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哀莫大於心死

      170813_sermon

講題:哀莫大於心死 No Grief Greater than Utter Despair

經文:列王記上19章9-18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8月13日

一.引言

今天的舊約經課,又是我們熟識的以利亞先知的故事。

近代其中一種常見的解讀,認為以利亞患了憂鬱症,其中一篇講章如此說:

「聖經有段經文,所敘述的光景,能用來了解抑鬱症的成因和症狀,並且,其中涵蓋了得醫治的過程、方法、指引。見列王紀上十九章1-8節:(即是今天經課的上文)

「亞哈將以利亞一切所行的和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耶洗別就差遣人去見以利亞,告訴他說:「明日約在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地降罰於我。」以利亞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到了猶大的別是巴,將僕人留在那裡。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就坐在那裡求死說:「耶和華啊,罷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他就躺在羅騰樹下睡著了。有一個天使拍他說:「起來吃吧!」他觀看,見頭旁有一瓶水與炭火燒的餅,他就吃了喝了,仍然躺下。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著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來到 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講者指出,「此時,以利亞罹患了重度的憂鬱症,失去人生的盼望,渴求死去。」(「以利亞的憂鬱症」: 趙鏞基牧師)

這種解讀的應用就是:從以利亞的經歷看醫治抑鬱症的方法:

1.有天使來安撫以利亞,表示抑鬱症患者需要別人安撫;

2.天使供給以利亞水和餅,表示抑鬱症患者需要飲食;

3.以利亞行路四十天,表示抑鬱症患者需要運動;

4.以利亞面見上帝,表示抑鬱症患者需要靈修。

如果抑鬱症患者從安撫、飲食、運動、靈修這四項得到幫助,也是好事。不過,這四項很可能不只是抑鬱症患者的需要,也應該是所有人的需要。

以抑鬱症來解讀以利亞的故事也好像說得通。不過,以精神病患來解釋某人的行為和表現,也可以是危機:其一是把現象個人化,歸咎於當事人的不濟,暗示當事人自作自受。按此歸因,解決方法就是要求當事人自我改善,奮發自強;第二,更可怕的是把精神病患標籤運用作為對付異己的方法,民間的例子有:「他是瘋子,不用理會他說的話!」國家層面的例子有:「蘇聯境內沒有不贊同蘇聯共產黨的人,沒有不贊同蘇聯共產主義制度的人,而只有精神病患者。」記得是誰說的嗎?說這話的人是前蘇共領袖赫魯曉夫,所以,他將那些敢於對蘇共表示不滿的異議人士送進精神病院。

以利亞是精神病/或者我們現在稱為情緒病患者嗎?他的故事只提供了似是而非的「克服抑鬱症四步曲」嗎?讓我們再細閱以利亞的故事,尋找其他解讀的角度,及對此時此地的讀者的啟迪。

二.經文

19:9他在那裏進了一個洞,在洞中過夜。看哪,耶和華的話臨到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

19:10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上帝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

19:11耶和華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耶和華面前。」看哪,耶和華從那裏經過。在耶和華面前有烈風大作,山崩石裂,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有地震,耶和華也不在其中;

19:12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以後,有輕微細小的聲音。

19:13以利亞聽見,就用外衣蒙臉,出來站在洞口。聽啊,有聲音向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

19:14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上帝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

19:15耶和華對他說:「去吧,從原路回去,往大馬士革的曠野去。到了那裏,你要膏哈薛作亞蘭王,

19:16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

19:17將來逃過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逃過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

19:18但我在以色列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親吻巴力的。」

三。釋經與應用

1.以利亞是和君王打交道的先知

以利亞是一位來無影去無縱的先知。按列王記敘述,他彷彿從天而降,臨到當時的以色列王亞哈的面前,對他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王上17:1)請留意兩件事,第一,以利亞在舞台上的第一位對手,不是泛泛之輩,而是以色列王亞哈;第二,他對亞哈說的話,並不是個人私事,而是公共事務,下雨與否,在當時的農業社會,關乎響整個國家的福祉。可以這樣說,以利亞先知出場的舞台,是政治公共舞台。

17章餘下的內容(2-24節)記載了關於以利亞所行的神蹟,例如他在撒勒法的寡婦家中,把只夠一天的食物變成「長食長有」,又使寡婦的兒子死而復生。這些神奇事件,是要說明以利亞是先知。這先知的身份,在17章結束時透過寡婦的口說了出來:「現在我知道你是神人,耶和華藉你口所說的話是真的。」

18章回到17章1節的場景,即是先知以利亞與以色列王亞哈的對手戲。其中最戲劇性的是以利亞要求亞哈安排他和巴力先知比試,結果他一人戰勝450個巴力先知。讓我們重新思考這場比試,以利亞的對手是誰呢?比武場上,以利亞的對手是巴力先知,然而,按作者的敘述,巴力先知只是丑角而已,難道讀者會假設耶和華的先知會被巴力先知打敗嗎?因此,這場比試的結果早已在預料之中。那麼,在這舞台上,誰才是以利亞的真正對手呢?

2.以利亞是在政治上被挫敗的先知

以利亞挑戰巴力先知這場戲是做給誰看的呢?他撃敗巴力先知所為何事呢?請聽以利亞的說話:

18:21以利亞前來對眾民說:「你們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若耶和華是上帝,就當順從耶和華;若巴力是上帝,就當順從巴力。」眾民一言不答。

當以利亞以耶和華的先知的身分戰勝巴力先知之後,在場的眾民改變了態度:

18:39眾民看見了,就俯伏在地,說:「耶和華是上帝!耶和華是上帝!」

眾民的態度改變了,顯示以利亞不單嬴了巴力先知,還嬴了民意。不幸的是,羸了巴力先知,似乎並不能改變目標人物;民意,對這位目標人物沒有多大影響。這目標人物是誰呢?呼之欲出,就是以色列王亞哈,他才是以利亞的真正對手,是以利亞要改變的對象。比試結束之後,劇情又回到以利亞和亞哈的對手戲。以利亞為甚麼想改變亞哈呢?因為他是以色列王,以利亞盼望透過改變他來改變國家的權力結構。到底以利亞盼望改變甚麼呢?

16:30暗利的兒子亞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

16:31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

16:32在撒馬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裏為巴力築壇。

以色列的巴力崇拜是誰帶來的,是誰在背後支撐呢?就是王后耶洗別。如果以色列王亞哈能夠限制王后耶洗別的影響力和權力,那麼,以色列才能夠清除巴力崇拜,而回歸崇拜耶和華。

讓我們再問,以利亞打敗巴力先知,嬴了民意,他能夠令以色列王亞哈去限制王后耶洗別的權力,改變以色列的權力結構嗎?

19:1亞哈將以利亞一切所行的和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

亞哈的確把以利亞戰勝巴力先知的事情告訴王后耶洗別,不過,結果卻與以利亞的期望相反:

19:2耶洗別就差遣人去見以利亞,告訴他說:「明日約在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地降罰與我。」

19章3節敘述以利亞的反應:「以利亞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以利亞看見甚麼光景呢?就是19章1-2節所描述的狀況,以色列王亞哈看見以利亞打敗巴力先知,回到王宮,不是削弱王后耶洗洗別的權力,而是向耶洗別報告;耶洗別的權力不但沒有減少,從她在第2節的說話可見,她仍然大權在握,如果不是擁有調軍遣將的權力,也應該擁有指揮秘密警察的權力。

以利亞辛苦奔波,呼風喚雨,英雄式地打敗巴力先知,所作的一切,最後都是徒然。以利亞作為耶和華的先知,已經展示正義與邪惡的分別,呼喚國家改邪歸正,棄惡從善,然而,國家的政治狀況絲亳沒有改變,甚至比他的想像更邪惡;以利亞作為耶和華的先知,已經展示先知的能力,然而,國家的權力結構如巖石一般堅硬,動也不動,甚至比他的想像更頑強。他要說的,都已叫喊了,要做的,都已經奔波了,如果要檢討有甚麼果效,就只能證明自己果然是脆弱的雞蛋,而亞哈的朝廷是堅固的高牆,自己反而落得被追殺的劣境。這堅固的高牆,不為正義所改變,不為民意所改變,不為能力所改變,對以利亞來說,除了挫敗,除了失落,除了消沉,除了絕望,除了求去,還可以有甚麼合適的心情去面對呢?

此情此境,那麼遠,卻又這麼近;似陌生,卻又感共鳴;個別的,卻又是集體的。

3.上帝的回應

3.1.上帝有能力,上帝卻不是能力

19:11耶和華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耶和華面前。」看哪,耶和華從那裏經過。在耶和華面前有烈風大作,山崩石裂,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有地震,耶和華也不在其中;

19:12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以後,有輕微細小的聲音。

以力服人,是世界的遊戲規則。從以利亞單槍匹馬挑戰四百五十位巴力先知的比武,讓人猜想以利亞其實也是這種遊戲規則的信徒。所以當色列的朝廷不為所動,以利亞深陷力有不逮的挫敗之中。以利亞可能陥於是自己作為先知力有不逮,還是差遺自己的上帝力有不逮的苦思。耶和華向以利亞展示推倒高牆、搖動大地的能力;然而,耶和華也向以利亞啟示,上帝有能力,但上帝不是能力本身,上帝的遊戲規則,不是以力服人。力量可以製造山崩石裂的嘈音,可以發出烈風火焰氣勢,嘈音和氣勢,都只是吸引注意力的戲碼,信息,卻在嘈音和氣勢之外,在沉寂之中的「輕微細小的聲音」。作為先知,以利亞應該事奉甚麼呢?以利亞應該以甚麼來衡量事物呢?是「力量The Power」,還是「信息The Word」?約翰福音啟示,上帝不是力量,上帝是道(the Word / Message),這是耶和華希望祂的先知以利亞領悟的,也很可能是上主希望所有跟隨祂的人領悟的。

3.2.邪惡雖頑固,上帝卻仍在

19:15耶和華對他說:「去吧,從原路回去,往大馬士革的曠野去。到了那裏,你要膏哈薛作亞蘭王,

19:16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

19:17將來逃過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逃過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

上帝彷彿對以利亞說,世界不按你的議程行事,不回應你的努力,不為你的熱心所感動,失望、沮喪、挫敗等感受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不就等於黑暗已經戰勝光明,邪惡已經取代正義,巴力已經殺死耶和華。耶和華向以利亞預告君王的更替,政局的變遷,並不代表以利亞的期望會實現,只是告訴他知道,上帝仍在,祂仍掌管。作為耶和華的先知,上帝期望他放開自己的議程,接受上帝的安排,相信上帝的世界比他的世界要大。縱使經歷挫敗和沮喪,感到失望和無能為力,上帝不容祂的先知在生理上或心理上求去,甚至不讓他隱姓埋名,反而差派他回去那個政治舞台,重投「熱廚房」。不過,再登舞台的以利亞,已經不再是從前的以利亞,而是被耶和華更新的以利亞。

3.3.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

19:18但我在以色列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親吻巴力的。」

 以利亞多次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上帝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以利亞以為自己是唯一的正義代表,耶和華的獨家代理,因此難免有捨我其誰的情懷,也難免感到自己的失敗,就代表著大勢已去。耶和華告訴祂的先知,一個人倒下,不代表正義消失;一個人被打敗,不代表世界末日,在他那個時空,還有七千個同樣地堅持著的同路人,只是他未必知道而已。七千,是一個代表數,意即在上帝來說,尚有足夠的人在這路上繼續奔跑。

四。總結

哀莫大於心死,可能是有些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的朋友走過這幾年累積的心境,又或者是關心社會時事的朋友被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衝擊而引發的反應;也可能是在家庭關係或工作間遇到「好心沒好報」或「好心著雷劈」的悲憤。有些時候,「天氣的當不似預期」,別人也不接受我們的好意,令人感到沮喪。耶和華教導以利亞,這不是放棄的時候,而是在上帝面對謙卑自省,重整信仰,以更新的心態重新出發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