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真相、寶座、敬拜

      171112_sermon

講題:真相、寶座、敬拜 Reality, Throne and Worship

經文:啟示錄4章1-11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11月12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有人說,當喬布斯(Steve Jobs)死後,蘋果公司最大的損失,是失去「願景」、「遠象」、vision。喬布斯走的每一步,可以說,由「願景」引導著,他同時以「願景」引導著他人。他的產品,不是滿足顧客的需要,而是創造顧客的需要。他不是要在已有的產品上力臻完善,而是不斷實現人類未曾想過的夢想。簡單說,他不是活在這個現實的世界上,而是活在一個想像的世界裡。

  周星馳在電影《少林足球》裡的一句對白,差不多已變成香港的諺語,周星馳說:「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什麼分別」。

  夢想、遠象、願景,都考驗人的想像力。

  有沒有試過,在想像力的邊界上,想像那邊界外的世界?

  今日,讓我們試試,看看那邊界外的景象。

今日的講道經文:啟示錄4:1-11

啟4:1 此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我初次聽見好像吹號的聲音,對我說:「你上到這裏來,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

啟4:2 我立刻被聖靈感動,見有一個寶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寶座上。

啟4:3 看那坐著的,好像碧玉和紅寶石;又有虹圍著寶座,好像綠寶石。

啟4:4 寶座的周圍又有二十四個座位;其上坐著二十四位長老,身穿白衣,頭上戴著金冠冕。

啟4:5 有閃電、聲音、雷轟從寶座中發出;又有七盞火燈在寶座前點著;這七燈就是神的七靈。

啟4:6 寶座前好像一個玻璃海,如同水晶。寶座中和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

啟4:7 第一個活物像獅子,第二個像牛犢,第三個臉面像人,第四個像飛鷹。

啟4:8 四活物各有六個翅膀,遍體內外都滿了眼睛。他們晝夜不住的說:聖哉!聖哉!聖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啟4:9 每逢四活物將榮耀、尊貴、感謝歸給那坐在寶座上、活到永永遠遠者的時候,

啟4:10 那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坐寶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說:

啟4:11 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

(1)「在空間的高處」、「在時間的盡處」看到的真相

啟4:1 此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我初次聽見好像吹號的聲音,對我說:「你上到這裏來,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

  天上的世界,是世間界限以外的世界,在空間的至高處。

  「以後必成的事」,我理解為在歷史終點時發生的事情,在時間的盡頭。

  啟示錄的作者,在神的恩典裡,看到天門大開,並得以越過天門,進到天界,看到人類遠象的極致,領悟「空間至高處」及「時間的盡處」的「異象」、vision。

  夢想、遠象、願景,都是看到「現實的這樣」和「時間的此刻」以外的未出現的、卻是更真的世界。信仰,是夢想、遠象、願景的極致,讓人去到人的界限處,接觸神明。讓平凡的人,與我們無法想像的神,有一交往。以致我們這些必死的人,體會死亡以外的永恆。

  沒有了遠象,沒有了信仰,人怎能在如此沉重的人生中活下去。

  在2015年,香港的中學文憑試,中文作文題有一條這樣的題目:「夢想看似不切實際,其實很有意義」或「夢想看似很有意義,其實不切實際」。其實,這題目無論前半部抑或後半部,其實都假定夢想不切實際,然後問,不切實際的東西,是否可能有意義。這問題,問得很好,也問得很道地、問得很香港。言下之意,是假定不設實際的東西,不可能有意義。若假定不設實際的東西有意義,這問題便問不出來。若有人認為不設實際的東西有意義,便有責任講出理由。當然,我們知道,夢想之有意義,正正在於其不切實際。若「實際」真的那麼重要,就不會有喬布斯,不會有大家手拿著的智能電話。若「實際」真的那麼重要,就不會有那位高喊「我有一個夢」的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他那不設實際的夢改變了一個國家。若「實際」真的那麼重要,則人人只能做一條鹹魚。

  早一陣子,有位小學生,問香港的教育局局長:「局長,你有什麼夢想嗎?」局長答得很誠實:「細個時候有過很多夢想,很多都是不切實際…..到大個為生活所折磨……現在成為教育局長,很想努力為教育做一點事情。」(參:http://thestandnews.com/society/%E7%95%B6%E5%B0%8F%E5%AD%A9%E5%AD%90%E5%95%8F%E6%A5%8A%E6%BD%A4%E9%9B%84%E6%9C%89%E4%BB%80%E9%BA%BC%E5%A4%A2%E6%83%B3/)這個答案很香港。但若喬布斯也是這樣想,則我們可能仍在使用原始的手提電話。可以想像,香港的教育,未來幾年,不必有什麼想像了。

  眼界太低,目光短淺,肯定是問題。中國人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隻螳螂,專注於眼前的小利,不曾留心生命的危在旦夕。若牠的視野能從高一點的角度看,若牠的視野能從後一點的時間回望,便能看到自身的危險,而作明智的抉擇。可惜,很多人都像這螳螂,追逐當下利益,放棄了生命。

  啟示錄,讓我們從空間的最高點、時間的最盡處,看宇宙人生的真相。或許,看到真相後,我們會選擇得好一點。

(2)至高處的寶座

  至高處的異象,是什麼?

啟4:2 我立刻被聖靈感動(在靈中),見有一個寶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寶座上。

啟4:3 看那坐著的,好像碧玉和紅寶石;又有虹圍著寶座,好像綠寶石。

啟4:4 寶座的周圍又有二十四個座位;其上坐著二十四位長老,身穿白衣,頭上戴著金冠冕。

啟4:5 有閃電、聲音、雷轟從寶座中發出;又有七盞火燈在寶座前點著;這七燈就是神的七靈。

啟4:6 寶座前好像一個玻璃海,如同水晶。寶座中和寶座周圍有四個活物,前後遍體都滿了眼睛。

啟4:7 第一個活物像獅子,第二個像牛犢,第三個臉面像人,第四個像飛鷹。

啟4:8 四活物各有六個翅膀,遍體內外都滿了眼睛。……

  宇宙人生的終極真相是:在至高處,神坐著為王。

  神沒有形像,只能以代表聖潔、尊貴、榮耀的寶石來形容。有「虹」環繞神的寶座,舊約以「虹」為神人立約的標記。寶座周圍,有二十四位長老,代表新舊約所有聖徒。有閃電、聲音、雷轟從寶座中發出,代表神的威榮及審判。燈台代表教會。燈台上的燈,是教會發出的光明,這光明不源自教會自身,源自「靈」、聖靈。聖靈在教會裡,教會才能發出光明。寶座前有「玻璃海」,按照西亞的文明,海裡有代表邪惡的怪獸,「玻璃海」正正顯示,這海怪已被消滅了,海不再顛簸,平靜得像「水晶」一樣。寶座前有神物,獅子代表百獸之王,牛贖代表家畜之王,鷹代表飛鳥之王,人代表萬物之靈。這些神物,可說是萬物的代表,他們都圍在神的旁邊,事奉神。這四種動物,其實同時是埃及和西亞文化的神像常用的形像,如獅身人面像,同時用了獅子及人的形像。亞述的神像,是牛身、鷹的翅膀、人面的三合一。這四種動物出現在神面前,也可代表任何人間的神明,也不真是神明,只能降服在真神之下。神物滿身是眼,可代表神對萬物的明察秋毫。

  這景象的細節,可能很複雜,但其核心信息,卻是很簡單。萬事萬物,無論多神聖、多利害、多吸引,都不是神,都不是人追求的終極對象,都不是人將命運交付其上的主宰。萬事萬物,都只是被造之物,降服在獨一的創造主之下。只有一位神,坐在至高的寶座上。若拜其他東西,都只能是偶像崇拜。

  莊子的《逍遙遊》講到有隻大鵬鳥,「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雲【背像泰山,翼像雲彩】,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乘著旋風而直上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超越雲層,背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去南海,意指去到海的極處】。」地上的小麻鳥,卻譏笑這隻鵬鳥,說:「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你看我,飛起來不高,飛一會便落下來。在這草叢裡飛來飛去,多快活。」莊子的評語是:「此小大之辯也。」這就是「知道什麼是偉大」和「眼光短淺如豆」的分別了。

  若你在心靈的至高點看到神,若你在生命的終點看到神,則你對現在的生活,可能有不同的評價。見到至高至遠,便知何謂低俗短視。

(3)敬拜那配得敬拜的

啟4:8 ……他們(四活物)晝夜不住的說:聖哉!聖哉!聖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啟4:9 每逢四活物將榮耀、尊貴、感謝歸給那坐在寶座上、活到永永遠遠者的時候,

啟4:10 那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坐寶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遠遠的,又把他們的冠冕放在寶座前,說:

啟4:11 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你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因你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

  天界所有的生命,都向獨一真神發出頌讚。

  頌讚誰,敬拜誰,就是以他為最有價值者,生命的全盤意義,都在乎他。你敬拜誰,就是將生命的全部意義,押在他身上。

  我們總要敬拜一點什麼,我們總要找些東西給生命賦予意義,我們忍受不了意義的失落。

  在獨裁的世界,如北韓,獨裁者索性扮演神的角色,要人民敬拜他們,由他們去決定人民的意義。

  香港是一個金錢世界,money talks。金錢決定大學生在大學裡讀什麼科,金錢決定一個人做什麼工,金錢也決定一個人追求一種什麼樣的生活。我們再沒有空間去想像,再沒有閒暇去發夢,再沒有勇氣去反抗「凡事向錢看」的生活方式。金錢,是現代生活的上帝。

  我們的社會,訓令我們滿足於現狀。可以炒樓,可以炒股,可以盡情賺錢,可以盡情揮霍。只要不越過界線,只要向社會樹立的神像下拜,只要不挑戰這神像背後的虛無,則你可安然生活,像鹹魚一樣安然。請不要在靈魂的高處,講論生命的永恆價值。請不要站在歷史的前端,渴望社會的體制變得更好。請不要站得高,請不要看得遠,現在已有的一切,已經很好了。

  啟示錄的遠象,卻站在靈魂的最高處,時間的最前端,看到那終極永恆的上帝。然後,看穿一切偶像崇拜的虛假,看穿我們平時所崇拜所追求的東西的虛無,看穿我們平時賴以為生的意義結構的不堪一擊。然後,我們明白到,真正的價值在何處,真正值得我們崇拜的東西是什麼,就是那位掌管著歷史、並創造萬物的上帝。

  但願,我們的靈性視野高一點、遠一點,像啟示錄的作者一樣,在至高之處,在至極之時,能看到上帝,並敬拜他。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