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出死入生的兄弟

      170101_sermon

講題:出死入生的兄弟 Jesus, Our Brother     

經文:希伯來書2章10-18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1月1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新的一年的開始,祝願大家有一新的心靈。舊年,有成有敗,有得有失,想想,成功的事,會使你走歪路嗎,抑或能讓你更敬畏神呢?失敗的事,會叫你心懷怨憤嗎,抑或能教你更謙厚待人呢?事情在神手裡,生命在神手裡,讓我們常常感恩。將過去一年,以感恩的心交給神。今年,我們以感恩的心開始。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書信經課:希伯來書2:10-18。

來2:10 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裏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

來2:11 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

來2:12 說: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

來2:13 又說:我要倚賴他;又說:看哪,我與神所給我的兒女。

來2:14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來2:15 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來2:16 他並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

來2:17 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

來2:18 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這段短短的經文,有點似一篇很短的神學論文,講解:我們有什麼問題,我們活在一個什麼樣的世界裡,耶穌是誰,他做了什麼,為何要這樣做,這樣做帶來什麼效果等等。

(1)耶穌是我們的兄弟

來2:10 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裏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

經文交代一個宏大的世界觀。「萬物是有所屬的」,或說「萬物的存在是有理由的」。跟著說,「萬物是有所本的」,或說「萬物的存在有一根源」。原來,萬物不是空空而來,不是空空而去。來,從一根源而來,萬物從神而來。去,也不是漫無目的的,生命存在有一目的。萬物來自神,也被神賦予目的。

神對人類的心意,是要領他的兒女(即我們)到榮耀裡去。此世總不圓滿,美善總有缺失,生命總有遺憾,但有朝一日,在神手中,一切會圓滿。誰引領我們進入圓滿裡呢?是神差派來的「元帥」,或說「領頭的人」、「開路的人」。當然,我們知道,這是指耶穌。耶穌做什麼?他「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或者說,他藉著他經歷的一切苦難,由生到死的種種艱難,他成了一個完全的「領頭的人」。他完全地完成神的使命,完全地展示神的性情。他已經排除萬難,引我們到榮耀裡去的路已打通。經文說,耶穌所做的,「是合宜的」。所謂「合宜」,就是耶穌將神的性情真實地流露出來,耶穌活現了神對人類的心意。

來2:11 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於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

「那使人成聖的」指耶穌,「那些得以成聖的」指我們這些信徒。所謂成聖,即我們都歸屬了神。耶穌與我們,都屬於神,都出於一神,都是神的兒女。在這意義下,耶穌稱我們為兄弟,並不以為恥。若我們只是一班偷生怕死的人,毫無道義的人,而耶穌卻稱我們為兄弟而不以為恥,這真是天下間最大的情義。

將兩節經文合起來看,神是愛我們的,我們的人生是有意義的。神的心表明在耶穌生命中,他經歷種種艱難,為要打通到達榮耀的路。耶穌不單是「領頭的人」,更是我們的兄弟。

故此,請不要說人生無意義,人生是有意義的。

請不要說沒有明天,是有榮耀的明天的。

請不要說孤寂難奈,你是有義無反顧的兄弟的。

跟著,第12及13節引經據典去論證耶穌是我們的兄弟,這些不細說了。

(2)耶穌如何做兄弟

來2:14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來2:15 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這裡,經文展示了人類的終極問題。

「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肉身的死,固然是死。心靈的死,也是死。聖經說,罪的代價是死,故死也是罪的後果。香港人站在「量重磅」上一量,會說「死啦,又肥了」。「肥了」,對現代人來說,也是一種死。或者,照一照鏡,「死啦,又多了一條皺紋」。「皺紋」比死更可怕。多少人因怕肥怕皺紋而成為奴隸。現代神學用「虛無」(nothingness)這個字去展示死亡的內容。死亡是從「一切的有」瓦解為「絕對的無」。虛無,是一切關係的消失、一切意義的消失、一切存在痕跡的消失。「你」好像從無存在過一樣。

腰纏萬貫,或顯赫功業,一死,就意味這一切再與你無關了。或許,你與朋友愛人擁有刻骨銘心的關係,一死,就意味一切都煙消雲散了。引用楊絳《我們仨》的一句話:「我們三人就此失散了。就這麼輕易地失散了。」

為了抓緊這些被「虛無」驅散的東西,大家都知道,人類花了何等精力、何等心思。為了抓住健康,現代人做了多少檢查,食了多少藥,看了多少資料。為了自保,有些人或許會推身邊的人出去受死。就是因為怕握不住種種東西,我們的手常常緊緊握住,連睡覺的時候,也緊緊握住。怕放開了,就永遠捉不到了。

按這裡的經文說,死、或無意義、或虛無,是終極的敵人。魔鬼只是利用人這個弱點、這個恐懼,來讓我們更加陷入虛無裡。這有點似一個人初學踏單車,見到前面有條燈柱,心中恐懼起來,就因這恐懼,反失去控制的能力,最後便撞在燈柱上。魔鬼的工作,只是強化我們的恐懼,然後癱瘓我們克服恐懼的能力。

在這困局中,我們的兄弟耶穌來了。

耶穌是如何做兄弟的?

在一個人人嚷著「你不代表我」的社會裡,不是你說做兄弟,人家便讓你做兄弟的。再沒有「大台」,你不代表我,也不是我兄弟。耶穌是如何做兄弟的?

來2:14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人類的「必死性」,來自我們的血肉之體。這是我們所恐懼的死亡的人性根據。耶穌不是認同我們的政見,不是認同我們的做人方式,耶穌認同我們的恐懼,在形成恐懼的人性條件上認同我們,與我們同一,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

然後,他面向用死亡和虛無來威脅我們的魔鬼,就在魔鬼面前,大膽地死去;就在魔鬼面前,向魔鬼宣告,他利用死亡向人作出的威脅終歸是沒有威脅力的。

在《伊索寓言》裡,有個寓言叫<給貓繫鈴>(Belling the Cat)。話說,老鼠開大會,商討用什麼辦法應付最大的敵人--貓。有隻小老鼠說:「最好的方法,是在貓頸上繫個鈴,這樣,貓來時,聽到鈴聲響,我們便能及時逃命了。」問題是:誰去繫這個鈴呢?讓我擴充一下這個故事。可以想像,老鼠日夜在貓的陰影下過活。有時夜裡夢見貓,便會驚醒。很多老鼠患上精神病,如:憂慮、驚恐症、甚至出現幻覺,常常見到貓似的。有次大老鼠和小老鼠一起出外覓食時,遇到貓,大老鼠將小老鼠迫向後,貓抓住小老鼠而大老鼠得以逃命。沒有老鼠膽敢為貓繫個鈴。這是超出了老鼠的想像,也超出了老鼠的鼠性限制。若耶穌要進入這個故事,解救老鼠,他就要成為一隻老鼠,成為老鼠兄弟。

問題來了,耶穌為何一定要成為老鼠兄弟呢?他用人的角色進入這故事,或以一隻凶狠的狗的角色進入這故事,不是更好嗎?他以人的角色或狗的角色進入故事,將貓綁住或驅趕那貓,不是更好地解決問題嗎?若問題在貓,則解決了貓,當然解決了問題。但問題其實不在貓,而在老鼠本身,在老鼠對死亡的深層次恐懼。貓只是一種外在因素,強化了老鼠的恐懼。沒有貓,這種恐懼仍在。

故此,若耶穌變成人或狗,只將貓解決掉,則這些老鼠無法改變,永遠只是渴望不會再有外在條件激發恐懼,永遠只能是深藏恐懼卻也無法克服恐懼的老鼠,永遠只是隻「未重生」的老鼠。

耶穌一定要成為老鼠,因為他的重點不在貓,在老鼠。他要在恐懼的老鼠中成為他們的兄弟,分享他們的血肉之體,分享他們的恐懼。然後,他做那隻甘心去為貓繫鈴的老鼠。問題不在如何制服貓,問題在如何成為一隻真正的老鼠、一隻進入「榮耀」的老鼠、一隻能帶領其他老鼠同樣進入「榮耀」生命的「領頭老鼠」。耶穌去為貓繫鈴,這是必死的任務。事實上,他死了。他藉大膽的死亡,告訴貓,你並不值得畏懼。他藉大膽的死亡,告訴死亡,我不會在你面前下跪。他藉大膽的死亡,告訴其他老鼠,不要再卑污地活著,不要再做恐懼下的奴隸,而要榮耀地活著。

來2:14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來2:15 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3)耶穌這兄弟要完成的人性工程

來2:16 他並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

理由很明顯,因天使沒有血肉之體,不受死亡的威脅。

來2:17 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

來2:18 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或譯:因受苦而被試探),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耶穌作我們的兄弟,受盡痛苦。在種種痛苦中,他屢受試探,要他放棄。但他頂住這些試探,他要讓他的所有兄弟姊妹們明白,魔鬼、死亡、虛無的威脅,是可以頂住的。並且,只要緊緊地跟住他,他會引領我們出死入生。

一隻老鼠,竟敢在貓的頸上繫鈴,這是對所有老鼠的莫大慈悲,也展示了他對宇宙人生的一種信念,他相信:人生存在是有意義的,不要因威脅而懷疑這意義,而是因這意義而克服威脅。萬物從神而來,領受著神的大恩大愛。人生,就是展示這仁愛,在威脅下展示這仁愛。向罪惡說不,向不義說不。耶穌展示了這大膽的仁愛,他成為我們的「領頭人」、我們的「大佬」、我們的「大祭司」。他為我們的罪,獻上挽回祭。或者說,為我們的貪生怕死,自私自利,他獻上自己的生命,要叫我們看到回復榮耀生命的樣式,要叫我們看到回歸天父的路。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敢於在貓頸上繫個鈴。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後話:本人將早期的崇基講章結集為書,書名《敢於跟隨主》,基道出版,有興趣者可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