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燕子飛時 綠水人家繞

      171217_sermon

 

講題:燕子飛時 綠水人家繞 A Witness to Testify to the Light

經文:約翰福音1章6-8節,19-28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12月17日

 

一 引言

今天的講道題目「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明顯是拾鄧瑞強博士的牙慧。相信在座不少人都好像我一樣,很喜歡聽鄧博士講道,能夠從中拾到一點碎屑,已經感到飽足。因此,跟隨鄧博士,最多只是暴露自己的不足,但一定不會跟錯,也不會遇上「跟車太貼」的風險。

讓我們想像一下,「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是怎樣的圖畫呢?燕子在天空飛舞,清澈的河流圍繞著村落人家,這種自然景象告訴人們,冬末春初乍暖還寒的日子漸漸過去,溫暖的初夏正在來臨。燕子不是溫暖的初夏,綠水也不是溫暖的初夏,但燕子在寒冬之後再次飛舞,綠水在乾涸的水道再次流動,是初夏來臨的「見證」,讓人們知道日子會越來越和暖。現在是將臨期,提示人們耶穌基督的來臨,人們又如何得知耶穌基督來臨呢?為耶穌基督的來臨而作的見證是怎樣的呢?讓我們再讀今天的福音經課,看看施洗約翰的例子能帶給我們甚麼啟發。

二 經文

1:6有一個人,是從上帝那裏差來的,名叫約翰。

1:7這人來,為要作見證,就是為光作見證,叫眾人因他可以信。

1:8他不是那光,乃是要為光作見證。

1:19約翰所作的見證記在下面: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約翰那裏,問他說:「你是誰?」

1:20他就明說,並不隱瞞,明說:「我不是基督。」

1:21他們又問他說:「這樣,你是誰呢?是以利亞嗎?」他說:「我不是。」「是那先知嗎?」他回答說:「不是。」

1:22於是他們說:「你到底是誰,叫我們好回覆差我們來的人。你自己說,你是誰?」

1:23他說:「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

1:24那些人是法利賽人差來的;

1:25他們就問他說:「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亞,也不是那先知,為甚麼施洗呢?」

1:26約翰回答說:「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們中間,是你們不認識的,

1:27就是那在我以後來的,我給他解鞋帶也不配。」

1:28這是在約旦河外伯大尼,約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見證。

三 釋經與應用

這段經文的主角明顯是施洗約翰,但他卻說自己不是主角;他在舞台上光芒四射,但他澄清自己不是那光;他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但堅持自己不是那位。約翰的表現,在那種「爭做主角、爭曝光、有位必上」的世界中,令人感到大惑不解。事實上,當時的猶太人也感到困惑,經文指出「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約翰那裏,問他說:「你是誰?」」「你是誰?」這個問題對於耶穌基督的見證者來說太重要了,這是第一個問題,也是一生都要問的問題。「你是誰?」這個問題,有時並不容易正面回答。有人問我:「你是牧師嗎?」我說:「不是。」又問:「你是宣教師嗎?」我說:「我沒有接受過宣教師的按立。」又問:「你是傳道人嗎?」我回答:「在大學裏沒有傳道人這個職位。」我知道如此的回答會令人感到迷惑,不過,事實如此。經文記載當施洗約翰被祭司和利未人問:「你是誰?」的時候,他的回答及作者的敘述也是有點令習慣以身份來定義人的人感到迷惑。

1.「不是甚麼相對於「是甚麼」

1:19約翰所作的見證記在下面: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約翰那裏,問他說:「你是誰?」

1:20他就明說,並不隱瞞,明說:「我不是基督。」

1:21他們又問他說:「這樣,你是誰呢?是以利亞嗎?」他說:「我不是。」「是那先知嗎?」他回答說:「不是。」

約翰作為一位見證者,指出自己「不是甚麼」可能比介紹自己「是甚麼」更有作見證的意義。因為,承認自己不是那光,才不遮蓋那光,不遮蓋那光,才能讓人看見真光。承認自己不是基督,才能引導人尋得基督。承認自己不是以利亞,也不是那先知,才不會令人誤會自己是「復興古國盛世」的歷史繼承人,才不會誤導人沉醉於追求「民族復興」的夢,反而令人意識到新時代的來臨,以開放的心懷去迎接「眼未曾看見,耳未曾聽過」的新世界。

然而,人們總是希望自己是「somebody」而不願意接受自己是「nobody」,教會和信徒也未必能夠免疫。在古時,有一男子名叫約伯,他遭逢厄運。他有三位正義朋友來安慰他,結果卻為了維護對上帝的信念,又或者證明自己是「somebody」,在人生重大議題上必須發言,而與約伯展開了好幾個回合的唇槍舌戰。最後,上帝發聲了:「誰用無知的言語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歷世歷代,會否都有不少以為自己在維護上帝的見證者,反而令人看不見上帝呢?

教會,本來是在地上作為耶穌基督的見證,會否也變成令人只見教會而不見耶穌呢?牧者及信徒,本來是指引人往耶穌基督那裏去,會否也變成只見自己而不見耶穌呢?

如何讓人看見基督呢?最底線的是承認自己不是基督。相反來說,最能夠取消基督的,就是明示或暗示自己就是基督。有人會如此狂妄嗎?事實上是有的,而且也能夠吸引不少人。有人做過資料搜集,展示近百年來有1100人自稱基督。較近期的例子有這個:

《時代雜誌》在2001年11月刊登的一篇名為《耶穌回來了,她是中國人》的文章。一位河南鄭州的鄧姓女子,她自稱為二次降臨的女基督,名叫「閃電」。

上述例子是明言,並不隱藏。下列是暗示,需要自行領會。

南華早報十一月中報導,中國江西一地方政府的《微信》公眾號發佈的消息顯示,政府推動「信教向信黨轉化」,在基督教信徒眾多的江西上饒市餘干縣等地,清除基督徒家中的宗教字畫,取而代之的是張貼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畫像。

以下不是明言,也不是暗示,但也可以產生令人不想看見上帝的效果。一位在友校任教的老師寫下了他的感慨:

「很多人自稱信徒,是為了多拿一片葉子來遮掩他們的邪惡本質。可能正因如此,林鄭話自己是天主教徒,梁美芬話自己是基督徒,周浩鼎又話自己係基督徒,就連面對鏡頭粗口爛舌,撩事鬥非,喊打鹹殺的何君堯選舉時都報稱係基督徒……講俾人聽佢哋信乜嘢宗教,就算完全唔返教會,冇乜幾何入廟拜神,都可以把宗教信仰變成亞當夏娃身上那片葉,可以遮羞蔽醜,一個人的空疏無知,心裏的歪念及醜惡動機,以為都可以遮蓋起來……幾年前,有朋友講,好擔心將來上到天堂,會見番晒呢一班咁嘅人。」(鍾劍華:這樣的信徒信甚麼?)

施洗約翰作為耶穌基督的見證,他的自處是:「我不是甚麼」,而不是宣揚自己「我是甚麼」。當日約翰以不掩蓋基督,來見證基督,會否值得今日的教會和信徒參考呢?

2.見證之處建制力量、圍取暖、曠野之聲

說說回頭,施洗約翰並非完全不回答「你是誰?」這個問題,只是他沒有把自己套入當時社會上任何一個身份來回答,而是以「我做甚麼」的行動描述回答:

1:23他說:「我就是那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

身份與行動可以是兩回事。約翰為耶穌基督作見證,希望人們留意他的行動,而不執著於審查他的身份。此時此地,人們卻非常重視身份。例如,在信徒群體中,標示自己是社會成功人士;在政治活動中,宣揚自己是信徒。

其實,雪亮的觀眾眼睛是不被身份瞞騙的,是信徒也好,是牧師也好,是主教也好,真正產生見證果效的是行事為人,而不是身份。約翰是誰呢?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作的:『修直主的道路』。約翰如何「修直主的道路」,幫助人預備接受耶穌基督的來臨呢?這個問題同時與約翰選擇在甚麼場景作見證相關,我們一併討論。

在甚麼地方迎接耶穌基督來臨呢?其實約翰有三項選擇:

第一,在當時的宗教建制之中

為甚麼約翰有這項選擇呢?大家還記得約翰的父母是誰嗎?路加福音如此記載:

1:5在希律作猶太王的時候,亞比雅班裏有一個祭司,名叫撒迦利亞;他妻子是亞倫的後代,名叫伊利莎白。

1:8撒迦利亞按班次在上帝面前執行祭司的職務,

1:9照祭司的規矩抽籤,進到主的殿裏燒香。

原來,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是祭司,屬於亞比雅班次;而約翰的母親伊利莎白,是第一位大祭司亞倫的後代。因此,約翰其實根正苗紅,進入當時的宗教建制供職,是順理成章的選擇。如果,約翰留在宗教建制之內去「修直主的道路」,會否令整個祭司及文士系統接納耶穌就是他們期盼的彌賽亞呢?會否因此而帶領當時整個猶太人社會迎接耶穌的來臨呢?這種想法,正如某些人盼望,如果國家領導人變成了基督徒,就能夠帶領全國人民信耶穌一樣。聖經沒有解釋約翰為甚麼不選擇在聖殿做祭司,但稍後我們討論他的行動時,或者能夠找到一點端倪。

第二,參加昆蘭社團,清心等候彌賽亞

當時的猶太社會主要分成三種教派,撒都該人(Sadducees),法利賽人(Pharisees)和隱士派人(Essenes),又稱愛色尼人。大家對撒都該和法利賽人比較熟識,因為聖經提及他們。至於隱士派猶太人,由於對建制宗教不滿而選擇住在離開城市的郊外,住在一起,凡物共有,相傳他們守獨身,不蓄奴,親操農務,穿白衣,強調生活上的聖潔以等候彌賽亞來臨。

施洗約翰的形象雖然獨持,他也盼望彌賽亞的來臨,但卻沒有加入這個遺世獨立的群體。或者,他不參加這種獨善其身的群體,就是因為他要為彌賽亞的來臨作見證。

第三,作為曠野之聲 (a voice in the wilderness)

那麼,約翰要作的見證是甚麼呢?『修直主的道路』又是甚麼意思呢?讓我們看看福音書的記載:

馬太福音

3:2「你們要悔改!因為天國近了。」

馬可福音

1:4照這話,施洗約翰來到曠野,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

1:5猶太全地和全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約翰那裏,承認他們的罪,在約旦河裏受他的洗。

路加福音

3:3他就走遍約旦河一帶地方,宣講悔改的洗禮,使罪得赦。

3:7約翰對那出來要受他洗的眾人說:「毒蛇的孽種啊,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要來的憤怒呢?

3:8你們要結出果子來,和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裏說:『我們有亞伯拉罕為祖宗。』我告訴你們,上帝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

3:9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

3:10眾人問他:「這樣,我們該做甚麼呢?」

3:11約翰回答:「有兩件衣裳的,就分給那沒有的;有食物的,也該這樣做。」

3:12也有稅吏來要受洗,對他說:「老師,我們該做甚麼呢?」

3:13約翰對他們說:「除了規定的數目,不要多收。」

3:14也有士兵問他說:「我們該做甚麼呢?」約翰說:「不要勒索任何人,也不要敲詐人;自己有糧餉就該知足。」

原來,施洗約翰修直主的道路的行動,就是呼籲人們悔改,迎接天國的來臨,而且他呼籲的悔改是非常針對性及行動性的。聖經形象化地描述約翰站在河中施洗,用本地話來說,是一個「落水」的形象。約翰這種站在流水中「落水」的見證,相對於昆蘭社團隱世修行式的生活,哪一種更能幫助人們迎見天國呢?約翰站在曠野,相對於站在祭司制度中,哪一處更能夠指責包括建制內的罪惡,呼籲包括建制內的人們悔改呢?

其實,約翰選擇「落水」,選擇發出「曠野之聲」是充滿危機的。相對來說,若選擇作為祭司,有整個宗教建制的保護;選擇加入昆蘭社團,遠離世事,也相對安全。然而,約翰站在河流中作見證,就難免亳無保護地受到流水的衝擊,為此,他要付出沉重的付價:(馬太福音)

14:3原來,希律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羅底的緣故,把約翰抓住綁了,關進監獄,

14:4因為約翰曾對他說:「你佔有這婦人是不合法的。」

14:5希律就想要殺他,可是怕民眾,因為他們認為約翰是先知。

14:6到了希律的生日,希羅底的女兒在眾人面前跳舞,使希律歡喜,

14:7於是希律發誓許諾隨她所求的給她。

14:8女兒被母親指使,就說:「請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裏,拿來給我。」

14:9王就憂愁,然而因他所發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就下令給她;

14:10於是打發人去,在監獄裏斬了約翰,

14:11把頭放在盤子裏,拿來給那女孩,她拿去給她母親。

代價如此具大的見證值得嗎?那要看由誰來評價。耶穌曾如此評論施洗約翰:

11:7他們一走,耶穌就對眾人談到約翰,說:「你們從前到曠野去,是要看甚麼呢?看風吹動的蘆葦嗎?

11:8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甚麼?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裏。

11:9你們出去究竟是要看甚麼?是先知嗎?是的,我告訴你們,他比先知大多了。

11:10這個人就是經上所說的:『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要在你前面為你預備道路。』

11:11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女子所生的,沒有一個比施洗約翰大。

四 總結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燕子不是太陽,但燕子在寒冬後再次飛翔,帶給人溫暖的盼望;流水也不是太陽,但流水在乾涸的河道再次湧現,帶給人新生的盼望。事實上,燕子總有離去的日子,流水也總會有乾涸的時候,重要的是在他們出現的日子,曾經帶給人們溫暖及新生的盼望。約翰福音三章30節記下了施洗約翰的名言,值得所有為耶穌基督作見證的教會及信徒參考,他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作為見證者的教會及信徒,可能以為我們的興旺就是見證,以及我們的衰微就是失見證。我們的成敗得失,上主一切都看在眼內;我們的心思意念,上主也無不知曉。因此,就算花褪殘紅,也無需傷感,有否記得另有詩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呢?見證者的心,上主是知道的;見證者的情,是潤澤人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