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追追趕趕高高低低

      170507_sermon

講題:追追趕趕高高低低  Catch My Breath

經文:詩篇第23章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5月7日

一。引言

追追趕趕高高低低這幾個字,有沒有令你想到陳奕迅主唱的「幸福摩天輪」這首曾經紅極一時的粵語流行曲呢?如果你想起這首歌,這個講道題目可能會給你浪漫的感覺,因為陳奕迅這首歌成功地訴說愛的甜美:

追追趕趕 高高低低 深呼吸然後與你執手相隨 甜蜜中不再畏高 可這樣跟你蕩來蕩去 無畏無懼 追追趕趕 高高低低 驚險的程度叫畏高者昏迷 憑甚麼不怕跌低 多僥倖跟你共同面對 時間流逝 東歪西倒 忽高忽低 心驚與膽戰去建立這親厚關係 沿途就算意外脫軌 多得你 陪我搖曳

追追趕趕高高低低其實不一定是浪漫的,這樣的狀況可以是英文題目所示catch my breath,叫人喘不過氣來。到底是浪漫,還是喘不過氣來呢?是甚麼決定如此截然不同的感覺呢?剛才大家讀詩篇二十三篇的時候,是否也感到溫馨浪漫呢?除了溫馨浪漫,有沒有感到詩歌之中的追追趕趕高高低低那種令人喘不過氣來的催逼呢?讓我們再來讀一次詩篇第二十三篇。

二。經文

23:1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23: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23:3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23: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23: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23:6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三。釋經與應用

1.追與趕—搵食與生存

23: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2 You have bedded me down in lush meadows, you find me quiet pools to drink from.

對人來說,青草地和溪水旁是休息的好地方。為口奔馳,營營役役之後,若能夠入住於青草地和溪水旁的渡假村休息,是何等鬆弛自在的事情。但對羊來說,剛好相反,青草地和溪水旁不是牠們休息的地方,而是「搵食」的地方,因為草是他們的食物,水是他們的飲品,草和水是牠們生存的必需品。牧羊人帶領他們去青草地和溪水旁,原來是帶他們去「開工」。

對不起,破壞了大家對這首詩的浪漫想像。聽到「開工」、「搵食」,人們的心情就不同了,可能馬上出現「唔使急,最緊要快」催逼感覺,就是那是追追趕趕、永無窮盡的狀態。區瑞強的經典名曲「那天再重聚」裏有幾句這樣說:

在匆匆趕又匆匆追 永遠不說後退

讓身邊生活苦相迫 競爭令人累

朋友 不要淚垂 人生本多失意

競爭 開始了 追不到也是要追

就算是羊,上帝是牧羊人,牠們仍然要為生存而「搵食」。作為人,上帝把我們帶到世界來,我們豈能不為生存而「搵食」嗎?保羅曾說:「若有人不肯做工,就不可吃飯。」(帖後三:10)。對羊來說,能存只需要有草有水;但對人來說,生存的需要和考驗就複雜得多。

許冠傑曾唱:「為兩餐乜都肯制前世」。現在,不少人面對的挑戰是能否找到養活自己的工作?對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來說,「吃」可以豐儉由人,「住」才是困難所在。就算有工作,能否在工作崗位上「生存下去」,也是一項挑戰。工作間的「刀光劍影」,不知令多少人寢食不安,惶惶不可終日。一位教育界前輩如此說:

「公務員事務局在報章刊登招聘廣告,聘請700個助理文書職位,只需中學會考及格。但據人事顧問估計,將會有一大群大學生畢業生湧往申請。大學生爭取中學學歷要求的文書工作,近年成為「常態」。在職場的廝殺中,這類成功者應是喜悅多於失落,而以中學學歷求職應是愈趨困難了。就以筆者較熟悉的教育招聘做例子吧。近年衍生出合約教師這一族群,這其實是一批教育的臨時工,一群隨時可以辭退的教師。合約教師愈積愈多,多到在社交網頁形成一個群組。最近在當中看到一些訴苦文字:「啲位去左邊?就喺去左早出世幾年,能力一般,自我感覺良好既人度。呢的老XX好多都好廢,淨係識貪住份人工,書又唔識教,野又唔識,職務又推比我地做……」。(鄭楚雄:香港要有到位的青年「搵食」政策17/8/2016)

求生,一點不浪漫。外間有人以為在大學得到教席就可以安寢無憂,年青的教授們可以告訴你,在所謂(up or out)的挑戰之下,壓力不足為外人道。助理教授要在6年內,若不能晉升為副教授,就「無得留低」。正如區瑞強的歌所唱:「競爭,開始了,追不到也是要追」。

2.趕與追—「搵食啫,犯法呀」

23:3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有人可能想像退修的場景,靈魂得到滋養和復興,聽到上帝的啟示和引導,踏上人生更有意義的道路。Eugene Peterson把這句譯作:3 True to your word, you let me catch my breath and send me in the right direction。原來,這不是退修的場景,而是誤入迷途,走錯路,心慌意亂,喘不過氣來的危急時刻。

走錯路,與上一句提及的「搵食」很有關係。黃子華棟篤笑有一名句,廣泛流傳:「搵食啫,犯法呀」。「搵食」這壓倒性的理由,讓人理直氣壯地做出違反道德的事,遊走在法律邊緣。他們甚麼會說:「忠忠直直,終需乞食」。不過,其實就算犯法,也不一定「搵到食」。本屆香港金像獎頒獎典禮大贏家《樹大招風》的其中一位導演歐文傑接受訪問是談及他所知道的葉繼歡:

「當時,不少報道將葉繼歡冠以大賊之名,說他設計了一條完美路線,十數分鐘就劫了五間金舖,帶走巨額贓金,但現實上大賊不易做,打完劫,銷贓後贓金多數只剩兩成,加上水腳、彈藥費,再分給兄弟,其實所餘無幾。我們以為大單劫案打完下半世就可歎世界,但其實一單搵很少錢,葉繼歡回到大陸甚至要去做睇場。」(明報12/2/2016《樹大招風》3導演拍3大賊 回望大茶飯年代)

佛家說: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在人生的旅途上,處處充滿了誘惑、陷阱,如果不懂得「回頭」,終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境。「搵食啫,犯法呀?」金錢名利,高官厚祿,名譽地位,可知令多少英雄好漢漸漸走上不歸路?

3.高與低

23: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4 Even when the way goes through Death Valley, I’m not afraid when you walk at my side. Your trusty shepherd’s crook makes me feel secure.

雖說「回頭是岸」,然而,「打個電話就搵到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人民幣」,回頭並不是容易的事呢!沒有人會選擇「偏行己路」,因為人人都以為自己所行的是正路;沒有人會選擇跳入死蔭幽谷,因為人人都認為自己是為勢所逼。就正如沉淪毒海的人士,每個人都有「故事」:「十歲小孩說自己只因不知天高地厚;青春少艾說自己得不到家庭溫暖,追尋早熟歸宿;大好前程專業人 士說抵受不住工作壓力;少婦說只是為了在婆媳關係夾縫中尋找出路;衣食無憂中產中年說不堪事業挫敗。一切生命轉折錯落,是藉口還是理由,正是當局者迷。(香港電台:「禁毒檔案」

詩人的人生路上有死蔭的幽谷,我們的人生路豈會沒有高高低低呢?我們的「死蔭的幽谷」很可能不是毒品,但會否是我們的學業、我們的工作、或是我們的人際關係呢?

4.低與高

23: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5 You serve me a six-course dinner right in front of my enemies. You revive my drooping head; my cup brims with blessing.

有些人宣稱「我沒有敵人」,不就等於沒有人找你麻煩。在競爭激烈的社會,在「不要輸在起跑線」的威脅之下,有些人自小就被灌輸「視所有人為敵人」的意識。有些人認為,為了自己的生存,逼不得以犠牲別人;有些群體認為,為了自己群體生存,逼不得以犠牲其他群體;有些國家認為,為了我國的生存,逼不得以犠牲他國——不知多少戰爭以保家衛國為號召,以生存危機為去動員。進入敵對關係,等於進入「你贏我輸」或「我贏你輸」的不能共存狀態。人生路上,有多少人是長勝將軍呢?有多少人未曾輸過呢?然而,總沒有人願意輸的,因為輸的感覺太難受了,輸的狀態太痛苦了。MSG把「你用油膏了我的頭」譯作「You revive my drooping head」。詩人輸了,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等待被敵人凌辱或處決。這些受凌辱、待處決的威嚇,不一定在戰場才出現,有些人可能在學校經驗過,可能在工作間經驗過。

四。總結—驀然回首,被恩惠慈愛追趕一生

最後一節,詩人說:

23:6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6 Your beauty and love chase after me every day of my life. I’m back home in the house of God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在爭扎求存的路途上,怎可能看見「有恩惠慈愛隨著我」呢?Steve Jobs對在史丹福大學畢業禮上曾說:「你沒辦法預見這些點滴如何聯繫,唯有透過回顧,可以看出彼此關聯。所以你必須相信,無論如何,這些點滴會在未來互相連結,有些東西你必須相信,像你的直覺、天命、人生、因果,諸如此類種種。這樣的想法讓我永遠不沮喪灰心,也的確塑造了我人生中所有的不同。」

讓我們也回望一下,在追追趕趕或被被追追趕趕的求生路上,除了「死期」,除了老闆,除了敵人,還有其他在追趕我們呢?詩人是如何發現原來追趕來他的是上帝的恩惠和慈愛呢?

23: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2 You have bedded me down in lush meadows, you find me quiet pools to drink from.

要爭要搶,往往因為感到「缺乏」的威脅。如果感到足夠,就不需要爭和搶了。創造主把人類放在地球,這片大地能夠出足夠的糧食養活人類嗎?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指出:單從數量上說,全球的糧食足夠世界上所有人口所需。樂施會認為,飢餓源於貧窮,貧窮源於不公平。不公平,並非由「搵食」這需要造成,而是由不良的「搵食」方法造成。詩句描述,「躺臥在青草地上」暗示青草茂盛,飽食之餘尚可躺臥;「安歇」是用來形容水,平靜的湖水讓羊群容易飲用。詩人的暗示是,創造主的供應是充裕的。

23:3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3 True to your word, you let me catch my breath and send me in the right direction.

生存的憂慮有時令人陷入不擇手段的引誘;另一方面,勝利的感覺有時令人充昏頭腦。當詩人走離了跑道,上主的恩惠與慈愛透過他的話語展示,當頭棒喝,叫他臨崖勒馬,重回正軌,免得他墮落萬丈深淵。

23: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4 Even when the way goes through Death Valley, I’m not afraid when you walk at my side. Your trusty shepherd’s crook makes me feel secure. 

陷入絕境之中,上主的恩惠和慈愛仍追來嗎?原來,上帝是那位「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詩139:12)的上帝。縱使詩人失足跌進死蔭幽谷,他發現上帝也在那裏,並且透過管教和保謢展示祂的恩惠及慈愛,這正是「不怕遭害」的基礎。

23:5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5 You serve me a six-course dinner right in front of my enemies. You revive my drooping head; my cup brims with blessing.

成王敗寇,準備接受凌辱之際,那隻接觸詩人的手,原來是上帝的,把他垂下的頭抬起,挽救他的人格尊嚴,支撐他站起來重新做人。或許,在敵人眼中,甚至在自己眼中,我們失敗了;但詩人告訴我們,上帝是那位「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火把,祂不吹滅 」(以賽亞書42:3)的上帝。詩人回望一生,發現上帝如此待他,因此說出這首詩的第一句:

23:1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1 God, my shepherd! I don’t need a thing.

幸福摩天輪的主角在「追追趕趕 高高低低」、「驚險的程度叫畏高者昏迷」、「東歪西倒 忽高忽低」的狀況下,能夠「不再畏高」、「不怕跌低」、不怕「意外脫軌」,因為「多僥倖跟你共同面對」。詩篇二十三篇的作者提醒我們,是甚麼讓我們在人生路上安身立命呢?豈不是因為有那位以祂的恩惠與慈愛追著我們不放的上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