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凡有血氣,盡都如草

      170430_sermon

講題:凡有血氣,盡都如草 All Flesh Is Like Grass

經課:使徒行傳二章14a節,36-41節;詩篇一一六章1-4節,12-19節;彼得前書一章17-23節;路加福音二十四章13-35節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4月30日(復活期第三主日)

今天的題目來自書信經課彼前一24「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這句話表面看來消極。讓我們縱情歡樂吧:世事如黃粱一夢,轉眼成空,何必太執著認真,不如縱情享樂,因為我們快要死了。也不是懼怕老去:有些人抗拒短暫,拒絕老化自然過程,把最絢爛的一刻強留凝固。十五世紀義大利弗羅倫斯座堂經常講道的道明會修士沙方那路勒(Girolamo Savonarola提到一故事。他每次來教會講道前都注意到一位老婦人在聖母像前默默的瞻仰聖像,有一天他與教會一位年長的神甫談及這事,推崇老婦的虔誠。年長神甫說:「她不是虔誠,乃戀慕自已的年青肖像。我們為聖母作像時,雕塑家就請了這婦人作模特兒,當年她容貌真的清純漂亮。」

血氣的短暫和朽壞:

艾略特(T. S. Eliot)就看透血氣之軀的短暫, 他歸信基督三年後1930年發表的〈聖灰日〉(Ash Wednesday) 其中一句說:「真相只能在某一時間、某一地方,呈現一次,我欣悅接納事物的本相。美麗的容貌,動人的聲音,過去就過去了,我不能盼望逆轉時間」(Truth only appears once “What is actual only for one time and only for one place. I rejoice that things are as they are. I renounce the blessed face and renounce the voice because I cannot hope to turn again) 。他看透生死輪轉,讓真相自然呈現,不強留,不哀嘆,萬物皆有其時。真相是不能重複的,只能出現一次,一次之後就過去了。傳道書的作者,用詩章道出血氣的朽壞:「銀鍊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上帝。」(傳十一6, 7)

人的苦惱,是看到血氣生命的短暫的同時,心中卻對永續不朽有響往。我們希望有意義和價值的東西,包括自已的生命,可以永續不朽。所以亞伯蘭得蒙應許成為大國之父,但妻子過了生育期還沒有兒子,就非常焦慮。有一晚上,踏出帳棚望向星空,天上的星星在漆黑中看似就在頭頂,其實相距很遠很遠,很長很長的時間停在那裏,絲毫不動,沒有改變,但自己的人生已過半了。突然間,他感到人生的短暫,無後的焦慮,他渴想不朽永續。

傳記作者Walter Isaacson與喬布斯(Steve Jobs)作了超過四十次訪談,最後一次在他家中的後花園進行,是陽光普照的下午,當時喬布斯身體很不舒服,喬布斯把話題轉到宗教和死亡。當問及他是否相信死後生命(afterlife),是否相信有上帝時,他說:「五十五十。這是大奧秘,人永遠不知道,但我希望死不是生命的終結,我但願累積的智慧不會隨死亡歸於無有,可以永續。但他跟著說:但可能它真的像開關制,click一下,你就離開了;停頓一秒後他笑說:所以我們蘋果產品沒有開關制的。」

惟有主道永存

彼得前書的作者是積極的,重要在下半句:「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榮美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謝;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就是這道。」(彼前一24, 25) 今日是復活期第三主日,經課就像衛星定位,讓我們思考確立經文的共同概念。若我們細看,四段經課共有的一個主題–基督的死和復活帶給我們不朽的生命

書信經課,彼前經課一17-23,提到不能朽壞的生命,像永存的種子在我們心中成長,是延續前面第一章3-12節的祝福中所說的不朽生命。這祝福把整卷書的內容握要點出來了,新約書信在開始時都有這祝福格式,因為所有書信都在崇拜的處境中誦讀。「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他曾照自已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重生了我們,叫我們有活潑的盼望,可以得著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為你們存留在天上的基業。」(彼前一3, 4)  

首經課,使二37「眾人—聽見這話,覺得扎心」。甚麼話?「你們就藉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上帝卻將死的痛苦解釋了,叫他復活,因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使二23, 24);「因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朽壞。」(使二27,引詩十六10)

次經課,詩一一六「死亡的繩索纏繞我;陰間的痛苦抓住我(3節);……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其寶貴。(15節)……你已經解開我的綁索。(16節)」

福音經課,路二十四13-35, 復活的基督在以瑪忤斯路上,藉講解聖道使兩位門徒的信心活過來

1 不朽的生命聖化血氣的生命

 

慢慢成長的種子

基督復活期共五十天,跟著是五旬節,五旬節結束了教會年的上半年,以基督生平救贖事件為主軸的上半年,同時開始了教會年的下半年。上半年關於基督,下半年關於基督徒。下半年又稱常年期,聖帷是代表成長的綠色,直到教會年結束的基督君王主日,基督復臨審判世界,終未來臨。

我們稱下半年為聖靈降臨後,依次第一、二、三……主日。聖靈降臨聖帷是紅色,那天有大響聲,有火焰,有人說起不懂的語言,是一個聽得見,看得見的異常景象。但之後的主日經課,是細涓長流,像種子埋在地下,常常澆灌,拔除野草,修剪枝葉,悉心培育的成長期。成聖的路是漫長的,潛移默化。

復活的生命,在我們短暫朽壞的血氣生命中,播下了永存的種子,這種子不斷成長,伴隨這盡都如草的生命,使其尊貴,得著聖化。血氣的生物界,千姿百態。上帝永存的道,沒有使血氣的牛變成馬,乃變成更好的牛,更好的馬,永存的道轉化了我們血氣的生命。

聖化血氣的生命:

我很喜歡「賜我眾山的力量」的禱文,這禱文把不同時間、不同季節、不同形態的山脈,都賦予屬靈的意義:

看到雪山,想到:讓我光明磊落。願我如雪峰皚皚,臨日之昭,親星之耀,晝夜無間。

看到火山,想到:讓我嫉惡如仇。給我兇猛堅固如火山,內心熔岩滾動,含焰待放。

峻峭的山, 想到:讓我止於至善。讓我攀天淩急風,崢嶸拔地起,抖擻凡塵瑣事,遠離窪谷低地,心無牽掛。

雪山是冰冷的,轉化為光明磊落;火山暴烈,轉化成嫉惡如仇;峻峭的山高不可攀,變作追求止於至善。復活的生命在我們心中起了默默的革命。

 

賜我眾山的力量:[i]
偉大的上主,賜我眾山的力量。

讓我內心純潔。
賜我力量,清明如練,
像經過夏天雨水洗滌後的翠綠山頭。

讓我寧靜安穩。
靜脈照晚霞,日累西山下,
在黑夜的臂彎中,給我心靈安恬。

讓我止於至善。
讓我攀天淩急風,崢嶸拔地起,
抖擻凡塵瑣事,遠離窪谷低地,心無牽掛。

讓我光明磊落。
願我如雪峰皚皚,
臨日之昭,親星之耀,晝夜無間。

讓我嫉惡如仇。
給我兇猛堅固如火山,
內心熔岩滾動,含焰待放。

偉大的上主,賜我眾山的力量。阿們。

脫去與穿上: 個人倫理與社會倫理

血氣生命轉化的過程中,人也有應盡的責任—作順命的兒女。彼得說:「所以要約束你們的心,謹慎自守……你們既作順命的兒女,就不要效法從前蒙昧無知的時候那放縱私欲的樣子。」(彼前一13, 14) 如何約束血氣本能的放縱呢?要學習真理:「你們既因順從真理,潔淨了自已的心」(彼前一22);「就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才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以致得救。」(彼前二2) 不單學習真理,更要實踐愛心:「當從心裡彼此切實相愛」(彼前一22)

在大學談基督信仰,一般談公義、仁愛、共融的社會倫理,行公義,好憐憫;較少談個人倫理,甚至避談個人倫理,覺得是私隱。但彼得在這裡題到約束你們的心,不要放縱私欲。「你們在外邦人人中,應當行為端正,叫那些毀謗你們是作惡的,因著你們的好行為……歸榮耀給上帝。」(二15) 社會倫理應建基於個人倫理,先改變自已,再推而廣之,改變世界,所以我們稱自已是見證人,見證福音轉化生命的能力。

彼得鼓勵正受逼迫的信徒,以好行為回應逼迫他們的惡人;從自已做起,改變社會。「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順服主人;不但順服那善良溫和的,就是那些乖僻的也要順服。」(彼前二18) 政治改革沒有吋進,我們都感到氣餒,但仍可以透過個人的好行為,使社會得到革新。與其詛咒黑暗,不如自己發光。

不朽的生命,承托血氣生命的脆弱

次經課,詩一一六「死亡的繩索纏繞我;陰間的痛苦抓住我(3節);……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其寶貴。(15節)……你已經解開我的綁索。(16節)」

復活沒有取消墳墓,但帶走墳墓裡的幽暗和絕望。我們與上主的關系,連死亡都不能間斷,這就是永生,這就是我們的福音

在希臘的文化中,用朽壞來形容生物界,用不朽形容靈魂的世界。人死後肉體埋在黃土下漸漸朽壞,但靈魂是永恆不滅的。人死後,靈魂脫離肉體的禁固,歸回所屬的永恆世界,就是目測至高的星河,每一顆河漢的星都是離世的人的靈魂,那裡永恆不變,寧靜安穩,不像人世間滾滾紅塵,變幻無常,。

但希伯來聖經的永生,是以和上帝的關系來定義。上帝是亞伯拉罕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以撒的上帝。列祖死了,但他們和上帝的關系沒有死。這不是過去歷史的描述,乃現況的宣告。因上帝是永恆不朽,連於上帝,我們也永恆不朽,這就是永生。永生不是指靈魂不滅,乃指和上主不分離,這永生就在今世接受福音時開始了。「你們蒙了重生,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是藉著上帝活潑常存的道。因為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榮美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乾,花必凋謝。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就是這道。」(彼前一23- 25)

這位愛我們的上主,已使基督從死裡復活。他不叫基督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相信基督的人的靈魂撇在陰間。(使二27) 不錯,我們會離開陽世,下到陰間,但靈魂不會被撇在陰間。死亡的繩索纏繞我;陰間的痛苦抓住我,但上主已經解開我的綁索。死亡的繩索確能纏繞我們,沒有人免去死亡的繩索,但因基督的復活這索帶已被解開了。這不朽的生命,承托著血氣生命的脆弱。上主也珍惜我們面對死亡時的哀傷,正如詩人所說:「求你把我的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詩五十六8)

鄧瑞強博士師母前一段時突然去世,我們同感悲痛。鄧博士寫了一篇感人至深的短文《燕玲。基督。救贖》:「教會的朋友來了,便想起和燕玲的往事,淚就爆出來。家人來了,便想起燕玲和他們的情誼,淚就爆出來。朋友來了,便想起燕玲和他們的交往,淚就爆出來。……一想起她,便又哭了。我發覺,在心底深處,存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很平靜的,像大海一樣廣闊的,像大海一樣深邃的。這種無邊的平靜,像巨大的母親,讓我躺下去,想哭多少便哭多少,想哭多久便哭多久。它無言無語,它祇是在那裡。它看來沒有安慰我,也沒有囑咐我不要傷感,祇是讓我哭,甚至鼓勵我哭,也明白我哭。」

上主看聖民之死,極其寶貴;我流淚,他用皮袋裝。不朽的種子,承托著脆弱的生命。

不朽的生命,有治愈傷痛記憶的能力

前明報總篇輯劉進圖弟兄,2014年二月二十六日被刀狠下毒手,在醫院裏長期臥床,之後坐輪椅、拿柺仗,戴腳套,像小孩子一樣重新學走路,之後做了三年物理治療,至今仍未能跑未能跳。這是用鮮血寫成的記憶,如何忘記呢?怎能饒恕傷害自已的兇手呢?2017年三月七日他在I Quest寫了一篇名為《刺痛的記憶》文章,講述得到治愈的經過。

作者引用克羅地亞裔神學家沃弗(Miroslav Volf)所寫的《記憶的力量》一書的建議去治療傷痛的記憶。沃弗由於娶了美國人做太太,又是基督教神學家,在前南斯拉夫的共產政權眼中是典型的間諜、顛覆分子,持續多個月對他實施監控、竊聽、刺探、陷害,然後是無窮無盡的盤問,威脅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軍事法庭隨時判他八年監禁,他感到恐懼、無力、絕望。

沃弗在書中提到醫治受傷的記憶的三股力量:其一是捉緊基督徒乃蒙神憐愛的兒女這個新身分以此作為安身立命的依據,拒絕讓創傷進佔生命舞台的中心位置;其二是捉緊基督復活令信徒生命不斷湧現新的可能,讓我們的未來不再被過去的經歷主宰,得以重燃盼望;其三是捉緊基督的十字架,將創痛與仇敵的回憶,置於基督十字架的神聖記憶之下,一起經歷饒恕與轉化。劉進圖弟兄以本身的經驗,印證這三點確有效治愈傷痛的記憶。

其實記憶的力量的身份、盼望、與饒恕正是彼得前書所強調的。蒙召的兒女的身份:「作順命的兒女」(彼前一14),「那召你們的」(彼前一5)。彼前二9:「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復活帶來的盼望:「他曾照自已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叫我們有活潑的盼望。」(彼前一3)「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上帝,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前五7)十字架的救贖和饒恕:「知道你們得贖……是憑基督的寶血。」(彼前一18)而基督為我們受苦,立下榜樣,好叫我們跟隨他的腳蹤。

 

3 復活帶來不朽的生命,使我們窺探到世界的終末

不朽確是和時間相關的概念–直到永遠,永無窮盡。但聖經的不朽還有目的、終未的概念。不朽是不改變,但祇有上帝是不改變,他的旨意不改變。他預定的藍圖,是最原始的,也是最終未的。「基督在創世以前是預先被上帝知道的,卻在這末世才為你們顯現。」(彼前一20)「你們因信蒙上帝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彼前一5)「預先」,是上帝永恆的旨意,「這未世」指耶穌第一次來臨,「到末世」指耶穌第二次來臨,也是終未,終未是所有事情的目的揭曉時刻。我們擁有這不朽生命的人,在世上是客旅,行經時間,完成上主交付給我們的任務,這任務是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的計劃。

十字架與復活把預先、今世、未世(這未世及到未世)三點凝固在一起。世界的歷史,人類的命運,創造的目的,救贖的目的都在此中求。在啟示錄第五章,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得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啟五2)祇有被殺的羔羊,配得及能夠打開書卷。祇能透過十字架,才能明白一切,或說,才能忍受一切。因為上主的旨意隱密難明,但上主的愛,在基督裡顯而易見。因此,因為十字架,我們可以忍受一切。

加爾文認為上主永恆旨意至高無尚,深受其思想影響的英國聖詩之父以撒窩特(Isaac Watt)所寫的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仰望十架,就把十字架懸掛在宇宙中間,以十字架為坐標,量度整個宇宙,除了十字架,我們沒法明白宇宙存在的目的。英文歌名用survey,量度,中譯「仰望」有虔敬之意味,但失了加爾文強調上帝永恆旨意的原意了。我們不是無緣無故生在世上,是上帝預先的計劃讓我們生於此時此地,這點令我們驚懼。

我們在世是客旅,行經時間,也是上帝的計劃和使命。不錯,我們因血氣之身而會衰敗,最後死亡,正如聖灰日塗灰禮所說:「你要緊記,你來自塵土,仍要歸回塵土,要遠離罪惡,跟隨基督。」但我們懷有不朽的種子,與上帝連結,這關系連死亡也不能奪去,這關系是以基督的寶血所保證。

在這客旅途中,我們也許會遇到種種橫逆,血氣的生命是脆弱的,但上帝不朽的生命承托著我們。也許我們也遭遇很多傷痛的事情,帶來刺痛的回憶,揮之不去,很難饒恕,但復活帶給我們盼望,十字架叫我們學曉饒恕,讓我們把刺痛的記憶,怨憤與基督同釘十字架,也與基督一同活過來。

各位,可能我們生命的書卷不是因為無知被封起來,而是因為我們太了解,不敢面對而封起來。我們總有一些生命的片段覺得幽暗、羞愧、罪疚,不敢面對,把它封起來。今天基督已為你的罪死在十字架,又復活了,基督願意赦免,給我新生。撒但的控訴,羅疚的拘禁,像死亡的成繩索,纏繞我們,但上主已把綁索解開了。

「死亡的繩索纏繞我;陰間的痛苦抓住我 ,但你已經解開我的綁索。」阿們。

[i] Give me the strength
Of verdant hills

Washed clean by summer rain;
Of purple hills

At peace when weary Day
Sinks quietly to rest
In Night’s cool arms;

Of rugged, wind-whipped hills
That lift their heads
Above the petty, lowland, valley things,
And shake their shoulders free
Of bonds that hold
Them close to earth;

Of snow-capped hills
Sun-kissed by day, by night
Companioned by the stars;

Of grim volcanoes
Pregnant with the fires
Of molten fury!

Grant me strength,
Great God,
Like that of hills!

by Esther Popel (1896-1658), 非裔美国诗人,教育家;伍渭文牧師/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