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開明牧師 – 活出麗亮人生!

      170205_sermon

講題:活出亮麗的人生 Live a Brilliant Life

講員:許開明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2月5日

引言

「活出亮麗的一生」可能是每一個對人生認真的人都想、探索、追求的。一般人可能認為「活出亮麗的一生」是得到金錢或財富、名利、權力、社會地位、幸福、健康、快樂等;對大學生而言。可能是得到高等的學位、畢業後得到理想的工作;對大學的老師而言,可能是得到教授的名銜或崇高的學術地位。

或者,懂得向成功的人士學習、讀名人傳記,更甚是聽從近代有些專家所講的「生涯規劃」,得到指點就可活出美好的一生,但這種把一生交給專家規劃人生的方式,我是有點存疑的,因為許多人都擁在美好的一生,但不是經過規劃的。在我而言,我的一生就是有上帝的規劃和引導。現代人以為得到一套達致美好人生的觀念、活出精彩的秘笈,就可活出好人生,所以,就有不少怪獸父母出現,要仔女讀名校、跟名師,讀完的後要賺錢,甚至連子女的伴侶都要替他們安排好。

一般人的看法是「如何獲得」或是「如何得到」。耶穌的教導又如何?耶穌對門徒說過,跟隨他的人,就可活出亮麗的人生,這正提出了一個不同的觀念,不是「如何獲得」或是「如何得到」而是「保持不失」 的思想。

在馬太福音5:15 – 20,耶穌認為一個跟隨主的人,他應該已擁有三樣人生的寶貝,如何保持不失?倘這三樣東西保持不失,他就能活出亮麗的生命。這三個寶貝是什麼呢?第一個是「世上之鹽」;第二個是「世上之光」;第三個是「世上之義」。要注意的是,耶穌不是說門徒要成為世界的鹽,而是門徒是世界的鹽;不是要成為世界的光,而是他們是世界的光;不是成為「世上之義」,而是他們是「世上之義」。所以門徒,即跟隨主的人,本身已擁有「世上之鹽」、「世上之光」、「世上之義」,最重要是保持他們,不要失去。

各位,美好的人生就是保持住,不要失去。

一個人最怕是「失去」,保持不失,是人生智慧。就如讀書人不想失分;生意人不想失敗;說話的人不想失言;年青貌美的人不想失去美麗儀容;見工的人不想失望;青年男女不想失戀;年紀大的人不想失健康;生活艱難的人不想失金錢。

可惜,面對人生實況,許多東西隨著時間總會「流失」,美貌會失去、健康會失去、工作的機會與能力會失去、銀行存款會失去、生命年日會流失,最後陪伴著自己的身體也會失去,朋友也會逐漸失去(1983年神學組我的同學,5位中已去3位(30多、40多、50多離去),只餘下2位)使人突然感到心寒。

這些失,導致我們失去亮麗人生。面對這些流失、失去,我們應珍惜一切日子、家人、親友、工作機會(我曾在望覺堂、香港閩南堂、全完堂、崇基禮拜堂工作)、同學、同事等,每個人遇上的人,更要盡量不讓它們那麼快失去,要保持健康,保持關係,保持活力。

信息

第一樣:你們是「世上之鹽」,要「不失鹹味」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太五13)

1鹽有純潔的意思和作用,不失純潔和聖潔

鹽與純潔有關。它白色的光彩,無疑地使這聯想很容易建立。羅馬人說:鹽是萬物中最潔淨的,因它是從最純淨的兩種東西—太陽與海水而來。鹽的確是首先奉獻給上帝的祭物,猶太人在一日的末了獻鹽為祭。因此基督徒若要作世上的鹽,他必須是純潔的榜樣。

2鹽能保持磚熱力,不失熱誠

在巴勒斯坦,普通人家的火爐是建在房子外面,用石塊砌成,底下鋪磚。這種火爐為要保持熱度,就在爐底的磚上放一層厚厚的鹽。經過相當長的時間,鹽全部被燒壞了,就拿起磚來,把鹽拿開,丟棄在爐外。鹽既已失去熱磚的能力,就把它丟棄了。所以鹽就代表人待人處事也要有熱情和熱誠。

3鹽有調味作用  ,不失去與人調和、調好的關係

鹽是調味用的,但是除非它和食物混合,否則一點用也沒有。 鹽調味的作用是鹽最廣大最明顯的特質,沒有鹽的食物就沒有滋味,甚至成了令人討厭的東西。

鹽也有上味的作用。一個有名廚師說:「沒有鹽,就不會有烹調藝術。從廚房把它清除出去,所有吃的情趣會隨之飛逝,它的存在給佳餚以魅力,沒有它,就使珍饈變得乏味,使食客大失所望。」此話一點也不假。因為在廣州,鹽為上味。

 有趣的是,主耶穌一千多年前把門徒比方為「世上的鹽」。這說明基督徒在世上的地位,和他所應起的重要作用。

鹽的功能,使不可口變為可口,使淡而無味的人生變為生之樂趣。這須要我們作到以下兩點:一方面先保持有味的鹽;另一方面不要變成失味的鹽,也就是說要作一個與基督徒的名相稱的基督徒。

4鹽有殺菌防腐作用,不失對抗罪惡

古代的世界,鹽是最普通的防腐劑,用以保存東西免致腐壞、排除腐爛與朽壞。保持鹹味不是目的,而是保持了它的新鮮,有魚味、菜味、肉味。鹽保存了食物,使之免於腐朽。基督徒要作世上的鹽,也就必須對生命有防腐性的影響力,保持基督徒的味道。

5鹽象徵智慧,不失去人生的智慧!

猶太的拉比常用鹽來象徵智慧(參西四6),所以希臘語代表失去味道的字實際上又有「變得愚蠢」的意思。(耶穌無疑用的正是亞蘭語裡有這兩個意思的詞 ta{pe{l}一個愚蠢的門徒對世界是沒有影響的,所以基督徒要小心,你會失去鹽味、鹹味,就如你會失去智慧,因此要小心。

嚴格說來,純鹽是不可能失去鹹味的,可是從死海灘上掘出的不純「鹽」,一旦氯化鈉分解了,慢慢也就不鹹了。

保持鹽的鹹味,就是保持人性優良的本質,不失去純潔、不失去熱力、不失去調和及上味作用、不失去防腐作用、不失去智慧。這是多麼美麗的本質。

鹽是上好禮物。世界五大洲許多地方民間都有一種習俗,把鹽當做最崇高的禮品。碰到尊貴的賓客,舉行贈禮儀式的時候,禮物往往就是一小撮潔白的鹽。以蘇聯來說,按照古老民間傳統風俗的記載,也常常讀到以鹽作為珍貴禮品的記述。

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無論是工業上,醫藥上,以及日常生活上,鹽都是不可少的東西,那怕是山珍海味,飛潛動植,無論怎樣美好的佳餚,要是缺了一味鹽,那味道雖然並非完全難以下嚥,但是老實說,淡而無味就令人感到食欲不振。

你有想過把自己,作為上好的禮拜獻給天地的主嗎?

第二樣:你們是「世上之光」,不失去光輝

耶穌說我們是鹽和光,然而他警告我們要小心失了鹹味和鎖住了我們及上主的光芒(太五13-20)。「是」 世上的光,不是「作」世上的光,而光要使人看見。

持燈者成一路燈

英國作家拉斯金(John Ruskin)與一位弟兄談:「怎樣做個基督徒?」他們坐在家裡,望見窗外遠處,有位點燈的人,手拿著火把,在山坡上點燈。當時天色昏暗,看不見點燈的人本身,但從那些燈火可知他的存在。拉斯金突然有感說:「做一個基督徒就是這樣,你可能看不見他,但從他的好行為,知道他的的存在。因為在他所經過的地方,都點著發燈,都發了光。」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太五14)

城造在山上,城在日間本身像光或在晚上發出光,讓尋找城的人看見。「鹽」是重在說到我們的性質如何,而「光」是重在說到我們的行為如何。基督徒的地位如同建造在山上的一座城,是顯明在世人眼前的,所以是不能隱藏的。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太五15)

人點燈, 放在燈臺上,是要高舉上帝的燈,上帝所發出來的光。以色列人自稱耶路撒冷是「外邦人的光」,有一位著名的拉比被稱為:「以色列的燈」。猶太人所使用的這種表達方式,使我們可以知道耶穌採用它的關鍵。有一件事是猶太人十分清楚的,沒有人能點燃他自己的燈。耶路撒冷的確是外邦人的光,但是上帝點燃了以色列的燈。無論是國家或上帝的僕人所發出來的光,都是借來的。基督徒的光也是如此。耶穌所要求我們的,並不是我們應當發出我們自己的光來。我們必須發出反映祂的光輝。基督徒所發的光,是因為基督他心裏而映照出來的亮光。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十四節是說光「不能隱藏」;這裏是說光「不該隱藏」。「放在燈臺上」意即放在特別顯露的地位上,以照亮周圍。

「放在斗底下,」斗是木造的量器,用以量取糧食,故它象徵生活的掛慮;燈放在斗底下,意思是信徒被生活的問題所扣住,以致遮蔽了亮光,把自己放斗底(憂慮、焦慮中)下。「是放在燈臺上,」燈臺是放置燈的正當器物,它象徵見證主的生活。前節的「城造在山上」是指基督徒站在屬天、高超的地位上,本節的燈「放在燈臺上」(放正當位置),是指基督徒站在正常、合乎體統的地位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前節的「城」是給在城外的人看見的,本節的「燈」是給在家裏的人看見的,這表明基督徒的光,不單能照亮人的「外面」,還能照亮人的「裏面」。

1光輝最主要的是被人看見

巴勒斯坦的房屋十分黑暗,只有一個小小圓形的窗戶,可能直徑只有十八英吋,燈是船形,好像一隻醬油碟子那樣,裏面盛滿油和浮燈蕊。在火柴尚未發明的年代,要重燃一盞燈並非易事。

2光是一種指引。

在任何江河的港口,我們都可以看見有一列燈光在水道上作記號,使船隻得以安全的駛入,即使在城市的街道上,若沒有燈光,我們都知道將會遭遇多大的困難,光可以使路途清晰。

3光時常可以當作警戒主的記號。

當前面有危險的時候,它警告我們停止。能夠使人看得見的光、警戒人的光、引導人的光,就是基督徒所必須作的光。

為上帝發光(太五16

這裏有兩件最重要的事,一是讓人們看見我們的好行為。在希臘文中有兩個字代表「好」,agathos單單是指一件東西有良好的質地;kalos的意思不單是一件東西好,而且也美麗迷人,引人入勝。這裏所用的「好」字,就是kalos。基督徒的善行,不僅是良善而已,它們必須要吸引人。而二,更要注意的是我們的好行為所引人注意的,並不是我們自己,而是上帝。

耶穌所說的這句,是要完全禁止有人所謂的「誇張性的良善」。穆迪(D. L. Moody)參加一次聚會,有幾位對信仰十分認真的青年人,也來參加聚會。一天晚上,他們舉行了一個通宵的禱告會,第二天早上,他們正要離開的時候,遇見了穆迪。他問他們在作甚麼?他們說明原委之後,接下去說:「穆迪先生,請看我們的臉是多麼光亮。」穆迪很有禮貌的回答說:「摩西並不知道他的臉在發光。」自己感覺到的良善,把注意力集中在本身的良善,這不是基督徒的良善。

第三樣:「世上之義」,不失去律法

「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太五17)

「廢掉」即拆毀敗壞;「成全」即實現、應驗、填滿、使之完全。「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成全」有兩方面的意思:一是指實現、應驗,根據舊約律法的要求,在主耶穌身上得著完滿的實現,舊約先知的預言,在祂身上也得著完滿的應驗;二是指填滿、使之完全:舊約的律法和先知,只不過是字句和影兒,若沒有主耶穌的到來,就仍有缺陷,還不夠完全,所以祂來填滿律法和先知,使之完全。

     「都要成全,」十七節的「成全」和十八節的「成全」意義不同;十七節是指補充律法,使其完全;十八節是指成就律法,使律法中一切的要求都得著實現。

成全又有回到被造的目的、不失去原有目的的意思。換言之,希伯來文中對完全的觀念是功用性的。一件東西倘若完成了它被造的目的,就成為完全。其實這個意思是從這個字引伸出來。teleios是從名詞telos而形成的形容詞。telos意即終極、宗旨、目的、目標。假使一件東西實現了預計的目的,它就是teleios;一個人如果完成了受造及遣入世界的目的,他就是完全的。

我們來作一個簡單的比方,假定在我家裏有一個螺絲釘鬆了,我就出去到鐵器店買了一個螺絲鑽。我發現所買的螺絲鑽大小正適合我使用,不太大也不太小,不太粗也不太滑。

我將螺絲鑽放在螺絲釘承受外力的凹槽,自然也非常地合適,我將螺絲釘扭緊了。按希臘文,尤其新約聖經的意思,螺絲鑽就是teleios,因為它正好達成了我要買它的目的。所以一個人倘使成全了他受造的目的,他就是teleios

「我告訴你們,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太五20)

「你們的義」是指新約信徒的義行。「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中的「文士」是當時猶太人中的舊約聖經教師,也就是律法專家,大多數是法利賽人(太三7註解),他們的義是指履行律法規條所得的義,也就是律法上的義(腓三6)。本節的意思是說,我們即使是嚴格遵行了舊約律法的每一條例,所得的也不過是「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仍然不能進天國。基督徒的義(啟十九8),乃是我們憑著神的生命,履行主耶穌所填滿並提高的律法(這誡命)而有的,所以勝過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

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只是我告訴你們、凡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判。(太五21-22)

你們聽見有話說、『不可姦淫。』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他犯姦淫了。(太五27-28)

不失律法或自律來達到正義,這是從人與人間社群的關係去講的。英國經驗主義哲學家強調「存在就是被感知」。休謨(David Hume),提出一套重要觀念「存在的世界是一束的感覺,世界會激發人的情感感知」,他認為美德會帶來快樂的感受,惡德帶來痛苦的感覺。在社群中,不失「正義」,這是「人為的德行」,是美德,帶來「快樂」。筆者更發現這是「社群」間的快樂,「不是獨樂樂,而是眾樂樂」。

耶穌時代的宗教,在嚴謹的正統派猶太人看來,遵守千萬條律法的規則與條例就是事奉上帝了。十誡原是一切律法的基礎和本質,我們可以在其中看到它整個的意義能夠總括在一個字裏面──「尊重」,或者更進一步的「敬畏」。敬畏上帝和上帝的名,敬畏上帝的日子,尊重父母,尊重生命,尊重財產,尊重人格,尊重真理與別人的好名聲,尊重自己,使我們不會被錯誤的慾望所控制──這就是十誡的基本原則。

十誡的基本原則是敬畏上帝,尊重同胞和我們自己。沒有這基本的敬畏與尊重,就不可能有律法,一切的律法都是以此為基礎。耶穌來成全的就是這種敬畏和尊重,祂在實際的生活中指示人敬畏上帝,並尊重所有的人。希臘人說:公義在於將當得之份奉獻給上帝,施捨給人。耶穌來,在生活中指示世人,要將上帝所當受的敬畏獻給祂,並將人應受的尊重給予人。敬畏與尊重並不在於遵守一大堆瑣碎的規則與條例,並不在於祭祀,卻在於憐憫;並不在於律法,卻在於愛心;並不是在禁令中強迫人不做一些甚麼事情,而是在誡命中告訴他們,將他們的生命模塑成主動的、愛人的生命。

敬畏和尊重是十誡的基礎,是永遠也不能廢去的,它們是維護人與上帝以及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永遠的要素。奧古斯丁(Augustine)說基督徒的生活可以總括在這一句話之內:「知上帝愛你,你愛上帝,作你喜歡作的事。」

當我們發現上帝曾如何愛我們,生命中唯一的願望,就是回報祂的大愛。

敬畏和尊重是十誡的基礎下,最緊要不要「失」,不失鹹味、不失光芒、不失律法/自律/義

活得像個人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是一名德籍猶太人,她目睹希特拉的惡行,屠殺猶太人及殺害基督徒。現代人要注意成為「一個人」,人應注意3項:

1勞動(labour):是應付肉體需要,生物性活動,製造生存所需:煮飯、洗衣、清潔。

2工作(work):是製作出工具、建築物、汽車,改善人的生活。

3行動 (action):透過言論進行政治的活動。進行社區的參與,社交的生活。人不只是勞動、工作,還要有行動的生活,才是一個人,不變成是機械人,不懂得思考,尋找意義;這無思想,無思考,會使人幹下惡行,失去人性,引來邪惡。

今天,民眾沒有行動,沒有思考、把一切都交給別人,就產生極權主義,讓獨裁者出現。

今日香港社會,政府及許多議員,未來特首,除了関注如何迎未來,作出創新的改進、改善、改革外,我想耶穌所言:不失鹹味、不失燈台、不失律法和正義也相當重要。以往香港曾經享有的自由、民主、三權分立是否失去了鹹味?我們如何維持?多少基督徒及教會不願、也不敢舉起上帝的燈,沒有在家裡發光,更未能在社會有美好的見證。多少人只關注勞動(生活所需)和工作(表現自我創作),堂會只關注多少人信主,成為Mage Church卻欠缺關注社會與政治的行動,放棄自已的人權,讓獨裁者有機可乘。

結語

一個人最怕是「失去」,漸失去健康,漸失去胃口,漸失去金錢,漸失去耐性,漸失去堅持,漸漸失去生命的一切。然而,無論如何,不要失去我們的人格、名聲、見證。

如果我們保持不失,

1不失鹹味:保持世上的鹽,不失去鹽美好本質;

2不失去燈台:保持世上的光,高舉上帝的燈;

3不失去律法:保持世上的義,敬畏上帝,尊重他人,

我們也不失去生命的美麗和光輝,自然會活出亮麗人生!

 

祈禱

祈求上主,保守我們不失鹽的美麗本質,不失照亮别人的光輝,不失敬畏上主,尊重他人的誡命,活出亮麗的人生。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