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富裕的貧窮

      171008_sermon

 

講題:富裕的貧窮 The Poverty Richness

經文:啟示錄3章14-22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10月8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剛剛過了中秋節,願各人生命圓滿。

 

  窗,對一居所而言,很重要。沒有窗的房間,不能親身體會春夏秋冬的變化,不能感受日與夜的交替,也不能自由地呼吸新鮮的空氣。我們都喜歡窗、需要窗。四面圍牆的生活,我們會跼促不安、不開心、鬱悶。窗,是空的,其重要性正正在於它是空的。填滿了,就沒有窗了。窗,空無一物,卻讓我們接觸這個世界,體會時間的流逝,呼吸新鮮的空氣。問題是,在這個強調物質的世界裡,我們心靈的窗,常常被物質堵塞了。沒有窗,四面只是圍牆,我們活得很不開心。主耶穌來,提示我們,打開心窗。

 

  今日講道經文:啟示錄3:14-22

3:14 「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說:『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說:

3:15 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

3:16 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3:17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3:18 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

3:19 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

3:20 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

3:21 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

3:22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1)主耶穌的自稱(啟3:14

3:14 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說:「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

  主耶穌被稱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

  用了三重稱呼,來描繪主耶穌。

  「阿們」,即確確實實的、穩穩陣陣的、可信賴的。

  「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即主耶穌是可靠的、講真話的、見證真理的。

  這樣描繪主耶穌,用香港話來說,即:主耶穌是「堅」的,不是「流」的。這是要凸顯出,老底嘉的信徒,很「流」。

  「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元首」,也可譯作「始源」、「基礎」。主耶穌是萬有的創造者,是萬有的根基。

  倚靠萬有,而不倚靠萬有的始源、根基、創造者,是短視,是盲目,是愚蠢。偏偏,短視、盲目、愚蠢的信徒,多的是。

 

(2)失去生命的「功能」(啟3:15-16

3:15 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

3:16 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嘔吐之意)

  在老底嘉附近,有溫泉,水是熱的,可治病。歌羅西城也在附近,有冷泉,水是冷的,清涼好飲。偏偏,老底嘉的水,不是溫泉,卻有溫泉的餘溫,有溫泉水的臭味,入口令人作嘔。熱水或冷水,都對人有益。但如溫水,不冷也不熱,不能飲,也不能治病,只能被人吐出來,令人作嘔。

  不冷不熱,與熱心與否無關,而關乎生命的內在質素能否產生有意義的效果。若生命的質素太差,越熱心,造成的禍害越大。一隻骯髒的蒼蠅,越熱心去吻人的面龐,越引人反感。溫泉的熱水,或冷泉的涼水,或冷或熱,其存在都是有意義的。這裡講的溫水,其存在全無意義。一個人,若只是行屍走肉,對上天的仁愛毫無領會,對人間的美善全不在乎,對他人的福祉全不關心,每天想著的,只是吃喝玩樂,他的生命,就是溫水,他活過與不曾活過,毫無分別,他不會記念任何人,任何人也不會記念他。主耶穌說,他不喜歡這種生命,這種生命令他「作嘔」。

  一個人全無內在質素,是令人作嘔的。舉例說,若一個律師講的話,是在藐視法律的正義,是在利用法律去打壓異己,是在顯示自己是法律的主人,他就失去律師的內在質素,他的存在對社會產生不到意義。面對這種「溫水」一樣的人,主耶穌只能作嘔。

  現在,出現問題的,是教會。教會之為教會,是站在地上,卻望向上天。教會像祭司,與痛苦的人站在一起,為他們的苦祈求上天;也與基督站在一起,向痛苦的人施以援手。教會像先知,指正錯誤,言說真理。但若教會裡各人已失去尋求上帝的心志,已對實踐真正的價值毫無興趣,已不知「敬拜神」與「不敬拜神」有何分別,則這教會可能已不成教會,存在與否,毫無分別。面對這教會,主耶穌只能作嘔。

  教會搞到如此,是因為價值的誤判。

(3)價值的誤判(啟3:17-18

3:17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3:18 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

  問題的核心,是老底嘉教會太富裕,而造成一種錯覺,以為自己的生命很豐盛。他們表面的富足,使他們忘記了內裡的空洞。生命的歡愉,令他們不再羨慕靈魂的救贖。

  老底嘉教會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

  「我是富足」的,開宗明義,他們感到生命充溢著各種美好的東西,物質供應是豐富的,享樂是多姿多采的,滿足是唾手可得的。

  「已經發了財」,指他們手上擁有的物質和財富的數量之大,足以讓他們感到生命的絕對穩妥。

  「一樣都不缺」,這是他們的心理狀態。我們熟悉的詩篇23篇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我一無所缺。老底嘉教會卻說,財富在我手上,我一無所缺。

  他們擁有太多物質,以致封死了心靈的窗。他們的生活太豐富了,以致他們察覺不到內裡的空洞。他們實在太富有,以致他們低估了自己的貧窮。

  有一個這樣的故事:(參:http://paulocoelhoblog.com/2015/09/04/the-fisherman-and-the-businessman/

  在巴西,海邊有一條村莊。有一商人在海邊坐著。他看到一漁夫划著一小艇回來,船上有不少大魚。商人問:「捕這些魚,花了多少時間?」漁夫答:「只一會兒。」商人很奇怪,問:「為何不花多一點時間,多捕一些魚?」漁夫答:「夠養活家人了。」商人又問:「那你整天餘下的時間,做什麼?」漁夫答:「與兒女玩耍,和太太一起睡睡午覺,黃昏時和朋友飲杯酒,彈吉他、唱歌、跳舞。」

  商人說:「我可助你成為一成功人士。聽我說,由現在開始,你盡量花時間在海中,捕盡量多的魚。賺多一些錢,之後,買更大的船,捕更多的魚。再之後,成立公司,生產罐頭。再之後,成立更大的公司,管理生產與銷售系統。再之後,上巿。那時,你就會成為有錢人。」

  漁夫問:「那之後,怎麼樣?」

  商人答:「那之後,你可以在海邊買間屋,閒來釣釣魚,花時間和小孩子玩,和太太睡睡午覺,黃昏時和朋友飲杯酒,彈吉他、唱歌、跳舞。」

  漁夫問:「這不就是我現在的生活嗎?」

 

  富有的人有一種追求富有的思考方式,有時,這思考方式讓人離開了真正的生活。太多的物質,會堵塞心靈的窗,讓人在四面圍牆裡,看不到真正的世界,也呼吸不到新鮮的空氣。

  面對這些自覺豐足而一無所缺的人,主耶穌說:「你們實在是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明顯,老底嘉教會,對自己的光景,嚴重誤判。

  老底嘉城,有三大置富元素。它是當時的銀行中心,類似現在的瑞士,富人將錢藏在這裡。它是眼藥的生產中心。它的黑羊毛,也極有名,些黑羊毛有藍紫色的光澤。

  老底嘉城,有錢,有眼藥,有名貴羊毛,但主耶穌卻說,你們是「貧窮、瞎眼、赤身的」,你們實在是「困苦、可憐」的。他們擁抱的價值,在主眼中,並不重要。

  主耶穌說:「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老底嘉教會的三大強項,正正就是他們的三大盲點。他們將生命的豐盛和穩妥,押注在這三大強項上,就在這裡,他們注目世上的事物,而遠離了創造萬物的神。

  香港社會是非常富有的,財富本身,不是問題所在,問題在於我們是否只是注目財富,而忽略內在生命的靈性與德行。孔子說:「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取之無道,用之不義,則生命仍是空洞無物。孟子說:「人之有道也,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孟子》〈滕文公上〉)人的生命,應有高貴的內涵,飽食、煖衣、逸居,這都是好的,但卻「無教」,沒有靈魂,「則近於禽獸」。

 

(4)主的叮嚀(啟3:19-22

3:19 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

3:20 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

3:21 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

 

  主耶穌愛他的教會,他嚴厲的責備,是出於愛,出於對我們的期望。

  他站的位置,是門外,他等待信徒接待他。主耶穌應為此哀嘆,他只是站在門外,而未能進到信徒的生命中。他的信徒只關心世上的豐足,忘記了他。

  他期望我們,認清永恆價值之所在,以致終能分享神永恆的榮美。

 

 

(5)結語

  老底嘉教會,其實是很多教會及信徒追求的目標,富裕、自信、滿足。從現實而言,他們真的「一樣都不缺」。他們缺乏的,是生命內涵、是價值質素、是靈性品格。看來,他們過著純物質的生活,卻對主耶穌毫無內在關係。這種生命,徒有信仰的外表,卻令主耶穌作嘔。他們活著,卻不會在世上留下任何意義。他們應是世上的光,但卻是晦暗不明。他們誤將物質的豐盛,看作是生命的豐盛。他們對什麼是真正價值,完全誤判。他們自以為富足,但主耶穌說,你們貧窮不已。

  每個人都追求富足與豐盛,但願我們追求的,是有永恆意義的富足與豐盛。

 

  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