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忠誠的異見者

      170702_sermon

 

講題:忠誠的異見者 The Loyal Dissident

經文:耶利米書28章5-9節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7月2日

 

一。引言

此時此地,「忠誠的異見者」這題目,或者令人產生眾多聯想。本講章的源起,是今天的福音經課馬太福音10:41其中一句:「人因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賞賜」,舊約經課提示我們從耶利米先知的例子來解讀「因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以及「得先知所得的賞賜」的意思。

 

人們以為先知是古代的特殊人物,然而,現在也有人自稱先知。教會更新運動在今天下午舉辦講座,宣傳稿如此說:「是次講座將介紹一些以「先知」、「使徒」為名,活躍於各地華人社區的問題人物,他們到處騙取信徒及堂會的信任,濫權瀆職、斂財騙色,導致各種傷害的情況出現」。

 

先知是怎樣的人物呢?耶利米可算是其中一位先知的典範,讓我們再細讀今天的舊約經課。

 

二.經文

28:5先知耶利米當著祭司和站在耶和華殿裏的眾民對先知哈拿尼雅說:

28:6「阿們!願耶和華如此行,願耶和華成就你所預言的話,將耶和華殿中的器皿和一切被擄去的人從巴比倫帶回此地。

28:7然而我向你和眾民耳中所要說的話,你應當聽。

28:8從古以來,在你我以前的先知,向多國和大邦說預言,論到爭戰、災禍、瘟疫的事。

28:9先知預言的平安,到話語成就的時候,人便知道他真是耶和華所差來的。」

 

三。釋經與應用

1.政治不正確的先知

經文記載的事件發生在猶大王國的晚年,國家處於內憂外患,風雨飄搖之中,朝野上下人人自危,充滿焦慮。如何評估當下的局勢?應該採取甚麼行動?如何面對未來呢?對於這些逼切的問題,朝野內外意見分歧而且對立。經文中提及兩位有資格在朝廷發言的先知,他們應該是重要的意見領袖,分別是耶利米,以及哈拿尼雅。從短短幾節的敘述可見,他們對於當下局勢及回應行動各持不同的見解,甚至針鋒相對。到底他們的見解如何不同呢?他們在爭論甚麼呢?讓我們稍閱前文:

 

28:1當年,就是猶大王西底家登基第四年五月,基遍人押朔的兒子,先知哈拿尼雅,在耶和華的殿中當著祭司和眾民對我說:

28:2「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我已經折斷巴比倫王的軛。

28:3二年之內,我要將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從這地掠到巴比倫的器皿,就是耶和華殿中的一切器皿都帶回此地。

哈拿尼雅先知對前景的預測非常樂觀,他認為巴比倫兩年之內就會全方位崩潰,用當下網絡語言,即是「巴比倫爆炸」。因此,他認為不用臣服巴比倫,鼓動猶大乘機爭取獨立,脫離巴比倫的控制。

 

耶利米則沒有那麼樂觀,他認為當下的巴比倫不是衰敗,而是如日中天。因此,耶利米勸諫猶大王不要以卵擊石,免得生靈塗炭:

 

27:12我就照這一切的話對猶大王西底家說:「要把你們的頸項放在巴比倫王的軛下,服事他和他的百姓,便得存活。

27:13你和你的百姓為何要因刀劍、饑荒、瘟疫死亡,正如耶和華論到不服事巴比倫王的那國說的話呢?

 

其實,當時以色列及猶大的大部領土已經失去,只餘耶路撒冷一城,苟延殘喘。亞述,巴比倫,埃及三個強國爭取世界霸權。巴比倫首先攻破亞述,後來在迦基米施戰役打敗埃及,搶奪了兩強的緩衝地。埃及退後防線,但伺機而動。兩強爭持,如猶大一樣處於狹縫中的小國尋找「漁人得利」的機會。二十七章記載,這些小國曾經為此召開跨國會議,試圖聯合起來爭取脫離巴比倫,尋求獨立。如此看來,哈拿尼雅的意見是有市場的。不過,耶利米對於那些小國的聯合謀略仍然「撥冷水」:

 

27:2「耶和華對我如此說:你做繩索與軛,加在自己的頸項上,

27:3藉那些來到耶路撒冷見猶大王西底家的使臣之手,把繩索與軛送到以東王、摩押王、亞捫王、泰爾王、西頓王那裏,

27:4且囑咐使臣,傳與他們的主人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

27:5我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大地和地上的人民、牲畜。我看給誰相宜,就把地給誰。

27:6現在我將這些地都交給我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手,我也將田野的走獸給他使用。

27:7列國都必服事他和他的兒孫,直到他本國遭報的日期來到。

 

局勢將會如何?是耶利米預測正確,還是哈拿尼雅猜中,當下無人得知。兩位先知都奉耶和華之命發言,耶利米未得到明確啟示之前,也不能指責哈拿尼雅為假先知。他能夠作出的回應,就是我們今天經課誦讀的那幾句,大意是:我也希望你所宣告的平安果真實現。不過,你不要忘記,先知的傳統是提出警告,勸人悔改。

 

正如各小國的期望,哈拿尼雅對巴比倫兩年內崩潰的預測是受歡迎的,因為這預測迎合了猶大得到解脫的渴望,挽救猶大人的民族尊嚴,鼓舞猶大政權對抗外敵。相對來說,耶利米的言論是不受歡迎的,他勸告猶大臣服巴比倫,放棄爭取獨立,消滅猶大人的盼望,傷害猶大人的民族感情。因此,無論在朝在野,耶利米都遭受非議,甚至被逼害。哈拿尼雅也對他不客氣,拆掉他藉以宣講信息的道具,等於當眾侮辱他:

 

28:10於是,先知哈拿尼雅將先知耶利米頸項上的軛取下來,折斷了。

28:11哈拿尼雅又當著眾民說:「耶和華如此說:二年之內我必照樣從列國人的頸項上折斷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軛。」於是先知耶利米就走了。

 

由於耶利米的信息政治不正確,朝野上下都想消滅他的聲音,甚至把他除之而後快:

 

20:1祭司音麥的兒子巴施戶珥作耶和華殿的總管,聽見耶利米預言這些事,

20:2他就打先知耶利米,用耶和華殿裏便雅憫高門內的枷,將他枷在那裏。

 

26:11祭司、先知對首領和眾民說:「這人是該死的;因為他說預言攻擊這城,正如你們親耳所聽見的。」

 

先知,令人想到以利亞的英雄事蹟,又令人想到以利沙的飄逸及超然;耶利米是怎樣的先知呢?何以他涉足國家事務,泥足深陷,以至捲入權力的鬥爭之中而不能抽身呢?作為先知,何以總是發表政治不正確的言論而令自己成為「過街老鼠」呢?何以預言針對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呢?難道他不愛自己的國家嗎?難道他不關心自己的同胞嗎?

 

2.為國為民的先知

國家在危急存亡之秋,舉國上下都盼望平安的信息,耶利米為甚麼不配合一下國情呢?為甚麼要發出危言聳聽的預告呢?讓我們再檢視耶利米的言論,嘗試明白一下他的心情:

 

當巴比倫仍未大軍壓境之前,猶大國仍有足夠時間改革自強的日子,耶利米勸告國王及朝臣:

22:3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施行公平和公義,拯救被搶奪的脫離欺壓人的手,不可虧負寄居的和孤兒寡婦,不可以強暴待他們,在這地方也不可流無辜人的血。

22:4你們若認真行這事,就必有坐大衛寶座的君王和他的臣僕百姓,或坐車或騎馬,從這城的各門進入。

22:5你們若不聽這些話,耶和華說:我指著自己起誓,這城必變為荒場。』

 

正如耶利米說,「從古以來,先知向多國和大邦說預言,論到爭戰、災禍、瘟疫的事」,目的並不是顯示自己的預知能力,而是發出警告,勸諫君王及人民悔改。先知預告災禍的目的,就是希望災禍不要發生。

 

在另一個場合,耶利米對首領們和民眾說:

26:12「耶和華差遣我預言,攻擊這殿和這城,說你們所聽見的這一切話。

26:13現在要改正你們的行動作為,聽從耶和華-你們上帝的話,他就必後悔,不將所說的災禍降與你們。

26:14至於我,我在你們手中,你們眼看何為善,何為正,就那樣待我吧!

 

細聽耶利米這些言論,怎能說他不愛國呢?他提出警告,呼籲悔改,正是為了國家的前途,為了大衛王室的延續。耶利米對國家的關懷,置於個人的福祉之上,因此他說:「至於我,我在你們手中,你們眼看何為善,何為正,就那樣待我吧!」(26:14)不過,殺了先知,就等於先知所警告的事情不會發生嗎?

 

耶利米呼籲改革,日復一年,月復一月,無人理會,終於,巴比倫兵臨城下。主戰派決定戰鬥到底,耶利米呢?他竟然提議棄戰投降!一位心繫國家安危的先知,竟然勸告國王向敵人投降,他有顧及自己的形象及個人安危嗎?他在想甚麼呢?

 

27:12我就照這一切的話對猶大王西底家說:「要把你們的頸項放在巴比倫王的軛下,服事他和他的百姓,便得存活。

27:13你和你的百姓為何要因刀劍、饑荒、瘟疫死亡,正如耶和華論到不服事巴比倫王的那國說的話呢?

 

先知著緊的,的確不是自己的形象及性命,而是百姓的性命,是耶路撒冷的安危。棄戰投降,不會是將領們的選項,也不是王室及重臣的期盼,因為他們可以預見自己將會喪失權力,甚至被羞辱。先知卻把人民的性命置於政權的榮辱之上,因此,他力揀國王:「你和你的百姓為何要因刀劍、饑荒、瘟疫死亡呢?」(27:13)他冒死抗衡主戰派,公開地對說:「你們不可聽那先知對你們所說的預言。他們說:『耶和華殿中的器皿快要從巴比倫帶回來』;其實他們向你們說假預言。不可聽從他們,只管服事巴比倫王便得存活。這城何致變為荒場呢?」(27:16-17)

 

「百姓為何要因刀劍、饑荒、瘟疫死亡」呢?「這城何致變為荒場呢?」這是耶利米所著緊的。耶利米拒絕玉石俱焚,就可以指責他不愛國愛民嗎?然而,在內憂外患的焦躁之下,所有選項都偏向極端,還會有人理會耶利米的呼籲嗎?社會還能容得下耶利米的聲音嗎?那怕這呼籲是來自他們所敬拜的耶和華,那信息是來自掌管天地的上主!

 

3.忠誠的異見者的痛苦

相對於朝臣及宗教領袖的主流意見,耶利米是一位異見者,但他對國家及對人民的忠誠無容置疑。讀者可以想像,如此一位忠誠的異見者,必定是有苦自己知。

 

20:7耶和華啊,你曾勸導我,我也聽了你的勸導。你比我有力量,且勝了我。我終日成為笑話,人人都戲弄我。

20:8我每逢講論的時候,就發出哀聲,我喊叫說:有強暴和毀滅!因為耶和華的話終日成了我的凌辱、譏刺。

 

他甚至希望自己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20:14願我生的那日受咒詛;願我母親產我的那日不蒙福!

20:18我為何出胎見勞碌愁苦,使我的年日因羞愧消滅呢?

 

然而,耶利米確實是一位先知,無論環境如何,無論自己遭遇甚麼對待,無論自己喜歡不喜歡,他仍是忠誠於上主,執行作為一位先知傳述上主對世界的說話的任務:

 

20:9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他的名講論,我便心裏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

 

在現實上,耶利米有機會改變他的命運。當巴比倫控制耶路撒冷後,尼布甲尼撒王認為耶利米有功,願意任其所求給予榮賞:

 

39:11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提到耶利米,囑咐護衛長尼布撒拉旦說:

39:12「你領他去,好好地看待他,切不可害他;他對你怎麼說,你就向他怎麼行。」(卅九12)

 

尼布甲尼撒王誤會了,耶利米並不是賣國求榮之輩,他不但拒絕封賞,更以對猶大的態度,對如日方中的巴比倫提出警戒:

 

51:41示沙克何竟被攻取?天下所稱讚的何竟被佔據?巴比倫在列國中何竟變為荒場?

51:44我必刑罰巴比倫的彼勒,使他吐出所吞的。萬民必不再流歸他那裏;巴比倫的城牆也必坍塌了。

 

耶利米作為耶和華的先知,不討好猶大王,不懼怕巴比倫王;他沒有為自己的政治前途打算,他只是忠誠地傳講耶和華吩咐他的說話。

 

四.總結

耶利米通常被稱作「流淚的先知」,他的淚為誰流呢?

 

9:1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

 

先知何以流淚呢?因為他是一位忠誠的異見者,他對上主忠誠,對人民忠誠,對國家忠誠。在某種歷史時空之下,真正的先知,原來是忠誠的異見者。

 

有人說,教會或多或少也承繼著先知的角色。耶利米的見證,但願能夠給此時此地的教會一點反省和啟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