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淚眼泯恩仇

      170917_sermon

講題:淚眼泯恩仇 Grudges washed away in tear

經文:Genesis 50:15-21, Psalm 103, Roman 14:1-12; Matthew 18:21-35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9月17日

一.引言
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膾炙人口,有些拍成了電視和電影。不知道你對金庸武俠小說認識多少呢?

一位中年人問年輕人:「你看過金庸的小說嗎?」
年輕人說:「沒有,只有看過電視劇。」
中年人說:「那你知道金庸寫的14部小說的書名的第一個字,串起來會成為一首詩嗎?『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年輕人說:「不知道,但是我有看羅琳(哈利波特作者)的小說,你知道這七本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串起來是什麼嗎?」
中年人:不知道。
年輕人:她寫的七本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串起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喜歡金庸的武俠小說,有人喜歡羅琳的哈利波特。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這些小說在劇情上有甚麼共同之處呢?沒錯,就是「報仇」。原來,在小說世界裏,總少不了恩怨情仇,例如:

《射鵰英雄傳》中,郭靖前半段一心報父仇,誓要殺掉迫害自己父親的幕後主使完顏洪烈。而在後半段,由於師傅江南五怪死於桃花島,他要報的由父仇變為師仇,報仇這一主線也是連接整部小說的線索。《神鵰俠侶》中,楊過為父仇所困,要尋找殺父仇人。裘千尺居深潭多年也是為報仇雪恨;還有李莫愁雖名為莫愁,但卻愁怨極深,因為內心飽受情傷而充滿着情仇。

恩怨情仇出現於武俠小說,也在現實世界上演。基督教裏面也有恩怨情仇嗎?當然有,所以中國神學研究院院長李思敬博士那本舊約聖經導讀,就名叫「恩怨情仇論舊約」。

今天我們誦讀的舊約經課,可算是恩怨情仇的其中一幕。

二.經文
50:15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死了,就說:「或者約瑟懷恨我們,照著我們從前待他一切的惡足足地報復我們。」
50:16他們就打發人去見約瑟,說:「你父親未死以先吩咐說:
50:17『你們要對約瑟這樣說:從前你哥哥們惡待你,求你饒恕他們的過犯和罪惡。』如今求你饒恕你父親上帝之僕人的過犯。」他們對約瑟說這話,約瑟就哭了。
50:18他的哥哥們又來俯伏在他面前,說:「我們是你的僕人。」
50:19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上帝呢?
50:20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
50:21現在你們不要害怕,我必養活你們和你們的婦人孩子。」於是約瑟用親愛的話安慰他們。

三.釋經與應用
古人說: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時此地的人說:深層次矛盾。如何處理恩怨情仇、如何能夠和解?的確是非常複雜的事情。畢竟,沒有人能夠逼令加害者誠心尋求寬恕,也沒有人能夠勉強受害者真心給予寬恕。約瑟與兄弟們的故事,只是世上無數恩怨情仇的其中一個例子,而且是家族裏的事情,未必能夠普及至其他層面,因此,我們應用時必需謹慎。

使徒保羅曾經教導信徒「不可含怒到日落」,然而,解決恩怨情仇,就正如保羅另一句話:「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除了意願之外,時機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再讀約瑟與兄弟的故事時,希望我們能從中尋找一點啟迪。

3.1.約瑟與兄弟們淚眼泯恩仇的過程

第一:舊秩序失效,新秩序待建的轉捩點
50:15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死了,就說:「或者約瑟懷恨我們,照著我們從前待他一切的惡足足地報復我們。」

仇怨不一定會顯露,仇恨也不一定能夠報復,當有大家都尊重的父老在維持秩序的狀況下,大家都「俾面」父老,雙方就會在這種秩序之下和平共處。不過,這種表面的和諧未必是真正的和平,可能雙方之間的恩怨只是被壓了下去,沒有爆發出來而已。因此,當那位大家都「俾面」的父老消失,維繫秩序的力量也消失,埋藏了的恩怨情仇就有可能以各種形式浮現出來。有時,傳媒報導某些富豪家庭在父親過身後爆發家人之間的衝逡,或者也是這種類似劇情。

「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死了」,即是說原來那種穩定的兄弟、父親、約瑟這三角關係瓦解了,變成兄弟與約瑟之間的二者關係,即是說,兄弟與約瑟將要直接面對他們之間埋藏了的恩怨情仇。家庭研究學者發現,當兩個人的關係充滿張力時,雙方都重視的第三者的出現有助穩定關係。例如夫妻不和,但雙方在「為了子女有一個家」的原因之下,繼續維持關係。但有一天,當子女離家,父親、母親、子女這相對穩定的三角關係變成了丈夫和妻子直接面對的兩人關係,如果夫妻兩人本來的矛盾沒有處理好,又不能在新狀況下重新調整,危機就會出現。這就是為甚麼婚姻危機的另一個高峰期竟然是在子女獨立之時。

約瑟和兄弟們,在沒有父親這第三者維持秩序的狀況下,張力立即湧現。按經文的敘述,卻不是雙方都感覺到這種張力,有反應的,是兄弟們,而不是約瑟。對著新的狀況,兄弟們似乎感到驚慌。他們感到驚慌是有背景的,其一是他們曾經傷害約瑟,其二是現在約瑟有能力向他們報仇。於是,他們擔心:「或者約瑟懷恨我們,照著我們從前待他一切的惡足足地報復我們。」

這種舊秩序失效,新秩序待建的轉捩點非常重要。這個非常時期提供了非常的機會給雙方重新檢視彼此的關係,也讓雙方能夠以全新的態度調整當下的關係。舊秩序失效,新秩序待建,是機,也是危。危者,可以陷入叢林法則,或者如武俠小說般怨怨相報的情節:從前兄弟加害約瑟,現在約瑟向兄弟報仇;若干年後,兄弟的後人強盛起來,去找約瑟報仇;又若干年後,約瑟的後人奮發圖強,去找兄弟的後人報仇。惡性循環,沒完沒了。

約瑟與兄弟的故事會陷入冤冤相報的惡性循環嗎?他們如何回應積壓多年的恩怨情仇呢?

第二:犯錯者認錯及請求饒恕
50:16他們就打發人去見約瑟,說:「你父親未死以先吩咐說:
50:17『你們要對約瑟這樣說:從前你哥哥們惡待你,求你饒恕他們的過犯和罪惡。』如今求你饒恕你父親上帝之僕人的過犯。」

約瑟和兄弟們的怨仇能夠走出冤冤相報的惡情循環的第二步,是兄弟們向約瑟承認「從前你哥哥們惡待你」,承認所做的是「過犯和罪惡」。向受害者認錯,其實是不容易的,有些犯錯者會倒果為因說:「其實我們當年所做的,都是時勢所需。如果當年不是這樣做,就不會有今天的成就!」還有很多不肯承認錯誤的語言藝術:明明是軍隊入侵鄰國,卻說成軍隊「進出」鄰國。所以,德國在戰後真誠地向歐洲的受害國道歉是難得的表現。1970年12月7日,時任西德總理來到華沙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下。他向紀念碑獻上花圈後,肅穆垂首,突然雙腿下跪,並祈禱說:「上帝饒恕我們吧,願苦難的靈魂得到安息。」總理以此舉向二戰中無辜被納粹黨殺害的人表示沉痛哀悼,並虔誠地為納粹時代的德國認罪。

第三:受害者感到安慰
50:17他們對約瑟說這話,約瑟就哭了。

勃蘭特在波蘭猶太人紀念碑前下跪謝罪,淡化了飽受納粹蹂躪的波蘭人民沉積在心底里的憤怒,他們為勃蘭特的舉動感動得熱淚盈眶,為真正的和解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兄弟們來承認對自己的惡行,請求饒恕,約瑟必然百感交雜。可能想到自己多年來所受的辛酸;可能傷感兄弟們一直生活在惶恐之中,被遭報復的擔心所驚嚇;可能無奈兄弟們原來一直視自己對他們的寬愛厚待為虛偽……萬千感受湧上心頭,此時此刻,不能言語,都變為哭聲;無言以對,都溶於淚水之中。

第四:犯錯者願意承擔後果
50:18他的哥哥們又來俯伏在他面前,說:「我們是你的僕人。」

對犯錯者來說,口頭上的認錯只是和解的第一步,以行動來承擔後果是口頭道歉的兌現。戰後的德國以國家的名義賠償給受害者,並且直至現在為止,仍然禁止任何納粹德國的意識及行為。今年八月,兩名中國遊客在德國旅遊時模仿納粹德軍的敬禮,結果被拘捕,由此可見德國與納粹時期所犯的錯誤一刀兩斷的決心。相比之下,日本處理二次大戰的罪行的態度,卻令被傷害的鄰國一直放不下這心結。

約瑟的兄弟們不單單在口頭上認錯,而且願意按他們那個年代的方式承擔可能的後果。約瑟如何回應呢?

第五:受害者給予寬恕
50:19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上帝呢?
50:20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
50:21現在你們不要害怕,我必養活你們和你們的婦人孩子。」於是約瑟用親愛的話安慰他們。

約瑟如此超然的回應,並非因為他瀟灑。其實,約瑟也是凡人,也有作為人的七情六慾。只是,約瑟早已處理了他與兄弟間的恩怨情仇。你還記得約瑟曾經在甚麼時候掙扎著如何面對兄弟們嗎?你還記得約瑟曾經在甚麼時候為此而痛哭流淚嗎?沒錯,就是當他的父家遇到餓荒,兄弟們來埃及求助的時候,只是兄弟們未必能體會約瑟的心情,也未必能信任約瑟當時對他們的寬恕而已。此時此刻,約瑟沒有因兄弟們的不信任再次請求寬恕而憤怒,反而再次向兄弟們發出寬恕及和好的保證,讓犯錯求恕者安心。

3.2.和解的三角關係
約瑟在這裏提出的理解,其實之前已經對兄弟們說過一次,這理解對於處理恩怨情仇是非常重要的,讓我們再以剛才提及的三角關係來思考約瑟提出的理解。

我們發現,兄弟們視父親為他們與約瑟之間的第三者,是高於兄弟們與瑟兩者的權威,他們依靠這個權威來維持秩序,並且依靠這個權威來保證瑟不會向他們報復。正因如此,這個兄弟們擔心而向約瑟請求饒恕的片段,是在父親去世後才出現的。
且看兄弟們憑甚麼向約瑟請求饒恕?

50:16他們就打發人去見約瑟,說:「你父親未死以先吩咐說:50:17『你們要對約瑟這樣說:從前你哥哥們惡待你,求你饒恕他們的過犯和罪惡。』如今求你饒恕你父親上帝之僕人的過犯。」

從這段說話可見,兄弟們沒有轉換原來那種三角關係的框架,仍然以父親的權威作為力量去處理他們與約瑟的恩怨情仇,以父親的影響力去請求約瑟寬待。人間的權威在維持秩序上的確有作用,就如被有效及正確執行的法律能夠阻止仇殺和私刑。不過,法律不一定能夠清洗仇怨,保證復和。君不見有些爭產案在法庭上判決了,但家人之間的恩怨並沒有隨著判決而化解,反而從此成為陌路人。約瑟的兄弟們離不開這種依靠人間的第三權威來處理衝突的思維,因此,他們所期望的最好結果,仍然是充滿權力差異的主僕關係,而不是平等的兄弟關係。且再聽他們如何說:

50:18他的哥哥們又來俯伏在他面前,說:「我們是你的僕人。」

約瑟有甚麼不同框架去理解他與兄弟們的恩怨情仇呢?原來也離不開三角關係。不過,約瑟所依據的,不是父親這個人間的第三力量。那麼,他所依據的第三者是誰呢?所產生的結果又有甚麼不同呢?

50:19約瑟對他們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上帝呢?
50:20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

對約瑟來說,處理他與兄弟間的恩怨情仇的第三者,不是父親,也不是法老,而是上帝。約瑟邀請上帝介入他與兄弟的恩怨情仇之中,因此,除了自己的感受和利益,除了人間當時的行為標準,除了他的個人可運用的權力,他多了一個角度去回顧事情,多了一種理解去疏理經歷,那就是上帝的意思。兄弟的三角關係是自己—父親—約瑟,因此,父親去世,這三角關係就動搖;約瑟的三角關係是兄弟—上帝—自己,縱使父親去世,也沒有動搖。約瑟接受上帝成為第三者,因此和解所產生出來的不是權力差異的主僕關係,而是兄弟間的互助關係;不是有你死我活的鬥爭社會,而是共同存活的生存狀態:

50:21現在你們不要害怕,我必養活你們和你們的婦人孩子。」於是約瑟用親愛的話安慰他們。

四.總結
可能有人會質疑:現實怎會如此完美?沒錯,現實是不完美的,因此,這世界不可能沒有恩怨情仇,正如人們常說「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正因如此,這個世界需要尋找回應恩怨情仇的方法。雙方都認定自己有冤要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是其中一種回應,也是常見的回應。不過,這種回應的結果可能是大家都沒有牙齒,也變成失明。如何可能超越這種回應方式呢?如果沒有一種超越雙方存亡的存在,如果沒有一種高於雙方利益的理想,如果沒有一種維護雙方尊嚴的保障,如果沒有一種治療雙方傷痛的力量,誰能夠冒如此大的風險去化解怨仇,創造復和呢?

對給予寬恕的約瑟來說,這位超越的第三者是耶和華上帝;對那位尋求寬恕的德國總理來說,那位超越的第三者也很可能是上帝,他跪地道歉時如此說:「上帝,饒恕我們吧!」上帝介入,不是黑白不分地每人打五十大板,也不是以威逼利誘製造虛假的和諧。他邀請我們在他面前謙卑自省,回想他如何對待我們,以他的角度重新檢視纏繞我們的恩怨情仇。

今天我們讀的書信經課中保羅如此回應說(羅馬書):
14:10你這個人,為甚麼論斷弟兄呢?又為甚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上帝的臺前。

如果用約瑟的說話來總結保羅對信徒之間的爭執的指導,就是:「我豈能代替上帝呢?」在你我之上,還有上帝呢!詩篇經課建議我們撫心自問,我們自己是怎樣的人?上帝又是如何對待我們呢?

103:10他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
103:11天離地何等的高,他的慈愛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
103:12東離西有多遠,他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

我們雖然是「罪人」,但上帝還是看我們為「人」,不是以我們的「罪」來代替了我們這個「人」。在我們的眼中,我們還看見得罪我們的人,或者與我們不同意見的人是一個「人」嗎?今天的福音經課耶穌以另一個角度演繹相同的教導:

18:23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僕人算帳。
18:24才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欠一千萬銀子的來。
18:25因為他沒有甚麼償還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兒女,並一切所有的都賣了償還。
18:26那僕人就俯伏拜他,說:『主啊,寬容我,將來我都要還清。』
18:27那僕人的主人就動了慈心,把他釋放了,並且免了他的債。
18:28「那僕人出來,遇見他的一個同伴欠他十兩銀子,便揪著他,掐住他的喉嚨,說:『你把所欠的還我!』
18:29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說:『寬容我吧,將來我必還清。』
18:30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監裏,等他還了所欠的債。
18:31眾同伴看見他所做的事就甚憂愁,去把這事都告訴了主人。
18:32於是主人叫了他來,對他說:『你這惡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
18:33你不應當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嗎?』
18:34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給掌刑的,等他還清了所欠的債。
18:35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裏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

釋放與監禁有甚麼分別呢?曼德拉曾經說過:「當我走出囚室,經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知道自己若不能把悲傷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

願上主幫助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