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人飢餓非因無餅

      160918_sermon

講題:人飢餓非因無餅 Not a Famine of Bread

經文:阿摩司書8章1-12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9月18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中秋節雖然過了,仍祝願各人家人常團聚,生命得圓滿。

蘋果電腦創辦人喬布斯(Steve Jobs)有一次在史丹福大學的畢業禮上演講,講到人不應盲從別人的想法,不應活別人的生活,而應敢於去實現自己的夢想。這演講最後兩句話是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若將這兩句話抽離喬布斯的演講,則這兩句話差不多變得無意義。因為根本不用Stay Foolish,很多人本身就是Foolish;也根本不用Stay Hungry,很多人本性已是飢餓無比,甚至飢不擇食。世上最差的人,可能就是某些Hungry and Foolish的人,他們對權力飢渴,卻又愚不可及,最後禍己害人,遺臭萬年。

我們會否是飢餓而愚蠢的人?

人有多層次、多種類的飢餓、渴望。我們會肚餓、會口渴、想呼吸,這些都是身體上的飢餓。我們不想被人無端端拘捕、不想打仗、不想死、不想辛苦賺來的錢被人搶去、不想有病,這些是我們對安全感的渴求。我們渴望朋友、渴望有所歸屬、渴望擁抱、渴望有人一起賞月,這些是我們對關係的渴望、對歸屬的渴望。失去一切關係,我們可能會餓得精神失常。我們也渴求別人的讚賞、你唱歌時渴望有知音人、你講的話希望有人用心聆聽,這是我們對榮譽的渴望、對認同的渴望。還有,我們渴望實現自己的夢想,有人花八年造一隻會飛的飛機而感到無比滿足,有人花十年苦練而將世界紀錄推前零點一秒而興奮莫名。有人願意走過千山萬水,就是希望這種人性飢餓得到滿足。

人有種種飢餓,問題只是,我們是否以愚蠢的方式去滿足它們?

我們看看阿摩司先知對我們的提醒。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阿摩司書8:1-12

摩8:1 主耶和華又指示我一件事:我看見一筐夏天的果子。

摩8:2 他說:「阿摩司啊,你看見甚麼?」我說:「看見一筐夏天的果子。」耶和華說:「我民以色列的結局到了,我必不再寬恕他們。」

摩8:3 主耶和華說:「那日,殿中的詩歌變為哀號;必有許多屍首在各處拋棄,無人作聲。」

摩8:4 你們這些要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當聽我的話!

摩8:5 你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

摩8:6 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

摩8:7 耶和華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

摩8:8 地豈不因這事震動?其上的居民不也悲哀嗎?地必全然像尼羅河漲起,如同埃及河湧上落下。

摩8:9 主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使日頭在午間落下,使地在白晝黑暗。

摩8:10 我必使你們的節期變為悲哀,歌曲變為哀歌。眾人腰束麻布,頭上光禿,使這場悲哀如喪獨生子,至終如痛苦的日子一樣。

摩8:11 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饑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

摩8:12 他們必飄流,從這海到那海,從北邊到東邊,往來奔跑,尋求耶和華的話,卻尋不著。

阿摩司先知生活的時代,北國以色列在耶羅波安二世統治下,進入以色列國少有的強盛年代。政治穩定、經濟繁榮、軍事力量強大,國際貿易頻繁。這造就了很多有錢人,有錢人過著奢華生活。為了維持奢華生活,這些有錢人強力地欺壓窮人,藉此獲得厚利。社會越富裕,窮人越可憐,正所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就在這光景裡,上帝發出祂的聲音。

剛才讀的那段經文,以明確的宣告作開始,以色列的結局到了。

摩8:1 主耶和華又指示我一件事:我看見一筐夏天的果子。

摩8:2 他說:「阿摩司啊,你看見甚麼?」我說:「看見一筐夏天的果子。」耶和華說:「我民以色列的結局到了,我必不再寬恕他們。」

摩8:3 主耶和華說:「那日,殿中的詩歌變為哀號;必有許多屍首在各處拋棄,無人作聲。」

「夏天的果子」(希伯來文:qayits)和「結局」(希伯來文:qets)這兩個字,在希伯來文的讀音相近。上帝叫先知看,先知看見「一筐夏天的果子」,這意味「結局」。上帝說:「我民以色列的結局到了,我必不再寬恕他們。」何等斬釘截鐵,沒有寬容餘地。一般而言,上帝總是寬容再寬容的,如此決絕,神的子民一定是作了大逆不道的事了。上帝繼續說:「那日,殿中的詩歌變為哀號;必有許多屍首在各處拋棄,無人作聲。」「無人作聲」是感嘆詞,譯得傳神一點,可以譯為「噓,噓,不要作聲!」上帝的審判已決,祂的行動已定,還叫先知不要出聲,以免打草驚蛇。

以色列人作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

摩8:4 你們這些要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當聽我的話!

摩8:5 你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

摩8:6 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

摩8:7 耶和華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

以色列人吞吃窮人,殘踏弱者。

他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

月朔即初一,初一和安息日,都是宗教節期,是獻祭的日子。但那些以色列人,守節的時候,心中想著的,卻是生意、賺錢。他們沒有與民眾一同在上帝面前歡慶生命,而是想著將民眾變成自己魚肉的對象。親近上帝一刻也嫌太久,生意做少一點卻嫌太多。

虛偽的信仰,表現在不正義的賺錢態度上。

「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他們一點也不公正。賣出的時候,將量器弄小;收錢的時候,卻用加重了的法碼。天平是假的,麥子也摻雜次貨。收的,是人參的價錢;給你的,卻只是普通的樹根。人有賺錢的渴望,這是正常的,但不能用弄虛作假的方式。

賺了錢後,他們有更大資源強化欺壓人的制度。

摩8:6 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

人窮,就需要借貸。很多時,小小債項,就叫窮人不能翻生。這裡,有錢人買起窮人作奴隸。他們付出的,只是少許金錢。這是以自己的成功,剝削他人的尊嚴。沒有人與人之間的平等,而是強化階級之間的分野。不是分享富裕,而是盡情搜刮。巧取豪奪地將別人變成奴隸,而不是渴望別人自由。將他人商品化、「物化」,而不是賦予他人神聖的價值。在這個社會,沒有人與人之間的友愛,只有競爭,將他人踐踏在腳下。

有一個致力消除現代奴隸制度的全球組織,叫 “Walk Free Foundation”,在今年五月發表報告,估計全球約有4千5百萬人陷在現代的奴役中。香港約有29,500人算是現代奴隸,按人口比例而言,我們的情況好過埃塞俄比亞和肯雅,但差過菲律賓和西非的加納。(參:http://www.globalslaveryindex.org/findings/)這些人多數是被嚴重剝削的外籍傭工或被騙來港賣淫的人。在香港,久不久會有虐待外傭的新聞,這是將人「物化」的極端表現。

當時的以色列人,過著虛假的信仰生活,做著騙人的買賣,維持著非人化的社會經濟關係。宗教的、經濟的、社會政治的面貌,都全面腐化。對上帝,沒有半點敬畏。對公平,沒有半點尊重。對窮人,沒有半點仁慈。這簡直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的世界。

這種腐敗情況,在歷史裡周而復始地出現,像夏天的蚊一樣,老是纏著人不放。這種腐敗情況,驅之不散,因為它的根源,來自人性的飢餓。我們想食飯,這是很自然的。吃飽後,我們想吃得好過人。我們不想只吃白飯,我們想吃鮑魚。要吃鮑魚,我們得賺錢多過人。賺錢多過人,又會被別人讚許。被別人稱讚,又是我們的一種基本渴望。被別人讚許後,我們想贏盡所有掌聲。贏盡所有掌聲,我們才多少感到實現了自我。實現自我,是我們心底最深的渴求。人性的飢餓驅使我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當這種飢餓以愚蠢的方式去滿足時,當又hungry又foolish時,便會視自己為神,而視其他人為奴隸,造成一個無法無天的世界。

上帝無動於衷嗎?

摩8:7 耶和華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

實在太好了,神在看,神在審判,神在行動。

這是受苦者最後的希望。

上帝與人立約,以天地作證。當人不仁不義時,天地也為之震怒。

摩8:8 地豈不因這事震動?其上的居民不也悲哀嗎?地必全然像尼羅河漲起,如同埃及河湧上落下。

摩8:9 主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使日頭在午間落下,使地在白晝黑暗。

摩8:10 我必使你們的節期變為悲哀,歌曲變為哀歌。眾人腰束麻布,頭上光禿,使這場悲哀如喪獨生子,至終如痛苦的日子一樣。

地大震動,河流翻騰,白日無光,是因為我們顛倒了愛與正義的秩序。上帝的審判速速降臨,對受壓的貧窮人而言,這便是福音。

摩8:11 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饑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更好譯為:乃因聽不到耶和華的話)。

摩8:12 他們必飄流,從這海到那海,從北邊到東邊,往來奔跑,尋求耶和華的話,卻尋不著。」

人有種種飢餓,這是真的,但人真正的飢餓,非因無餅;人真正的乾渴,非因無水。人飢餓乾渴,是因為我們聽不到神的說話、神的真理。我們聽不到,不是因為上帝沒有說,而是我們不再願意聽。現代人像戴著各種聽筒,聽自己喜歡聽的東西,除此以外,再聽不入其他聲音了,遑論上帝的聲音了。

上帝造人,有種種飢渴。C.S.Lewis說:人最大的渴望,是像神一樣。人渴望在不需要上帝的情況下,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幸福。金錢、野心、戰爭、階級、帝國、奴隸制度等等,陳列在人類的歷史上,展示我們是怎樣在上帝以外去創造自己的幸福的。上帝造我們的時候,是以祂自己來滿足我們的飢渴的。在上帝以外,根本沒有令人飽足的東西的存在。(參:C.S.Lewis: Mere Christianity, Section 2.3, “The Shocking Alternative”,任何版本。)

耶羅波安二世的統治年代,約為公元前786-746。阿摩司先知提及的大地震,約發生在公元前760年,約在耶羅波安二世統治的中期。地震的警告,顯然對以色列國沒有產生警示作用。地震後約40年,以色列於公元前721年滅國。

人總有種種飢餓,人總會千方百計滿足自己的飢餓。人總是hungry的,但希望我們不要foolish。先知說:人真正的飢餓,非因無餅;人真正的乾渴,非因無水。人飢餓乾渴,是因為我們聽不到神的說話、神的真理。

要明白我們為何飢餓,也要明白胡亂地滿足種種飢餓是何等愚昧。我的結語是:Why Hungry ? How Foolish !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後話:本人將早期的崇基講章結集為書,書名《敢於跟隨主》,基道出版,有興趣者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