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漢文博士 – 財富、才幹與在地若天

      171119_sermon

 

講題:財富、才幹與在地若天 Wealth, Talent and the World as Heaven

經文:馬太福音25章14-30節

講員:鄭漢文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11月19日

 

1.「按才幹接受託付的比喻」的主流解讀

弟兄姊妹,平安。

今日,我又再回鄉探親一樣,返回崇基禮拜堂這個信仰大家庭。

今日,我們共聚在此,盼望聖道的臨在。

今日,我們重新閱讀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故事,是記載在馬太福音25章14至30節。我們用三把聲線來讀,我讀一句,弟兄讀一句,然後姊妹讀一句,之後再循環。

25:14「天國又好比一個人要往外國去,就叫了僕人來,把他的家業交給他們,

25:15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銀子:一個給了五千,一個給了二千,一個給了一千,就往外國去了。

25:16那領五千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

25:17那領二千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

25:18但那領一千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

25:19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和他們算帳。

25:20那領五千銀子的又帶著那另外的五千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五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五千。』

25:21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5:22那領二千的也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二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二千。』

25:23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5:24那領一千的也來,說:『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25:25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裏。請看,你的原銀子在這裏。』

25:26主人回答說:『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25:27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

25:28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

25:29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25:30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裏;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

現在讓我們先按主流解經的方式想一想。我們現在看的和合本聖經加了一個標題是:

 [按才受託的比喻;按才幹接受託付的比喻 ]

有一份教材,叫〈按才幹受責任,比喻中的兩種僕人〉,是這樣解讀馬太這個比喻:

「比喻中,主人是耶穌的自喻,僕人指的是門徒,銀子代表恩賜。

按才幹受責任的比喻,呈現兩種截然不同的僕人型態:良善忠心的僕人與又惡又懶的僕人。

良善忠心的僕人還具備幾個特點:

1. 認知僕人的角色責任:今日,神將家業(教會)託付給我們管理,我們責無旁貸,因為我們是僕人,這是信徒應有的體認。

2. 善用主人給予的恩賜: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發現一項屬靈原則:越加使用恩賜,恩賜就越加增長。因此,善用恩賜,不但個人恩賜可以倍增,神的家業也得到壯盛,凡是神的僕人,當以此為念。

3. 彼此分工不爭競比較:神給每個人的恩賜不同(林前七7),乃是為了因應教會各樣的事工,我們憑著所領受的盡心盡力去做,就能得到主的喜悅與賞賜。

至於又惡又懶的僕人:

1. 輕看自己的才幹與恩賜:如此怠惰,終於惹動主人的怒氣。這提醒我們,不要輕忽所得的恩賜(提前四14),當在小事上忠心(路十六10),才能成就更多更大的善工。

2. 對主人認識不足且偏差:當知,我們行事為人要對得起主,凡事蒙祂喜悅,在一切善事上結果子,漸漸地多知道神(西一10)。屬神的人,千萬不要因為無知而得罪神,成為祂眼中的惡僕。

總言之,善用恩賜,不但個人恩賜可以倍增,神的家業也得到壯盛。」

今日講道講完。

2.「按才幹接受託付的比喻」的另類解讀

大家是否滿足?要不要想下去,這段經文,可否有其他解說?

我從本科到博士讀了十四年哲學。哲學要求的思考方法,包括:「回到基本,另類構想。」(Back to basic; alternative imagination)

主流想法以外,可否有另類解讀?以上主流解讀有三個前設:

一)主流是讚賞前二位僕人(五千、二千)的做法,低眨第三位(一千)。

二)主流把主人看成是上主。

三)主流把天國成員,類比成在地國上對主人忠心的僕人。

在甚麼觀點下,可以平反一下一千僕人的評價?例如,他是不公義的抗爭者。

如果主人不是上主,而是指地上的資本家或老闆或當權者?會出現甚麼新觀點?

耶穌講的是天國的比喻,究竟從中可以讀出我們可以如何在地若天地生活?

若回到基本,基本在那裏?

大家或許知道,我過去二十多年在中大教育學院是發展價值教育的。價值教育就是返回學習的根本意義,我把數拾年思考的道理化為兩句說話:「心動力變、力用事成;事成在力、力用在心。」(Heart determines Powers realizing Tasks)

現在,讓我們從價值教育的角度看馬太福音25章14至30節,想一想這段經文,究竟在教育下一代甚麼的價值觀?

我們分為三部曲的解法。

對這段經文的解讀:呈現甚麼價值意識?宣揚甚麼教育意義?引發甚麼信念實踐?

三種解法:

  • 是從創富、投資與回報來解(善用資本,需要在事功上在世間能夠產生分別)
  • 是從才幹、擅長與能力來解(善用資本,需要返回到心的質素之所養成)
  • 是從天國、地國與在地若天來解(善用資本,需要返回到在地存活的天國子民這身分)

3.「三高人士」的解讀:高資本+高投資回報率+高估值

這個比喻隱含對「三高人士」的高度評價,三高指的是「高資本+高投資回報率+高估值」。

重視成事的人間世,唯有完成事功的人才會被稱讚的。

增加資本(capital),提升投資回報率(return rate),贏取最佳評估(good will),是現代資本主義的邏輯。

香港人一定明白創造財富的道理。

若有五百萬,如何可以在最短時間來創造一倍?

如果放貸,年利率15%以複息計,五年就可以倍增。暫時不談高利貸是否惡行。

如果放在樓市(房地產),也可以。暫時不談買賣樓房是否惡行。

但這段經文的出現,還未有資本主義的制度?

耶穌點解會用資本主義的思維去作教導?更加不會鼓勵大家投資。

這類思維正正在體現了第一種人生價值觀:價值就是願望達成(Desire-Satisfaction);這是一種高效達標的人生觀。

成功人士其實指的是在這個世界甚有事功(worldly successful),廣東話叫:「你好叻!」

重回根本再作另類地解讀:這個比喻會否是耶穌對人世間的真實描述。

我們的世界充斥著這樣的主人,好像資本家、老闆,我們是僱員,但做到好似奴隸。

五千、二千和一千的分法,在這個故事裏,好像在討論高層、中層和低層的三層工人。

這個主人在低層工人眼中是:「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這個主人在低層工人心中是:「我就害怕」。

經文沒有交代其他兩位中高層工人如何看主人,可能一樣,但只是用業績表現(performance)來克服恐懼。

老闆的資本交給我們僱工去創(造財)富,但財富不屬於我們的。做得好,只會讓自己要做更多。三個工人,其中一位在低層的被栽員(連遣散費都沒有),只餘中高層二人,但其中一位要「做埋佢個份」。(下次投資回報由五千加到一萬再變成一萬一,是否可能持續?)

那麼,我們願不願意做這種「三高人士」?

又或者問,我們其實已經在自覺或不自覺做了這種「三高人士」,跟我們的信仰有何關係?在天國運動中我的人生要繼續如此嗎?

4.「三德人士」的解讀:良善+忠心+可託付

這段經文,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在21和23節,主人對五千和二千兩個僕人的評價都是一樣的,讓我再讀一次,但我們今次需要各位作一次想像,代入兩種僕人的心境:

會眾坐在左邊的是五千的高層人士(向他們讀出):

25:21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會眾坐在右邊的是二千的中層人士(向他們讀出):

25:23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讀得好!「你好乖!」

高層工人和中層工人的考績(appraisal)都寫同一段文字,在一個機構會否容許出現嗎?這個主人會否有點太也懶惰?而且會否有惡意?

無論如何,這裏有三點值得思考:

一)事功上高中層二人都在創富上翻了一翻(double),即五千多賺五千、二千多賺二千,創富回報率(return rate)是一樣的,所以二人的評價都一樣。

二)不論事功上成就多少,二人的評價都在德性方面(virtues),可以說二人都是「三德人士」,具備「良善+忠心+可託付」的優良品德(good qualities)。

三)主人的回應,是把成事的因素返回人心(heart)。事成在力,力用在心。事成與否,才幹能力(talents)是否願意用得適當,解釋項、變項是在人心。

所以,這段文字包含我們如何品評有優秀品德的(virtuous)人士,同時表示人也該如此。

第二個角度看,「三德人士」,固然地國也需要這樣的子民,天國運動需要嗎?

讓我們逐一看看「三德人士」的三種美德:

1) 「忠心」(faithful),比較容易明白,就是忠於主人的吩咐,廣東話叫:「你好乖!」

2) 「可託付」(trust-worthy),所託若是創富,也看到了。但若所託是善用才幹?

3) 「良善」(good)?究竟如何看到五千和二千這二人是良善的?

若這段經文是比喻天國,那麼天國需要怎樣的人?

這裏體現了第二種人生價值觀:價值就是品質實現(Quality-Actualization);這是另一種展潛盡性的人生觀(potential-actualizing life)。

若成功人士其實指的是在這個世界甚有事功(worldly successful),那麼成德人士指的,是活在這個界上成就在自身的品格德性(morally praiseworthy)。

若根據這天國的比喻,我們如何投影到天國運動去?在地若天,就是養成這類美好的品德,好能「心動力變、力用事成。」

5.財富、才幹與在地若天

立功和立德,都有相應的評價用語。

我1995年返母校教書,第一段時期的研究是「品辭研究」,研究人如何品評人物?所用的品辭有何邏輯?

例如,在香港,家長如何稱讚兒女?老師如何稱讚學生?老闆如何稱讚下屬?

我發現常用的品辭都會用上「又叻又乖」。

其實,掌權者都希望子民「又叻又乖」。

我的解說是:

在經濟上要叻,有才幹可以創富,成為富戶,最好成為富甲一方的首富;

在政治上要乖,心會順應權力持有者而運用才幹,成為順民。

但是這是一個天國的比喻,耶穌講這個比喻一定不會叫我們在地國上要成為首富,成為順民。

所以,我們要在故事的結果來看看第三個角度:就是有份與無份(sense of belonging)。

我在價值教育方面的主張,就是價值教育無法不從身分構成或身分轉化(Values education as identity formation / transformation)的角度入手。

三位僕人的人生境況是:

25:21/25:23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5:30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裏;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

最終是前二者有份留在主人領域中與第三位是無份留下(「無得留低」)。

這裏體現了第三種人生價值觀:價值就是身分履行(Identity-Enactment);這是又一種盡義履分的人生觀。

我們可以叫這種人為「成義人士」,指的是在所屬的世界有份,用百般的心與力把當中的美好體現出來。

天國子民,就是一種身分。第三種人生價值觀來解說在地若天,我們在地國上學習成為天國子民的身分轉化。

一千僕人有何值得欣賞的地方?

比喻沒有說明五千和二千僕人如何在有限時間內倍增財富,主人也不管當中的是非對錯。

有限時間內謀取暴利其實可以是作了惡行。主人也不管當中的是非對錯。(可能他們只是跟隨主人的慣常做法。)

但一千僕人卻沒有仿效同行,只作「保本」的動作,不作惡行謀取暴利,不為世間價值觀所動。所以,代價就是被世間所放棄。

作主門徒,可能會被被世間所放棄。

一千原銀奉還,主人的批評是(看26-27節):

25:26主人回答說:『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25:27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

連本帶利,其實是最低度的創富法。為何不做?

這裏有一個懸謎:究竟是一千僕人在才幹上是不懂做,還是他在心意上不願做?是力的問題,還是心的問題?

作為天國子民,我們都正是活在一個無間道,在眼見不到的天國與苟要存活的地國之間,要出世而入世,要在資本主義可以活得下時又要體現出更大的世界。

在地若天的信念實踐是怎樣的一回事?在這個要求資本善用的世代(the age of best use of capitals),我們如何活出一個為世所用的人生?

讓我們一起祈禱,求主啟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