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元生院長 – 說「之間」

      170219_sermon

講題:說「之間」 Reflections on In-betweenness

經文:利未記19章1-2節,9-18節;詩篇119章33-40節;哥林多前書3章10-11節,16-23節;馬太福音5章38-48節

講員:梁元生院長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2月19日

前言:無間,中間,之間

首先,我想說幾句感恩的話。五十年前,我第一次站上這個講臺,作爲進入崇基學院的新生,那時我只有十八嵗;今天,我六十七嵗,已是近望七之年,行將退休,能夠仍然有機會站在這個講臺上, 和大家分享主道及共同崇拜,實在是主的大莫大恩典。故此在此先獻上感謝。

剛才讀經的弟兄姐妹給我們讀出的幾段經文,主要談及舊約時期猶太人和新約時期的基督徒對傳統律法的看法和態度。本來,我對舊約中猶太人的典章律例, 縂覺得繁文縟節,不敢多碰;但經過幾個星期的思考,發現一點:就是在這些經文中可以帶出幾個與今日基督徒相關的問題。那就是:我們如何對待文化傳統?我們如何了解歷史和過去,以及我們如何看待今日和明天?這些重大的問題,似乎都從這幾段經文隱隱地透視出來,提供我們作深入的思考和想象。今天讓我們就嘗試以這幾段談律法的經文為基礎,從文化與歷史,傳統與現代,法律與恩典之間的關係,思考一下今日基督徒的處境、身份和選擇等種種問題。進入正題之前,讓我先提出三個關鍵詞,引導下面的討論:它們是:中間,之間,和無間。

   讓我先說無間。

無間與中間:從傳統到現代

   無間即一體。毫無縫隙,渾然一體的一體。我們指的是一個封閉的自我完整的文化體系或價值系統。當我們生活在一個同質的文化之中,完全浸濡在同一文化,同一的價值系統裏面,而我們的生活和視野,都在一個渾然無間的整體之中,自成一宇宙, 看不見外面的不同的新世界, 或者是境外之天。這就是我說的一體。一般來説,傳統的中國和猶太就是這樣的世界。我們今日所讀的經課,把猶太人傳統說的很清楚。如果我們來看整部利未記,就能更了解猶太人傳統的細節,他們生活得一舉一動,一出一入,都有非常清晰的法則和律例, 這和舊時的中國人的社會,有點像異曲同工,生活都是非常規範化和禮儀化的,待人處事,皆有嚴格的槼條和律法,整個天地合整個文化,皆井然有序,構成一個強大而完整的體系,一切都有規可循,有理可依,無容置啄。這是古時中國和猶太的傳統。在這樣的文化氛圍下,沒有太多的選擇和空間,可以提供你去選擇,即是沒有中間,沒有他途,沒有其他的alternative, 這種情況,是為無間。

  那麼,甚麼是中間?大體而言, 在傳統中國和傳統猶太社會之中,走在中間的人不多。因爲大部分的人,生活在一個較爲嚴謹的,封閉的文化和價值系統裏,思想行爲會較爲保守, 規行矩步,社會交際和待人接物,都遵守律法的規範和經典的限制。在儒家社會而言,不是兩個不同的選擇。 所追求的不是我者和他者的區分,因爲他者不容置疑的受到排拒和隔離,不是一種選擇;在儒家傳統之内, 希望做到的是恰倒好處,是了解「過和不及」的程度差異。所謂中庸之道,非選擇和方向的不同,只是處理是拿捏力度和準繩有別而已。這大概就是上個主日鄧瑞強博士所說的「生於傳統之中」(born into tradition)的意思吧!

    而我們今日所處的現代社會,則有明顯的不同。因爲現代社會是一個較爲開放的,多變的,和邊界不明顯或不清楚的(甚至是無邊界的)。雖然,我們之中不乏追隨傳統的人,也不缺激進創新的人, 但更多人可能覺得像是永遠的被夾在中間:生活在傳統與現代,中國與西方,激進與保守的夾縫中間。(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也有許多人覺得自己生活在泛民與建制,黃色和藍色的中間。)而中間之路並不寬敞,是條狹窄之路,甚至是條窄縫之路,予人很大的壓迫感。活在中間的感覺是怎樣的?我在許多年前寫過一首小詩,叫做「中間道」, 後來崇基學院音樂系的盧厚敏博士把它譜成曲子,成了一首可以唱出來的歌。以下是「中間道」的歌詞:

    我從中間走來,走過崎嶇和顛簸,沒有左邊和右邊的摻扶,只有夾縫中的壓迫。

    我從中間走來,走過荊棘和尖石;沒有向左或向右去逢源,只承受冷漠的臉色。

    我從中間走來,走過了無限須臾,雙方只叫我不斷的等待,拖延中還夾雜揶揄。

    我從中間走來,走過黑暗的渦漩,只因有多种顔色的襯托,竟顯得格外的軒轅。

    生活在兩種龐大力量的中間,生活在兩個不同的文化系統的中間,你會有怎樣的感覺?是否感到兩邊拉扯的壓力?是否感到生活在狹窄的夾縫中間?心靈上、精神上,和肩頭上是否感到沉重的負荷,甚至叫你透不過氣?抑或你會感覺良好,感到可以有更多的選擇,甚至可以左右逢源?

    中間, the middle way,永遠是兩個不同領域的分界,亦永遠只會是兩個系統的邊沿,而邊沿總是狹小的、充滿張力的、甚至受人歧視和受人排斥的空間。 中國傳統的描述,會叫這些邊沿人做「蠻、夷、戎、狄」, 也會叫他做「怪」,做「賤」,做「鄙」, 做「邪」, 以示主流與末流,核心和邊沿的區別。但我們今日時代不同了,近百年來我們走向現代,學習西方。漸漸地整個社會文化的主流價值觀有了一個嶄新的改變,相對形成了一個以西方文化和現代倫理構成的體系, 而在這個體系的邊沿人,可能是跟不上改變步伐的傳統文化人,也可能是價值觀不相同的一批異見者,在現代的新世界裏,他們也受到排擠和壓迫,同樣是被邊沿化。中間道永遠是狹窄的,是在夾縫裏生活的人。我想說:在中國人的社會裏,基督徒是整個社會和國家從傳統走向現代,東方逐漸接受乃至擁抱西方過程中的產物,中國的基督徒,往往是「中間道」的行者,既受傳統的衛道之士排斥和批評,也不願完全接受西方的洗禮。

    縂的而言,中間即是兩邊受壓,也是兩方的邊沿, 所處的空間非常狹小,生命就如墮入永恒的張力,被拉緊,被排斥,被壓迫。夾在中間是苦事,兩頭不是最難爲。令我想起很多年前一則航空公司的廣告:你要旅行舒適,乘搭本航機,你就永遠不會夾在中間!

    既然中間道有其限制和苦處,今天我希望和大家分享的是:走出「中間」之苦,化成「之間」之樂;或曰:走出中間道,做個之間人!中間只有一線,夾在兩個龐大勢力和龐大系統之間,難以舒展,而之間是中間的擴大和拓濶,把原來是中間的夾縫向兩邊伸展,變成寬闊的道路,化壓力為舒泰,變緊張作祥和,本來感到的是緊張和苦惱,現在感到的是自由和愉悅。此即為「之間」的境況。

    以下讓我們來從今日的經文看三個「之間」,從中吸取教訓,如何做個「之間人」。

作爲之間人的基督徒

    如何做個「之間人」?「之間」是關係,是互動。人不能傲然孤立,離群獨處。他的生活,甚至說他的生存,依賴著與不同的「他者」所建立的關係。現在讓我們根據今天所讀的經文,思考下列三個「之間」的問題:

  • 是我者與他者之間,第二,是小群與大我之間,第三,是律法與恩典之間。

一.園裏園外:我者與他者之間

    讓我們來看利未記十九章9節。那裏提到種田的人的兩個比喻。一是在田裏種禾或者種麥,收成時期都長出穗子來,田主或農夫遂可以收割。另外是在栽種的人在葡萄園裏摘葡萄,滿載而歸。這些舊約所講的比喻,讓我們想到新約時耶穌講過的栽種及葡萄園的故事。 無論是田主或園主, 他們都是這田地和果園的主人,割禾及採摘葡萄都是完全合情合法的。 這裡,我想請大家注意兩種人:第一種人,就是「我者」。從現代的角度看,是指基督徒來説的, 亦即是我等、咱們。基督徒在上帝國裏享有兒子的身份,亦即是田主和園主,他有收割禾穗的權利,有採摘葡萄的權利。我們基督徒,有上帝兒女的名份,擁有神國的基業。第二種人,是「他者」,即並不擁有田地業權的人,以及葡萄園外的人。他們仍然在神的國度之外漂流,在葡萄園外經過和窺探,但沒有進入園中,更遑論採摘葡萄樹的果子。故此,這些人的身份和上帝的兒女有別,他們並不能承受地土和基業,也不能再葡萄園中任意採摘果子,因爲他們是外人,是他者。利未記這裡就清楚説明二者的分別。

    二者除了身份的不同,我想在此更強調的是二者之間的關係。利未記十九章9至10節那裏說:「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園所掉的果子,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者」應該如何對待「他者」?之間應如何相待?我與他之間的關係,根據這段聖經,應該不是傳統中國所說的本和末,正與邪的對立和排斥的關係。基督徒雖然得到上帝兒子的名分,但要明白那是白白得來的救恩,就像猶太人之成爲選民,是上帝的恩典,而非靠他們的義行。對於還沒有進入神國,未成爲基督徒的外人,我們應存著怎樣的態度?這裡說:收割時不要割盡田角,也不要拾取遺下的穗子。在採摘葡萄時,同樣不要摘盡果子,也不要拾取遺下的。意思是:身份雖有不同,但之間不需完全對立,不應割盡,不要摘盡。割盡是盡攬所得,摘盡是毫不留情。這種留有餘地的溫情,體恤弱者的態度,才是基督徒的應有的品格。

二.身份認同:小群與大我之間

如果說利未記得田主與路人、園裏與園外的比喻是指涉基督徒和教外人之間的關係, 那麼,哥林多前書三章那一段經文所提到的,卻是基督徒與另一些基督徒的關係。大家同是教内人,同都稱呼對方為弟兄姐妹的, 但根據林前這段經文來看,在基督徒之中,也分成不少的群體,各有所屬,各有依附,成爲多個小群體。有的說:我是屬保羅的,有的說:我是屬亞波羅的,也有的說:我是屬磯法的。如果我們熟悉這些名字,就知道他們都是初期教會的領袖, 都是值得後世景仰的基督教偉人。在人際關係複雜的社會,尋找歸屬感是十分普遍的事。人都喜歡集結成群,組成小圈子,和跟隨有魅力的領袖。俗語稱這種行爲叫做“埋堆”。使身有所屬,心有所依。所以同在基督教内,有的說:我是屬保羅的,有的說我是屬亞波羅的,有的說我是屬磯法的。可能我們這批基督徒之中,也會有些人說:我是屬崇基的,我是屬伍牧師的,我是屬許牧師的。所謂「屬」,即歸屬感和認同感。但如果小群的意識膨脹的太大,造成對立和爭競,對於大我有負面的影響,那就不是值得誇耀和鼓勵的事。因此保羅在這裡特別地提醒信徒:(三章22節)「或保羅,或亞波羅,或磯法,或世界,或生,或死,或現今的事,或將來的事,全是你們的,並且你們是屬基督的,基督又是屬神的。」他的意思是:組成小群和小圈子並不要緊,但是要明白一點:無論在甚麼時候,無論在哪种形態,最重要的是屬於基督,屬於上帝。基督徒絕不能只看見所屬的小群,而忽略了長遠的異象及終極的關懷。

三.廢掉/成全:律法與恩典之間

 最後,讓我們來看馬太福音五章38-48節那裏關於律法的經文。所謂舊約的律法精神,這裡以「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作爲代表。 當然,我們從利未記,詩篇和其他經典上,可以更加了解猶太人傳統的法規和律例。不過,這些到了新約耶穌基督時期,對律法傳統就有很不同的看法和解釋。不要以惡報惡,不再以牙還牙。反之,“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讓他打;有人拿你的裏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這是耶穌基督在新約帶來的價值觀的轉變,以德報怨,以愛化恨。 因爲我們活著,不再在律法之下,而是在恩典之下。然而,這並不是說我們在恩典時代生活,就不需要遵守律法了。我們生活在現代社會中,就不需要理會傳統了。我想這段經文原意不是這樣。如果我們往前面看,早些時候,在馬太五章17-18節那裏,耶穌曾經說過:「莫想我來是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就是天地都廢去了,律法的一點一劃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律法和先知,一嚴守律例和槼條,一依賴神跡和法力,是猶太人的兩大傳統,以摩西和以利亞為代表,在新約時代,這兩個傳統的精神一點都沒有廢去, 甚至到了後來的基督教,仍然保存著次兩個大傳統。因此,傳統沒有因爲時代轉變就消失或廢掉,它的精神仍然處處可見,在生活的不同方面體現出來,即傳統與現代之間並不對立, 互為因果,互相緊扣,這叫做成全。

結語

今天的信息,可能講得有點太抽象,不易捉摸。所以,容許我做個簡單的歸納如下:做個「之間」人,明白你與別人相交的關係。根據今天所讀的聖經,我們作為基督徒,應如何自處,如何待人,以及如何對待傳統和歷史,如何對待上帝和天國?綜合而言,對他者,我們應盡量採取包容,待以恩情,留有餘地;對同道,雖不排除「埋堆」,結小圈子,但要盡量減少差疑和爭競,不忘大我和遠象,共同為天國大業努力奮鬥;對傳統存著溫情與敬意,對仇敵也懐著寬容和愛心。這樣,我們就能夠走出中間狹窄的縫隙,卸下壓力,帶著愉悅,繼續歡然奔走那連接天人之間的十架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