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在泥淖中起舞

      170730_sermon

講題:在泥淖中起舞 Singing in the Dark

經文:羅馬書8章26-39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7月30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從上次我在這裡講道,到今天我在這裡講道,已有好一段日子了。在這段時間裡,你們的世界,或許,沒有什麼變化。我的世界,卻已不能再一樣了。大家知道,在這段時間裡,我太太忽然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回到天父的懷裡去了。你們的生活,或許,都依舊是這様。早上起來,吃早餐,早餐不是A餐,便是B餐。之後,開始工作,工作的情景日日大致如是。之後,回家,與家人吃一頓飯。之後,睡覺,發的夢,也都是差不多的。而我,整個生活變了。早上起來,三十年來,太太煮的早餐,不再有了。之後,開始工作,但工作時某些感覺不再一樣。不再寄望出糧的日子去吃大餐,也不再想著如何安排假期。之後,回家了,空洞無人。之後,睡覺,再沒有夢了。過去的回憶,都變得空白;而將來的計劃,都再沒有內容。

我好似活在這個世界,但又好似不是活在這個世界。心理學講,這是一種「derealization」現象。一個經歷創傷的人,會拒絕現實,會從現實世界中抽離出來,進入一個若即若離、不真不實的世界裡。我明白心理學有這種說法。就我而論,我不是逃離這個現實世界,而是從一個意義世界,因著一件死亡事件,進入到另一個意義世界裡。不太恰當地借用一小節經文來說,便是「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舊的世界,已漸漸遠去。新的世界,正慢慢形成。但這過程並不乾脆俐落,新的世界正在開展,但舊的人、舊的事、舊的情感,總會無端而來,拉我回到舊日的世界,忍受從其中滲透出來的點點哀愁。

信耶穌,從一個真實的意義來說,就是放下一個舊的世界,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裡。保羅在《羅馬書》第六章講到,信耶穌的真義,可以藉洗禮表達的。一個人受洗,浸入水中,代表一種埋葬,與基督同葬,與基督同死。然後,從水中上來,是新生命的開始,與基督一同復活過來。舊的一切已過去了,從水中上來,睜開眼,見到的,就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奇異的新世界。在這個奇異的新世界裡,不用逃避當下的現實,卻也不完全擁抱現實,因看到現實背後隱伏著神創造的新天新地。在這個奇異的新世界裡,我們肯定看得見的這個世界是真的,也同時肯定有一個看不見的世界,那世界也是真的。在這個奇異的新世界裡,我們看見神成為人,看見至尊貴的神為卑污的人而死,看見不可思議的死而復活事件。一個人,因著信仰,踏入了這個奇異的新世界裡。

進入信仰,就進入一個生命轉化的過程,由「舊的世界」過渡到「新的世界」裡去。但新的生命與舊的生命,在拉鋸中。舊的世界遠去了,但其頑固的力量仍在。進入了新的世界,卻又未能完全體會一種全新的生活的意義。想像一下,你剛剛移民到非洲一條無電力供應的村落裡,晚上,由於過去的習慣,你可能苦悶無比,因再無電視可看了,但更關鍵的,是你還未學懂欣賞滿天的繁星。

新生命與舊生命,有一種張力。張力底下,有一種苦悶。如何是好?

我們看看今天的講道經文:羅馬書8:26-39

羅8:26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

羅8:27 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

羅8:28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羅8:29 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

羅8:30 預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

羅8:31 既是這樣,還有甚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

羅8:32 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

羅8:33 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

羅8:34 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裏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

羅8:35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羅8:36 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

羅8:37 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羅8:38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

羅8:39 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

(1)「舊世界」、「舊生活」之下的惆悵歎息

這些經文的作者保羅完全明白,在基督裡,人可得到新生命、永恆的生命。但現實是,我們更多體會到的,是死亡之下的無能為力。我們不單單盼望,也實在已踏入神創造、救贖、聖化的新世界裡,但同時,我們仍活在罪污、醜陋、必死的舊生命中。在信仰裡,舊我與新我,現實與盼望,總有一張力。

羅8:26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

羅8:27 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

保羅在這裡,講到舊我的軟弱,講到一種不知應如何祈禱的生命困境。孔子說:「獲罪於天,無所禱也。」得罪了上天,怎樣祈禱也沒有用了。保羅在《羅馬書》曾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7:24)所謂「取死」,其實指一種取消生命的力量。我們的生命本身,有一種取消生命的頑固力量存在。善意興起時,惡念油然而生。努力去愛時,卻無法驅除自私的念頭。心靈思想天堂時,腳卻不由自主地走向地獄。保羅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7:18)又說:「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羅7:21)看來,人生一切的善,都被大惡消滅。生命的火光,被死亡掩蓋。在這種無可如何的光景裡,保羅說:「不曉得當怎樣禱告」。「無所禱也!」

死亡,代表著此生終極的虛無力量,能將生命裡的種種美善一下子摧毀。在自然生命的領域,死亡是邊界,我們無力越過這邊界。在這邊界上,我們很多時也不知該如何祈禱。當我太太在死亡的邊界上時,我也不知該如何祈禱。千頭萬緒,只感到平時站得穩的大地在崩塌。而當大地在崩塌時,你可以如何祈禱呢?

舊世界在崩塌,新生命卻在開展。保羅說:「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人無所禱,聖靈、上主之靈,卻在人不能言語的時候以其無聲的禱告托著人。聖靈的禱告,是無言的歎息。祂歎息,是因為我們在歎息。

保羅說:「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天父明白聖靈的無言歎息,「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這些無言歎息,本來就是天父的旨意,也是天父內心的無言歎息。天父將人在世的歎息,變成祂自己的歎息。看見人類在罪惡、醜陋、死亡中哀鳴,天父也有感於衷,天人同歎。天父將人生的歎息,放在祂心中。正因這份天心,痛苦的人才有出路。

(2)天心在人間的顯露

天父明白必死的人的悲苦,祂的心默默歎息,祂抺去人類眼淚的手在行動。

羅8:28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信耶穌的人,明白上天的心意,他見到一個全新的世界。他看到,這個世界的表面背後,有神的仁慈的手在工作。萬事萬物,在神手中,都滲透著神的善意。願意與天心連合的人,他能體會這份美意,從中得到生命的好處。

羅8:29 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

羅8:30 預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

這裡提到天父「預先知道」、「預先定下」,重點不在神「命定」一切,重點在神的「主動性」。上天主動施予恩典,像雨一樣,沛然降臨,人要做的,是用心去盛載。天父渴望我們,「效法祂兒子的模樣」。上天的恩雨,就是天父的兒子耶穌。耶穌在地上,卻活出天上的生命。他以無盡的愛,接觸每一個在人間哀歎的人。他進入人類的大限,藉此顯露復活的光明。耶穌在十架上,站在生死的邊界上,他第一句話,是求天父寬恕釘他上十架上的人。他沒有敵人,也希望因著他寬恕的愛,敵人能由「舊的生命」進入「新的生命」中。信徒,是分享耶穌生命的人,在人間的大限中,體會愛,展現愛,進入那超越生死的神聖生命裡。保羅稱這生命的光景為「得榮耀」,生命顯出了光彩。

如何能驅散生命的黑暗,展現光彩?

保羅問了五個修辭性的問題,讓我們體會神聖的新生命,如何正在我們生命中展開。

羅8:31 既是這樣,還有甚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

什麼東西會消滅我們生命的光明呢?是心中邪惡、恨意、被傷害後留下的空洞、制度化的暴力、死亡的力量……。但若果神站在你的一邊,你能否看到,情況會大大不同。

羅8:32 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賜給我們嗎?

你的生命,會欠缺什麼嗎?若果神連自己的兒子(也即神自己)也送給你,你還會欠缺什麼嗎?

羅8:33 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

人間有種種控訴。你說你沒有敵人,敵人依然會控訴你。但若果神為你辯護,神稱你為「義」(即無罪),你能否體會一種塵世以外的「新生命」呢?

羅8:34 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裏復活,現今在神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

很多東西定我們的罪,外在的政權、我們自己的理想、我們自己的良心,都會定我們的罪。但若果神的兒子為你的罪犧牲了,你會否對新生命的可能,有新的領悟?

羅8:35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

羅8:36 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

羅8:37 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人間的種種危難,生命的種種缺乏,死亡的威脅,這一切,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嗎?這一切威脅都是真的,但若果耶穌在這種種威脅下仍能活出那種充滿光輝的生命,那麼,我們是否也應對那種在基督生命裡展示的新生命有信心?

保羅不是無視現實,藉著這五個問題,保羅展示塵世生命多方多面的艱難與壓力。然而,他感到聖靈的力量,他在耶穌身上看到一種新生命的可能,他進而體會天父的無邊仁愛。他從舊的生命世界,過渡到新的生命世界。

(3)新生命的宣告

羅8:38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

羅8:39 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

這裡提到很多組合、對比。「生與死」,是一組。「天使與掌權的」,應指「天使與邪靈」,是一組。「現在與將來」,是跨越時間,是一組。「高處與低處」,是跨越空間,是一組。「高處」可能指星宿之力,「低處」可能指陰間之力。此外,「有能的」,可能指生命背後的種種神祕力量。「別的受造之物」,可能指種種意想不到的事情。保羅宣布,這一切,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

我們是必死的人,在大限的界線內,試圖用種種方式去越過這界線。我曾經站在這界線旁,我知道,人間的一切,在這裡,都顯得無能為力。像跌入泥淖裡,你無法起舞。這時,能撐起整個人的,是聽到聖靈在呢喃,是看到耶穌那復活的光明,是體會天父那份大愛。唯這大愛,人能在泥淖中起舞。願你們也找到這讓人起舞的力量。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