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何以對蒼天

      170129_sermon

講題:何以對蒼天 With What Should I Come Before the Lord

經文:彌迦書6章1-8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1月29日

一.引言

今天是年初二,祝各位新年蒙福。農曆新年,又有稱為春節,是華人社會的一個重要節日。相傳春節最早起源於祭天,華夏民族自古就相信,天地哺育眾生,是最高的神。祭祀儀式不能隨便,無論是對象、規模和形式都要講究,不能出錯。例如,祭天,並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只可以由天子來親自主持。有沒有參觀過位於北京的天壇?這便是明清兩朝帝王祭天的場所。現在沒有雖然沒有皇帝,天壇的春節祭天儀式仍然舉行,不過卻以旅遊文化節目形式出現。

天,只有稱為天子的皇帝才可以祭祀,那麼,民間在春節祭祀甚麼呢?傳說地位最高的天,不降臨百姓家中,而是派不同的神執掌不同職能,例如門神、灶神等。有些華人地區的新年祭祀由農曆十二月十六日開始:此為尾牙-拜土地公;十二月二十四日:送神-拜灶神與眾神明;十二月二十九日或三十日:除夕-拜地基主、家神、祖先;正月初一:開春-拜天公;正月初四:迎神-接財神、灶神與眾神明等。

現代城市人還承繼新年拜神的習俗嗎?當看見除夕夜黃大仙祠數以萬計的人爭「上頭炷香」的熱烈狀況,以及年初三往車公廟拜祭的人龍知道答案了。

天若有情,天神對人間有甚麼期望呢?天若有意,天機又是甚麼呢?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人們又應如何面對蒼天呢?今天的舊約經課,記載了一段上帝與人關於這個問題的爭辯。為此,他們甚至鬧上法庭。今天,請大家一齊來坐在旁聽席聽審這件案件。

二.釋經及應用

1.開庭

在電視看包青天開庭審訊時,衙役站兩排,先由一人高喊升堂!接著堂下眾人齊聲吶喊威武。驚堂木下——砰的一聲,包公威風凜凜氣勢十足的座下,場景令人印象深刻。

讓我們翻開彌迦書第6章1-2節,看看先知如何描述那次的開庭狀況。

6:1以色列人哪,當聽耶和華的話!要起來向山嶺爭辯,使岡陵聽你的話。

6:2山嶺和地永久的根基啊,要聽耶和華爭辯的話!因為耶和華要與他的百姓爭辯,與以色列爭論。

原來,天地都不是上帝本身,是上帝呼籲來聽審的陪審員。話說回來,到底是甚麼嚴重案件,上帝要呼天喚地來做陪審團,在天地之間開庭審訊呢?

2.耶和華對以色列的指控

6:3我的百姓啊,我向你做了甚麼呢?我在甚麼事上使你厭煩?你可以對我證明。

原來,耶和華上帝要訴訟的對象,竟然是祂的選民以色列。訴訟的內容是甚麼呢?「我的百姓啊,我向你做了甚麼呢?我在甚麼事上使你厭煩?」看來是耶和華上帝的選民以色列對耶和華上帝表示討厭,認為耶和華上帝麻煩。

「你好煩啊!」或者「你可唔可以唔好咁煩?」這些話說,有沒有聽過呢?或者有沒有說過呢?最在甚麼地方聽到呢?甚麼人對甚麼人說呢?

「天氣凍啊,著多件衫啦!」「我唔覺得凍呀,唔好咁煩啦!」

「那麼晚,還不睡覺?」 「你好煩呀!」

 「為什麼起牀總是不摺被?」 「你好煩呀!」

 「考試快到,還不温習?」「你好煩呀!」

「你好煩呀!」這句說話,很可能我們也聽過,甚至也說過。原來,當時耶和華的選民也向耶和華說:「你好煩呀!」究竟耶和華做了甚麼事令選民感到厭煩呢?讓我們繼續聆聽耶和華的發言。

6:4我曾將你從埃及地領出來,從作奴僕之家救贖你;我也差遣摩西、亞倫,和米利暗在你前面行。

6:5我的百姓啊,你們當追念摩押王巴勒所設的謀和比珥的兒子巴蘭回答他的話,並你們從什亭到吉甲所遇見的事,好使你們知道耶和華公義的作為。

耶和華這段說話的意思是說明,祂沒有做甚麼值得祂的選民厭煩的事情,所做的,就是把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之地解救出來,並且沿途保護他們,帶領他們進入應許之地。反過來說,若以色列人因為這些事而厭煩耶和華,這是以色列人不懂得感恩圖報,反而埋怨耶和華,即是俗語所說的「良心當狗肺」。

耶和華與祂的選民的爭辯,是否越聽越有熟識的感覺呢?

去年重陽節,佛山大學龍建剛先生寫了一篇名為《我們如此深愛我們的兒女,他們愛我們嗎?》在微信發放,引發社會熱議,當時點擊率日過十萬。

「2016年10月4日晚九點,國慶長假第四天,廣州一所著名大學任教的老友在電話中泣不成聲,斷斷續續講了很久才弄清事情的原委:10月1日清早,他們夫婦倆乘高鐵前往南京,看望在南京大學中文系就讀的女兒。行前為女兒準備了很多她愛吃的零食,比如蛋塔、優酪乳什麼的,打算給女兒一個意外的驚喜。沒想到見面之後卻碰了一鼻子灰:女兒不僅沒有一點驚喜,反而滿肚子怨氣,責怪父母為什麼不經她同意就去南京,對她極不尊重。媽媽說我們想念寶貝女兒了,可女兒說天天微信,還有什麼好想的,你們的感情也太氾濫了。爸爸說媽媽第一次到南京,叫女兒陪去轉轉,女兒回答說和同學約好了,要去蘇州玩,讓爸爸媽媽自己玩,然後就匆忙而去……夫婦倆在南京轉了一天,越想越不是滋味,索性搭高鐵返回廣州。老友在電話中問我:龍兄,你說我錯在哪裡?我不知怎麼回答……(https://kknews.cc/zh-hk/psychology/2jvo9g.html

那些父母問:到底我做錯甚麼,以至你如此厭煩我?耶和華上帝也問祂的選民類似的問題,祂的選民如何回答呢?各位旁聽嘉賓,讓我們來聽聽被告的答辯:

3.以色列的自辯式回應

6:6我朝見耶和華,在至高上帝面前跪拜,當獻上甚麼呢?豈可獻一歲的牛犢為燔祭嗎?

6:7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嗎?我豈可為自己的罪過獻我的長子嗎?為心中的罪惡獻我身所生的嗎?

初聽,選民似乎是答非所問。細心嘴嚼,選民的答辯其實是連消帶打。或者,聽眾可以這樣解讀:

我對你還做得不夠嗎?你還要求甚麼呢?你的要求是不是太過分了?我每逢大時大節、初一十五都依足律例獻祭,難道還不夠嗎?你應該知道,出生七日的牛犢就可以用來獻燔祭,難道你要我獻一歲大的小牛嗎?你知道一歲大的比七日大的價錢要貴多少嗎?好,如果你要一歲的小牛才高興的話,我就獻一歲的小牛。你應該知道,獻壇上的燈火不滅就可以了,難道你要我獻一千隻公羊,燒牠們的油好像流水一樣流動,你才滿意嗎?你知道這是皇帝登基時才會這樣做的,難道日日都是皇帝登基嗎?你當想清楚自己的要求是否太過分?會否過分得好像那些外邦人的神一樣,要求他們的信徒殺死自己的兒子作為祭祀。難道你要我們學習住在我們附近的亞瑪力人向他們的神摩洛獻兒童火祭一樣嗎?

耶和華的選民認為自己已經按要求做足了,如果耶和華還嫌不足,就實在太過分了。不知道現代的信徒有沒有類似的感覺呢?我已經恒常返教會崇拜,三餐前祈禱,做足奉獻,如果這樣還不夠,上帝的要求會否有點過分呢?難道除了星期日返崇拜,還要參加星期一晚的神學課程、星期二晚的佈道隊、星期三晚的祈禱會、星期四晚的門徒訓練、星期五晚的團契、以及星期六下午的詩班嗎?除了十一奉獻,難道還要差傳奉獻、擴堂奉獻、辦學奉獻、維修基金奉獻嗎?如果上帝的要求果真是這樣,難怪家中拜祖先的媽媽會說:「阿女,信教還信教,唔好咁迷啊!」

4.先知的回答

聽過控辯雙方的發言,傍聽的你有結論了嗎?或者,你需要時間先想一想,現在,由先知來做結案陳詞:

6:8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

先知的回應,暗示選民對耶和華的誤會極大。其實耶和華的要求並不是越來越多,更不是越來越苛刻。其實耶和華所期望的,一早已講了,清楚而不繁雜的,正如有一本曾經受歡迎的書,名為“All I really need to know I learned in kindergarten”一樣,人生所應該知道的大原則,例如:友愛、尊重、分享、和平共處等等,我們都在幼稚園裡學過了。先知向以色列人澄清,其實你們上述的質問只是「發悔氣」,並非真正問題,因為你們早已知道答案。

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

來上主面前,並不需要獻上一歲的牛犢為燔祭;也不是千千的公羊和萬萬的油河;更不是為自己的罪過獻長子。何以對蒼天呢?如何面對上主呢?先知重提三方面的要求:第一,是公義。公義配的動詞是「行」,這是行動上的要求 。在舊約聖經中,公義這個字一方面描述上帝的屬性,有譯作公平、公義、公正;同時也與審判相關,包括審判的場景、過程、判決和執行等。因此,公義是社會層面的,是先知談論社會責任的關鍵詞。原來,耶和華期望選民對上主的委身包括對社會的委身。先知在當時重提公義,就是因為在耶和華的選民公義不彰,公平消失。

3:1我說:雅各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你們要聽!你們不當知道公平嗎?

3:2你們惡善好惡,從人身上剝皮,從人骨頭上剔肉,

3:3吃我民的肉,剝他們的皮,打折他們的骨頭,分成塊子像要下鍋,又像釜中的肉。

3:9雅各家的首領、以色列家的官長啊,當聽我的話!你們厭惡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

3:10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

3:11首領為賄賂行審判;祭司為雇價施訓誨;先知為銀錢行占卜。

如果我們仔細聽,就會聽得出,先知在這裏所指責的,是首領和官長。理由很簡單,因為首領和官長手握公共權力和公共資源,他們有責任公義地運用這些權力和資源,也有條件濫用。公義要求對社群中的弱者的責任,維護他們的權利,因為社會中的強者自有他們的優勢去保護自己及爭取他們的分,但社會中的弱者卻未必有這樣的能力和資源,若以法律訴訟所涉及的龐大費用就可理解。甚麼人才感受到不公不義的切身之痛呢?很可能不是強勢的人,除非他們感到自己落入弱勢的處境。18/1/2017有關於一位特首參選人的報導如此說:「建制派表示,近日陸續收到來自中聯辦信息,要求支持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參選,新民黨田北辰昨形容如「無形之手」操控,令事態走樣。已宣布參選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昨說,希望中央給予公平、公正選舉,不用擔心「流選」發生。被問及特首梁振英昨晨稱讚已請辭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有擔當,葉太更罕有哽咽,反問「唔通可以話我對香港社會無擔當咩?」」(明報)經歷如此狀況,或許,這位強勢人士會明白,為甚麼公義的考慮應該弱勢者的弱勢出發,而不是從強勢者的高處去看。

第二方面的要求是憐憫,相配的動詞是「好」。公義是外在行為的,憐憫是內心情感的。在舊約聖經中,憐憫也是用來形容上帝的屬性,描述上帝豐盛的、 廣大的、長久的慈愛。這個字在聖經中經常出現,意思包括:善良、慈愛、守約、忠誠、恩慈等。憐憫雖然是內心情感的,但仍然是群體性的,因為這是群體成員互相對待的態度,就正如耶和華對以色列那種「我不會放棄你」的愛。耶和華要求祂的選民以神人之間這種不離不棄的忠誠,延伸至群體之間的關顧與愛護。在彌迦書中,先知也以這個字作結束:

7:18上帝啊,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饒恕你產業之餘民的罪過,不永遠懷怒,喜愛施恩

7:19必再憐憫我們,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又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

7:20你必按古時起誓應許我們列祖的話,向雅各發誠實,向亞伯拉罕施慈愛

三。總結

有人問,在這項爭議中,彌迦先知以行公義、好憐憫來回應以色列人關於祭祀的質詢,是否有意思把宗教代約為倫理呢?如果只停留在這理,段章取義,的確容易引起這樣的想法。然而,先知的結案陳詞並不停於止,在行公義、好憐憫的同時,先知接著說:「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先知認為,行公義、好憐憫兩項道德倫理要求,背後的動力在於在三項。先知把以色列與上帝的伙伴關係用「與上帝同行」來描述,這是很有意思的。公義與憐憫並不是抽象的思辯,而是選民與上神同行的親身經驗,體現在具體的歷史之中。從這個角度,各位傍聽者可以理解在這場訴訟中,為甚麼耶和華的發言如下:

6:4我曾將你從埃及地領出來,從作奴僕之家救贖你;我也差遣摩西、亞倫,和米利暗在你前面行。

6:5我的百姓啊,你們當追念摩押王巴勒所設的謀和比珥的兒子巴蘭回答他的話,並你們從什亭到吉甲所遇見的事,好使你們知道耶和華公義的作為。

基於各種理由,對上帝的信仰從來都有被異化和形式化的危機,不獨在古代的以色列,也在近代的教會,因此,才有五百年前馬丁路德發起的宗教改革運動。馬可路德批評教會把許多儀節、風俗和傳統攙雜進入了信仰之中,模糊了上帝及其拯救,他起初確立了三個「唯獨」(即「唯獨聖經」、「唯獨恩典」及「唯獨信心」)。然而,不要誤會馬可路德只關心個人得救,或者個人修為,他的關注也是社群性的,他在重要文件「基督徒的自由」中如此說:

一。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眾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管轄。(這是關於救恩的)

二.基督徒是全然順服的眾人之僕,受任何人管轄。(這是關於社會倫理的)

對跟隨上帝的群體來說,宗教信仰和社會倫理是一體兩面,不能分割的。讓我們以耶穌基督的吩咐來結束:

馬太福音

5:23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祭物的時候,若想起有弟兄對你懷恨,

5:24就要把祭物留在壇前,先去跟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