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化干戈為玉帛

      161127_sermon

講題:化干戈為玉帛 Turn swords and spears into shovels and hoes

經文:Isaiah 2:1-5; Psalm 122:1-9; Romans 13:11-14; Matthew 24:36-44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11月27日

一。引言
你有沒有到過耶路撒冷呢?你有沒有打算去耶路撒冷呢?今天讀的舊約經課,以賽亞先知看見遠象:有一日,人們從世界各地、各國各族向著耶路撒冷前來。耶路撒冷有甚麼特別,吸引人們從四方八面慕名而來呢?

我沒有去過耶路撒冷,只能從文字中得知一些關於這處地方的資料。原來,耶路撒冷只是一處細小的地方,2006年城區面積為126平方公里(西貢區約136平方公里),人口約724,000人(新界東約803,000)。人們遠赴耶路撒冷,所為何事呢?原來,遠赴耶路撒冷的人潮,從前也出現過。當時未有火車和汽車,更沒有飛機,但在那些年間,竟然有合共約200多萬人長逃跋涉,從歐洲各地出發往耶路撒冷去,所為何事呢?歷史有稱這行動為十字軍東征。

從古至今,耶路撒冷的確吸引著很多人從世界各地前往。世界想在耶路撒冷得到甚麼呢?耶路撒冷又能夠給予世界甚麼呢?當我們向耶路撒冷問這些問題的時候,也難免聯想到教會。教會在世界各地建立,世界想在教會得到甚麼呢?教會又能夠送給世界甚麼呢?

二。經文及信息
1.耶路撒冷的自我想像
(以賽亞書)2:1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到猶大和耶路撒冷。
2:2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

是甚麼令耶路撒冷「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呢?是甚麼吸引「萬民流歸這山」呢?如果把這些問題向當時的以色列人發問,他們可能想起大衛及所羅門王朝當時那種四境來朝的盛況。按列王記上記載,當時來耶路撒冷的人有兩種目的,一種是來進貢:
4:21所羅門統治諸國,從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邊界。所羅門在世的日子,這些國都向他進貢,服事他。

另一種與之相關的是來觀摩所羅門王朝的盛世:
10:4示巴女王看見所羅門一切的智慧,和他所建造的宮殿,
10:5席上的食物,坐著的群臣,侍立的僕人,他們的服裝,和他的司酒長,以及他在耶和華殿裏所獻的燔祭,就詫異得神不守舍。

列王記上的作者也記錄了下列的資料,讓讀者知道,所羅門的盛世有強大的軍力為後盾:
10:26所羅門聚集戰車騎兵;他有一千四百輛戰車,一萬二千名騎兵,安置在屯車城,在耶路撒冷的王那裏。

同時,也以源源不絕的進貢來支撐:
10:25他們各帶貢物,就是銀器、金器、衣服、兵器、香料、馬、騾子,每年都有一定的數量。

當時的人自然而然地把所羅門的盛世聯想到宗教,示巴女王也以為所羅門王的盛世就是耶和華的榮耀。

被富國強軍吸引眼球,古代的人如是,現在的人也如是。可惜的是,不少人以強盛為上帝,同時以上帝來達至強盛的手段。不過,正如強盛的所羅門王朝轉瞬即逝,以金碧輝煌來吸引人的教會也不能維持多久。

「幾年前,美國水晶宮大教堂破產事件引起社會關注。陷於財政危機與權利糾紛的水晶大教堂讓人對教會產生不佳的印象,甚至動搖教會在一些人心中的信任。但我們也不要忘記,想當年水晶宮大教堂如日中天之際,有多少人把富麗堂皇的水晶宮大教堂當作是上帝的榮耀?在水晶宮大教堂發展處於巔峰之際,同樣引來很多羨慕的眼光,很多牧師夢想有朝一日亦可以把自己的教會建成如水晶宮大教堂般雄偉壯麗。(楊彰興:反思水晶大教堂破產事件:建堂?植堂?殖堂?)

選Donald Trump,美國人可能期望他帶領國家再次強大,帶領人民飛黃騰達。然而,世界向耶路撒冷所要的,是強大之道嗎?是飛黃騰達之路嗎?世界需要甚麼呢?耶路撒冷可以給世界甚麼呢?

以賽亞先知看見,有一天,列國來耶路撒冷,不再是進貢,不再是觀摩耶路撒冷的奢華盛世。那麼,他們來尋找甚麼呢?

2.上帝對耶路撒冷的期許
(以賽亞書)2:3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上帝的殿。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
2:4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犂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

有一天,世界會發現,無論科技如何進步,武器如何厲害,始終解決不了從古至今的問題,那就是國與國之間的殺戮;人們會發現,就算有能力潛入深海,有辦法飛上太空,始終處理不到從古至今的難題,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鬥爭。世界尋找一處地方,能夠「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人們盼望一個和平的國度。
香港有一隊令人懷念的樂隊,名叫Beyond,他們有一首受歡迎的歌名叫 AMANI,以非洲某地的語言發出呼喚:
AMANI (和平)NAKUPENDA(愛)
NAKUPENDA WE WE(我們愛你)

為甚麼發出如此的呼喚呢?
本來:
祂(和平)主宰世上一切
祂(和平)的歌唱出愛  祂(和平)的真理遍佈這地球
然而:
祂(和平)怎可一去不返
祂(和平)可否會感到烽煙掩蓋天空與未來

因此:
無助與冰凍的眼睛
流淚看天際帶悲憤
是控訴戰爭 到最後傷痛是兒童

為甚麼會如此呢?
權利與擁有的鬥爭
愚昧與偏見的爭鬥
若這裡戰爭 到最後怎會是和平

因此,歌者說:
我向世界呼叫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有一天,當「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的時候,當人們反而想學習「將刀打成犂頭,把槍打成鐮刀」的時候,人們可以往哪裏去得到指導呢?往製造軍火的企業求助嗎?往窮兵黷武的政府求助嗎?向好勇鬥狠的政客請教嗎?因為看見這幅人們尋求和平的遠象,先知向耶和華的選民發出呼籲:
(以賽亞書)2:5雅各家啊,來吧!我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
這不是對列國的呼籲,而是對選民的呼籲。或者說,這不是對世界的呼籲,而是對教會的呼籲。當世界黑暗的時候,先知呼籲選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不是獨善其身,而是做好準備,當世界意識到自己的需要時,能夠尋到光明。
當世界紛亂的時候,教會又可以怎樣呢?在歷史上,教會曾經是衝突及紛亂的製造者。然而,教會也可以如先知所說,協助人「將刀打成犂頭,把槍打成鐮刀」,止息戰亂,協助和解。
在南非還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的時候,衝突越來越劇烈,內戰隨時可能發生。幸運地,南非避過了有些非洲國家內戰和種族屠殺的悲劇。在這過程中,曾經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南非大主教杜圖(Tutu)扮演了和平之子的角色。杜圖雖然極力反對白人政府的種族隔離政策,但他同時呼籲黑人不要對白人報復,他說:「在南非有些人犯下難以置信的暴行,我以最強烈的形容詞來描述這些行為:『禽獸』、『魔鬼』。但是,魔鬼行為卻不會令犯罪者變成魔鬼,一個人決不會完全失去人性,這種人性是每個人被創造時按照神的形象賦予的。」他四處奔走,努力連繫各方力量,致力消弭武裝衝突的危機,以和平的方法解決種族隔離問題,建構公平的社會制度。後來,種族隔離政策結束,杜圖從大主教職位退下來,成立「杜圖和平基金會」,繼續推動和平,搭建和解的橋樑,展開為南非止痛療傷的旅程。杜圖認為世界大戰之後那種以審判和懲處為主調的善後方式並未能帶來和平,他主張以和解為經歷衝突的社會療傷,他希望讓南非向世界宣示饒恕的力量。

3.安全與武裝的掙扎
以賽亞先知呼籲:「2:5雅各家啊,來吧!我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
因為「2:3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2:4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犂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
雅各家為甚麼做不到呢?上帝的選民在這事件上遇到甚麼困難呢?今天詩篇經課上有兩句,或許讓我們得到一點啟發:
122:6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愛你的人必然興旺!
122:7願你城中平安!願你宮內興旺!

第七節的「平安」即是和平  (peace),他們透過甚麼達到呢?就是建造城牆(wall城中);興旺也可譯作安全(security),如何得到呢?就是透過建造堡壘(宮內towers)。雅各家遇到的難題,可能是安全感的挑戰,是自我保護的需要。人們一向理解城牆與堡壘是一種最低限度的自我保護,三十年前有些中國知識份子卻有另一種理解:

當時,中央電視台播放過一套歷史片集,名叫《河殤》。在該片的描述下,萬里長城不是自古以來的輝煌成就,而是失敗和退縮的象徵,代表着封閉、保守、無能、怯弱,是巨大的悲劇紀念碑。

安全和平安是人們最嚮往的狀態之一,矛盾的是,為了得到安全和平安,人們只想到建城牆,築堡壘,甚至進行軍備競賽,耶和華的選民也不能幸免。一次又一次,他們築起城牆,;可惜一次又一次,他們的城牆都不能保護他們。作為上帝的選民,保護從何以來呢?詩人曾說:「有人靠車,有人靠馬,我們卻靠耶和華的名」(詩20:7)。靠耶和華的名,就能夠生存下去嗎?還是要先下手為強,制服了敵人,才得安枕呢?這是耶華的選民自古以來的掙扎,也不知道這種掙扎到甚麼時候才能完結。這是否也是我們的掙扎呢?

書信經課(羅馬書)的作者又發出呼籲:

13:11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
13:12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

使徒保羅呼籲信徒,是時候醒過來了。從甚麼狀況醒過來呢?

13:13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
13:14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

原來,保羅呼籲信徒從「暗昧的行為」醒過來,「暗昧的行為」就是「荒宴醉酒」、「好色邪蕩」、「爭競嫉妒」、「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醒過來做甚麼呢?剛剛還說把兵器變為生產工具,現在保羅竟然吩咐信徒帶上兵器。這些兵器是甚麼呢?就是「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看來,保羅吩咐信徒帶上的兵器,不是用來攻擊別人,甚至也不是用來防衛別人攻擊,而是用來修養自己的。正如有人說,革命,不是革別人的命,而是革自己的命。
使徒呼籲信徒帶上「光明的兵器」,呼應著先知呼籲耶和華的選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他們都盼望選民能夠示範給世界看如何和平地處理分歧,如何不動刀槍化解衝突;盼望信徒展範給世界看如何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取代隱藏於內心的好戰和攻擊,化解自己爭競和嫉妒的怒火,從私慾的陷溺中拯救自己出來。

三。總結
或者有人嘲笑說,「化干戈為玉帛」這些狀況只在童話世界裏才有,那麼,就讓我們以一個童話故事作為結束:
經過森林,經過峭壁,再跨過這個沙漠,城堡就在望了。王子筋疲力盡,迷迷糊糊摔下馬來,昏了過去。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帳幕裏,有一位女子一邊餵他喝藥,一邊說:「你是王子,是為了城堡裏的公主而來的吧?」
在休養期間,王子跟著牧羊女子上路,逐水草而居。幾個月後,王子恢復健康。牧羊少女問:「為甚麼你一定要去那個城堡呢?就是因為你是王子,你就要打敗巨龍,把城堡裏美麗的公主救出來娶為妻子嗎?」
王子回答:「我根本不知道城堡裏面的公主是甚麼樣子。」
牧羊女子問:「那是為了甚麼呢?」
王子答:「為了證明自己。有一次,父皇帶著我們去打獵。他拉弓一射,就把遠處一頭大黑熊射倒了。哥哥們為父皇歡呼,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我看到中箭的黑熊一邊流著血,一邊掙扎。哥哥們發現我退後,就笑我是膽小鬼。接著,父皇把弓箭交我,對我說:「告訴他們你不是膽小鬼,那裏有兩頭小熊,你把其中一隻殺了給大家看。」我拉開弓箭,瞄準其中一頭小熊,卻看到大黑熊流淚的雙眼。我知道我絕對不能在這時候心軟,最後,我丟下了弓箭,一邊哭,一邊跑掉了。從此以後,皇宮裏所有人都更瞧不起我,連父皇也不再與我說話。後來,我聽聞關於公主被囚禁的事情,於是決定去試試,我要告訴大家我已經不再是那個懦弱的小孩子了。」
王子說完之後,兩個人都沉默了。牧羊少女突然對王子說:「我覺得你很勇敢。欺負弱小的不叫勇敢,真正的勇敢是,即使自己受傷,也要保護弱小。你才是你兄弟中最勇敢的一個。」
過了一些日子,牧羊少女對王子說:「前面就是你要去的遠山,城堡就在山上,我只能陪你走到這裏。但是,你一定要離開我嗎?只因為我不是美麗的公主嗎?」
王子心裏好難過,為了證明自己,是使怎麼不願意,他都必需撇下牧羊少女,繼續前行。
王子剛離開,就聽到牧羊少女的慘叫。王子策馬回頭,找到淹淹一息的牧羊少女。牧羊少女用盡最後力氣說:「城堡裏的巨龍來警告你了。王子,你不要去好不好。」
王子心中燃起熊熊的怒火,大叫道:「我要殺了那龍!我要殺了那龍替你報仇!」
王子跳上馬背,直奔城堡。撞開城堡大門,躍過護城河,看到了那條龍——那條令她失去牧羊少女,讓他夜夜惡夢的巨龍。王子奮力殺龍,最後巨龍摔了下來,在地上痛苦翻滾。正當王子準備殺死巨龍的時候,卻發現巨龍淚水汪汪的雙眼望著城堡頂端。王子抬頭一看,那裏有三條小龍,無助地望著這邊的悲劇。
王子好像明白了甚麼。接著,他收起寶劍,牽過馬兒,調頭就要走了。
「你不打算殺我嗎?你不是為了殺死我,拯救公主而來的嗎?」氣若游絲的巨龍竟然開口說。
王子搖搖頭說:「本來是這樣,但現在那都不重要了。」
巨龍對王子說:「我們原本居住在山邊的湖泊裏,可是你們破壞了我們的家園,我們一路躲,好不容易找到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你們又為了同樣愚蠢的傳言而趕盡殺絕。你知道嗎?湖泊裏根本沒有黃金,城堡裏也沒有公主。」
王子說不出話來。他以為自己會仇恨眼前這條帶走牧羊少女的巨龍,但他沒有,他在回想為了證明自己,一路上砍掉了多少樹木,毀壞了多少動物的家園,他失去了牧羊少女,也失去了自己。
王子拿出藥來替巨龍治療,就好像當天牧羊少女照顧他一樣。待巨龍的傷勢康復,他才放心離開。
後來,王子成為了受人愛戴的君王,在他的管治下,沙漠化了的山腳終於重新湧出泉水,為牧羊少女長眼的地方,灌溉出一望無際的芬芳。(陳彥廷:遠山)
故事說完了,講道也結束了,但願經文帶給我們的思考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