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花褪殘紅青杏小

      171210_sermon

 

講題:花褪殘紅青杏小 No matter how hopeless, in God we hope

經文:以賽亞書40章1-11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12月10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這是蘇東坡的《蝶戀花》,在絕望中,滲透著希望。

  「花褪殘紅」,花已殘,色已褪,凋零而絕望,蘇東坡卻留意到「青杏小」。小小的青杏,生命的種子,卑微而不起眼,卻在凋零中準備展示它的生命。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蘇東坡看到生命在飛揚,看到他所關心的人文世界。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枝上的柳絮,越吹越少,生命的美麗像是遠去了。然而,畫面一轉,卻看到種子散落大地,處處展現生機,天涯何處無芳草。

  學者估計,這首詞寫於蘇東坡晚年。他六十歲時,被貶去廣東的惠州,這是帝國的邊陲地帶,落後多瘴,九死一生。他一生都不太如意,被一貶再貶,在遙遠他鄉,滿懷失落時,他寫下這首詞,表達絕處中的希望。

  耶路撒冷,在主前587或586年陷落,巴比倫大軍消滅了猶大國。聖殿及皇宮被燒,聖殿的財寶被掠奪,城牆被毀,人民被殺。未被殺的,被擄去巴比倫作奴隸。如此弱小的一個國家,衰敗凋零,「花褪殘紅」。看來,他們將會湮沒在歷史的流逝中,看不到「小小的青杏」了。

  真的如此嗎?我們看看今日的講道經文:以賽亞書40:1-11。

  以賽亞書,分為三個部分。第1至39章,是第一部分,一般而言,講述神對人間罪惡的審判,其結尾部分,預告神對罪惡的猶大國的審判。第40至55章,是第二部分,論述被擄的猶太人將要歸回故鄉。第56至66章,是第三部分,論述猶太人歸回後的新生活。

  大家應留意到,今日的講道經文,正處於以賽亞書第一部分及第二部分的交接位置,這是黑夜深處及黎明將至的交界,是無告的絕望與新生的希望的轉折點。這個交接點橫跨的時間,是漫漫長夜。以賽亞書第39章指向主前587或586年猶大的亡國事件。第40章講論的,是主前539或538年的被擄回歸。兩件事件,在時間上有一斷裂,中間約有50年的差距。半個世紀了,時間長嗎?對受苦的人而言,一天已是無盡歲月,何況是半個世紀!

  想像一下,一群在異鄉做奴隸的人,遙想故國,望眼欲穿。一年又一年,回家無望。一個又一個,客死異邦。在那古老的信仰裡,因著盼望耶和華的解救所燃點起來的希望之火,在這五十年的歲月裡,也漸漸暗淡了。

  就在「花褪殘紅」的盡頭,在絕望深處,先知發出希望的信息,他們言說「小小的青杏」。

  這群絕望的人,聽到什麼希望的信息呢?

賽40:1 你們的神說: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賽40:2 要對耶路撒冷說安慰的話,又向她宣告說,她爭戰的日子已滿了;她的罪孽赦免了;她為自己的一切罪,從耶和華手中加倍受罰。

賽40:3 有人聲喊著說: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們神的道。

賽40:4 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

賽40:5 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

賽40:6 有人聲說:你喊叫吧!有一個說:我喊叫什麼呢?說: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賽40:7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

賽40:8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

賽40:9 報好信息給錫安的啊,你要登高山;報好信息給耶路撒冷的啊,你要極力揚聲。揚聲不要懼怕,對猶大的城邑說:看哪,你們的神!

賽40:10 主耶和華必像大能者臨到;他的膀臂必為他掌權。他的賞賜在他那裏;他的報應在他面前。

賽40:11 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

  這段經文,分別有四個人發言,我們聽聽他們給受苦的人什麼希望。

(1)賽40:1-2:雙倍的痛苦、雙倍的安慰

賽40:1 你們的神說: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賽40:2 要對耶路撒冷說安慰的話,又向她宣告說,她爭戰的日子已滿了;她的罪孽赦免了;她為自己的一切罪,從耶和華手中加倍受罰。

  第1節經文,原文是這樣開頭的:「安慰、安慰……」。

  在那苦不堪言的漫漫長夜裡,聽到的,是破空而來的「安慰」、「安慰」。這種感覺,有點似:你困在冰天雪地裡,忽然,有人帶著火把走過來,向著你說,終於找到你了。

  「安慰」(nacham)這個字,在希伯來文裡,和「後悔」是同一個字。「安慰」和「後悔」都涉及一種改變,舊的東西不要了,要有新的開始。神定意安慰,神定意要有新的開始。猶大國太弱少,他們自己不可能創造新的開始。新的開始,只能由神而來。「安慰、安慰」,連說兩次,神定意讓痛苦的人得到希望。

  第2節:「要對耶路撒冷說安慰的話」,《呂振中譯本》直譯,譯作「要和耶路撒冷談心」。耶路撒冷當時是一荒廢之城,被遺棄、遭蹂躪。經文這裡將耶路撒冷視為一女性、一受蹂躪的女性,神卻珍之重之,與她談心,與她相戀。神不理會世間人對她的偏見與遺忘,他排除萬難,愛他們到底。

  「又向她宣告說,她爭戰的日子已滿了;她的罪孽赦免了;她為自己的一切罪,從耶和華手中加倍受罰。」這裡解釋猶大亡國的原因。一國之興,在於敬畏神。一國之亡,在於遠離神。猶太人又亡國又被擄,苦難是雙重的,故此神要「安慰、安慰」她,加倍的重建她。先知宣告,一切苦難過去了。

(2)賽40:3-5:新的出埃及事件

賽40:3 有人聲喊著說: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在沙漠地修平我們神的道。

賽40:4 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

賽40:5 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

  另一人發聲了。他講到一條路、一條回歸故鄉的路、一條重獲身分的路、一條尋回生命意義的路。犯罪而被罰的人,罪與罰都過去了,面前,是一條康莊大道。

  這是一條在曠野、在沙漠中開出來的路。明顯,這是「出埃及」的主題的再現。曠野、沙漠,都是死亡之地,卻要在這死亡之地中開出生命的大道。

  新機,是神賜予的;開闢這條大道,卻是我們的責任。真正的希望,是從神而來的;預備自己迎接新生,卻是我們的本分。要努力排除生命的沙石和雜質,「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在黑暗中的人,有責任要保持光明的心靈。在痛苦裡的人,要努力保持希望的願景。抑鬱,作為一種病,令抑鬱的人無法擺脫心靈的低沉。絕望,作為一種心靈的病,使絕望的人無法期盼光明的大道。在這裡,宣告希望的使者,呼喚我們盼望光明,盼望自由,盼望新生。明天,不是由我們的絕望去定義的;明天,掌握在神的手中。明天將要出現的光明,是絕望者和痛苦者想像不到的。第5節:「耶和華的榮耀(或說:神聖的光明)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明天,你會見到光明的。這不會被你的絕望所阻礙,也不會被世間的局勢所中止,因為,這是掌管明天的耶和華親口說的。

(3)賽40:6-8:生命短暫,惟神的話永存

賽40:6 有人聲說:你喊叫吧!有一個說:我喊叫什麼呢?說: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

賽40:7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

賽40:8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

  另一人發聲了。「有人聲說:你喊叫吧!有一個說:我喊叫什麼呢?」

  在最悲苦的時刻,人會呼天搶地。「你喊叫吧!」為生命的悲苦呼喊吧!

  另一人說:「我喊叫什麼呢?」人生如此,苦不堪言,可以喊叫什麼呢?

  《和合本》的翻譯,將這問題之後的經文視為回答者喊叫的內容,加了個「說」字。在我看來,之後的經文,是解釋我無言以對的理由。在人生的大苦裡,我無話可說,因為:「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生命短暫如斯,有什麼好喊叫呢?樂也好,苦也好,片刻便過去了。人在有限中,一切也無能為力,可以追求什麼呢?可以喊叫什麼呢?有限的人,看來只能在苦中默然消逝。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因為耶和華的氣吹在其上;百姓誠然是草。」人生短暫,這是事實。「草必枯乾,花必凋殘,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詩人再說一次,人生的確短暫,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有限的人,的確可以指著自己的有限,然後說,人生的努力是徒然的,人生的盼望是空洞的,人生的光明是騙人的。然而,經文說,在人的生死流逝背後,有長存的東西,支持著有限的人。萬物一去不返,「惟有我們神的話必永遠立定」。受苦的人若仍有盼望的話,這盼望不能來自我們自身的有限性,而是來自神那創造光明的說話。

  面對「花褪殘紅」,蘇東坡卻道「青杏小」。和蘇東坡不一樣,面對「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先知卻說,大自然的生死循環本身,並沒有給予我們超越苦難的力量。永存者,惟神的道。

(4)賽40:9-11:看哪,你們的神,他來了!

賽40:9 報好信息給錫安的啊,你要登高山;報好信息給耶路撒冷的啊,你要極力揚聲。揚聲不要懼怕,對猶大的城邑說:看哪,你們的神!

賽40:10 主耶和華必像大能者臨到;他的膀臂必為他掌權。他的賞賜在他那裏;他的報應在他面前。

賽40:11 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

  最後一個人發言,他透過一個傳喜訊者,通報盼望的實現。盼望實現的關鍵,是神的臨在。「看哪,你們的神!」

  我們記得,40章第1節是說:「安慰、安慰我的百姓,你們的神說」。現在,看啊,你們的神,他不只是說,他已然臨在,顯出他的光明,成就他的安慰。

  我們的神,如何成就他的安慰呢?

  先知講出兩方面。一,「主耶和華必像大能者臨到,他的膀臂必為他掌權。他的賞賜在他那裏,他的報應在他面前。」神以大能戰士的身分出現。他將世間一切暴力掃清,將種種混亂變成秩序,主持人間正義。被擄的,得到釋放。痛苦的,得到安慰。受欺壓的,神為你主持正義。不用絕望,神會臨在。

  二,神的臨在像牧人,「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

  神的膀臂不單消滅暴力,這膀臂同時也用來保護羊群。

  這日,就是「將臨期」期待的那一日。這日,是神安慰受苦者的日子,是被奴役的人出埃及的日子,是有限的人見到神永恆光明的日子。我們的信仰,期待著這一日。

(5)結語

  蘇東坡那首《蝶戀花》,還有下闕。

  「牆裏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蘇東坡雖然豁達,但他的真正想望,仍與他隔著一道牆。他的理想,在牆內,佳人在蕩秋千,在笑。但自己卻在牆外,在圓滿的幸福之外。「笑漸不聞聲漸悄」,在有限的生命裡,漸行漸遠,幸福的想望越來越渺茫了。「多情卻被無情惱」,有夢想的人,被這無夢的世界拒絕了。留下的,是無邊苦惱。我們以為,蘇東坡能在大自然的「青杏小」裡,看到他自己的夢想的實現。現實卻是,他在有限的人生裡,找不到令自己不被無情所惱的永恆者。

  先知卻說,有一位神,能主動打破禁錮生命的牆,拒絕絕望,以其永存的說話,在不可能有光明的地方,創造光明。神以其不受限制的創造力,從空無中創造萬有,保證人在漫漫長夜裡,不致有絕望的理由。

  希望各位弟兄姊妹,在這「將臨期」,仰望來臨中的基督,找到希望之光。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