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誰配揭開歷史之謎?

      180107_sermon

 

主題:誰配揭開歷史之謎? Who is Worthy to Open the Mystery of History?

經文:啟示錄5章1—14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8年1月7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新的一年,祝願各人能更深體會神拯救的大能,並能更深明白生命的意義。

  舊的一年過去,新的一年剛剛開始,我們或會懷緬一下過去的事情,檢討一下去年的成敗,思考一下今年的計劃。面對過去,我們會追憶。面向將來,我們會期盼。我們是「歷史動物」,有特殊的歷史意識,對時間的流逝,有微妙的感覺。我們會討論歷史的成敗,會「數風流人物」。我們會想像美好的明天,會叫人「還看今朝」。就算是個人的生活歷史,我們都會下評語,「過去一年過得真好」,或者,「過去一年真失敗」。似乎,我們直覺地知道,時間的流逝不可能是空白的、無內容的、無意義的。時間的流逝,總有某種含意、某種目的。問題只是,歷史有何意義,時間的流逝引領我們走向何方?

  啟示錄是一卷探討歷史意義的書卷,它討論歷史的終局。在歷史終局的角度裡,看看人間的帝王將相、英雄豪傑誰能經得起歷史的浪花淘盡。是什麼人物,在日子消逝後,留下深刻的足跡,留下不會磨滅的名字?啟示錄又將人的視野從地上帶到天上,讓人能脫離一下塵世的混濁、無止盡的貪婪、利慾薰心的盲目,在明淨的藍天之上,細看短視而墮落的人為了一塊骨頭而爭得你死我活。啟示錄教我們在時間的終點看現在,使我們有歷史的智慧;也教我們在空間的高點看當下,使我們能看清楚醜陋與高貴。

  今日,讓我們透過一段啟示錄的經文,在空間的極處、在人生的高點、在塵世之上的天界,去思考歷史的意義。

  今日的講道經文:啟示錄5:1-14

啟5:1 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裏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

啟5:2 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

啟5:3 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

啟5:4 因為沒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卷的,我就大哭。

啟5:5 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

啟5:6 我又看見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

啟5:7 這羔羊前來,從坐寶座的右手裏拿了書卷。

啟5:8 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

啟5:9 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

啟5:10 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

啟5:11 我又看見且聽見,寶座與活物並長老的周圍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

啟5:12 大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

啟5:13 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裏,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說: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

啟5:14 四活物就說:「阿們!」眾長老也俯伏敬拜。

(1)誰「配」展開那書卷?

  在高天之上,在價值至高之處,在永恆的領域,有一寶座。在寶座上,坐著創造歷史並將歷史帶到終點的神。他創造歷史,創造人類,創造萬有,並讓人類在大地上肩負著歷史的責任,以致神的美意在歷史的過程中顯明出來。歷史不是漫無目的的,我們在大地上的生活也不是蒼白空洞的。歷史滲透著神的美意,但我們卻將歷史書寫成血腥的戰爭史。征服身邊的異族,征服身邊的土地,征服身邊的文化,然後,造成一個統一的大帝國;然後,說這便是歷史的任務;然後,將欲望的無窮滿足看成是歷史的終點。

啟5:1 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裏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

  在天上,坐寶座的神,右手中有書卷。這書卷,就是神的旨意,就是神的歷史計劃,就是神要我們知道的歷史的意義。有學者指出,「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應理解為「坐寶座的右邊有書卷」,而這「寶座」也不是一單座位的座椅,而是一類似現代「沙發」的「躺椅」,這躺椅可容多於一人就座。歷史的秘密,就放在坐寶座者的右邊。這書卷被七個火蠟印章封住了。

  一個重要問題:誰配揭開這歷史之謎?

啟5:2 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

  這裡最關鍵的用字,就這一個「配」字。誰「配」?誰「配」坐在至高者的右邊,揭示歷史的真義?誰「配」?

  自古以來,所有英雄故事,都是先要人克服無盡劫難,完成一超凡任務,然後才「配」成為一英雄。所謂「配」,就是在考驗中合格。就如《西遊記》的故事,唐僧師徒要走過多少異域,克服多少來自上天下地的妖魔鬼怪,才能取得西經。話說,唐僧師徒四人經歷完八十次劫難,已取得西經,理應已「配」成為天界人物。但原來「配」與「不配」,自有一種天理在,西經到手,也未算得是「配」。原來,圓滿的考驗要求一完美的考驗數目,九九八十一才算圓滿。八十難還差一難,他們必須通過八十一次考驗,才算是通過了完整的考驗,然後才「配」成為天界人物。菩薩最後要刻意製造多一苦難來,讓他們多受一劫。考驗完滿了,成功了,他們就名正言順地「配」成為天界人物。

  在啟示錄裡,那天使問:「誰能在人生中完美地勝過人性的種種軟弱?誰能經得起神的考驗?誰配向世人揭示神在歷史中的大計?誰配?」

啟5:3 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

啟5:4 因為沒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卷的,我就大哭。

  啟示錄表達出一種悲哀、一種無以名狀的悲哀、一種你想聆聽真理卻發現竟然無人言說真理的悲涼、一種你想明白歷史的意義卻發現歷史失落了所有意義的蒼茫、一種你想活出生命的真實內容卻發覺所有人都只是行屍走肉的空洞。一種大哀!一種天地間的大哀!啟示錄的作者在荒涼的大地上「大哭」。

(2)被殺的羔羊,他「配」展開那書卷

  在茫茫然的大哀中,有從天而來的安慰。有人歷盡人間的磨難與考驗,並且得勝,這個人「配」打開那藏著歷史奧秘的書卷。

啟5:5 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

啟5:6 我又看見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

啟5:7 這羔羊前來,從坐寶座的右手裏拿了書卷。

  這人是誰?他是「猶大支派中的獅子」,這個講法出自創世記49章,在歷史的始點,神已預備好適當人選。「大衛的根」,這個意念出自先知以賽亞,預告新的王者的來臨。在神的計劃裡,在某時某刻,大地自有聖人出。他來,以其特有的生命,克服世間一切考驗,展示歷史的真義。

  他來了,他得勝了,他配展開那裡卷。他是誰?他是「被殺的羔羊」。剛剛才說,他是「獅子」、是「王者」;現在卻說,他是「羔羊」、是「被殺的」。「獅子」與「羔羊」,是兩種不能相容的元素,像「生命」和「死亡」,不能混為一談。偏偏,以「羔羊」的生命活出「獅子」的王道,以「捨己」的「死亡」去活出「不朽」的「生命」,以全然卑微去顯出生命的偉大,原來這卻是破解歷史之謎的關鏈。生命的光榮與永恆,在於卑微地承受屈辱的十架犧牲,在於為了愛世人而將自己的命運置之度外,在於為了向歷史負責任而在不可言說真理的世代堅持言說真理。這是甘心被殺的羔羊,卻顯出獅子般的無比偉大。是這樣的耶穌,他「配」揭開神的心,呈示人行走在歷史上的真義。

  這羔羊有七角七眼,「角」代表「勇氣」與「力量」,「七角」就是大無畏的「勇氣」與不能屈的「力量」。關於「眼」,經文說,「七眼」就是「神的七靈」,「神的靈」是湧現生命的泉源,也是煥發生命的力量。耶穌,作為羔羊,以無比的勇氣,背起了歷史的十架,犧牲了自己,卻喚醒人類人性深處潛藏的生命種子,也啟導歷史的新方向。這生命,配打開那書卷,昭示歷史的意義。

  如今,這位揭示歷史生命的意義的耶穌,坐在天父右邊,引導著歷史走向終點。

(3)三回合的讚美

  強者的暴力、人性的貪婪、享樂的沉溺、短視的目標、低下的品格、利益的計算、朝生暮死的生活態度,都會令歷史失去方向。耶穌,在世俗的嘈吵中堅持靜心聆聽天父的聲音,在自私的世界毅然為他人而犧牲,在人人眼目向下時勇於望向上天。他點出了生命的意義,指明歷史的方向,也以被殺羔羊的生命,引導歷史走向圓滿的終點。這樣的人物、如此的神聖,配受眾生的讚美。

  經文描繪出對耶穌作出的三個回合的讚美。

啟5:8 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

啟5:9 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

啟5:10 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

  這讚美講出耶穌如何改變歷史。他使人歸向神,成為一特殊群體,作為溝通天地的祭司。

啟5:11 我又看見且聽見,寶座與活物並長老的周圍有許多天使的聲音;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

啟5:12 大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

  這讚美將人間一切美好而尊貴的品質歸給耶穌。

啟5:13 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裏,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說: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

啟5:14 四活物就說:「阿們!」眾長老也俯伏敬拜。

  耶穌坐在至高者的右邊,接受全宇宙萬物的敬拜。這是歷史的終點,萬物一致地面向神,高舉神,歸向神。

  我們總會敬拜某些東西。我們敬拜的對象,就是我們心之所向,也是我們生活之所依。這左右我們的生活,也決定我們在歷史中的尋索。你敬拜物質,則歷史的意義便在乎物質的豐富,自己的物資不夠,便去搶別人的,搶得越多,搶得越成功,便被看為是歷史的進步。啟示錄講的敬拜,是敬拜那位在愛中捨己的耶穌。實踐他的生命,才會活出生命的意義,才會揭露歷史的真義。敬拜的對象錯了,生活便迷失,歷史便黯淡。敬拜的對象對了,生活便豐盛,歷史便光明。

  教會的生活,敬拜神是不可少的。教會要向世界表明,世人當敬拜誰,生命當何所依,歷史當何所往。我知道我們禮拜堂的詩班,會有些變動,但希望詩班裡各弟兄姊妹明白,敬拜之為敬拜,是我們將心靈的最高貴獻禮呈奉給那最值得尊崇的神。我們需要有詩班,代表全會眾向神作出這種獻禮。

  這種獻禮,有如耶穌的羔羊獻禮,將生命專一的獻給神。這種獻禮,無關乎環境的變化,無關乎處境的轉換,無關乎人事的更替。用啟示錄的語言講,正正就在那看似無神的世界,正正就在那看來混亂的局勢,正正就在那歷史不明的時刻,更需要忠勇地敬拜神。在不能敬拜的時刻,在不想敬拜神的時刻,在不願意敬拜神的時刻,仍堅持敬拜,這就是對神的尊榮的無限肯定。

  神高高在上,也站在歷史的終點看著我們。我們會像耶穌一樣捨己地生活嗎?我們會像耶穌一樣,在愛的生活中,揭示歷史的意義嗎?我們會否因為看到神在歷史中的美意,而全心敬拜神呢?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