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潤物細無聲

      160904_sermon

 

講題:潤物細無聲 Silent and Soft, Life to Rise

經文:詩篇第1章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9月4日

 

一. 引言
詩篇第一篇是比較特別的,它不像其他多數詩篇一樣,在崇拜或典禮中作為儀文來運用,它被放在篇首,作為整部結集的引言。這首詩的第一個字可譯為「幸福」或「快樂」,這個字在第二篇最後一句也出現。因此,有學者認為詩篇第一篇及第二篇合起來是詩篇的雙重引言。第一篇以智慧文學的形式書寫,是一首智慧詩,第二篇以先知文學的傳統表逹,共同的地方是「幸福/快樂」這主題。

二. 釋經及應用
1.虛則實之
我們可以把這首詩分為三個部分來閱讀,第一部分是第一及第二節:
1:1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1:2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

本詩原文的第一個字並非「不」字,而是和合本譯本在第二節的最後一個字「有福」。新譯本把原文的第一個字放回原位,就容易讀出詩歌的題旨。

1有福的人: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的人的座位。
2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有福的人是怎樣的呢?或者,如何得到幸福和快樂呢?幸福和快樂好像是抽象的東西,捉不實,抓不緊,因此,人們通常都透過擁有一些捉得到,又抓得緊的東西來來體驗幸福快樂。

詩人提出「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就會得到幸福和快樂,這樣的建議,難免令人感到虛幻不實,難以掌握。相對來說,作者所否定的「惡人的計謀、罪人的道路,褻慢人的座位」則實際得多,有計劃,有方法,可掌握。

詩歌常用平衡句及對比句,惡人、罪人和褻慢人三者雖然有差異,但讀者明白所指的都是和下句「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的人相對的;計謀、道路和座位三者的涉入程度越來越深,但讀者也明白所說的大概也是與下句「晝夜思想」耶和華律法相反對狀況。至於耶和華的律法,狹義指舊約聖經被稱為律法書或摩西五經的首五卷,廣義可說是上主創造天地萬物的原意,以及交托給人類的恩賜和使命。有人稱之為「天道」,「天道」在不同的傳統有不同的內涵,但大體上都是表示終極真理、本原、本體、規律、原理、境界等等,指運作永恆一切的道。香港有一間基督教出版社名為「天道書樓」,所指應該就是上帝的道。

理想地說,人們都是擇善去惡的。例如人們期許: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教育也是推崇「德智體群美」的。不過,在現實操作上,有時感到「天道」、「善」、「義」這些指導未能幫助我們達到目標,未能令我們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也未能令我們稱雄稱霸;或者,最深層次的猶豫,是「天道」、「善」、「義」這些指導未能保障我們的生存,因為它們太清高,太抽象,太虛幻,總意就是「不能當飯吃」。為了生存,我們總要捉老鼠,因此,不理白貓還是黑貓,總之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對於我們來說,如果這是童話世界,我們一定選擇「耶和華的律法」,而不會是「惡人的計謀,罪人的道路,好譏笑的人的座位」,然而,當我們要戰鬥,要打敗對手,要達到目的,要遂其心願的話,我們就可能「非常時期用非常方法」了。

普通話團契八月的其中一個聚會看了一套電影,名叫Chappie,中文有譯作「超能查派」,又有譯為「成人世界」。故事說有一間公司為南非某城市生產了機械人警察,成功協助該城市收復失控的犯罪狀況。設計機械人的工程師再進一步設計出全世界第一個有意識及情感的人工智慧,然後試驗性地放進其中一個警察機器人中,這個有意的機械人被稱為Chappie。因緣際會之下Chappie落入罪犯手中,這個像新生嬰兒一樣對世界感到畏懼而好奇的人工智慧不得不在周圍成人的複雜世界中找出自己生存的方式。創造他的工程師教導他要有禮貌,也不能犯罪,不能殺人,所以,當罪犯教他使用槍械射擊紙板人的時候,他拒絕。後來,罪犯稍為改變方法,在他面前示範使用各種武器,攻擊各種非紙板人目標,他看到罪犯們如何威風,也跟著學,看到自己成功擊中目標,他感到興奮及威風。下一個鏡頭,Chappie已經跟足罪犯的打扮和言語,身上配備武器,大搖大擺地隨罪犯出發。罪犯如何能夠令Chappie協助他們去犯案呢?因為Chappie的電力供應有時限,要生存下去,就必需要解決這個問題。罪犯告訴他,如果要解決這個生存下去的問題,就要有大量金錢。面對生存問題,設計師交給Chappie的原則—不可以犯罪,不可以殺人,就顯得軟弱無力,「惡人的計謀,罪人的道路,好譏笑的人的座位」似乎是較為現實的可行出路。

美善的原則、價值、精神,是否太虛弱呢?「惡人的計謀,罪人的道路,好譏笑的人的座位」會否真正實在呢?

2.實則虛之
第二部份是第三至第五節,作者運用比喻,比較上文所說有福的人和惡人結局的差異:

1:3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
1:4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
1:5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

有謂:實則虛之,虛則實之。作者描繪了兩種景象。一種是第四節「糠秕被風吹散」的景象。「惡人的計謀,罪人的道路,好譏笑的人的座位」曾經好像很具體,很實際,很威風,但如此實在的東西,作者指出其實是虛幻的。另一種景象是第三節「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用來代表上文那些「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的人。「盡都順利」是指那棵樹,自然生長,果實櫐櫐,而不是指人一帆風順和不會遇到困難。風吹雨打在所難免,那棵樹仍然能夠自然生長,按時結果,作者暗示了其中一項重要條件,就是「栽在溪水旁」。溪水緩緩地流經,「無言無語」,甚至「也無聲音可聽」,四季不息,默默地滋潤著那棵樹,讓那棵樹活出它被創造的美好。

按詩意,滋潤著樹的溪水,可聯想到上文「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扎根在神話語的泉源中的果效,就正如那樹長年累月被溪水潤澤所得到成長。

第六節是結束,為上述的差異提出了一個信仰上的理由。
1:6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

作者提示,按天道而行,天會看顧及確認其道,同時否定惡人的路。按耶和華上帝創造天地萬物的原意,以及交托給人類的恩賜和使命而行,創造者會看顧並確認其創造的美意,而否定與其相反的惡念和惡行。

3.重思獲得幸福/快樂的途徑
讓我們回到詩篇第一篇的主旨,如何獲得幸福/快樂呢?作者在詩中暗示,幸福/快樂不是上帝賜予的,而是人在生活中經驗的。怎樣的生活是幸福快樂的呢?就是「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的人的座位」,取而代之的是「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作者指出,耶和華的律法如溪水滋養樹木成長一樣,潤澤我們的生命。不過,人們的困難往往輕視對生命的滋養潤澤,另一方面,心裏的焦慮及外在的聲音常常鞭策我們,若要幸福快樂,就要強大,要富有,要操控。所以,有些國家告訴她的人民,不惜破壞自然環境的代價都要追求成為經濟大國;「不要褲子,也要核子」也要追求成為軍事強國。他們要人民相信並接受:國家強大,人民才會幸福快樂。事實上,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他們的人民是否最幸福快樂呢?

有一位德國人,期望奉獻一己之力,讓所有的人們都能同享快樂的祕訣,於二○一三年走訪不同年度世界最幸福/快樂國家調查中排首位的十三個國家,實地訪談當地居民,以及各國研究幸福相關議題的權威學者。寫成了一本書,名為:「為甚麼我們最幸福—最幸福的十三個國家」。作者發現,第一,那些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經濟大國和軍事強國,都不是最幸福或快樂的國家;第二,令人感到幸福或快樂的,都不是因為經濟和軍事強大,而是因為價值和觀念這些聽似虛無,摸不到,捉不實的東西。例如:

看不見的富裕祕境──挪威
幸福關鍵字:信任
我們的社會政策試著把所有人都納入考慮,希望藉此縮小貧富差距。這樣的方式帶給人與人之間充分的信任感。在這裡,你可以相信其他人是可靠的,不必隨時提心吊膽、擔心被騙,這樣真好!一個人幸福與否和身邊的人都有關係,如果你信任別人,就可以活得更自在。

從性別到階級都平等的世界──瑞典
幸福關鍵字:凡事都要剛剛好
瑞典語中,「Lagom」意謂著凡事不要太匆忙,但也不是過度緩慢;沒有過多階級概念,可是每個人都知道,最終是由來做決定的。或許這裡多一點女性溫柔,那裡多一點陽剛之氣,但都是有分寸地行事。

還有一些治安不是那麼好的國家,例如墨西哥;甚至經濟不甚發達的國家,例如哥斯大黎加等。如果不是強大,是甚麼滋養潤澤著人們的生命,使人感到幸福快樂呢?令挪威人感到幸福快樂的是「信任」;令瑞典人感到幸福和快樂的是「凡事都要剛剛好」;令墨西哥人感到幸福快樂的是「人生有意義」。原來,幸福快樂與否,與該群體的核心價值有關,有些國家的核心價值是令人們疏離、對立、焦慮和不安的,這些核心價值摧殘生命;另一些國家的核心價值令人與互相信任,令社群互相包容,互相接納,互相幫助,這些核心價值滋養潤澤著人們的生命,令人感到幸福快樂。有些地方的核心價值是自求多福,每個人都爭取資源,務求使自己脫離公共醫療體系,務求使自己的子女逃出本地的教育
系統,務求使自己超越食物安全製度……結果,無論是逃得脫的人,或者是逃不脫的人,都生活在不安和不滿之中。

三. 總結
那棵樹,在溪水的滋潤中生長結果。我們的心田,又有甚麼滋潤著呢?我們的群體,有甚麼核心價值滋潤著呢?詩人說:「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創造主的創造美意,能否成為潤澤我們的心田的良方呢?能否成為我們群體的核心價值呢?耶穌說,律法的總綱是愛,讓我們看看愛如何滋養人生:

著名作學冰心的文字滋潤著萬千的心靈,她的心靈又如何被滋養的呢?在「母親」一文中,她如此說:

有一次,幼小的我,忽然走到母親面前,仰著臉問說:「媽媽,你到底為甚麼愛我?」母親放下針線,用她的面頰,抵住我的前額,溫柔地、不遲疑地說:「不為甚麼,──只因你是我的女兒!」

這句說話,滋養著冰心幼小的心靈,她心裏有一項確認,這項確認又繼續成為她一生的滋潤:

假使我走至幕後,將我二十年的歷史和一切都變更了,再走出到她面前,世界上縱沒有一個人認識我,只要我仍是她的女兒,她就仍用她堅強無盡的愛來包圍我。她愛我的肉體,她愛我的靈魂,她愛我前後左右、過去、將來、現在的一切!

這樣的體會,讓冰心對「世界是如何建造起來的」這樣一個深奧的神哲學問題有如下的總結:

她的愛不但包圍我,而且普遍的包圍著一切愛我的人;而且因著愛我,她也愛了天下的兒女,她更愛了天下的母親。小朋友!告訴你一句小孩子以為是極淺顯、而大人們以為是極高深的話:「世界便是這樣的建造起來的!」

或者有人認為世界是由物質建造的,或者有人認為世界是由經濟力量建造的,或者有人認為世界是由權力建造的,在母親的愛的滋養之下,冰心認定世界是由愛建造起來的,是那種滋養潤澤生命的愛。

或許,我們父母在各種限制之下,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未能如冰心的母親一樣滋潤我們的心田;或者,當我們細看自己的已經長大成人的心田,仍然發現乾涸,甚至龜裂?有甚麼能滋潤我們的心田呢?使徒約翰說:

4:16我們知道並且深信上帝是愛我們的。上帝就是愛,住在愛裏面的就是住在上帝裏面;上帝也住在他裏面。(約翰一書)

詩篇第一篇提示我們,上帝美善的心意如溪水滋養樹木一樣,潤澤著人們通向幸福快樂的旅途。詩篇十九篇的作者進一步指出:上帝的話語:「比蜜甘甜,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19:10)。願上主恩待我們,讓我們在祂的話語中嚐到甘甜,心靈得到滋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