四小時,讓人可以把時間分成三份:八小時工作、八小時睡眠及八小時自己安排的時間,如吃飯、如厠、交通、玩樂、學習、與家人一起、交際等;
第三,「朝九晚五」成為今天全世界「公共辦公時間」,讓人盡量在此時間內完成工作,建立精確的時間運用。

為了探索時間與人生,學者們又有幾個生命時間的觀念:
第一,時間長度以及長壽的概念。
第二,時間闊度,讓人多方面的認識與掌握,例如一個讀書人,他擁有書,也會看書和寫書,又例如我愛讀神學、哲學、歷史文化、聲學、心理學等,這些都是闊度的例子。
第三,時間密度,今天大部份人追求時間的密度,或者是被迫追求,例如是寛頻上網,速度當然愈來愈快,但我們的忍耐力卻愈來愈差;另一個例子是即食文化普及,人們震吃得快和好味;還有人們追求商業成本效益,要賺快錢,在短時間得大利益;更有死線的催逼,使人精神緊張、容易暴燥,工作或讀書為首位,使他們目中只有自己,沒有別人。現代人常追求時間的密度和速度,人都巔(整天要達到巔峰) ,使人失去長度、闊度和深度。
第四,時間深度, 一種 「內在時間 (immanent Time)」,即有意義的時間,例如男女一起吃燭光晚餐、家人一起的歡樂時光、主日崇拜、與親人臨終的告別等。

在本段經文引發思想同情別人,與人有認同感及樂於為善的時間。你還有時間,你怎樣善用時間呢?

昨天我往老人院探訪媽媽,聽到一位老婆婆在彈鋼琴,她已九十多歲仍彈得一手悅耳的聖詩,我也忍不住口跟著唱,聲音響遍老人院,不過大部份老人對我的歌聲都無反態應,因為他們都是耳聾的,包括我的媽媽,只有兩位婆婆豎起手指公,我就知道他們沒有耳聾。我也買了蛋卷給媽媽,她吃得很開心,與九十多歲的婆婆 (最年長Pianist)合作,她彈我唱,兩位也近百歲的婆婆無耳聾,聽我唱詩聽得很開心,成為我的聽眾,我實在也作了美事、善事。作善事,不一定要驚天動地的偉大事業,日行一善,多作好事,不要像財主一樣只顧自己,不顧門外的拉撒路。

總結
朱自清這樣寫過:「洗手的時候,日子從水盆裏過去;吃飯的時候,日子從飯碗裏過去;默默時,便從凝然的雙眼過去。我覺察他去得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時,他又從遮挽著的手邊過去。天黑時,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從我身邊跨過,從我腳邊飛去了。等我睜開眼和太陽再見,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著面歎息。但是新來的日子的影兒又開始在歎息裏閃過了。 」

有智者這樣說過:「告訴我你怎樣運用你的時間,我就告訴你,你是個怎樣的人!」各位弟兄姊妹,到底你又是一個怎樣的人呢?希望大家從今起會不做壞事,常常做好事,善用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