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

      170212_sermon

講題:「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 Radical Ethics

經文:馬太福音5章21-26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2月12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先講一講今日講道的題目:「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這句話出自《論語》第一章<學而篇>的第二句,是孔子的學生「有子」的話。「君子務本」,君子致力於更為根本的事情。只是表面上做些功夫,不足為君子。君子要為自己的行為找一更深的基礎。行為背後,是否有更深的義理?義理背後,是否有更深的人性基礎?人性背後,是否隱藏著天理?一步一步,尋索人生的底蘊。「君子務本」,就是說,一個努力止於至善的人,不會人云亦云,不會人做我做,他必然會為自己的行動,找一終極基礎。「本立而道生」,「根本」找到了,終極基礎找到了,按此而活,便能將大道澄現出來。「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這句話若套用在基督徒的生命上,則可說是:基督徒的生命,不能隨波逐流,人云亦云,必須將生命堅立在神聖的基礎上。如此,生命的踐行,就是將真理的大道顯明出來。

  練武的人說:「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意謂單單練習外在的套路架式,忽略功力的內涵修為,則只會耍出花拳繡腿,中看不中用。有的只是外表的虛招,缺乏厚實的生命勁度。只練拳而不練功的人,到了老時,氣虛力弱,拳也打不出來了。練拳又練功的人,是將拳意收攝入整體生命裡,不再是用手用腳去打拳,而是身心氣神總體地打拳。年紀越大,功力越深。

  我們是如何作基督徒的?

  只有外在的花拳繡腿,抑或有深厚的靈性修為?遇到困難,便氣虛力弱;抑或遇到困難,更顯得剛勁厚實?只滿足於宗教上的枝節,抑竭力追求靈性的根本?信了一生,是到老一場空,抑越發將生命的豐盛活出來?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馬太福音裡登山寶訓中的一段經文。馬太福音的登山寶訓,是講述基督徒生命應有的特質。這些生命特質,不是死守一些道德規條,而是透露天國的氣息。我們看看主耶穌如何展示天國子民的生命。

講道經文:馬太福音5:21-26

太5:21 「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

太5:22 只是我告訴你們:凡〔有古卷在凡字下加:無緣無故地〕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斷;凡弟兄是拉加的,難免公會的審斷;凡弟兄是魔利的,難免地獄的火。

太5:23 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

太5:24 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

太5:25 你同告你的對頭還在路上,就趕緊與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給審判官,審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監裏了。

太5:26 我實在告訴你,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裏出來。」

  這段經文自然地分成三個段落。

(1)引述古人的傳統

太5:21 「你們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殺人』;又說:『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

  對這簡單的經文,我們有四點觀察。

  一,我們活在古人的傳統裡。無論你生在何方,你總活在傳統裡。對這些傳統,我們可能不聞不問。對傳統的要求,我們可能習以為常,照做可也。

  二,傳統告訴當時的人,不可殺人。「不可殺人」是十誡中的一誡,猶太人自少便習慣了。這禁令是負面的,只告訴我們「不可」作什麼,沒有正面的要求。

  三,「凡殺人的難免受審判」,告訴我們,違反傳統的禁令是有後遺症的,你要為此付上代價。

  四,第四個觀察點是在中文翻譯中看不到的。希臘文的動詞,有時態(tense,如:現在、過去)、有語態(voice,如:主動、被動),還有語氣(mood,如:直說、命令),這全都以動詞的語尾去表達。這裡的「不可殺人」,意義是命令式的,但希臘文的用字,在語氣上卻是「直說語氣」(indicative mood)。這似乎暗示,在耶穌眼中,這禁令是重要的,但仍不是命令的根本。

(2)殺人的根本原因

太5:22 只是我告訴你們:凡〔有古卷在凡字下加:無緣無故地〕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斷;凡弟兄是拉加〔即:廢柴〕的,難免公會的審斷;凡弟兄是魔利〔即:蠢材〕的,難免地獄的火。

  對這簡單的經文,我們有五點觀察。

  一,主耶穌沒有直接討論「殺人」這主題,他亦沒有按傳統人云亦云。他討論殺人背後的根源:怒氣。

  調查凶殺案,通常要找出凶手背後的動機。沒有動機而殺人,是很少有的。不同動機背後,會否有共同元素?或許,怒氣是隱伏在不同動機背後的共同元素。殺人的「本」,在於怒氣。

  二,主耶穌的重點不在行為,而在人的生命美德。如何使人「不殺人」,可以有很多方法。嚴刑峻法、斬頭示眾、天羅地網式的監控,都可威嚇人或阻止人不去殺人。主耶穌的重點不在這裡。主耶穌的重點,在人的質素。好樹會結好果子,壞樹會結壞果子。主耶穌要我們正視,我們到底是一棵什麼樣的樹。我們的本性,是流露美善,抑或流露忿恨。

  三,忿怒表現為辱罵:你是「廢柴」、你是「死蠢」、你「唔死都無用」。罵人,是羞辱他、低貶他、漠視他的尊嚴。忿怒下的謾罵,是可以沒有底線的。當你認為別人「大逆不道」、「死不足惜」時,殺他一個痛快,便正常不過了。

  四,忿怒的後果,越來越嚴重。最初是「受審斷」,跟著是「受公會的審斷」,最後是「難免地獄的火」。從後果來看,是越來越嚴重的。看來,若不好好處理,怒氣有一種變本加厲的傾向。像進入一向下的漩渦,越墮越深。

  五,這句經文本身也不是一個禁令。主耶穌沒有說「不要動怒」。若說了,我們也不可能做到。主耶穌像醫生,不是說「不可以病」,而是探究病根,指出病因。讓我們看到,若不好好處理這病根,則後果嚴重。

(3)根治忿怒

太5:23 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

太5:24 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

太5:25 你同告你的對頭還在路上,就趕緊與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給審判官,審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監裏了。

太5:26 我實在告訴你,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你斷不能從那裏出來。」

  殺人的根,在動怒。要克服怒氣,必須修正整個生命人格。這和中醫的想法相似,不是醫病,而是醫人。要修正人格,重點不在避免什麼,不可什麼,而在主動做些什麼,建立什麼。這段經文教我們如何建立正面的生命。

  對這段經文,我們有四點觀察。

  一,留意23及24兩節。你獻祭時,或崇拜時,若想起有人不滿你,你應先主動與他和解,才來獻祭。經文告訴我們,信仰與我們對待他人的方式或我們展示人格的方式,是息息相關的。禮拜日的崇拜和禮拜一至六的生活,是息息相關的。不要將信仰與平時的生活分開。

  二,要主動復和。主動到一個地步,不是我嬲你才復和,而是你嬲我時,我已採取主動行動去復和。不殺人,是表面的。更深是處理怒氣。處理自己的怒氣,很好,但不夠主動,更主動的,是處理別人的不滿,將怒氣的根消除。做到這樣,需要的是一創造復和的人格、不惜多走一里的器量。

  三,這在中文翻譯中又是看不到的。在這一大番話中,第一次出現「命令語氣」(imperative mood)的動詞,是出現在第24節裡,並且一出便出現四次。在第24節裡,就把禮物「留」(命令語氣)在壇前,先「去」(命令語氣)同弟兄「和好」(命令語氣),然後來「獻」(命令語氣)禮物。主耶穌不命令我們不去做什麼,這太負面。不許這樣,不許那樣,惹人不滿。主耶穌命令人活出正面的人格,去主動復和。我們不是死守律法者,我們是創造生機者。在隱伏怒氣的環境裡,在殺機四伏的關係裡,是你的責任,去創造復和。是你的責任,以和平之力去取代戰爭。是你的責任,去建造愛的關係。這不是與信仰無關的,這就是信仰的核心。

  四,最後兩節經文:25及26兩節。話題一轉,視我們為有債未還的人。要把握機會,和追債的人達成協議。若有一文錢沒有還清,則不能離開監牢。當然,這段經文可照字面解,即:若虧欠人,則要及早償還。這是復和之道,止息忿怒。但是,也可將這段經文,視為神對我們的虧欠的追討。我們有責任創造復和,我們有責任活出信仰的人格,我們有責任展示主所講的復和的世界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我們對這一切,負有責任。但我們有虧欠,處處不盡責。主要追討我們。

  你可能會問:我們能擔起這責任嗎?我們真能活出這生命人格嗎?我們真能展示復和的力量嗎?

  要回答這問題,我們要思想得大一點。

  登山寶訓的經文,是置放在主耶穌所講的天國之下的。主耶穌已開展天國。天國,是我們不習慣的新世界,是一個看來不可能的世界。在這裡,「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在心中不戀棧財富而關懷貧窮的人,是有福的,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心中思念神的事情,而為這世界的崩壞而哀傷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必得安慰。「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努力實現和平及建設圓滿生命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為天國的正義而受苦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為何主耶穌講得那麼「實牙實齒」,因為天國已然在祂身上開展出來。如此,我們真能在充滿怒氣的人間創造復和嗎?答案是肯定的。若主耶穌已用大愛奠定天國的復和基礎,我們怎能說復和的努力是軟弱無力而不會有成果的呢?

(4)結語

  不要單單滿足於禮拜日「返教會」,要在日常生活中展示你是屬神的人。

  在可能引發怒氣的地方,主動一點,創造復和。不要視這為「蝕底」,視之為有分參與天國的福氣。

  要克服凶殺,必先克服忿怒。要克服忿怒,必需具備創造復和的人格。要有這人格,必須看到天國的真實,必須甘心跟從主耶穌,必須倚靠恩典而活。

  希望你是一個甘心跟從主耶穌的人。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